第10章 CH10 孤兒院(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4 23:29
点击:171
章节字数:46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皮克獨自坐在會議室內沙發上。


眼前有五杯咖啡,熱熱的還冒著煙。儘管這是皮克經過一個禮拜的牢獄生活以來第一次看到的熱飲,但是她沒有力氣去動它。


和煦的日光從窗外撒近來,整個會議室溫暖的不像話,讓人簡直會一時忘記這裡是收容艾爾迪亞人的雷貝力歐收容區。然而這光照不進皮克的心理;她眼神渙散、身心俱疲,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力。她連轉換成趴姿的力氣都沒有,就只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輕煙從熱咖啡的液面上升起。


說也奇怪,體內如果有兩個九大巨人,巨人之力應該會變成兩倍才對。皮克曾經想過,擁有兩倍的恢復力的話,是不是除了肉體之外也能治好混亂的思緒呢?顯然答案是否定的,巨人之力並無法治療心靈的疲勞,也無法修復將同伴送下地獄的後悔。她甚至不覺得自己傷口的恢復速度有加快。


潘察小隊的大家死去的畫面歷歷在目。如果可以的話,皮克很想就這樣直接睡去,就這樣直接睡到十三年的任期結束為止。


然而,她知道自己還不能睡。還有一場審判等著她。


門被推開。


第一個走進來的是馬加特。他冷冷看了皮克一眼,然後向前走到桌前。


跟在後面進來的是萊納以及重傷初癒的貝爾托特。吉克走在隊伍的最後面,而他在進來的同時關上了大門。於是房間裡就剩下了四個馬萊的戰士,還有指揮官馬加特。


眾人紛紛找到自己的位置。萊納與貝爾托特坐在皮克的對面,而吉克則坐在皮克身邊。然而空氣異常的安靜,彷彿所有人都在等著有人打破沉默。


皮克端詳所有人。貝爾托特的神色有點遲疑,而萊納則是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像極了他獲選為戰士之前的樣子。至於戰士長吉克依然如故,一臉慵懶,實際上在想什麼沒人知道。『那我又是什麼表情呢?』皮克不清楚眾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或許他們只看到了一個想要挖個地洞躲起來的巨人。』


「大家都看過報告了。」馬加特打破沉默,他的手上拿著一疊卷宗。皮克知道那是自己被逮捕之後所做的筆錄,記載了那一天在地下密道發生的事情。「這就是一切的事實嗎,皮克?」


「是的。」皮克回應馬加特。


馬加特冷漠地點了頭,「根據妳的說詞,妳懷疑擁有『顎』的尤彌爾其實是帕拉迪島勢力派來的間諜。」他把卷宗放到桌上,「她奪取了馬賽的巨人之力,並假意投降,其實是為了在馬萊收集情報,帶回去給島上的同伴。妳發現了她的陰謀,因此自作主張,與潘察小隊一起把尤彌爾引誘到地底下,想要用反巨人砲殺死她。」


皮克點點頭,而馬加特皺眉,「妳為什麼沒有通報軍方?」


皮克緩緩回答,「我怕一切只是我的誤會。」她說出實情,「如果讓你們來處理的話,就算那傢伙事實上是清白的,肯定也會完蛋對吧?這樣的話,當初替她擔保的人也會遭殃。我寧願先自己搞清楚事實,也不想讓戰士隊因為我的懷疑就一口氣折損兩個巨人。」


在說這句話的同時,皮克以眼角餘光瞄向坐在對面的萊納。然而,雖然萊納一臉緊張,卻似乎沒有接受到來自皮克的訊息。『他簡直像是忘了自己曾經替尤彌爾擔保一般,』皮克驚訝地發現,『這傻大個睡迷糊了?他的鎧甲巨人可是隨時會被剝奪的啊?』


馬加特嘆了口氣,坐了下來,「妳導致了我們現在的麻煩。兩個巨人之力在同一個人體內……巨人學會目前還沒遇過這種情形,也沒有辦法把巨人之力重新一分為二。」馬加特似乎想讓語氣冰冷,但是皮克聽到更多的無奈,「皮克,妳知道嗎?妳最愚蠢的行為就是吃掉了『顎』。這根本不像是妳。」


「我別無選擇。」皮克如實回答。原本,『車力』加上控制五門反巨人砲的潘察小隊,應該可以輕鬆制服『顎』才對。然而尤彌爾的抵抗卻出奇的驚人,那怪物跳上跳下,穿梭如風,宛如身穿立體機動裝置一般,只不過體型是五米。


當『顎』咆嘯而來,知道自己速度輸『顎』一節的皮克曾經希望把自己當成誘餌,讓潘察小隊操作反巨人砲擊退『顎』。然而『顎』相當聰明,她不正面與皮克對抗,甚至犧牲了雙手,只為了找出空隙率先擊殺潘察小隊並癱瘓反巨人砲。這造成了兩敗俱傷的結果:『顎』被反巨人砲與『車力』給重傷,卡爾洛等人卻也無一生還。


但也是靠著潘察小隊給予的傷害,讓『車力』拉近了與『顎』之間的戰力差距。那一場戰鬥是皮克所面臨過最可怕的戰鬥,有好幾次,『顎』結晶化的雙爪與下顎都幾乎要把皮克的後頸肉給扯下來。最後,在一片混亂之中,皮克撕裂了『顎』的後頸,吃掉了裡面的尤彌爾。


「我當然可以直接殺死她,這樣的話,『顎』可能會重新寄生在收容區的艾爾迪亞新生兒身上,但是也有可能會重新回到帕拉迪島上。因此,我判斷把她吃掉才是最好的選擇。」皮克解釋。


「妳應該控制住她,把她帶回來。」馬加特說。「這是相當嚴重的失誤,皮克。妳完全可能因此被剝奪戰士的資格。」


「這確實是我能力不足。」皮克承認。正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才無法生擒尤彌爾,甚至讓潘察小隊送了命。「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然後皮克感覺到馬加特盯著自己,讓會議室陷入沉默。皮克知道他正在決定自己該生或該死。


片刻之後,馬加特才重新開口,「……也罷。妳的命就先欠著,直到下一批戰士隊成長到可以繼承為止。黨內那邊,我會跟他們解釋的。」馬加特無奈地說,「兩個巨人同時寄生在同一個人身上,在我國並沒有前例,而巨人學會那群人肯定會需要妳協助她們的研究。妳能夠變身為『顎』嗎?」


皮克被問倒了,這件事她並沒有試過。「我不知道,」皮克說道,「但我可以試試。」


馬加特點點頭,「如果妳可以自由在『車力』與『顎』間變換,或者是同時發揮『顎』與『車力』的力量,那麼將會有新的戰略價值。但是現在,我們還必須談談另一個極可能身上寄宿有兩種巨人之力的人──艾倫˙耶卡。關於『始祖奪回計畫』──」


『擁有兩個巨人之力的人,』皮克暗忖,『『進擊』與『始祖』正在這個名叫艾倫˙耶卡的男子身上,而奪回始祖一直是戰士隊的最終目的。』


果然,在對中東聯合的戰爭結束之後,軍方便開始計畫下一次的始祖奪回計畫了。萊納與貝爾托特帶回的情報相當充足,而在瑪麗亞之牆那一仗也已經讓牆內的調查兵團元氣大傷。一旦馬萊發動總攻,只會使用刀劍的調查兵團根本不會是對手。


奪回始祖已經唾手可及。


皮克在心中下結論,卻又有點擔憂。


一旦軍方控制了始祖,收容區的艾爾迪亞人所將面臨的只會是「全面軍事用途」與「全面消滅」的二選一了。


這樣真的是好的嗎?萬一『始祖奪回計畫』真的成功的話──


「──『始祖奪回計畫』將被凍結。至少五到十年內,我們都不會再主動接觸城牆內的敵人。」


馬加特的宣布相當突兀。令皮克瞪大了雙眼。然而訝異的不只是皮克,「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忽然放棄始祖巨人了?」說話的竟然是平常幾乎不說話的貝爾托特。


「因為高層認為比起追求始祖巨人,我國更應該優先發展現代軍火,尤其是航空兵器,以便因應巨人之力被淘汰之後的時代。」馬加特緩緩說道,「有人這樣提案,進而導正了軍方至今為止的錯誤方針。提案者是地位很高的人。」


「地位很高的人?」皮克疑惑道,「卡爾畢元帥?」


馬加特先是一頓,沉默片刻,接著緩緩搖頭,「元帥堅持奪回始祖,但是對方比元帥更強勢。」


『地位比卡爾畢元帥更高的人?』皮克暗忖,猛然她腦中閃過了威利˙戴巴的身影,『是戴巴家族?戴巴家族強行改變了軍方的政策,讓帕拉迪島與『始祖』脫離軍方的注目?』


「總之,暫時忘記『始祖』與帕拉迪島吧。之前排定的反立體機動裝置演習自然也取消了。目前的首要之務是──」


「等等,那亞妮呢?」貝爾托特忽然站了起來,「亞妮怎麼辦?她現在可能還被調查兵團囚禁在地下刑求呀!就算不想抓走艾倫,我們也應該要去島上把亞妮救回來啊!」


「去島上?這是命令嗎?你在對我下令嗎,胡佛?」


馬加特的語氣忽然變得冰冷,這令貝爾托特一時語塞。


戰士長吉克忽然開口,「放心吧,貝爾托特,以亞妮的身手,她大概早就逃出來,在某個地方躲著練拳腳了吧。如果亞妮真的被刑求,調查兵團就不可能會對我們的能力一無所知,那麼瑪麗亞之牆那一仗就不會那麼輕鬆了。」吉克說道。


皮克同意戰士長的推論。確實,回想瑪麗亞之牆那一仗,吉克戰士長投出的碎石幾乎擊斃了七成以上的敵人,而敵人顯然沒有應付此一攻擊的手段。


然而有些弔詭。皮克回想當初的場景,似乎有那麼幾個戰後的畫面,整個草原是乾淨而沒有屍塊的,完全不像血腥屠殺後的戰場。但是碎石將那些傢伙絞碎的記憶卻又是那麼鮮明。『或許是記憶混亂了吧?』皮克在內心思考,『體內有兩個巨人,記憶因而有所變動也不奇怪。』


貝爾托特先是一愣,想說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有說,最後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低著頭,不發一語。


「總之就是這樣,會議到此結束。皮克,妳的懲處要等黨內的決議,別再給我惹事情了。」馬加特結論,「布朗、胡佛跟我來,我要回收你們的立體機動裝置;剩下的人自行解散。」


「等等。」


說話的是萊納。皮克注意到他望著自己。


「皮克,妳知道希斯特利亞怎麼了嗎?」萊納顫抖著說道,「我到處都找不到她。如果她跟尤彌爾在一起的話──」


「你說的是那個金髮的小個子嗎?」皮克問道。她不太確定那個小個子的名字。


萊納點頭。


於是皮克開口:「她一直跟尤彌爾在一起。在我吃掉尤彌爾後,她想要操作潘察小隊的反巨人砲攻擊我,」皮克回憶起當初的畫面,「那時候太過混亂,而我也確實被她打傷,但是並不致命。後來……我應該是把她吃了。」畫面有點混亂,皮克記不清楚,但是她記得自己被反巨人砲擊斷前肢之後,努力向前躍出,用牙齒把那個小女孩咬成兩半。


然後皮克看到萊納瞪大了雙眼,臉色刷作一片蒼白。「她是你的朋友吧?我很抱歉。」皮克向萊納說道,但後者沒有聽到。他只是喃喃自語著,彷彿失了神一般。


最後,萊納被貝爾托特半拉半架著拖出去,才勉強跟上馬加特的腳步。在三人離開之後,房間裡僅剩下皮克與吉克。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戰士長。」說完皮克放下咖啡,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


忽然,皮克的手被拉住。


皮克訝異地轉頭,看見自己被吉克拉住的右手。


然而吉克沒有說話。他就只是握著皮克,雙眼也直視皮克,一語不發。


「戰士長……?」


「妳有看到什麼嗎?」吉克開口。


「咦?看到什麼?」皮克聽見自己發出疑惑的聲音,「戰士長,你是指什麼呢?」


「……看來沒有啊。」


吉克嘆了口氣,隨即放開皮克的手。下一個瞬間,他的眼神又變回那一個皮克怎麼看也看不穿的吉克˙耶卡。


「沒什麼。忘了這件事吧。」吉克說道,隨即拿起咖啡,一口飲盡。「居然放棄奪回『始祖』,真是令人意外,不是嗎?」


「是挺令人意外的。」皮克說道。吉克的話題異常跳躍,令皮克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只好順著吉克的話接下去,「如果『始祖』願意自己過來就好了。」儘管皮克暗自希望馬萊永遠無法奪回始祖,但是謹言慎行是所有艾爾迪亞人的第一守則。


然而,吉克只給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我原本還以為她真的來了……妳說得對,如果他願意自己來就好了。」吉克放下咖啡杯,轉身走出會議室的門,而腳步聲漸漸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於是會議室裡又只剩下皮克與五個咖啡杯,只不過其中有幾個空了,就好像戰士們仍然活著,潘察小隊的大家卻永遠死去了一樣。


而那兩個來自帕拉迪島的間諜,也永遠死去了。


不知為何,皮克忽然又想起那一場在地下密道的戰鬥:因皮克的詰問而露出馬腳的尤彌爾,化作巨人的『顎』,操縱反巨人砲加入戰鬥的潘察小隊,兩敗俱傷的戰鬥,被吞噬的脊髓液,意圖報仇的希斯特利亞,以及最後被自己撕裂的嬌小軀體。


回憶歷歷在目,真實得有點虛幻,彷彿是被刻意捏造一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皮克並不明白,而她也覺得自己大概永遠也不會明白。畢竟皮克這樣一個一百五十五公分的女子竟然能變成一個四米級的車力巨人,本來就是一件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於是,皮克甩開了混亂的思緒,走出了會議室。


──to be continued


戰士隊線就到此為止了。

威利˙戴巴因為沒有獲得希斯特利亞的幫助,所以只能選擇第二方案──強行更改馬萊的國策,迫使軍方放棄始祖奪回計畫。他們成功了,(以為自己)成功避免始祖或入軍方手中,某種程度上也意外保護了不知情的牆內居民(儘管這不是主要目的)。

萊納不記得曾經被希斯特利亞控制,並且糾結於希斯特利亞的死亡。(雖然他大概只看到克莉絲塔而非希斯特利亞)

貝爾托特則是很想回島上救回亞妮。但是相對沒有主見的他並沒有決心對抗軍方的決策。

吉克……他是另一個幾乎看穿一切,但是行動比皮克稍微慢一點的人。他也猜想希斯特利亞可能是始祖,摸皮克則是因為如果皮克得到始祖,那麼觸碰身為王族的自己應該會有反應,然而沒有,因此吉克只認為自己猜想錯誤,並將繼續執行自己的計劃,設法到島上與艾倫會合──他自然不知道艾倫已經不在了。

其實吉克的發揮空間很多,但也正因為他的謎團太多、城府太深,所以我不敢動這個角色。

至於皮克姊姊,這對她不算是太好的結局,對她而言這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個bad end……但是她也活了下來。她的戲分到此為止,讓我們繼續祝福她在正劇中的活躍吧XD


請直接接續下一章!究竟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去了哪裡呢~~~~~~?

準備好墨鏡吧!(戴起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