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师生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12
点击:249
章节字数:46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千寻老师x巴主席。一个没头没脑的,半架空状态下的,和前女友相处的片段。前女友设定我真的吃死(x




御剑怜侍从第三法庭走出来的时候,宝月巴正端坐在候审室的沙发上,低头查看这次审理中用到的材料。她一面翻阅文件,一面把额边的碎发拨弄到耳后,头发是妥帖了,但手却没有放下来,反而揪住了耳垂,看得出来,她有些焦躁不安。




御剑怜侍比她晚几年进入检事局,素来享有天才的美誉,虽然性格比较骄傲,但人品却没有半点问题,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平日里把他当成弟弟一样对待,处处关照。他也恭恭敬敬,愿意谦逊地称她一声“前辈”。




他今天的对手叫做成步堂龙一,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律师,在业内几乎无人知晓。宝月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直到无意间发现资料上写着他是绫里千寻的学生,才匆匆赶来法院,想要见识一下他们二人在法庭上的辩论,但她晚了一步,上午的审理已经结束了。




“前——主席。”宝月巴刚刚升任主席检事,御剑怜侍叫惯了“前辈”,要把称呼完全改正过来,一时间还有点困难。




宝月巴闻声立刻抬起头,冲他柔柔一笑:“御剑君,‘前主席’是在叫我吗?”




“前辈就不要和我说笑了。”御剑怜侍在她身边坐下,双手捂住眼睛,往沙发背上猛地一靠,“那家伙还真是难缠。”




“连天才都觉得难缠?”宝月巴轻声重复了一遍。她已经大致了解了案情,从提交的证据和御剑怜侍的反应推断,审理似乎对检控方十分不利。看来,她这位从未有过败绩的天才部下终于遇到了劲敌。不过,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既然他是她的学生,宝月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几年里她努力地避开了和绫里千寻的一切接触,却没有想到仍会以这种方式与她重逢。




下午的审理她旁观了整个过程,在她看来,御剑怜侍输得非常彻底,成步堂龙一赢得实在漂亮。她虽然还不认识这位辩护律师,但已经认定他是一个用功的学生——他的技巧和策略有太多他老师的痕迹。绫里千寻总是很容易就能对别人产生影响,宝月巴想。她垂下头捏了捏鼻梁,再抬起头时,眼睛对上了绫里千寻的目光——她就坐在对面,抱着胳膊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宝月巴一直都知道,只是假装没有看见。她不敢直视绫里千寻的眼睛,所以立刻转移了视线,幸好裁判长已经下达了审判,观众纷纷离开坐席,她也起身不紧不慢地向外走去。




她知道御剑怜侍这一回受到的打击不小,本想去候审室宽慰他几句,却发现他正在走廊上和成步堂龙一交谈,看上去极力压抑着不满的情绪。绫里千寻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一见他就忍不住调侃:“御剑君,怎么这样一副表情?跟她学的吗?”一边说,一边把眼睛瞟向宝月巴。




御剑怜侍一愣,目光在她们二人之间来回打转:“你们,认识的吗?”他和绫里千寻打过几次交道,算是熟识,否则她不可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她这几年名声鹊起,在检事局时常能听见一些关于她的评论,但宝月巴从来没有发表过什么意见,于是他想当然地以为她们并不相识。




宝月巴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就无辜地遭到了挑衅,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好在御剑怜侍的问题她是可以回答的:“嗯,校友而已。”




“是前女友。”绫里千寻几乎和她同时给出答案,当场拆了她的台。成步堂龙一偷偷瞥了自家老师一眼,没敢说话。




宝月巴剜了绫里千寻一眼,心里尴尬到无以复加,面上却仍旧挂着得体的微笑,叫人看不出情绪。御剑怜侍沉默了几秒,向三人点头示意:“前辈,绫里律师,成步堂,我先走了。”




“等一下,御剑君,可以载我一程吗?”宝月巴喊住了他。




“抱歉,前辈,我今天没有开车来。”御剑怜侍毫不犹豫地回答。真是撒谎不打草稿,外面那辆招风显眼的红色跑车是谁的?宝月巴没有把话说出口,只是无奈地冲他点了点头。看来,这一次她不得不面对那个人了。




“那御剑,你等等我,我们一起走。”穿蓝色西装的新手律师匆忙跟上他的脚步。谢天谢地,这两个年轻人并没有喜好八卦的特质。




“你自己用脚走吧。”




“什么啊,你难道不是用脚走的?”




他们的声音消失在门后,走廊里只剩下了她们两人。绫里千寻看向她,扬起嘴角:“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的学生。”




“不错,有几分你的影子。”




“你看出来了?”




“这很明显。”




“只有了解我的人才看得出来。”绫里千寻上前一步,手指勾住宝月巴脖子上的红色丝巾,轻轻绞动,换上一副挑逗的口吻,“你是吗?”




“别闹。”这两个字里有几分不自觉的宠溺,但宝月巴立刻反应过来,她们如今是在法院的走廊里,而不是在校园的树荫下,“别这样。”




“嗯?别哪样?”绫里千寻说着又凑近了一些,几乎就要吻上宝月巴的脸。




也就是这时候没有人,她才敢这么大胆,宝月巴一边想,一边按住她瘦削的肩膀:“不要乱动。”




绫里千寻像是找够了乐子,站直身体,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她用手掸了掸外套:“要不要一起吃饭?”




“不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说完宝月巴就反省了一下自己,刚才她还在心里谴责御剑怜侍说谎不打草稿,没想到才只过去几分钟,她自己也被感染了。




“这个点你已经下班了,”绫里千寻指着腕表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我的工作很忙。”宝月巴一直盯着绫里千寻背后的大门,不敢跟眼前的人对视。




“是,是,大忙人,你最忙,永远都是这样,半点时间也不肯分给我。”绫里千寻忽然抱起手肘,把头偏向一边,委屈的语气仿佛一个年轻女孩在抱怨木讷的恋人。




“别这样。”宝月巴用手掌按了按眉骨,想要驱散痛苦的回忆。这句话和这个语气她再熟悉不过了。过去她们为数不多的争吵十有八九是出自这个原因。因为相差两岁,人生步入了不同的阶段,她们能够陪伴彼此的时间越来越少,既然她的工作和绫里千寻的学业都是无法退让的,那么就只好请爱情靠边了。




“你现在就只会说这三个字了吗?”绫里千寻似乎有些恼怒。她捉起宝月巴的手腕挑衅说:“不知道你在法庭上是不是也这么软弱。”




“你知道我的,在法庭上我不是这样的。”




“是吗?我可不知道你。”




“你在——气什么?”宝月巴陷入了困惑之中。分手时的情形她还历历在目,既没有争吵也没有眼泪,几乎可以看作和平分手的典范。算起来至今也有五年了,实在没有道理还耿耿于怀,尤其是对于绫里千寻这样性格的人来说。不过,她从来就没有放下过绫里千寻,因为分手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所以心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感,甚至还会在夜里侵袭她的梦境。另一方面,她对和平分手又始终抱有一种偏见,认为那是两个人实际并不相爱的表现,这个观点困扰了她很多年,几乎就要把她彻底说服,但是在今天,自我麻痹似乎完全失去了效用。




“还能气什么?你见过我跟别人发脾气吗?”




“但是……”宝月巴感到了一阵久违的不知所措,的确,绫里千寻只有在她面前才会爆发这样的情绪,但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知道,我没有失忆。”绫里千寻无奈地笑了一声。她松开宝月巴的手腕,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四根手指,用拇指轻轻摩挲她小指的指腹:“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顿饭,说说话。”




宝月巴也没有失忆,绫里千寻的这个动作实在太叫人怀念了,分手以后,再也没有人像这样牵过她的手。她放弃了抵抗,柔声问她:“那我们去哪里吃呢?”




“老地方吧。”




“好。”




所谓的老地方是她们念书时常常光顾的一家餐厅,对学生来说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去处,但和如今的她们却完全不相衬。里头坐着的都是打扮休闲的少年人,她们却穿着正经八百的西装,简直就是两个异类。宝月巴立刻就后悔了,她下意识地握紧了绫里千寻的手,绫里千寻却扭头偷笑,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中等身材,留着板寸,穿着尤其朴素,看上去比几年前衰老了一些。宝月巴对他还有印象。他热情地冲她们打招呼:“欢迎啊,绫里小姐!哎呀,这一位好眼熟,就是想不起来了。”宝月巴顿时意识到这些年里绫里千寻依旧常常光顾这家餐厅。




绫里千寻指着她笑了笑:“以前我们总是一起来吃饭的,忘了吗?”




“啊,想起来了,是姓宝月的,对吧?宝月小姐。”他殷切地看向宝月巴。




“嗯。”宝月巴冲他微微一笑,“难为老板还记得我。”




“哪里的话,绫里小姐常常提起你。”




“是吗……”




“今天吃点什么呢?”




“老样子就好。”




“那宝月小姐呢?”




“嗯……就和她一样吧。”




“好的,请稍等。”




等餐的间隙,宝月巴屈起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仔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家餐厅和以前相比几乎没有变化。面前的人好像也是一样,要她现在假装成一个大学生混进校园,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经常来这里吃饭?”




“嗯。怎么了?”




“大律师跑到这种地方来吃饭?”




“当然不会穿成这个样子,今天是意外。”




“老板说,‘你常常提起我’。”宝月巴说得很小心,但好奇心怎么也藏不住。




绫里千寻指尖扫过她的指甲,低头闷声地笑:“常常跟他抱怨你的不好。”




“跟陌生人抱怨前女友,是不是有点过分。”宝月巴被她逗笑,轻声调侃了一句。不过,她应该庆幸绫里千寻的倾诉对象是这位老板,而不是她的学生。




“算不上陌生,浅野先生是个很会倾听的人。”




“但是,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要和别人抱怨我吗?”宝月巴实在觉得非常不解。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她们之间的事情,所以今天才会在御剑怜侍和成步堂龙一面前说她们只是校友,就连她的妹妹也不知情,至今都只当她们只是一对关系特别亲密的朋友。她向来习惯把不愉快的事情都埋在心底,既然都已经分了手,那又何必再向别人倾诉,徒增人家的烦恼呢?




“因为一直都觉得不甘心啊。”绫里千寻抬起头看着她,“你知不知道,分手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千寻……”




“我一直都在想,只要我们像以前那样过上同步的生活,就不会再有这种烦恼了,但你好像完全不想再和我见面。见鬼,你看看我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居然五年都没有碰过面。你是故意的,我知道。”




“我以为这样对你我都比较好。”




“谁允许你这样自以为是的?”




宝月巴无言以对。老板端来了两碗豚骨拉面,但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自以为是,绫里千寻说她自以为是。好像真的是这样的,交往和分手都是她提出来的,不再见面也是她私自做出的决定,绫里千寻这么一个凡事总要力争到底的人,竟然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完全丧失了自主权,而她直到今天才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她内疚地垂下头,看上去像是在认真欣赏美食,但实际根本没有吃掉多少。




“看来有的人口味变了。”绫里千寻擦干净嘴角,看了一眼宝月巴几乎没有动过的拉面,幽幽地感叹。豚骨拉面是这家店的招牌,是她们以前最爱吃的。




“不是的。”宝月巴小声地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这个案子你为什么自己不接?”




“成步堂君需要实战经验。”




“所以你就拿御剑开刀?”




“你心疼他?”




“胡说什么。”




“记不记得以前念书的时候,我一直盼着能和你在法庭上对决?”




“嗯。”




“谁知道最后闹成这样,你一直躲着不肯见我。不能亲自打败你,就叫学生去折腾一下你心爱的部下啰。”




宝月巴默默咽下一口茶。在提问之前她就已经猜到了大概,只是没有猜到绫里千寻的真实用意是想换种方式击败她。真是的,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幼稚。她以为只有御剑怜侍那种年轻人才会整天头脑里装着胜负成败。




“太幼稚了,绫里律师。”宝月巴换上一副严肃正经的语气,但实际却是在调侃她。




“彼此彼此,宝月检事。”绫里千寻挑起眉毛,客气地回敬。




“不好意思,纠正你一下,更准确地说,是主席检事。”




“好,那么我的主席大人,稍后肯不肯赏脸和我一起散个步?”




“散步?你的理由是?”




“你已经躲了我五年,现在还要继续下去吗?”




“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那就让我来教你吧。”




“你是当老师当上瘾了吗?”




“算是吧,现在就来教你第一课。”绫里千寻说着握住了宝月巴的手指,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温柔地按压。




宝月巴不由自主地期待听到她的回答:“是什么?”




“输了的人要请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