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激怒室友的一百种方法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19:57
点击:179
章节字数:58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希波x明日香(又名世界大战wwww因为想起真希波是英日混血,明日香是德日混血,干脆就把她们写成外国人,感觉很好玩的样子wwww




式波·明日香·兰格雷发誓,如果她预先知道真希波·真理·伊兰崔亚斯打工的地点就是眼下这间麦当劳,那她在五百米之外就会绕道走,根本不可能进来。她就知道笨蛋真嗣的话不能听,说什么“啊平时因为要照顾绫波很久都没有吃过鸡块汉堡今天她不在不如我们一起去吃垃圾食品吧”,这样是行不通的,每天的日程都应该提前计划妥当才对,任性的变动只会造成麻烦!




中午的麦当劳里总是有很多人,在找到座位之前,他们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午餐的着落。幸运的是,他们最终在角落里找到了两个空位。真嗣大方落座之后,把背包放到了对面的位置上,向明日香点头示意:“我要照烧酱汁汉堡、苹果派和热巧克力,拜托啦。”




明日香冲着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拜托,日本男生就是这样的吗?居然让女孩子去排队点餐,自己却躲在旁边坐享其成?真是一点担当都没有。她丢下书包,气鼓鼓地站到点餐机器的队伍里,却没有想到更让她生气的事情还在后面。她接过打印出来的单据,走到等候取餐的队伍里,眼睛一直黏在手机屏幕上,始终没有抬起过头,直到听见那个欠揍的声音,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真理就站在她的面前。




“0724。哟,德国佬,你的汉堡。”




明日香又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收起手机,赌气似的抢过餐盘,重重地放在桌面上,把正在听音乐的真嗣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明日香?你在生气?”真嗣摘下耳机,小心翼翼地问。




“还不都是因为你!”明日香把他的书包从座位上拎起来,扔进他的怀里。




“我怎么了啊?”男孩双手搂着书包,表情和语气全都无辜得要命。




“要不是你让我去排队,我怎么会遇到那个家伙。”明日香没好气地说。




“那个家伙是指?”




“那个英国佬!”




“啊?喔,是说你的那个室友吗?”




“不然还能是谁!”




真嗣长舒一口气,仿佛悬着的心又落回了肚子里,他安置好书包,冲明日香露出友善的笑容:“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但是,既然是室友,相处成这样一定很辛苦,还是早点握手言和比较好。”




“说得倒是简单,你让她嘲笑一下试试。”明日香狠狠地咬了一口薯条。




“竟然有人敢嘲笑你?”真嗣挠着头傻笑起来,“她还真是厉害啊。”




明日香本来正打算再吃一根薯条,听到这句话之后,她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中:“喂?”




“啊咧?”




“你觉得我的日语说得很差劲吗?怎么可能!就算真的是这样!也轮不到她这个英国人来笑话我!”




“所以,所谓的矛盾,原来就是这种小事吗?”真嗣哭笑不得地看着她。




明日香忽然就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孩毫无异性缘了,他完全不懂女生的心思啊,牵扯到自尊心的时候,根本没有小事这一说。




“算了,不说了,你这个笨蛋。”




明日香心不在焉地吃完了汉堡和薯条,翘起二郎腿,一手晃着纸杯,一手托着下巴,眼睛盯住印有M字样的玻璃门发呆。就在真嗣刚刚吃下最后一口苹果派的时候,真理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指尖掠过明日香的嘴角唇边,脸上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公主,你在外面也这么不注意形象吗?嘴角有番茄酱喔。”说完她就走开了,没有给明日香留下任何反击的余地。看到这一幕,真嗣先是一愣,随即艰难地咽下苹果派,顾不得自己嘴边的食物残渣,将餐盘里的纸巾双手奉上递给明日香。




“干什么?”显然,真理轻浮的举动让明日香感觉十分恼火。




“那个,明日香,番茄酱还在……”




明日香扭头看向落地窗,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原来真理刚才根本不是像她以为的那样“在替她擦嘴”,反而把番茄酱给抹开了。她就知道那家伙不可能这么好心!




“明日香在家里会不注意形象吗?”真嗣天真地发问,丝毫没有察觉明日香随时都有可能暴走的心情。




“不要相信那个四眼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要信!”




“好——好的。”




明日香认为,夏天回家之后有两件必做的事情,第一是脱掉鞋袜,第二是脱掉bra。穿着T恤的时候,只需要三个步骤就可以轻松摆脱胸前的束缚:首先,把肩带拨到上臂;其次,在背后解开扣子;最后,把它整只取出,丢到一边。她一向都是这样做的。没有必要因为室友略显困扰的表情而强迫自己改变根本不会影响到别人的生活习惯,不是吗?等一等,这句话里似乎有矛盾,明日香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把肩带拨回原位,赤着脚走到沙发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熟睡的真理。真理在沙发上的睡相非常糟糕——这是一种严谨的说法,因为明日香没有见过她在床上的样子,不过不难想象,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家伙究竟凭什么说她不注意形象?




显示器右下角闪烁着的呼吸灯表明了它正在待机,明日香原本打算把电源关掉,但是,看见地毯上的手柄之后,她立刻改变了想法,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捡起手柄,唤醒了显示器。她一直都对真理的游戏机很感兴趣,只不过从没表现出来,现在正好可以趁机体验一下。那个看上去画风卡通的射击游戏尤其深得她的喜欢,她试着用游戏机的体感功能进行了几局对战,没有想到居然完全不能适应。就在她为了调整视角而几乎把手腕拧成麻花的时候,真理醒了。她侧过身,用手支着脑袋,一声不吭,饶有兴味地看着明日香,但是很快她就失去了耐心,在沙发上盘腿坐起,弓着腰从背后握住了明日香的双手:“公主,你真是笨得可爱。”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要不是因为真理牢牢抓着她的手,明日香一定会把手柄扔出去。




“就刚才。”




“放手!”




“我教你玩嘛。”




“才不要!”




“明明就很喜欢,为什么要嘴硬?”




“松手!我警告你,我们现在还在战争状态。”




“败给你了,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德国佬。”




“闭嘴吧英国人。”




战争的导火索虽然在真嗣眼里只是一件鸡毛蒜皮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于明日香来说,这可是有关个人尊严和民族荣誉的大事。尽管她身上只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可是她自小就和母亲说日语,来到日本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夸过她日语说得流利,唯独真理总是和她过不去,可她们又偏偏是室友,而且她偷玩人家的游戏机还被抓了现行。




“你还想保持这个姿势多久?”




“嘛,第一次牵到公主的手,值得纪念,舍不得放开呢。”




“不知道为什么——”




“嗯?”




“你一开口说话我就想打人。”




“那你可能是有暴力倾向,我有个朋友是心理咨询师,需要我介绍给你吗?”




明日香突然不吭声了,因为她迟钝地意识到,她的后脑勺原来正贴在真理的胸前。也就是说,她面红耳赤地想,在家里不穿bra确实会影响到别人。




“快点……松手!”




“好啦好啦,我松手啦。”




明日香丢下手柄,头也不回地跑进卧室,靠在门后发了一分多钟的呆。不知道为什么,她回过神的时候,脑袋里竟然冒出了一句英文,而且还是该死的牛津腔,都是因为听多了那家伙讲电话!Stupid bloody Mari!她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这么生气,原因是非常明显的:第一,白天真理戏弄了她;第二,晚上真理又戏弄了她。她甚至怀疑那家伙可能持有一本名为《一百种激怒室友的方法》的书,而且每天都在学以致用。




因为真理的存在,明日香原本打算再也不踏进那家麦当劳一步,可它是离学校最近的快餐店,同时也是讨论小组活动的绝佳去处,真嗣的提议得到了小组成员的一致同意,就连身为素食主义者的零都没有反对,她还能说什么呢?




幸运的是,真理每周只工作两天,这一回明日香没有碰见她。小组讨论结束后,明日香跟着零去了她的公寓,她们两个有另外的功课要研究。因为讨论结束得太晚,明日香索性在零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夜,早上醒来时,她觉得脖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搭上地铁,准备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天。因为脖子不能动弹,她只能像个傻瓜一样把手机举起来查看消息——真理的短讯简直就像垃圾邮件一样来势汹汹,层出不穷,她连上网络之后,手机叮叮当当响了半天。




“公主是去做什么了啊?”




“现在很晚了耶。”




“今天是不打算回家了吗?”




“真的很晚了耶。”




“就算夜不归宿也应该跟室友说一声吧。”




“我会担心的。”




“跟谁在一起呢?”




“遇到意外了吗?”




“车祸还是路面塌陷!”




“或者手机没有电了?”




“电话卡碰巧掉出来了!”




“被外星人抓去做实验了!”




“希望改造过后的公主更加平易近人,最好是能变得坦率一点。”




“外星人会有这么好心吗?”




“不能老用恶意去揣测别人,是吧?公主也应该学着点。”




“其实是钥匙丢了蹲在门口不好意思叫我开门吧?”




“不在门口呢。”




“一条消息都没有读过!”




“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管你了。”




“不行。”




“我今晚睡沙发。”




“你半夜回来的时候可以开灯。”




“晚安。”




真理的担心简直——不,是已经溢出屏幕了。明日香真是既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她从来都不知道真理其实这么关心她,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居然藏了这么多稀奇古怪天马行空的念头。如果不是因为脖子太痛,明日香早就笑得停不下来了。




她到家一看,真理果然躺在沙发上,睡相依旧糟糕,手里还攥着手机,连眼镜都没有摘掉,眉心就快堆出一座山了,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明日香忽然有些内疚,真理昨晚那么担心她,可是她一条消息也没有看见,白白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意。脖子上突如其来的痛感及时把她拉回了现实,她跪在地毯上推搡着真理的肩膀,想要把她唤醒。




“喂,四眼?醒醒,到床上去睡。”




真理醒来后的第一反应是揉眼睛,可她忘了自己还戴着眼镜,指节撞在镜片上,发出一声闷响。看到这一幕,明日香终于没能把持住笑意,但是因为肌肉的拉扯,她又痛得直吸冷气。




“公主?”




“嗯。”




真理摸了摸明日香的脸颊,仿佛是在确认什么。明日香头一回没有抗拒来自她的肢体接触。




“是去哪里了啊?”




“同学家。”




“喔。”




“还困的话就到床上去睡,以后不要睡在沙发上,对脖子不好。”




“咦,公主是在关心我吗?”




“别得寸进尺。”




“果然。”




“果然什么?”




“外星人改造你失败了啊。”




“……笨蛋。”




为了准备最后的展示成果,讨论小组又在麦当劳碰面了。明日香排队取餐时的态度比之前温和了不少,她觉得这主要应该归功于真理没有说出任何包含挑衅意味的话。就在他们停下讨论开始吃东西的时候,真理忽然搬来一只椅子,坐在明日香身旁。




“还顺利吗?”她随手拈起明日香的薯条丢进嘴里。




“嗯。”明日香把薯条往真理手边推了推。




“哎?这位是?式波不向我们介绍一下吗?”东治显得十分积极。




“我室友。”




真理咧开嘴角:“真希波·真理·伊兰崔亚斯。嘛,叫我真理就好。”




“好长的名字,不是日本人吧?”剑介好奇地问。




“她是从英国来的。”




“跟式波一样是留学生啰?”




“我可是你们的前辈哟。”




“既然是英国人的话——”剑介顿了顿。




真嗣立刻心领神会:“可以麻烦你帮我们看看语法吗?明天就要做报告了,真担心出什么差错。”




“喂?有我跟优等生在还不够吗——”




“没问题。”真理托着下巴,把视线转向真嗣,“说起来,公主的睡相还不错吧?”




“咦!”零始终面无表情,在一旁默默地吃着薯条,而东治和剑介瞪大了双眼,目光在真嗣和明日香之间来回徘徊,仿佛两个嗅到了八卦新闻的小报记者。




明日香差点把刚喝下去的热巧克力吐出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上次不是在他家过的夜吗?”




“谁跟你说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在男生家里过夜!”




“喔。”




“你还喔!我都要气死了!”




“是你没有跟我说清楚嘛。”




“什么啊,有必要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




“完全旁若无人地吵起来了。”




“感情还真是好呢。”




“才不是!”




“嘛,你们继续吧,我先去工作了。”离开之前,真理冲着真嗣眨了眨眼,“记得把PPT发给我哟,邮箱地址的话,问公主就好啦。”




“好的,非常感谢!”




看见真嗣目不转睛地望着真理的背影,明日香突然感觉格外不爽,她伸出手在真嗣眼前晃了两晃:“看够没有?”




“啊,喔。”真嗣转过头,一脸真诚地看着她说,“明日香,我觉得她其实很不错耶。”




明日香闷哼一声,不置可否,并且拒绝把真理的邮箱告诉真嗣以及对此表示强烈抗议的东治和剑介。




晚上回家之后,还不等她把鞋袜脱掉,真理就站到了她面前:“我没有收到你们的PPT耶,怎么回事?”




“我没有把你的邮箱告诉他们。”




“为什么?”




“你哪有这么好心,我才不信。”




“不是跟你说过吗?别总是用恶意去揣测其他人。”




“其他人是其他人,你是你。”




“嗯?”真理忽然眯起眼睛,露出狡猾的笑容,“所以,在公主眼里,我是很特别的存在啰?”




明日香一愣,随即翻了个白眼:“你少自恋。”说完就推开真理,朝自己房间走去。




真理欠揍的笑声在她背后响起:“公主,你忘记脱鞋了。”




明日香叼着铅笔窝在沙发上检查PPT时,真理毫不客气地挤到她身旁,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一言不发地盯着屏幕。既然她不吵不闹,明日香也就懒得推开她,只是自顾自地看着幻灯片。忽然,真理抬手点住屏幕:“拼错了。”




“哪里?”




“是c-o-l-o-u-r,不是c-o-l-o-r。”




“……都一样。”




“不一样。”




“英国佬,你真的很可恶!”




真理把脸埋在明日香的肩上,闷声笑了起来。她听见了敲打键盘的声音。等她再一次看向屏幕的时候,所有的color都变成了colour。她确实不是真心想要帮他们检查PPT的,只是一时兴起而已,所以很快就失去耐心,躺倒在了沙发上。她屈着双腿,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搭在腰上,哼起了《绿袖子》的旋律。




明日香合上电脑,把它塞进包里,站起身扭头看着她:“你怎么又躺在沙发上?不会觉得难受吗?”




“不会啊,很舒服,你也试试嘛。”真理说着拽住了她的手。明日香猝不及防地歪在她身上,仿佛被人用枪指住了脑袋,尴尬地举起双手——这家伙又没穿bra!她撑着沙发靠垫想要站起来,真理捉住她的手臂:“再躺一会儿嘛,这样不舒服吗?”




“你是白痴吗?我这么大个人压在你身上,你觉得舒服?”




“大吗?”真理的眼珠朝下一转,“我觉得不是很大耶。”




“你这个混蛋!”明日香猛地顶了一下真理的额头。这种攻击方式简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她没有工夫去感受这点头痛,因为真理用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她们鼻尖抵着鼻尖,头脑空白地僵持了半天。




“公主。”




“干什么?”




“我可以吻你吗?”




“如果我说不可以,你会放开我吗?”




“不会,所以——”




“什么?”




“我可以吻你吗?”




明日香认命地闭上双眼:“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礼貌了?”




“这叫绅士风度,在接吻之前得到女孩子的同意是很重要的事情。”




“那你的绅士风度有没有教过你,女孩子闭上眼睛就是要你吻她?”




真理勾起嘴角,手上微微用力,然而所谓的吻却始终不见踪迹。明日香不耐烦地睁开双眼,气恼的蓝眼珠对上无辜的绿眼珠——老天,她真是恨死英国人的磨磨蹭蹭了,从一开始她就应该主动进攻才对。当她满意地舔着嘴唇,回味起刚才的法式热吻时,真理忽然笑了起来:“公主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呢?”




“你以为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还在战争状态不是吗?”




“那要不要试着打一仗看看?”




“战场会不会太小了一点?”




“转移阵地,去我房间,立刻马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楚无才 赞赏了 100 点“这就是我想看到的舞台呀”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