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绫波零说她想养猫,明日香说好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19:53
点击:318
章节字数:52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梗来自两张同人图,一张是零蹲在路边逗猫,另一张是她俩一起在路上逗猫,虽然不是同一个人画的,但是感觉仿佛能联想到背后的故事。再有就是特别喜欢明日香出场时候的造型wwwww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去往学校的必经之路上出现了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猫咪。它的样子瘦瘦小小,好像营养不良似的,毛发既不柔顺也没有光泽,明显是一只流浪猫,但是,作为流浪猫,它与其他同类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根据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零认为,这只猫咪受到了人类的照顾。其实这是明摆的事情——突然有一天起,小家伙变得不再像原来那么邋遢了,占据了身体绝大部分面积的白色毛发恢复了本来面目,精神也好极了,甚至还长胖了一些,和之前一比简直判若两猫,任谁看了都想上去逗弄两下,除了零。




零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家伙的情形。那天空中飘着零星小雨,她撑着伞脚步轻快地向家里走去,忽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走近一看,发现是一只猫咪。它乖巧地伏在一棵树下,神情慵懒惬意,仿佛很享受这凉爽的天气。零停下脚步,鬼使神差地学了一声猫叫。据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都会在看见猫咪的瞬间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而百分之九十九的猫咪不会对此作出任何反应,她和这个小家伙显然都属于自己族群中的绝大多数。因为父母明令禁止在家饲养宠物,她几乎没有好好接触过猫猫狗狗,现在遇见一只流浪猫,自然感觉新鲜,不愿意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见猫咪没有回应,又耐心地叫了一声。谁知道她没有引起猫咪的注意,反而招来了一个女孩子。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她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挤到了脑子里,脖子就像是装上了固定器,完全无法动弹。她没有回头,只是僵硬地往前走,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第二次再遇见它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她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提着书包一声不响地站在路边,把它从耳朵到尾巴,从脊背到肚皮,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就当是用眼睛抚摸过它。这是一只小母猫,虽然因为流落在外而显得有些狼狈,但是模样却很清秀漂亮。她不知道用这两个形容词描述一只猫咪是否合适,只是觉得如果它是人类,一定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勾起嘴角。她原本不是一个爱笑的人,或者,换一种说法,很少有人见到她的笑容。这一次,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规规矩矩地站着,用目光和猫咪接触,可是那笑声仍然不期而至,在她身后响起。她定了定神,忽然觉得笑声有些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之前曾经在哪里听见过这个声音。她还是没有回头,脸也照旧发烫,双手紧紧抱着书包,脖子几乎弯成直角,就这样埋着头逃走了。




第三次遇见这只流浪猫的时候,她警惕地环顾四周,确认过四下无人以后才在路边蹲下,抱着膝盖望着猫咪出神。就是在这一次,她发现猫咪身上有了人类的痕迹。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帮它仔仔细细地洗了一个澡。它几乎就像是变了一只猫,看上去既干净又清爽,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她隐隐感觉小家伙可能不怎么怕人,几次都伸出手想要抚摸它的下巴,但是又每次都在快要碰到它的时候收回手。她很害怕,但不是因为担心可能会被抓伤。她心里想的是,或许摸过它以后,她就不愿意好几天才见它一面了;会天天都想看到它,抚摸它,和它玩耍;会离不开它;会想把它带回家里跟自己作伴——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她很清楚。最终她还是没有碰它,只是老老实实地把手搭在膝盖上,拇指来回拨弄长袜的袜沿,显得神情十分忧郁。熟悉的笑声在她背后响起,和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回它像是被人刻意压低了。她不能理解这笑声的含义,她到底有什么让人觉得可笑的地方?但是她没有回头提出这个问题,只是拎起书包沿着小路继续往家里走。




从第四次相遇开始她就不再靠近它了,每一回都只是脚步匆忙地从它身旁经过。她很清楚,哪怕只是多看一眼,她都会产生把它据为己有的念头,可是,有一位好心人曾经不求回报地照顾过它,她怎么能就这样把它抢走?其他途经这里的行人也喜欢它吧?她有什么资格要求占有它?她为它做过什么呢?什么也没有,既没有喂食,也没有抚摸,对于猫咪来说,她和其他人根本没有什么两样。想到这里,她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她不应该把感情投射到猫咪身上,它只是一只猫咪而已,又不是真正的人类,既不能理解她的心情,也不会回应她的感情,就像初见时的情形,它只会对她不理不睬。




于是,她开始绕远路回家。整整一个月,她连一根猫毛也没有见到,同时也躲开了那让人烦恼的笑声。这一个月里,她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场注定无果的单恋,时而犹豫要不要去看望它,时而又在心里痛骂自己,既然不可能把它带回家,又何必再继续浪费感情?这样残酷激烈的心理斗争居然没有发生在校园青春爱情故事里,而是发生在她和一只流浪猫之间,而且还是她单相思。真是要命。她难以自制地涨红了脸,脑海中回荡着那不知名的少女的笑声。这确实很好笑,她承认,幸好没有人能窥见她的内心。




再相遇是在一个周日的傍晚。它已经长大了许多,皮毛油亮光滑,表情温顺可人,体态轻盈地在路旁徘徊,看上去俨然一只受宠的家猫,没有半点流浪过的痕迹。或许那个好心人已经把它收养了,就住在这附近,今天它是出来放风的。她实在是为这只猫咪牵肠挂肚,晚饭后在家附近散步,不知不觉间就绕到了这里来。她发现,它身上最明显的变化要数脖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上头竟然多了一条红色的丝带,丝带上还挂着一块小小的卡片。她蹲下凑近一瞧,卡片上写着“你可以抱抱我吗?放心啦,我洗过澡,也除过虫,现在是家猫喔。”句子末尾还画着一个小小的笑脸。她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向这个好心人道谢,就已经怯怯地伸出双手,捧住了猫咪毛茸茸的小脸。一阵暖意从指尖透进心窝。猫咪温顺地叫了一声,脑袋蹭着她的掌心,她又惊又喜,鼓足勇气把它抱起,沿着小路旁的斜坡走到河边坐下,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这是她和它认识以来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因为之前遇到了挫折,她心底始终藏着一种抗拒心理,抗拒和它接触,抗拒和它亲近,不论她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它,都没有抚摸过它,投喂过它,甚至不再学猫叫,因为她明白,这样就不会再遭到拒绝了。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占有它,只是因为感情受挫觉得沮丧罢了。她居然对着一只无法理解人类情感的猫咪谈了一场恋爱!这一次,用不着别人来嘲笑她,她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她的笑声虽然很轻,但还是引来了别人的注意。




“嘿!原来你们在这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急忙起身回头。小路上出现了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少女,她居高临下地看着零,双手叉腰,站在落日的余晖中,一头红发像是融化在了火烧云里。零这才后知后觉地认识到为什么她会觉得那笑声耳熟——她们是同班同学。她的同学大多都难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这个女孩绝对是少数派,从身材长相到行事作风,她半点日本人的样子也没有。




“惣……惣流同学?”发现那个总是嘲笑她的人竟然一直就在她身边,她的舌头简直打了个死结。




“叫我明日香就可以了。”斜坡并不高,少女越过石阶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她面前。看,这个举动就和一般人都不一样,哪有人穿着连衣裙还像这样胡蹦乱跳的?




“你想拐走我的猫喔?”明日香叉着腰,身体前倾,说话的时候一双蓝眼睛危险地眯起。




零顿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不习惯和别人挨得太近,却忘记了此刻她正站在河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但紧接着就认识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明日香眼疾手快地捉住了她的胳膊,猫咪趁势从她手中挣脱,轻巧地落在地面上,而她跌进了红发少女的怀里。她虽然脱离了落水的危险,但是仍旧心有余悸,一时间无法动弹,只能把下巴靠在明日香的肩头。




她们之间只隔了两层轻薄的衣料,明日香咯咯地笑:“你身上好烫,我觉得我要被你烤熟了。”




她的笑声和前几次一模一样,零闷闷地想,这个女孩和她的猫是上天派来惩罚她的吗?为什么她们总是能叫她感觉这么狼狈。她的心情逐渐平复,手掌撑着明日香的肩膀,站直了身体。




“你的话好少喔,平时就很少听见你的声音。难道说,你只会‘喵喵喵’地叫吗?”明日香托着下巴,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




这番调侃明显是在针对她先前的经历,她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反而显得不再引人注目。她听见明日香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不是错觉的话。红发女孩蹲下身子,抚摸着猫咪的下巴:“下次别和它跑得太远,我会很担心。”




“好……好的。”零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磕磕巴巴地回答道。她目送抱着猫的少女走上斜坡,身影隐没在她和它初次见面的地方——原来明日香就住在离马路不远的一幢房子里,难怪猫咪被她收养以后还会在路边游荡。




夜晚,零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她不需要再为那只猫咪担心了,不必考虑它是不是还会挨饿受冻,不必考虑它是不是还会抗拒她,也不必考虑是不是还能拥有它。她想,这出“爱情故事”好像还没有结束,剧情进行到了这一步——因为她迟迟没有行动,所以她单恋的对象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过上了既充实又幸福的生活。老天,明日香如果知道了这样的想法,一定会笑到断气吧?她怎么那么爱笑啊?真是的。




她们在校园里始终没有什么交集,她仍旧是明日香印象里沉默寡言的绫波零,明日香也依旧是她心目中那个出格的混血少女,谁也不知道这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的人居然会因为一只猫而变成朋友。她有时候会在笔记本上涂鸦,画些幼稚的简笔画,绝大多数图案都是猫咪的模样,但是,偶尔在课间听到那个熟悉的笑声时,她也会往纸上多添一抹红色。放学后,她们总是一前一后地踏上同一条小路,两个影子重合在一起,被夕阳拉得老长。她知道明日香在她身后,知道她走起路来双手叠在脑后漫不经心的模样,知道她们会在某棵大树旁停下,和猫咪一起玩耍。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日香从来不和她并肩而行,不知道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其实总是黏在她身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明日香的。




她从明日香口中得知了猫咪的名字。




“奥利奥。”明日香声调上扬,似乎非常得意。




“什么?”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它叫奥利奥。”明日香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你很喜欢吃奥利奥?”她想当然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才不是,是它的毛色很像奥利奥!耳朵和尾巴都是黑的,身体又是白的,难道不像夹心饼干吗?”




她抿着嘴唇,手停在猫咪柔软的肚皮上,眼睛望着明日香,半天都没有说话。




“想笑就笑嘛,我可不像你,那么容易害羞。”明日香抱起手臂,把脑袋撇向一边。




她笑出了声:“奥利奥的夹心哪有这么多。”




“所以才更加显得它特别。”




她点点头,勉强认可这个答案,然后提出了一个她一直都想不明白的问题:“在它脖子上挂那块牌子,就不怕它被其他人抱走吗?”




“怕呀,所以后来就没有再挂了。”明日香的脸可疑地泛红。她不是说自己不容易害羞吗?等等,难道现在有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发生吗?




“但是,那天如果不是我,而是别的什么人把它抱走了可怎么办?”




“不会的,一定是你,只可以是你。”明日香小声咕哝。




“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对吧?”明日香摸摸鼻尖,“从一开始我就在注意你。”




“嗯……要想忽略那个笑声,还真是不容易。”她坦白地承认。她还没有问过明日香,为什么她总是笑她。这很需要勇气。




“所以,看到你喜欢它,就给它洗了澡,天天都去喂它;看到你不敢碰它,就给它挂了那块牌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好久都没有出现。所以我一直盯着它,才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抱它。”




她站起身,惊讶地看着明日香,心里仿佛出现了一片平静的湖水,而明日香的话就是一块巨石,重重地砸进了湖面。




明日香略过她疑惑的目光,自顾自地往下说:“那天我只是有一会儿没有看住它,它就不见了,我找了半天,听到你的声音,才发现你们在河边。果然啊,要不是因为它,你还在叫我‘惣流同学’呢。”她吐了吐舌头,看上去嬉皮笑脸的,表情很难让人想象上一秒她还在进行类似“表白”的活动。




“所以,都是为了我?因为我,所以你才去照顾它,收养它?”她终于理清了思路,不知所措地总结了一下明日香的话。




“照顾得久了,有了感情,所以才会收养它。”明日香顿了顿,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对着地面乱眨眼睛,“并不是完全因为你。”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明日香了,这个小动作的意义很明确——“就是因为你,完完全全是因为你,可我就是不想承认”。




“好的。”她乖巧地点点头,对明日香的话全盘照收,“我了解了。不完全是因为我。”说着,提起放在地上的书包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等等!”不出她所料,明日香果然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还有话要和我说吗?”她的语气轻快,完全不像平时那么沉闷。




“不是我,是它。”明日香指指地上无辜的猫咪,把它高高举起,挡在自己面前。




她发现红丝带居然又出现在了猫咪的脖子上,丝带上照旧悬着一块小卡片。一定是刚才明日香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挂上去的。卡片上的话和之前似乎不太一样,她在心里默念道:“我欠你一个拥抱。”




她忍俊不禁:“我抱的是它,为什么你会欠我一个拥抱?”




“都说这是它想和你说的话了。”明日香一边把小猫放下,一边俏皮地说,“可是,如果你想要身为主人的我代替它来做这件事,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推辞。”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为什么总是笑我?我是哪里让你觉得很可笑吗?”




果然,还是放不下这件事。




明日香咯咯地笑,伸出双手把零抱进怀里:“呐,不喜欢你的话,谁要笑你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