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A Series of Locked Door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07
点击:495
章节字数:50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待授权翻译/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95320


明日香x绫波零。昨天上午看到这篇同人简直笑到头掉,很想安利给女朋友,又怕她没耐心读,所以翻译了一半,她看完之后自己把原文读掉了。但是想到今天是明日香生日,就顺手翻完了。这个故事真的太可爱了,校园AU。不知道为什么作者要把明日香写得那么喜欢叹气,我词汇太贫乏了,简直翻得头大(x




绫波零是一个沉默寡言,矜持安静,从不轻易流露感情的人——不用说,这是在“制度”内长大的副作用之一。愿意把她看作是朋友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有明日香一直都看这种冷漠的个性不顺眼,毕竟这和她自己的直率开朗完全是两个极端。不过,最后她还是学会了适应,甚至逐渐掌握了解读零脸上细微表情变化的方法,只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零只对她一个人笑过。




零总是极力避免微笑。她只会让眼角泛起微不可见的细纹,把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努力不让嘴角上扬,在每次感觉想要微笑的时候,用尽一切办法驱散这种情绪,顶多叫表情显得柔和一些。但是,在看见明日香和真嗣斗嘴的时候,看见这个红发女孩在课堂上回答问题,不小心咬住舌头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忍俊不禁。这很奇怪。她不是有意想笑的,也不感觉十分享受,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从去年开始这种情况就经常发生,真是让人头疼。好在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可惜,这似乎正是她不幸的开端。话永远都不能说得太早,她应该认识到这一点的。真希波·真理就是她不幸的源头。




一天午后,课间休息时,明日香和真嗣正不厌其烦地纠正东治的玩笑话——他总是管他们叫“新婚夫妇”。零觉得这一幕意外的可爱。真理忽然惊叫出声:“你在笑什么呢,书呆?”




听到真理的问话,明日香和真嗣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零。零不知所措地眨眨眼睛,飞快地移开视线,转过脸盯着窗外,又垂下头,把鼻尖埋进围巾里。其实,她说了一句很轻的“没什么”,但是好像没有人听见。




“你看错了吧,四眼。”明日香替她回答,“她不喜欢笑的。”




同学们鱼贯而出,离开教室去吃午饭,沿途讨论着真理的眼镜究竟有没有用。明日香留在座位上,像往常一样抖着自己的书,仿佛在用一种认真练习过的魔法对抗先前东治的胡言乱语,但是,零能感觉到其实明日香正看着她。




门咔嗒一声关上了,教室里一片安静。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搭在零的肩头。她小心翼翼地看向明日香,眉头似皱未皱,表情疑惑不解。明日香翻了个白眼。




“好啦,没事的,优等生。真理就是个混蛋。”她叹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们独处时,明日香的语气都没有平时那么咄咄逼人,就连“优等生”这个外号听上去也不再像是一种嘲笑,反而显得十分温和,甚至让人感觉有些温暖。“喜欢”,这个词语突然跳进零的脑海。她点点头,收起文具,准备吃午饭。明日香像往常那样倚在门口等她。在通往中庭的走廊上,零的目光轻快地掠过身边的女孩。




“明日香?”她柔声问道。




“在。”




“为什么东治要叫你和真嗣‘新婚夫妇’?”




明日香之前已经红过一回的脸颊又开始发热,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为什么?因为他是个白痴。”她匆匆瞥了一眼零,发觉这个答案并不能满足她,于是深吸一口气:“我不知道。因为他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因为他喜欢折腾我们?因为他觉得我们两个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谁知道,那可是东治。”




零点点头。虽然她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东治会说那样的话,不过后一个答案比前一个要好一些。“明日香?你喜欢真嗣吗?”




听见这个问题,明日香差点把自己绊倒。“什么……?”她叹了一口气,“他只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喜欢过他。”




“明日香?”




“你没必要在每次提问前都叫一声我的名字。”




零稍稍歪过脑袋,表情认真地盯着明日香的脸:“我们是朋友吗?”




明日香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她翻了个白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轻轻撞了一下零的肩膀:“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但零并没有注意。




“真的吗?”




“当然,这不是很明显的吗?其他人都是笨蛋,还不够格做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笑容不如之前那样热烈了,“为什么要问这个?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很多年了啊。”




零耸了耸肩,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似乎是她能给出的最合适的回答。




中庭里,真理没有和大家待在一起,她还有一节课要上。这时候见不到她,零觉得特别幸运。真理的玩笑对于她来说,常常像水珠滚过皮革一样无足轻重,不痛不痒,但是近来那些和她有关的话却让她明显感觉非常不自在。




虽然今天真理不在,但还是有四个人坐在露天剧场的台阶上等着她们。望见他们的时候,零微微皱了皱眉。真嗣、东治、剑介当然不用说,但第四个身影很明显不是真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还真是意外呢。




“那是谁?”她轻声问明日香。




“呃……不知道。”她皱起眉头,“笨蛋真嗣!”真嗣抬起头,但很显然,他不应该理这句话。“这个家伙是谁?”




这个陌生的男孩有一头蓬乱的灰发和一双温暖的棕色眼眸,他向明日香伸出手,笑得既温和又友善。他自我介绍说:“我叫薰。周五我和真嗣一起上课。”




明日香看看他的脸,又看看他的手,最后目光回到他的脸上,并没有和他握手。“明日香。”她指着自己,然后又指向零,“这是零。周二我们和真嗣一起上课。”




薰笑着说:“我看出来了。希望你们不介意我和你们一起吃午饭。”




“她们不会的。”真嗣急忙向他保证,目光恳切地看向明日香。




明日香叹了一口气:“好啦,随便啦。”她埋怨着在石阶上屈腿坐下。零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然后坐到了明日香身边。




“你说不定还会跟零一起上课。”剑介解释说,似乎是想要接上之前被打断的对话。零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但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薰身上:“她也在学习天体物理学。”




薰朝她微微一笑:“或许到时候我们就知道了。”




零有点弄不明白自己是喜欢还是讨厌他说话的声音。




————




“周末就是情人节了。”真理的话听起来总是叫人感觉乏味,她是故意这样的。




明日香叹息说:“一大早上就讲这个。”




“这种事情可不分早晚。到时候你跟小书呆打算做什么?”




明日香停下手上的动作——她正在开电脑——目光警惕地看着真理:“你怎么会觉得我已经有安排了?”




真理耸耸肩膀:“你总是和零一起做这做那。我以为你们会约个会什么的。”




“和零?”




“嗯哼。”




“在情人节?”




“没错。”




“你脑子有问题。”明日香得出了结论。




真理闷哼一声:“才没有。你绝对是爱上她了。勇敢点承认吧,去亲她,情人节就是拿来干这个的,我知道你想这么干,别跟我撒谎。”




“我没有爱上任何人。”




“说谎,都叫你不要说谎了。”




“我没有。”




“太可悲了吧。你每天都和她待在一起,明显就是因为你超喜欢她,但是你又什么都不做。”真理忍不住抱怨,“这也太差劲了吧。”




“为什么我不和她待在一起?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明日香翻了个白眼,把手抱在胸前,对真理的说法完全不以为意。为什么这个话题最近总是被提起来?“这又不能代表什么。”




真理一把捂住胸口:“我好受伤,公主大人。我以为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明日香嘴角勾起一抹略显讽刺的笑容:“零不会给我起外号,也不会怂恿我做傻事。她比你好。”




“那个小书呆根本不会主动做任何事。”真理大笑着说,“她会做随便什么人告诉她的一切。”




“才不是随便什么人。”明日香气愤地反驳。




真理环住明日香的肩膀,凑到她耳边,像是准备分享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你已经替我证明了我刚才的话,你说是不是?”




明日香恼怒地说:“我真的没有喜欢她好不好?你居然逼我去亲我最好的朋友,这也太奇怪了吧。”




“我不用逼你。”真理故意激她,“是你自己想亲她。”




“我才没有。”




“就有。”




“没有!”




“欲盖弥彰 。”[1]




“才不是!”




拉锯战一直持续到老师和他的漂亮助教走进教室。一看见他们,真理就立刻装出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剩下明日香在一旁独自懊恼。




————




周三自有周三的烦恼 。当然,这不能算什么烦恼——薰和零在一起上了一节课,课后他跟着她来和朋友们一起吃午饭。零完全不介意他加入到他们之中来。他是个不错的人,而且好像很喜欢真嗣,她想,也许真嗣正需要这么一个不会取笑和戏弄他的朋友。




真正的烦恼出现在大家平常一起吃饭的地方。他们走进露天剧场的时候,真理、东治和剑介正头挨着头凑在一起,真嗣坐在她旁边,满面通红。零认识真理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几个月而已,但这足够她了解眼前的状况了——他们显然是在秘密计划什么事情,而真理的计划总是叫人担心。




“真理,这个计划实在是太冒险了。”剑介说,“万一我们锁不上门呢?”




真理摆了摆手:“放心吧,我认识负责那间教室的助教,她会帮忙的。”




东治摇摇头说:“明日香是不会去——”他看到零和薰朝他们走来,急忙止住话题:“嗨,又见面啦,你们的课怎么样?”




“还好。”零轻声回答,在真嗣身边坐下,“不管你们在说什么,明日香应该都不会喜欢。”




剑介眨眨眼,看上去有点害怕。真理笑了一声,解释说:“是Surprise party,你不会说出去的,对吧?”




“明日香的生日已经过了。”零语气冷漠地说。




“我们……补办的。”东治急忙补救。




零虽然完全不相信他们,但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她不想招惹真理,可是知道有什么事情正在秘密发生又让她感觉非常不安。她只希望明日香到时候别太生气。




“薰,你要坐吗?”真嗣有些期待地发问。




薰摇摇头:“不了,我十分钟后还有一节课,只是过来打个招呼。”他一边挥手,一边往教学楼走去。




“再见。”真嗣在他背后喊道。




薰离开以后,大家忽然陷入了沉默。零想,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当着她的面继续之前的话题,所以才一时间找不到话说。虽然她对此并不介意,但是真理看起来却完全不能容忍这种状况。




于是她对真嗣轻声说:“你应该约他出去。”




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的沉默似乎变本加厉了。她抬起头,发现真嗣的脸又涨得通红,其他人全都呆呆地望着她,好像她长了两个脑袋似的。




“怎么了?”她问。




“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真嗣的语气既紧张又慌乱。




零眨眨眼睛,看向真理:“你不喜欢他吗?明日香说情人节就在周日,到时候朋友们会一起做些什么,不是吗?”




真理翻了个白眼:“当然啦。”她小声嘟囔:“‘情人节’。”




“老天!”东治大喊一声,凑到真嗣身边,来回摇他的肩膀,“你喜欢薰?”




用不着开口,真嗣脸上的颜色已经直截了当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的老天!”东治咯咯地笑,“那我可不能再说你和明日香是夫妻了,你们两个这下都陷入无可救药的痴恋啦。”




零微微皱起眉头,感觉非常吃惊:“两个?”明日香从来没有和她提起过这件事,真叫人难以置信。




“哈,你们对真嗣做了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明日香在零身旁坐下,越过她的双腿,戳了一下真嗣的肩膀。




“他正在经历苦恋的煎熬。”剑介大笑着说,“他喜欢薰。”




“不会吧?”明日香倒吸一口凉气,“你说真的?”




真嗣就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了不起喔。你打算怎么做?”她忍不住取笑他。她和零之间的距离超越了她们以往的界限,但零似乎并不在意。




“啊,你们这群坏家伙。”真嗣低声抱怨。




“啧啧。”真理语气欢快地说,“我的朋友们全都只会可悲地暗恋别人。看来你们只能一个人过情人节啰。”




“喔,是喔。”明日香嘲讽她说,“就好像你暗恋那个助教不可悲一样。你也跟我们一样,要一个人过节。”




“唉,全都是单身。”剑介叹着气说。




“你们刚才说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纷纷环顾四周寻找话音的来源。明日香是第一个发现真相的人,她忍不住大笑出声。零抬起头,发现原来说话的人就是助教——她正站在真理身后,肩头挎了一只背包,脸上满是惊讶的神情。真理的脸立刻变得和真嗣一样红。




“老天。”她叹着气站起来,“嘿……唯,有什么事吗?”




唯冲她温柔地一笑:“我收到了你的邮件,想和你谈谈这件事,但是我今天好忙……不如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




真理眨眨眼睛,微笑着说:“嗯,好,当然啦,没问题,就这样,一边吃一边聊,这样最好。”她抓过书包,把它挎到肩上。“你们这群幼稚的家伙——”她故意瞥了明日香一眼,没有把话说下去,转身跟上了唯的脚步。




“是喔,就你最成熟。”明日香大喊,“混蛋。”




零忽然感觉身下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她皱着眉,疑惑地低下头,发现是明日香的手机在振动,于是稍稍挪开了一点。明日香捡起手机读了一条短信。




“该死的真理。”她一边抱怨,一边倒向零,“她想叫我们明天下课之后去当她的小白鼠。”




“只有我们吗?去做什么?”




明日香耸耸肩膀:“她想在正式做presentation之前听听我们的意见,因为很显然我是一个——”她顿了一下,把手机举起来,以便零能看见短信的内容。“‘一个固执己见又尖刻刁钻,意见总是多得要命的混蛋’。”




是的,短信里就是这么写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和她做朋友。”明日香叹着气说。




说老实话,零也觉得难以置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