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Masquerade(4)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9-01-11 06:40
点击:4348
章节字数:42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Masquerade(4)


这是七海灯子在魔法部地下监牢中的第八天。在这八天里,造访她的只有一日三餐和仿佛永无止境的思念,所以当铁门上的窗板在一个并非餐点的时间被打开时,她是惊讶的——一双灰色的眼睛在狭窄的窗口一闪而过,然后发出了问候声:


“七海灯子小姐吗?”


“是,”七海慢腾腾地下了床,没挪几步就来到了门口,“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您退后一点,”那双灰眼睛里带了一丝笑意,“否则门会撞到您的。”


过了几秒钟,七海才反应过来对方话语中隐含的意味。她眨了眨眼,退后到床边,看着铁门由外至内地旋开。


一个黑袍巫师站在门口,灰眼睛的周边满是皱纹。


“初次见面,七海小姐,”他微微躬了躬身,“缄默人编号7号,加里森·卢瑟福德。”


“加里森叔叔,”七海的面上露出了笑容,“久仰大名。”


加里森·卢瑟福德端详了她片刻,扬起嘴角:“彼此彼此,我也从大小姐那儿听说了不少你的事情——作为谈话场所来说,这里实在是太过简陋了些,让我们换个地方吧。”


“正合我意。”七海顺从地抬起双手,好让对方能够解开镣铐。金属落地后,加里森将魔杖对准她印满红痕的手腕,轻声念了句治疗咒。


“谢谢,我总是不太擅长治疗咒。”七海揉着手腕道谢,加里森无言地笑了笑,示意她跟在自己身后:“你的魔杖还在保管处,想要先取魔杖还是先办理离开的手续?”


“先取魔杖吧。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八天没洗澡实在是够呛的。”七海微微合眼,在脑海里筛选起了清洁咒。


“事情我从头到尾都听说了,”加里森边领路边侧身看她,“你很镇定,这很难能可贵,尤其是对于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


“我必须镇定,”七海放轻了声音,“因为我知道有人还在外面等我。”


加里森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的确。”


“柳木魔杖,十一又四分之一英寸,龙心弦……是这根对吗?您确认一下。”


魔杖保管处的女员工将盒子打开,七海伸出手去,还未触到魔杖,它就轻轻地弹跳到了她的掌心里,同时在杖尖喷出了一小簇银色的火花,仿佛也在为重逢感到喜悦。


握紧这位陪伴了她七年之久的伙伴,七海长长地舒了口气:“是的,谢谢。”


“那么接下来就是离开的手续,不会花费很多时间,”加里森注视着七海挥动魔杖、为自己换上一身崭新的袍子,“走吧。”


加里森·卢瑟福德所言不虚,手续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办好了。


“上去吧,你的姐姐和朋友们都在等你。”


男巫插着兜,在电梯门口站定。当七海走进电梯间后,他忽然又开口道:“对了,希斯汀大小姐还让我捎句话给你:‘这下咱们两不相欠,可别再来找我了。’”


“上门道谢还是必要的,”七海翘起嘴角,“恐怕还得为难她再见我一次了。”


加里森也笑了:“那么,期待在家中与你再会。”


“再会,加里森叔叔。”七海颔首,按下了直达一层的按钮。


伴着电梯上行时的吱呀声,她深吸了一口气。梯身停稳之前,她就通过栅栏看到了大厅中几个熟悉的人影——最先发现她走出电梯的是那个橘发女孩;她看见女孩猛地站起身,朝这边嚷嚷了句什么,然后她的姐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用力地抱住了她:“灯子!”


这拥抱转瞬即逝。七海澪很快就松开了她,上上下下地检查起来:“你还好吧?没受委屈吧?梅林在上——我可担心死了!”


“抱歉,姐姐,”七海拉住自家姐姐的手,“我好着呢——他们给我分配的是单人牢房,条件还可以。”


说罢,她微微侧身,向徐徐走来的佐伯沙弥香微笑道:“这次也麻烦你了呢,沙弥香。”


“你有自觉就好,”佐伯抱起手臂,故作高傲地含笑仰头:“等你爬到足够高的时候,我会让你连本带利还回来的。”


闻言,七海面上的笑意越发浓厚:“谢谢——我会好好记着的。”


越过佐伯沙弥香的肩头,她发现那个橘发女孩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没有上前来。思索片刻,她轻轻挣开了澪的手,穿过佐伯身侧,朝那个女孩走去——


“——侑。”她轻声唤着,将对方拥进怀里。女孩仿佛受惊似的颤了一下,迟疑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七海没有松开她,反而加重了拥抱的力道。直到这个拥抱深到不能再深之后,那女孩才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开口:“前辈……”


“我在,”她爱怜地蹭了蹭女孩儿松软的鬓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侑。但是我想说——不要自责,也不要后悔,因为无论如何,我都庆幸我们的相遇。”


“谢谢,我也是……”小糸侑揪紧她后背上的布料,将头深深埋进女人的怀抱里。八天以来的想念和担忧在这个瞬间尽数爆发,融化在无言的拥抱中——她的前辈回来了,好好地回来了——直到这一刻,她才有了实感。


良久,两人才缓缓分开。小糸侑迅速地用袖子擦了擦发红的眼眶,换上笑容道:“对了,有一件事还没说——恭喜前辈成为新一任的女学生会主席!”


“哈?”七海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她在说你竞选成功了,女学生会主席,”佐伯有些酸溜溜地说,“你以微弱的票差胜过了米娅,但好歹也是胜出了。”


“我……?”七海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怎么会?我以为我在被逮捕以后支持率会彻底垫底呢。”


“你在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支持率的确直线下降,”佐伯靠在柱子上,“但是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没有放弃你。”


在佐伯沙弥香和小糸侑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中,七海灯子大致拼凑出了事情的经过:


当舞会因为她的逮捕而终止之后,鲁道夫·戈尔茨坦召集失去首领的斯莱特林,企图将本院的票数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岂料莫里茨·奥德里奇并未遵守诺言,在第二天的校报上曝光了他的麻瓜出身,致使斯莱特林内部一时大乱。兰登·诺特和佐伯沙弥香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围绕“纯血荣耀”做文章,一边安抚人心一边对鲁道夫进行了“内部处决”——他在与兰登·诺特的决斗中败得一塌糊涂——最后引领斯莱特林得出了力保七海灯子的结论。


“事情就是这样了——赫奇帕奇坚守了承诺、斯莱特林又推崇纯血,你和卢平就凭借着两院的同盟以微弱优势胜过了米娅·坎贝尔和莫里茨·奥德里奇,”佐伯总结道,“可惜你没看见结果公布时奥德里奇的那张脸——啧啧,真是绝了。”


“……奥德里奇以为曝光鲁道夫的身份能让斯莱特林全部弃票,没想到反倒给了我机会,”七海摇了摇头,“人算不如天算。”


“你所唾弃的‘纯血论’也在最后救了你一命,”佐伯打趣道,“怎么样,有没有对斯莱特林改观一点?”


七海笑道:“既然我当选了,那么只要不触及底线,斯莱特林该得的福利就一项也不会少。”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 ※ ※





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的五楼比寻常麻瓜建筑的五楼要高多了。


相较起来有多高呢?七层、八层……抑或十层楼?不管哪个数字,都是一个摔下去会死的高度。


鲁道夫·戈尔茨坦漫无目的地想着,左腿在悬空的窗台上摇晃。他的右腿还不能动弹,是一步步爬到窗沿上来的。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要这样俯瞰着底下五光十色的街道——也许在他心底始终有着这样一种隐秘的渴望:就这样一跃而下。


——好累啊。


他闭上眼,靠在窗框上。是不是他注定属于那一片虚荣的繁华?属于那些科技交织出来的霓虹灯光、属于那些坚硬的钢筋混凝土地面、属于冰冷器械互相碰撞的巨响;他不受欢迎地到来,理应也该不受欢迎地离开。


——好累啊……


他往旁边挪了一点、又挪了一点。


现在,他已经有小半个身体都悬在空中了。


他不意外地听到了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堂堂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若是没有对于病人的监控措施,也太说不过去了。


“请进,门没锁。”于是他说。


门被推开了。打头的确实是一名穿着墨绿色长袍的护理人员,可紧跟在护理师身后的却是一个他相当熟悉的身影——


“七海……”


他瞪大了眼。


“鲁道夫,”七海灯子波澜不惊地看着他,“夜风好吹吗?”


“你来做什么?”鲁道夫·戈尔茨坦眯起眼,“来嘲笑我吗?嘲笑一个愚蠢又可恨的手下败将?”


“不,”七海上前了一步,“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


“……”鲁道夫疲惫地闭上了眼,“什么事?我知道你已经当选了主席,也知道你连案底都没有留下。”


“不是关于我的,是关于你的。”七海静静地看着他。


“关于我的?”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


“鲁道夫,魔法能力是通过血脉相传的,所以理论上来说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麻瓜出身的巫师。任何一名麻瓜出身的巫师,其先祖中都必然存在至少一名哑炮;潜藏在哑炮体内的魔法血脉经过世代相传,不知何时又悄然觉醒——这才有了麻瓜出身的巫师的诞生。”


鲁道夫·戈尔茨坦茫然地张开了嘴:“你是说,我的祖先中……有来自这个世界的人?”


“是的,”七海从怀里掏出一卷羊皮纸,“这是我动用全部手段、从戈尔茨坦这个姓氏查找到的所有信息;你拿上这枚亲缘戒指,花些时间,想必能追根溯源。”


她一手拿着羊皮卷,一手拿着那枚小小的戒指。


“我可以过来吗,鲁道夫?”


鲁道夫·戈尔茨坦摇晃了一下,看起来极大地动摇了。他挣扎着挪向室内,悬空的双腿也收回了一些:“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帮过我,鲁道夫,不管那是不是真心的。”


沉默良久,男人一步步爬下了窗台。他拄着拐杖,狼狈地跳到黑发女人的面前,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她的脸。


“谢谢,”鲁道夫压着嗓子,“还有,对不起。”


七海将资料和戒指塞到了他的手里。


“我不会说没关系,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信任你;但是如果你愿意回来,我还是一样欢迎。”


鲁道夫低下了头。


“不,我已经没有颜面继续待在斯莱特林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七海长叹了一口气。


“我尊重你的决定。”





※ ※ ※





“霍格沃茨校报


“今日头条:学生会主席任命仪式顺利举行

“……被神秘事务司所属缄默人当众逮捕的七海灯子于昨日回归校园,顺利出席了本次任命仪式。据悉,其指控已被撤销……”


“今日头条:近20年来首位自主退学生!

“……原斯莱特林七年级男级长鲁道夫·戈尔茨坦日前向学校提交了退学申请。这件事被广泛认为与先前其检举揭发现任女学生会主席七海灯子、引发斯莱特林‘内乱’有关……”


“花边新闻:‘政治联姻’或确有其事?

“……就结果而言,赫奇帕奇与斯莱特林的同盟成为本次学生会主席选举的最大赢家。那么作为两院交流桥梁的七海灯子与小糸侑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政治联姻’还是确有其事?本报记者将进行持续的跟踪报道……”




收起校报,坐在混合长桌旁的七海灯子笑了:“校报的稿件水平真是越来越差了——叶同学什么时候去拯救一下他们呀?”


被点到名的叶历差点没把洋葱汤喷出来:“你要我写什么,你跟侑的恩爱日常吗?”


“历!”小糸侑拍了下桌板,涨红了脸;七海灯子却毫不在意地凑过去,在她耳边亲了一下:“那也不错啊。”


“你瞧瞧她们!”叶历痛心疾首地捉住了槙圣司的袍子,“太过分了!”


“不,”槙圣司认真地说,“我现在很幸福,真的。”


“……”日向朱里翻了个白眼:“槙君,把你嘴角的口水擦一下。”


“诶?!有流下来吗?”


“没有,我骗你的,但你这嗜好也是时候收一收了……”


欢畅的气氛环绕在混合长桌的这个小角落上,久久不散。


对于霍格沃茨来说,这是平凡的一天,却也是不平凡的起点。






Chapter 9·假面舞会·完


说一声晚到的新年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q3741852
q3741852 在 2019/01/05 01:06 发表

阿....甜甜甜
真幸福阿兩位~
漫畫也這麼甜就好囉

sherry233
sherry233 在 2019/01/04 23:44 发表

新年快乐!(。・ω・。)ノ♡很荣幸去年年末和这篇文章相遇,祝作者君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勤奋更新就更好了哈哈哈

百合与枪
百合与枪 在 2019/01/04 16:17 发表

侑侑呜呜呜,你差点被灯子闷死了,你这么那么可爱呜呜呜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