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凛冬将至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1-10 23:02
点击:882
章节字数:44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百零六、凛冬将至

“有句话我要问你,你可要老老实实告诉我,不要耍花样。”

“我什么时候耍花样了?想不到你会这么看我,我好伤心啊!”

“你以为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还看不出你这伤心是装的么?”

“啊啦,你还真是越来越没有情趣了。看来我得想点办法,点燃我们爱情的激情呢。”

“喂,你别又把话题扯远了!”

“好好好,你说,我回答就是了。”

“嗯……那个……你老实告诉我啊。你第一次告诉我你是狐耳,是不是有意选择那个时机?”

“什么时机?”

“笨蛋,就是那个啊……我们那个的时候。”

“以我对你的了解,我是不是该解释为‘那个’就是我们裸裎相见,云雨之时?”

“嗯。你也知道,那种情况下,我怎么舍得你。”

“怎么可能?我那时情到深处,情动于衷,和夏树赤诚相对才会如此,想不到夏树竟然会怀疑我……想不到我们的感情,在夏树看来只是骗局……我……我……”

“对不起啊静留,我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别难过啊!”

“而且,玖我夏树,你不要忘了,那时候是你主动说,希望我要你的!”

“这个就不要说了嘛……”

“更何况,我竟然知道你是在那种情况下才舍不得我,究竟是谁色令智昏?你真是太让我失望,太让我伤心了!”

“我真的不是这样想的,静留,你别哭啊!你知道的,我怎么样都舍不得你的。你就是我的命!”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可以读我的心,我的心不会骗你!”

“我不能违背我的誓言,就像你也不会背弃对我的承诺,对不对?”

“那要怎样才能证明呢?你只要说,我一定做到。”

“那好,你如果对我真心诚意,那么……这三个月,不,一年,不,三年的碗,都交给你洗了吧。”

“喂……你又耍花样!”

“对啊,我就是喜欢耍花样,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情趣啊。可是……我的傻姑娘……我唯一不会耍花样的,就是你和我的感情。当我说出我的秘密时,我无从选择我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我为了和你坦诚相待做好了迎接一切苦难的准备,可是我还是发自内心地相信,如果我有苦难,那一定不是你给予我的。我会怀疑这世间的一切,可是无条件信赖的,还是你,我的夏树!”

“静留,你好讨厌……我说不出什么,可是还是想告诉你,你怎样,我就怎样。我爱你,静留!”

“夏树,我也爱你。”




当她们相爱多年,逐渐浸染烟火气的生活里,爱情依旧纯净如水晶,而交付彼此身心的那一夜,是她们最可回味,派生出许多联想的美好时光。不过当时的她们却没有这般的浪漫余裕,接下来的是紧锣密鼓的工作——佐川政男连环杀人案要开庭了。

静留回到科警研,她和神崎黎人、灰原哀都要出庭作证,而首席法医更是重中之重。所以静留只能在工作时间暂别夏树,每天花大量时间整理资料,核对证词。不过夏树那边也没有空闲,就算是在医院,搜查一课的同事们也每天都来和她准备证词,抓住那个变态杀人犯是刑警们扬眉吐气的一役,对于已经因杉浦碧事件而蒙上阴影的搜查一课,可不能在这关键时刻搞砸了。

“宝贝,我真的好想你。”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静留打电话给夏树。夏树就像她的能量,若不能在电话里听听夏树的声音,充一会儿电,简直没有工作的续航能力了。

可是她得来的是夏树毫无风情的回答:“嗯,你好好工作,可不要出错,这个案子很关键的。”就在静留几乎要举眼向天的时候,她总算听见了恋人暖心的悄声话语,“我也很想你。”

恋爱中的心是单纯而易于满足的,仅仅是夏树的这一句话,就足以让静留觉得心怀敞亮,柔情顿生。挂了电话之后,她心情一下子从工作的繁杂中超脱出来,即使是乃梨子进来送文件签字,她仍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容。

“看来藤乃医生对此次的庭审充满了信心啊。”

“那又能怎样呢?”静留笑道,“总不能因为工作的困难,失去了对生活的兴趣啊。”

“您说的话,和刚才江利子学姐说的好像啊。”

“江利子,她在这里?”

江利子的确应该在这里,她是连环杀人案其中两起案件的颅骨修复专家,来这里做出庭准备也是应当的。

当静留走到资料室门口,果然听见计算机技术员熊仓善的笑声,还有江利子的轻言慢语:“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静留在门口站定,没有敲门。但她知道,里面的人会听见她的声音。

果然,门开了。静留无视了熊仓惊喜的眼神和一连串的问候,她注视的人,只有鸟居江利子。

坐在窗边的江利子看到静留,扬起头微微一笑,只是因为背着光,脸上细微的表情,还是看不透。

即使身披阳光,她也像是藏身阴影之中。

静留打断了身后熊仓的说话:“麻烦你,我有话想对鸟居小姐说。”

从熊仓善怏怏而去时的眼神里,静留也能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严厉,而江利子不变的从容笑容,似乎更加证明了,她眼前的这个女人从来都是处变不惊,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动容。

静留向江利子缓缓走过去:“你也准备好了,对这次庭审?”

“没什么可准备的,事实再清楚不过。”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静留笑了笑,“可是没人能知道你。”

她向江利子一路走来,一直竭力想要去听对方的心声。可是饶是她如今的能力已经这么强,可是她面对的,仿佛是无限虚空。

面对江利子的沉默,静留又道:“我前几天遇到一个人,她告诉我有一种古老而艰巨的训练,而这种训练的项目之一,就是藏心藏意,躲避狐耳的读心,鹰眼的追踪。”

江利子依旧没有回答她,静留已经能隐约感到自己的不耐,她又补充了一句:“经过这种古老训练的,只有两种人——刺客,或者说阴阳师。”

江利子笑了一下,终于打破了沉默:“你的意思是,我是刺客,或者是阴阳师?”

她用的是问句,可是在静留听来,就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因为若是平常人,一定会惊讶地问“什么是刺客阴阳师?”就像她初次从灰原哀那里得到这些匪夷所思的信息时。

所以她进一步逼问:“那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一声——大师?”谏山黄泉那样了解静留所有的秘密,又曾经透露过,大师是静留很熟悉,很喜欢的人。能够知悉静留狐耳的秘密,又和她那样亲近的人,只有鸟居江利子。

而且谏山黄泉最后低吟的那几句诗,那是江利子最喜欢的诗——《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她果然是熟知黑夜的人,她比黑夜还要黑!

“我无法回答你任何问题,静留。”江利子的声音平淡如水,“可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狐耳为何以狐为名,你想过么?”

静留没想到会被问这样一个问题,事起仓促,她也从未想过,只能摇了摇头。

“因为狐不仅敏锐警觉,而且沉默孤独。狐耳能有神一般的听觉,是因为有神一般的沉默。静留,你还是太急躁了。”江利子的话语仿佛是谆谆教诲,即使这教诲不知从何而来,“你没有任何证据和把握,就贸然向我发难,倘若你面对的是真正的刺客或阴阳师,恐怕连命都没了。”

江利子的语气那样轻柔,却有一种无形的凛然之威。可静留却毫无畏惧地直面着她,问道:“你呢?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

“你说呢?”

“无论你是什么人,我都信任你。”静留的话语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正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我也希望你能以真心对我。我要你告诉我真相:你是谁?我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该怎么办?”

可是她的真诚并没有换来她想要的,只见江利子摇了摇头:“我无法告诉你任何事。因为耳听未必为实,眼见也未必为实。任何权利也大不过你内心的判断,也只有你自己能决定你要走的道路。这个过程也许很漫长,也许就在不久以后。可是……”江利子看到静留迷惑而又失望的眼神,心中一丝怜爱油然而生,她上前用她那温度略低的手握住了静留的手,低声道,“可是有一点你没有说错。你可以信任我。而我,永远不会对你不利。很久以前,我就是你的亲人,你的姐妹……”

熊仓善从未想过,自己冒冒失失地闯进资料室,会看到让她终身难忘的一幕——江利子小姐和藤乃医生纤手相握,四目相对,那注视对方的眼神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没有看见!”熊仓还嫌不够,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歇气地说,“我也不会说。不会告诉玖我刑警,更不会告诉水野警视正!”

静留和江利子都笑了,刚才紧张气氛也随着缓解。江利子笑道:“静留,你看到了。眼见未必为实,她认为她看到了一切,其实她一无所知。”

静留也报之以苦笑,她上前拿下熊仓捂眼的手:“我知道你不会说,因为没什么可说的。可是我也知道,你冲进来,的确是有话要说。”

熊仓刚才被首席法医和江利子暧昧场面震惊的灵魂,总算找回了原来的位置,她挠了挠头,想起来刚才闯进来的缘故,急忙举起手中的手机:“快看,有黑客在网上发布宣言,是有关我们接下来的庭审的!”

呈现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白色的页面,上面是两行黑色的文字:“法律若无公正,我必自行复仇!”

而页面的背景,是两把古怪的利刃组成的类似三角形的符号。

如果熟知刺客的故事,应该会认得出那两把利刃是刺客的袖剑,而这个符号代表的,就是刺客兄弟会!





“不仅是警视厅、地检署、法院的页面被黑,连日本各大门户网站,甚至电视台的放送信号都被插入了这则宣言。”姬宫千歌音将手机扔在桌上,“刺客真的是太嚣张了!”

水野蓉子则是在沉吟:“事发伊始,我就安排专业人员进行逆向搜索,试图找到信息源。可是至今没有结果。我不得不说,刺客中有顶级的黑客,技术水平超乎我的想象。”

“这个我已经想到了。”千歌音此时也顾不得话语里是否有轻视水野警视正的意思,“那天玖我夏树交代侵入警方通讯的人自称为Root。这个女人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要犯,纽约刺客兄弟会的重要成员,一等一的计算机天才。只是三年前传言她被击毙,想不到尚在人间。”她紧紧地蹙起了眉头,“而更让我担心的,是东京不止她一个刺客。Root、NOIR,这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也许还有更多的人隐藏于黑暗中,还有那个始终没有现身的刺客大师……那么多顶级刺客聚集东京,很可能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可是我很奇怪,刺客的信条是藏身于黑暗,隐匿自己。为什么这次如此的高调?”

“我也只能猜测。”千歌音道,“从乐观角度,这并不是真正的刺客所为,只是黑客们一次虚张声势,意在推动舆论,引导司法。从悲观的角度,刺客此次势在必得,这是他们展示力量的宣言。”

“这也是你受命在庭审期间安排警备部十二名警官保护佐川政男的原因?这一安排明日若是公布,就好像在向民众告知,法律注定是不公正的!”蓉子沉静的墨绿眼瞳看着千歌音,神色复杂,“我真不知道你的感受如何。”

“我深深地感到羞耻!”千歌音背转身去,仰头长叹一声,“我是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要恪守内心的公正?我自己都迷惑不解,如何能回答你?”

蓉子没有从千歌音那里得到答案,因为她的内心也同样的迷茫。出身于法律世家,从法学院以第一名毕业,她比信赖自己还要信赖法律,比尊敬父母还要尊敬法律。可是她看到她奉为至高无上的法律被人一次次地玩弄,而她要用法律为她所爱的人伸冤,却九年来一无所获……

在水野蓉子高贵正直到几近顽固的内心,第一次隐隐出现了裂痕。一面坚信法律的公正,另一面担心法律再次沦为帮凶;一面希望这次能够引来刺客,以便一网打尽,另一面却连自己都不能面对——若是刺客能一击必中,飘然远飏,她不会觉得意外,甚至不会太过愤怒。

明天即将迎来庭审,无论结果如何,这个案子就像一股浊流,每个人都会被裹挟其中,每个人的境遇都会被改变,没人能独善其身。

而这次庭审,究竟是法律的胜场,还是刺客的舞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9/01/04 00:33 发表

root!!!!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