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章(完)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9-01-02 12:10
点击:603
章节字数:94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


津島善子藉由私立上風學院的地下論壇十幾年前的帖子,證實了三友智滿確實是自殺,也發現了當然不只是那五個人霸凌她,所有在學校漠視、在地下論壇卻一起起鬨的同班同學,都是共犯。

然而那些都是匿名的,在現實世界造成了實質傷害的,善子可以確認就是那五人沒錯。

不過這些情報似乎也沒有特別重要的,所以善子只是簡單報告給了絢瀨繪里,沒想到又接到一份新工作。

她手邊有著黑澤露比送過來的兩台「死人」手機,兩台都是證物,一台是今川杏子的,另一台則是橋口禮美的。

繪里要她做的事也沒什麼,她要檢證今川杏子的手機是否有被竄改的痕跡──造成了朝日紗夜最有力的不在場證明;至於橋口禮美的部分,只是想搞清楚這個人的來歷而已。


「……這麼簡單。」


開始做繪里指派她的工作以後,善子脫口而出的並非這項工作很簡單,而是達成繪里的目的就是如此簡單。

身為駭客的善子只要目的不是破壞或竄改資料,她可以在任地方輕易讀取她想要的東西,就像電流一般跑過線路罷了,所以她不是檢察今川杏子的手機,而是用她的手機登入的帳號駭入了那些社交網站的數據裡頭。

畢竟案發時間是被鎖定的,朝日紗夜與今川杏子的對話就存在於那,善子不必花費大把時間去搜尋她想要的關鍵字,只要點幾下滑鼠就行了。


「不妙……真不妙……但是這種證據也不能拿出來的啊!是我非法取得的啊啊啊──!」


善子看著面前的數據,因為自己達成了目的而欣喜,卻也感到苦惱而抱頭,她知道繪里她們最近遇上了什麼事件,但是這次由自己找到的證據,是完完全全駭出來的,根本沒辦法搬上檯面。

不過苦惱歸苦惱,她還是把所謂的證據全部傳給了繪里,要怎麼運用就不是她的事了,反正她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至於另一台手機──不過就是被恢復了原廠設定,善子很快就解決了這件事,也好心地先幫繪里瀏覽過了一次內容。


「……我是不是又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簡單地翻過一遍橋口禮美的手機,善子不禁又在螢幕前喊了出來,即使因為她的職業,她一直以來看的和做的都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這兩台手機帶給她的衝擊都讓善子忘記了擁有者已經死去的事實,她只顧著把所有能夠幫到繪里的消息揪出來,希望能得到繪里的誇獎──再和黑澤黛雅炫耀。

想到這裡,善子卻停下了手邊所又動作,她皺起眉頭靠上了椅背,黑澤黛雅的身影一浮現在她腦海裡,就會讓她無法專心。

──沒必要吧?

突然就覺得沒必要特地和黛雅炫耀絢瀨繪里誇獎自己,善子甩甩頭把這個念頭丟到遠處,她就算不是為了炫耀,也喜歡做一些讓人高興的事,所以,把工作做得超乎委託人的期待,才是她現在要做的事。

黑澤黛雅什麼的,真想用滑鼠拖到垃圾桶刪除。


21


「稍微反抗一下啊,智滿……」


晚上一如往常地來到三友家與三友智滿共同「學習」的朝日紗夜,終於沉不住氣,在沉靜的讀書時間裡,突然這麼開口。


「……不是有種說法,就是都不理會對方的時候,他們就會覺得很無趣,於是不再找我麻煩了?」


三友智滿知道朝日紗夜在說什麼,就是她完全不反擊也不尋找他人求助的校園霸凌事件,可是她卻一口歪理。


「怎麼可能……」


其實已經受不了的朝日紗夜小聲地反駁了她,但在只有兩人的空間裡,三友智滿還是有聽到。


「紗夜也不站出來幫我不是嗎?」


她覺得她們兩人是彼此彼此,她看的出來朝日紗夜想要自己堅強一點的期待,但她也期待著朝日紗夜會擋在自己面前阻止他們的霸凌


「那是妳說──」

「妳還跟著他們一起欺負我呢,不幫忙就算了,妳可以只是袖手旁觀吧?」


因為沒有得到正面積極的回應,三友智滿直接打斷了朝日紗夜的反駁,展現出了在學校沒有的強勢對著她。


「那是……」


朝日紗夜撇過了頭,她心虛地看向別處,她確實跟著大家一起欺負自己的戀人,只有私底下才跟戀人要好,她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東西。

當初,她要是照三友智滿說的是個有「邏輯」的人,就不是讓局勢變成只有一個人被欺負,而是變成誰都不會被欺負,但是她沒有。


「還跟橋口禮美越來越近了,說好的保持距離呢?」


趁著朝日紗夜答不出話來,三友智滿趁勢追擊,在學校沒有朋友的她,能做的事當然就是觀察所有人。


「……妳不相信我了嗎?」


面對三友智滿這樣的質問,朝日紗夜最後只擠出了這句話,她蓋上了筆記本以及課本,還沒得到答案以前就開始收起了自己的東西。


「在學校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整天跟她們有說有笑……我要相信什麼?相信紗夜妳也很喜歡欺──」

「我要回家了。」


沒有等三友智滿說完,朝日紗夜就起身離開了三友智滿的身邊,甚至頭也不回地走到玄關穿上鞋子獨自離開了三友家。

她已經受不了了。

有一個會被欺負的戀人,而那個戀人絲毫沒有意思要反抗,明明自己也會站在欺負人的一方都是照著她說的做而已,現在看著都痛苦了。

──是啊,三友智滿有什麼好的?曾經吧。

至少在經濟上,朝日紗夜還能跟橋口禮美到處去玩,而不是一直窩在這間老舊的房子裡念書。

有一個手到擒來的對象,同樣也是美人,還能正大光明地假裝成好朋友牽手走在一起不會被人逼到角落去問跟她是什麼關係,何樂而不為?

她已經夠懦弱了,所以不該跟懦弱的人在一起才是。


22


「朝日紗夜不過就是在今川杏子死亡時被我們審問過而已,我們也沒有繼續打擾她,她並不知道自己被我們鎖定了,所以如果她真的有打算做什麼出格的行為,必定不會料到警方做了預防。」


園田海未在最後行動執行前的會議上,凜冽地這麼說著。


「如果橋口禮美是共犯,代表她們最後都選擇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而不是犯罪後還帶著僥倖的心態躲著搜索,所以現在,全體人員做好任何自殺行為的事後急救措施,隨時待命,以上!」

「遵命!」


在座的所有人立刻起身按照自己的組別行動,但是這裡沒有人穿著警察制服,他們全員都穿著不會讓人一眼就認出職業的便服,雖然沒有任何人潛入了寺島貿易公司。

海未並非無憑無據地認為朝日紗夜也會自殺,她相信絢瀨繪里即使是這次行動預測失敗,也能夠找出可以抓住朝日紗夜的證據。

在那個證據被找出來以前,她可不能讓朝日紗夜就這麼死了。

不過指令才剛下去,海未就被繪里的聯絡嚇了一跳,她們之間可是有約定的,沒有事就不會聯絡。


「……找到了?」

『找到了!』


沒有等繪里先開口,一接起電話的海未就直接這麼詢問,其實她並不抱著太大的期望,但是繪里迅速的回答讓她嚇了一跳。


「可以立刻逮捕她的證據?」

『哈哈……當然不能,是善子找到的,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吧?』

「非法的意思。」


海未還是沒有抱著期望,所以繪里這麼回她,她也沒有因此感到失望,而是覺得果然如此,但是即使無法搬上檯面,有了證據就讓她確信總算沒有白費力氣了。


『但是這個能夠破解朝日紗夜的不在場證明,今川杏子的死亡時間即使第一時間誤判,真姬所推定的時間也沒能抓住兇手,是因為訊息被刪除了,就是和朝日紗夜的訊息。』


沒有釣海未的胃口,就算是違法得到的證據,繪里立刻就告訴了她,讓聽著電話的海未挑了眉。


「被刪除的是什麼訊息?」


光是用聽的,海未無法理解在今川杏子告訴朝日紗夜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取消見面的訊息以前,能有什麼被刪除的訊息可以證明朝日紗夜的罪刑,所以感到不解。


『這樣說好了……她們確實見面了,我們看到的最後幾則訊息,不是今川杏子本人跟朝日紗夜的對話,而是朝日紗夜的自言自語。』

「……我沒聽懂,在傳訊息的時間點,朝日紗夜確實出現在了可以證明她不在場的監視攝影機上,她們所使用的通訊軟體,無法在兩台手機上同時使用,不是嗎?她怎麼能辦到?」


繪里看穿了海未的疑惑,卻造成了她更大的困惑,因為即使有被竄改的訊息,如果要說後面的對話都是朝日紗夜自己操作的,那她務必得碰到今川杏子的手機,或許繪里能夠戳破網路上的謊言,但是現實中,朝日紗夜當時就是不在場的這件事是不可能推翻的。


『我們並不知道今川杏子個人有什麼物品,我可以肯定……朝日紗夜拿走了今川杏子有登入通訊軟體的電腦,她刪除了今川杏子手機上以及電腦版程式的訊息,所以我們看不到……接著她在今川杏子的正確死亡時間點後幾分鐘用今川杏子的電腦與自己傳訊息,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所以,我們要的證據是,今川杏子的電腦?」


終於聽懂了繪里的解釋後,海未並沒有要用這些訊息當作證據,能夠用「實體」證明是再好不過的,所以她向繪里確認。


『不過今川將輝也死了,沒有人可以證明那是今川杏子的電腦,更何況,朝日紗夜有可能已經湮滅證據了?』

「……繪里,妳是打來告訴我好消息,還是來潑我冷水的?」


沒想到繪里會這樣回答,海未的差點就要對她無言,不過她不認為繪里是這種個性,所以才特地問了出來。

電話另一頭的繪里沉默了一下,接著用很平靜的口氣開口,這回真的讓海未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了。


『好消息是她確實會自殺,被救起來的話可能就會自首了,所以不需要這些證據。』


海未正想問繪里為什麼的時候,繪里並沒有給她詢問的時間就接著說了下去。


『準備好跳樓自殺的救援措施吧,寺島貿易公司,也挺高的呢。』


23


回首望去,往事歷歷在目,彷彿不曾從那個時空離開一般,但是早已遠離了很久──

朝日紗夜還沒急忙的衝出門上班之前,剛從床上醒來的她看著她應該沒有使用的社交網站,雙擊了滑到手機正中央的圖片給了它一個愛心。

那是橋口禮美自殺前所發布的貼文,朝日紗夜知道她已經自殺了

畢竟是她們一起計畫的。

她沒有半點愧疚感,因為她也即將自殺,但可不是橋口禮美貼文上所說的那般。


「傻了啊,追的才不是妳……」


對著已死去的友人所寫的文字苦笑了出來,她也沒想過對方對自己癡迷得願意一起離開,然而朝日紗夜的自殺,並不是要追隨橋口禮美。

要追也是追隨早已死去十幾年的三友智滿。

她是對她有愧疚才計畫殺了所有人。

朝日紗夜本來不曾想過殺人的,她甚至抱著要連三友智滿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的心態,但是想到──造成她自殺的人,一個一個開始墮落──憑什麼他們還能好好活著,而死的是三友智滿?

吸毒的上原良太、跟著吸毒但是戒了毒以後仍舊化名販賣著毒品的北浦杏子,以及不制止兩人又和北浦杏子結婚,最後還是有了外遇的今川將輝。

他們都毀過一個人的人生了,未來又繼續毀掉更多人的人生,更何況那個北浦杏子還要生小孩了?朝日紗夜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即使,三友智滿真實自殺原因,並非再也無法忍受他們的霸凌──


「喂,書呆子,妳什麼時候要把自己弄得好看一點,整天看到妳這副模樣心情就不好。」


而是朝日紗夜半摻著真心的假霸凌以及看見說這句話的朝日紗夜被橋口禮美摟著手,她是一副不在乎的態度說出了如此狠心的話。

被霸凌可還好,失戀又被霸凌就沒那麼好了。

當時分明只是吃醋所以說出了那些話,誰知道朝日紗夜再也沒有來找自己,三友智滿嚐到了何謂心碎,以為再痛苦的事情,只要有深愛的人在身邊都能度過,但是那個人不在自己身邊了。

那她至今以來為了不造成朝日紗夜的在學生活而忍受這些欺凌做什麼?對方早就拋棄了自己,早就沒必要了。

父母賺錢很辛苦,三友智滿即使拿了獎學金念書,她也明白自己是他們的負擔,怎麼樣能減輕他們的負擔,自己又不用這麼辛苦?

反正心愛的人不愛自己了的話,就這麼離開也不會影響到她,倒不如說剛剛好不是嗎?

身為年級榜首的三友智滿,上課從不缺席,作業未曾遲交過,也有人說那五人的作業或許都是她做的──確實也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被班上所有同學莫事的三友智滿在第一次翹課的時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因為她上一節課明明還在,整個學期下來,同學們都看著她被霸凌的過程,也默默地認為她就是能夠承受下來,所以沒有人會在第一時間去想「她終於哭著跑回家了」。

直到有一個黑影從窗邊掉落,操場上的同學們忽然間叫,所有人都無視老師跑到窗邊一探究竟的時候,他們才意識到了這是三友智滿第一次翹課,也是最後一次了。


24


即使朝日紗夜今天上班差一點就遲到了,應該也有點宿醉的她,卻沒有痛苦地坐在位置上皺著眉頭,而是異常地擺出了輕鬆的表情。

監視她的人正是她的上司,畢竟是得確保不會說溜任何消息的人才夠格監視,所以寺島麻美讓監視的工作全部交給了職位較大的人。

她的上司坐在辦公室內負責看著她是否離開了辦公室,離開了的話就換成走廊的監視攝影機追蹤她的行動,去到其他地方的話就換成其他部門裡的某一個人監視她。

這些被下了監視指令的員工們覺得這就好像在鎖定洩漏公司機密的人一樣,但是寺島麻美沒有告訴他們原因,所以他們也只是照做罷了。

今天看起來異常輕鬆的朝日紗夜,早就知道橋口禮美已經自殺死亡了,她之所以不悲傷,是她的計畫即將完成,所以她心情看起來還特別好。

然而她並不知道自己被監視了,因為新聞也沒有報導,她更不知道其實這是被警方盯上了。

朝日紗夜並沒有特別的聰明才智,也沒有刻意想去逃過警方的追查,但她知道總有一天會被發現,所以「自殺」這個計畫才會如此急促。

她讓死亡一開始呈現原因不明僅僅只是為了要讓北浦杏子、今川將輝感到害怕而已,也只是順便拖延檢方辦案時間罷了。

這些計畫不是她想的,她只不過是提出了想要送兩人上路的請求,擁有醫藥常識的橋口禮美便幫了這個忙。

朝日紗夜的通訊錄裡有一支現在已經是空號的手機號碼,但她仍然時常傳送訊息過去,即使永遠不會有人回應。


「我要去找妳了。」


今天的午休,她傳了她認為是最後一則的訊息給了那個空號。

空號的名字是「三友智滿」。

她和橋口禮美一樣,彷彿這就是留給世界的最後訊息,傳送出去後她就按了恢復原廠設定並把手機藏了起來。

假裝跟平常一樣走出了辦公室,若無其事地跟每個路過的人打了招呼,再搭電梯去到了最上層,走出來後再走樓梯來到了公司的樓頂。

上頭的風比平地都還要來的大,朝日紗夜一打開頂樓的門就被吹亂了頭髮,她慢慢走向欄杆的時候,心裡想的倒是自己的工作沒有交接,上司不曉得會不會生氣,不過也就只想了那麼幾秒而已。

每踏出一步,她就思考著自己究竟會去到天堂亦或是地獄──殺了人的話,肯定是地獄吧?據說自殺也不會上天堂,所以或許還是能夠見到智滿。

選擇了和對方一樣的自殺方式,朝日紗夜終究走到了為了安全而設的矮牆前,差不多只到了她的膝蓋往上一些,她的雙手撐在平台上,稍微探出身子往下看。

五十幾層樓的高度好像有點厲害──朝日紗夜看著底下無法看清人物衣著的街道,加上宿醉,她的頭被風吹得有些痛。


「智滿……」


朝日紗夜稍微彎腰轉身並坐上了牆,自殺的前一刻呢喃的是曾經深愛的人的名字,她彷彿就是要把世界拋棄了,所以不在乎身邊任何事物。

直到她側身讓整個人坐上牆後,才發現了不對勁。


「……哈?」


雖然看不清楚街道上人物的穿著,但是就在她的正下方,怎麼看都有很多人拉著一個大面積的東西──用來接住跳樓自殺者的大床。

朝日紗夜不禁瞪大雙眼,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才剛走上頂樓,底下竟然就有人報警了?但是這可沒什麼,她可以走到反方向再跳下去,所以她又轉身要離開牆的時候,再一次愣住了。


「朝日紗夜,我們要以謀殺今川杏子以及今川將輝的嫌疑逮捕妳!」

「……什麼?」


完全沒有發現有人跟著來到了頂樓,而且還是舉著槍的警察,她第一個想法是對方拿槍對著一個準備自殺的人有什麼意義?接著才發現不妙,她簡直想再轉身直接跳下去。


「別動!」


向她舉著槍的是用最快的速度趕上頂樓的園田海未,旁邊則是站著絢瀨繪里,而絢瀨繪里後面站著的是讓朝日紗夜最震驚的人物──她的老闆,寺島麻美。

朝日紗夜知道刑警對她舉槍的用意,並不是要取她性命,而是要在她逃跑的時候射擊自己的手或腳阻止逃跑,而且她現在確實非常想逃跑,她是想死的,被抓到就死不了了──如果跳下去沒有被接好,也是會死的,所以她決定往下跳。

然而到了緊要關頭,她開始怕起了自己被風吹落,也害怕被面前的園田海未逮捕,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還是怕死的。


「我去去就回來,等一下。」


就在兩方剛開始僵持的時候,站在最後面的寺島麻美對著絢瀨繪里說話並且慢慢往前到她旁邊與她並肩。


「哦?要用催眠說服她嗎?海未,等一下。」


繪里不可能忘記寺島麻美這個人都做了什麼事,所以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只是這樣疑惑而已,還真的讓海未放下槍給寺島麻美時間。

但是誰知道──一得到允許的寺島麻美卻是用奔跑朝朝日紗夜直衝,這除了嚇到了繪里與海未,也嚇到了神經已經很緊繃的朝日紗夜。


「怕死的話,就別殺人啊!」

「欸──!」

「等、等等!?」


繪里與海未看著寺島麻美這麼大吼,最後一把抱住了朝日紗夜,用無法及時停止的飛奔就這麼帶著她從頂樓跳下。

這一幕嚇得繪里和海未心臟差點跳出來的同時也急著跑上前,雙手撐在矮牆上向下看,她們看到的時候,兩人已經落在了底下的大床上。


「要嚇死人幾次啊……」

「繪里,她這樣可是有罪的。」

「給她當作沒看見吧……」


還在撫著心口的繪里看著同樣驚訝卻還是認真執勤公務的海未,無奈地替寺島麻美求情了一次。


25


「哈……終於解決一件大事,是不是該再來休假了?」


逮捕了朝日紗夜,她也自首並把她送交檢方後,回到家的絢瀨繪里一副解脫似的倒上了沙發,當然家裡有人在,不然她不會這樣自言自語。


「雖然繪里有工作跟沒工作看起來都差不多就是了……對了,爸媽回來了,他們之前有說要讓我放假的。」


難得正常時間下班的西木野真姬是跟繪里一起回到家的,她看著明明沒有做什麼體力活的繪里躺上沙發,一臉無奈地吐槽她,但也不忘帶來好消息。


「嗯──真姬想去旅行嗎?」


聽到好消息的繪里並沒有像年輕時聽到真姬放假就會立刻興奮地跳起來閃爍著雙眼,她只是慢慢從沙發上爬起,向她提了一個提議。


「都好啊,繪里有想去的地方嗎?」

「雖然很想回答有真姬在哪裡都好,但是會被妳白眼吧?我想想喔……明天再看看有沒有什麼促銷的旅行計畫好了。」

「……前面那句就不用特地說出來了吧?」


將外衣掛上了衣架,真姬一邊看著繪里爬起來說這段話,一邊緩緩走向她並一起坐上了沙發。


「真姬──」


真姬一坐下來,繪里整個人就撲了過去,即使真姬身上有著明顯的消毒水味,繪里還是埋進了她的胸膛裡蹭著。


「話說,事情解決了?妳不是通常都會去當壞人的辯護律師……」


沒有推開像個孩子一樣嬉鬧的繪里,真姬突然又把話題帶回去,這並沒有讓繪里立刻停止磨蹭。


「怎麼可以每次都是我負責呢?果南也做過幾次了……這次就交給花丸試試看囉?不過想到換成花丸跟鞠莉對峙,又是不同的風景了啊……」


一邊說著,繪里的臉從真姬的胸膛慢慢往上爬到她的頰邊,因為對話還沒結束,她並沒有就這麼堵上真姬的雙唇。


「是喔……我是沒去旁聽過繪里以外的,不知道就是了。」


真姬被告的時候雖然是松浦果南負責的,但是對面的小原鞠莉很快就被請下台了,所以她對繪里所說的風景根本沒什麼概念,也就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由她主動用嘴唇觸碰了繪里的鼻尖。


「不過這次啊,我跟著聽了犯人都自首了什麼,雖然講得很可憐一樣,依然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與真姬的雙唇輕碰了一下,繪里又繼續說了下去,因為事不關己,繪里講得非常平淡。

畢竟對方確實不像帶著她跳樓的寺島麻美一樣有著讓人同情的過去,她不過就是因為自己的懦弱,從學生時代就持續犯錯,出了社會後仍然以錯誤的方式解決過去的錯誤,沒有值得同情的地方。


「是喔,不過終於抓到了兇手……對了,她有沒有自首六年前,上原良太的事?」


因為繪里的語氣,真姬就沒有多問,但是對方的行為關係到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污點,真姬便提了出來。


「啊,那倒是沒有提到,看來得提出來多加一個罪刑給她了。」


被真姬這麼一問,繪里才發現逮捕朝日紗夜的理由是謀殺今川夫婦,根本沒有提到上原良太和橋口禮美的事,她在心中記著,打算明天再告訴國木田花丸就好了。


「手法絕對也是胰島素,知道之後要記得告訴我喔?」


六年前無法判斷的死因,六年後真姬倒是非常肯定,雖然兩人躺在沙發上抱在一起,真姬一臉「妳沒告訴我,就不准碰我」的表情盯著繪里。


「是是是,我等一下就通報警察這件事。」

「哼。」


把「告訴園田海未等人」開玩笑地說成通報,繪里就這麼被真姬咬了一口,接著她們不再說話,剩下了長夜的呻吟。


26


「善子桑,聽說妳是這件事最大的功臣。」


黑澤黛雅身為法官,其實還並未接到要審判朝日紗夜的通知,畢竟還只是逮捕之後在調查的程度而已,但是她也從松浦果南那邊聽來了,所以一回到家,手先做的就是誇獎津島善子。


「咳咳、該說每次都是我──不過拿不上檯面也沒什麼好說的,只不過是繪里前輩請我幫忙而已。」


沒想到黛雅一回來的第一句話是這個,善子想要掩飾羞澀的表情所以別過了頭,但是講到事實的時候她就又恢復了平常的模樣,但是她特地加重了「繪里前輩」這四個字的音,彷彿要讓黛雅吃醋一樣。


「善子桑,有空嗎?」


接著善子更沒想到的是,帶出話題的是黛雅,自己一回答完,她就立刻問起不相關的事,讓她錯愕了一下。


「現在?有、有啊?我這不是坐在客廳看電視而已……」


善子其實是刻意坐在這裡等著黛雅下班,就想親眼看見她回家,並不是期待她回來的時候還會來擁抱自己──她在心裡無數次強調。


「我們談一談。」

「欸?」


黛雅說著就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邊,認真地盯著善子的雙眼,就如同她所預料的,善子不敢直視自己所以眼神開始游移了起來。


「善子桑。」

「是、是!」


善子以為是因為自己沒有看著黛雅,所以黛雅才特地叫了一次自己的名字,瞬間有種旁邊的人是學生會長似的,緊張地坐正看著她。


「我喜歡妳。」


確認善子與自己對上眼的瞬間,黛雅猝不及防地就這麼和善子告白,讓她愣了整整一分鐘左右。

這之間的沉默,黛雅仍然盯著善子的雙眼,用認真的眼神向善子表示她非常認真。

腦袋當機了一分鐘後,善子的腦袋才開始運作起來,然而就像突然急速運轉般,她的皮膚因此發燙並且被染紅,再次緊張地不敢看著黛雅的臉而左右亂瞥。


「那、那個,黛、黛黛、黛雅?」

「我喜歡妳。」

「──!」


第二次被爆擊的時候,善子甚至想逃離這個地方,但是她努力讓自己坐在原位,並且嘗試與認真的黛雅對視。


「不要再刻意和我保持距離了。」

「我……」


善子是個消極的人,她從未想過黛雅會喜歡自己,甚至是先告白的那一方,所以她徹底地愣住了,甚至在黛雅伸手過來的時候屏住了呼吸。


「妳這個反應,我可以視為妳也喜歡我嗎?」


黛雅的手掌觸碰到了善子發燙的臉頰,順便讓她無法轉頭,就這麼與自己對望,用著從容的表情詢問她。

善子沒有回答,因為她驚訝又高興到開不了口,只覺得臉頰害羞得非常緊繃,所以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請和我交往,善子桑。」


沒有等善子回答,黛雅垂下了手,這次雙手向前伸,身體也向前傾抱住了善子,下顎就這麼靠在她的肩上。

被抱住的善子也顫抖地抬起雙手,緩緩觸碰到了黛雅的背,她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就只是瞪大雙眼抱住了黛雅。


「好……」


對於突如其來的幸福,善子差點要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了,但不管是不是做夢,她當然都要先答應對方。

沒有向某兩位好友的交往模式是先踰矩再談情,黛雅只是繼續抱著善子,輕輕碰著她的頭,在她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了微笑。


「接下來的每一天,還請多多指教。」



Finish.


2019新年快樂!

開頭引用自達文西名言。



在這裡說聲抱歉,其實我急著結束這個大石頭,個人覺得寫得有些潦草了

自己認為最精采的果然也只有第一部而已,到了發這篇的時候,總算有種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感覺了哈哈哈

定罪暫時到這裡結束,我允諾給自己的是會有五部,所以未來還有機會出現第四部的...只是那個未來沒有確定的時間。



以上,對於我沒有用心寫的東西,大家可以看過就好了ry

然後...嗯,終於可以開始填其他坑了(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