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守卫的承诺 下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9-01-02 00:02
点击:152
章节字数:56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们和凛约定在城堡的门口碰面。她们赶到时,凛已经穿着冬衣坐在马车上等她们了。


“嗯?我们也要穿这么厚的衣服吗?”小鸟问道。


“那个地方真的很冷喵!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希给了我两瓶防冻药喵,有效时间长达三小时喵。”说着凛递给了她们两瓶如辣椒般鲜红色、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用户友好的试剂。


小鸟和海未都不安地看了看对方,这种东西真的能喝吗?


“等到了北之国再喝喵!”凛接着嘱咐道。


“好。”小鸟有些无奈地答应了。


“我们上车吧。”海未说。


“嗯,是该走了。”小鸟回应说。两人登上马车。


“出发了喵!”凛喊道,话音刚落车便跑了出去。

———————————————————————————————————————


马车来到了北之国。传说并没有夸张,此处的冷仿佛能渗入骨髓般令人无法抵抗。地上胡乱长着一些形容奇葩的树,有的居然还能动。除此之外,她们还看见了几条栖在冰上的大蛇,身躯也如冰一般通透。等马车驶入北之国更深一点儿的地方时,天空开始飘雪,寒意也愈发浓重。


小鸟和海未拿出了药剂,可是并没有勇气去尝试…


“快喝,快喝,不要犹豫了喵!”凛催促道。


“好…好的…”小鸟拔出塞子,下定决心般一股脑儿地喝了下去。海未也照做了。


“哇!!!!!!!!!好辣啊!!!!!!!”小鸟大叫道。


“太难喝了…”海未惋惜地说道。


“不过我的身体开始发热了。”


“嗯,我也感受到了温暖。”海未对着小鸟笑了笑。


马车一路奔驰,终于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凛掏出药剂,不过她只嘬了一口。


“这扇门背后是北方遗迹吗?”海未问道。


“猜错了喵。门后面是玻璃迷宫喵,等下你就会看到很多漂亮的花园喵,但你不一定有时间去欣赏它们喵。”


“为什么?”小鸟问道。


“因为马车跑完这片地方只要十五秒喵!”


“哦?”


“我不能告诉你这之中的原因,好了我们走吧喵!”凛开了门,马车缓缓驶入其中。入眼的皆是玻璃或冰,她们被美丽的花园簇拥着,沿着曲折的路径直至迷宫中心。迷宫的正中立着一块巨大的玻璃,把本应宽阔的道路劈成无数小径。


凛走到机关前按下按钮后又回到马车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准备就绪喵。”


玻璃缓缓地卷了起来。凛再次深呼吸,下一秒,她驾着马车向着玻璃冲去。


“哇!凛!”小鸟忍不住大叫道。


“哇!”海未赶紧抱住了小鸟,以保护者的姿态把她紧紧地护在怀里。


窗外的风景开始飞快地后退,快到她们甚至什么都不清楚。除了白色的雾气提醒着她们此地寒意甚重,如果没有希的药剂的话她们可能会凝结成冰。


感觉到马车骤然停止,如同灾后余生般,小鸟和海未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们的眼前又出现了一扇巨大而厚重的门,奥多娜奇萨卡的城门就是这样子的,不过它的周遭并没有人。


“这里就是北方遗迹了吗?”海未再次问道。


“嗯…还没到喵,这还只算周边地带。这扇门后面的怪兽依旧很残忍,所以马车还会保持高速行驶喵,你们准备好了吗?”凛问道。


“没问题!”小鸟回答说。


凛开了门,马车继续前进。这里的景象又不同于之前,她们看见许多巨兽晃荡于冰雪之间。其中一头巨兽暴躁地挣扎着,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它们便开始流血,身躯也渐渐被微小的蓝色生物所覆盖…【原文就是这样的…】


“这…就是希说的那种蚂蚁吗?”小鸟问道。


“是的,这场面超可怕的,快别看了喵!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被啃成一堆骨头。”


“好,好的…”小鸟赶紧移开视线。


“这片地方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海未低语道。


“嗯…我都不知道要不要接希的任务了...”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小鸟也压低了声音。


“不过回报也相当丰厚,奖励的奖章都相当于五个月的日常任务了。”


“我知道…”


两人静静地打量着四周,想象着自己立足于这片荒芜的雪地上,步伐缓慢战战兢兢地行走在怪兽的包围圈中。此等事情只是想想便足够渗人。


几分钟后,她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高耸的冰墙向两边延伸着,彻底隔绝了里外的世界,墙的正中是一扇大门。虽然视线无法触及,可门缝中泄出的几丝光线让她们相信门后的世界一定明亮而美好。


门口站了一个人,她好像也注意到了她们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她在这里等你们喵。”凛说道。


“凛,为什么她们会来啊这里?”绘里走到那三人面前问道。


“我有事找你。”海未说。


“哦?”绘里的语气中带了一丝嘲笑。


“我是陪海未来的!”小鸟兴奋地说道。


“我负责送她们来这里喵。”


“我知道了…你来此有何贵干?”绘里冷冷地问道。


“我来换我的合成兽…我已经集够奖章了。”海未说道。


“原来如此,你们在这儿稍等…”绘里转身把门推开一条小缝,朝着里面用力大喊道:“聪明伶俐又可爱的…”


小鸟和海未都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希奇卡!!!!!!!!!”回声飘荡,久久不能散去。


希奇卡从她身边的雪堆里跳了出来。


“Yan!”它叫着居高了双手。


“啊,你在这里啊…”绘里把它抱了起来,随即又合上了门。


“奇卡奇卡yan!”


“希奇卡,好了好了,我们今天有客人。”绘里说道。


希奇卡转头看到了小鸟和海未:“Yan!”


“你好。”海未说道。


“你好喵!”


“嗯…你好!”


“奇卡奇卡yan?”希奇卡问道。


“哦,嗯…我想兑换…”海未回答说。


“Yan!奇卡奇卡yan!”


“请稍等一下…”海未翻了一下自己的包,把所有奖章都拿了出来递给了希奇卡。


“Yan…”希奇卡接过奖章快速地清点了一番,随即又把它们还给了海未。


“哇,这么快?”海未惊奇地问道。【这句不确定】


“我们所设计的每一只合成兽都能快速数数。”绘里回答道。


“这…这可真是帮了我大忙啊。”海未说道。


“但我不保证你的合成兽十项全能。到目前为止,连我们都无法改变合成兽的特性。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一般来说,合成兽会继承它主人的特性,可能也会获得一些我和希的天赋。总之,你可以通过训练来改变它…”绘里补充道。


“我明白了…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海未问道。


“嗯…我原本想让你和我比试一场,但你是弓箭手,我是剑士,外加你武器也不算出色,我怀疑你根本无法伤我一丝一毫,”绘里说着瞟了海未一眼看看她有没有被激怒,但海未脸色一如往常。“所以嘛,我就改变主意了…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问吧。”海未说。


“嗯…那就从这个问题开始吧,你的家人们可都安好?”绘里问道,她紧闭的双唇透露了话语之中的嘲讽。


海未蹙了蹙眉,“好。”


“我听说,他们从棉衣和毛衣的生意中赚了大钱啊?”绘里微笑着问她。


“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海未有点生气地反问道。


“为什么?嗯…因为我好奇,在纺织业上投入大量精力的园田家会有一个怎么的未来啊?他们曾经拥有一个更大的市场,他们的客人来自五湖四海,这样的辉煌,一直持续到…”


“别再说了!”海未急忙打断绘里的话,还有两人被海未这无礼的举动震惊了。


“你怎么说我都好,但不要说她的家人——我不许你提有关她的任何事!”海未大声地反驳道,可绘里却笑出了声。


“为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知道,但你的话会伤害到她,所以请你别再说了!”


绘里笑得更讽刺了,“我说,她,她本人都已经从别人那里听说了她家人做过的坏事,可为什么你,却打算一直瞒着她呢?”


“过去的事情令人心碎,我不想再增加她的负罪感了。我求你,停下这个话题吧,别再滔滔不绝地讲过去、那些早就无法挽回的事情。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至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身为传说,身为我们的老师,你是一个伟大的人。与其朝着我们发泄怒火,不如教教我们,如何才能如你一般伟大…”海未说了一番长长的话,这是她的心声。


绘里没有回答。


“你给我们的任务一直很难,但我却很高兴能有这样的经历,也很享受完成任务所带来的成功感。不仅是我,我相信别人也是这么想的。我们都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学生。我希望你能放下恩怨,停止这些伤人的话,以前的亏欠,我们拿未来去弥补。”海未继续道。


绘里笑了。“和你合作?这可真是一个仁慈的提议啊。”


海未捏紧了拳头冲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嗯…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小鸟问道。


“说吧。”绘里和海未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我们不是为了合成兽才来这里的吗?”


“啊,这个…在制作合成兽前我得先确认一些事情,我无法把合成兽这种珍贵的东西交给不相信的人。”绘里说道。


“一直以来,海未为了合成兽努力地工作着。她完成了你布置的所有任务,不仅如此,她还会接希的任务。我知道合成兽是一样特别的东西,但你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来信任别人吗?为什么不能是一些更简单事情…比如说搜集材料并交给你的妻子呢?”


听了小鸟的话,绘里的笑容扩大了些。“你这话,听起来像局外人一样。她刚刚说的人是你…还有你的父亲。”绘里说道。


“我知道她在说我,但你没听见,她一直都不想提这件事吗?你一定要把这样的事,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吗?”小鸟言辞锋利地责问道。


绘里没预料到看似无害的小鸟会说出这种话。


“海未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所以我得确认并执行她所说的话。我想你是能理解她的心情的,你也不希望希被人伤害,对吗?”小鸟继续问道。


“小…小鸟?”听到小鸟的话,海未也很震惊。


“哇…小鸟,你还真是令人惊叹啊…我以为你是逆来顺受的类型。”绘里感叹道。


“我以前是,但海未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得回应她…这么做不是出于感激,而是因为爱…我爱她!”小鸟再次语出惊人。


“什…什么…小…小鸟?”凛惊讶得都忘了口癖。


“小,小鸟!你…你说什么?”海未脸红心跳,说话吞吞吐吐结结巴巴。


“我爱海未!这是我心中所想,是海未你教导我要实话实说的,对吧?”


“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指,为什么会话题会变成这样?”气血上涌,海未的脸还在不断地变红。


“因为我发现认真模式下的海未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不会死…所以,我想借此机会,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海未,请接受我的告白吧!”小鸟说道。


“小…小鸟,你真的…”看到这样的场面,凛也很激动。绘里饶有兴趣地旁观着这一切。


“小…小鸟?”海未的表情开始抽搐。


“我爱你,海未!”小鸟又大声地说了一遍。


露骨的话语之后是长久的静默,没有回答。


“海未?”小鸟试探性地唤道。


海未没有回答。


“别告诉我你在这种时候死了?!”


仍然没有回答。


小鸟伸出手指戳了一下,海未直挺挺地倒在了雪地上。


“怎、怎么会?!”绘里。


“哇!!!!!!别死啊海未!!!!!至少现在别死啊!!!!!!!!”小鸟


“海未!别死喵!”凛也跟着


绘里的脸抽了抽,“哈…哈啦秀…她碰上麻烦了…”

———————————————————————————————————————


海未被抬到了绘希在北之国的工坊,随后被绘里用传送门送回了希在奥多娜奇萨卡的据点。一群人把海未搬到了工坊的卧室里,与此同时,小鸟正详尽地向绘里描述着海未的情况。


“我明白了…她一直都这样吗?”绘里问道。


“嗯…她从来没有回答过我…所以我不知道她的想法…不过希对我说只要大声喊出来就好了…海未也说,我可以在她面前说任何话…”小鸟说道。


“嗯…我了解了,不过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我是说你会突然说出这种话…”绘里说道。


希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绘里,为什么你会惊讶呢?她是我的学生,我的学生总是出人意料的。”


“希,我不是怀疑你的眼光,但…我只是没想到她能把话题带跑那么远,我们之前的对话明明那么严肃…”绘里赶紧回答道。


“我已经从凛那里听说了事情的经过。但绘里,你真的太固执了。我告诉过你要放下过去的事,别再挑起那个话题了…这些都是徒劳…”希说道。


“就是嘛,绘里san是小气鬼!”小鸟生气地说。


“你可以叫她绘里(酱),她并不吓人…她甚至不需要后辈的太多尊重,小鸟。”


“真的吗?”


“我不介意敬称这种东西,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海未和真姬也是这么叫我的。”绘里回答说。


“好的,绘里!”小鸟高兴地叫道。


“总之,我是不会再挑起那个话题了。但你是真的不想了解这件事的经过吗?说不定它牵涉了众多…”绘里问道。


“其实我本身在意,但海未不想让我知道的话我就选择不知道吧,谢谢你照顾我的感受!”


绘里脸红了,狡辩道:“我并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


“绘里只是为国家利益着想吧?如果这番话能使小鸟和海未能认真工作的话,即便被误会也没有关系哦。”希接着绘里的话说下去,还颇有意味地朝她笑了一下。


“你…你又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绘里弱弱地反驳道。


“我承认我做过。不过说起来,炼金术是一门严肃的学科,它不仅牵涉到自身的安全,还…这种事后来我便很少做了,尤其是在…”


“啊对对对!炼金术可真难啊!”绘里赶紧阻止希接下去的话。


“已经没事了,绘里,你不必这样…”希说道。


“但…”


“绘里,那已经是过去了,我不会再因此而感到受伤…我现在心情很好…”


绘里叹了口气,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小鸟被她的样子逗笑了:“绘里真的很像海未…”


希也笑着说道:“是的,她们很多举动都有相似之处…而曾经的我有点像现在的你…小鸟,我告诉过你,以前的我为了一个自私的目标努力着,这点和你不同,我从来没考虑过他人的感受,我的心里只有我…”


“如果你这样都算自私的话,那我就是世界上最自私的人了。”绘里打断道。


“嘘,难道你又要和我争论我们两个中谁更自私吗?”


“当然,因为我不允许你说东条希的坏话!”


小鸟和希都笑着看着她。


“绘里,我没有说坏话,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你胡说,事实根本不是这样子的!算了,我们说好不提这件事的。”绘里问道。


“嗯,对…”希停住了接下去的话。


“就是说,我们都有不愿提起的话题,对吧?”小鸟问道。


“嗯…”绘里掩饰着羞涩回答道。


“那就这么约定好了哦。”希问道。


“希,你怎么帮她们说话?而且,你看小鸟那么单纯…她父亲是她父亲,她是她,她根本也不用为此愧疚…”


“如果我是小鸟,我会有无数个自责的理由…反正,你不许再说这件事…”希严厉地教育着绘里。


“好吧好吧…”绘里悻悻地说道。


“好了,绘里,我们得去做合成兽了,就按小鸟的要求做…”希提议道。


“在这里做?”绘里看起来有点吃惊。


“笨蛋,不是这里啦。我们不早就准备好空模板了吗?在这里话我们还得从头开始准备…”


“啊…好的。”


“我可以旁观吗?”小鸟问道。


“不行。”两人达成共识,异口同声地拒绝了她。


“啊…”小鸟不高兴地撅了噘嘴。


“小鸟,你可以帮海未的合成兽做几件小衣服吗?所以最好在明天之前完成,因为明天合成兽就能出来。”


“和绘里奇卡一样小吗?”小鸟估摸着尺寸。


“嗯,等海未醒来之后你可以和她讨论讨论。”希说道。


“好的!交给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