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彩月Klimbim ch24

作者:天理鹤情
更新时间:2018-12-31 06:47
点击:1560
章节字数:63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年参拜的次日晚,确切说,应该是再后一天的凌晨,夏纪突然接到了希美的电话,有事。两人约在了希美家附近的车站见面,夏纪骑了摩托过去。


“优子怎么了?”


见面后,夏纪把头盔丢给站在路边的希美,她接过来套在头上,利落地坐上摩托后座。“去哪?”,夏纪问,希美把手机上的地址拿给她看,是个从没去过的地方。


“好远,这不都到大久保那边了。”


“我也没去过,你开吧,我给你指路。”


开过去大约要二十五分钟吧。夏纪旋动车把。再早一点时间被希美一个电话打起来时候她颇有怨念,虽说是挚友没错,但有什么事不能白天再说吗,现在是凌晨两点诶。


夏纪听得迷迷糊糊,直到下一句她说:“好像是优子那边出什么事。”,夏纪才一个激灵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睡得正香要从温暖被窝里挣脱出来确实困难,不过一路冻到希美家附近的车站时候已经睡意全消了。


焦急的心情更重,而且看样子,也不止是自己被叫起来。


“霙打给你电话的?”夏纪一边开一边问,凌晨的路上只有稀稀落落星点车流,开快点的话二十分钟说不定能到。


“嗯,啊,优子没事啦,你开慢点。那个地址是酒吧,应该是喝多了吧。”


“喝多……真是,还以为出什么事,吓我一跳。”


“谁不是呢。霙讲得乱七八糟的,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


这家伙骨子里怕不是个莽汉。夏纪想优子这行动力,也太火速了。


昨天才说‘可以找霙聊一聊’今天就去,还一气呵成把自己喝高了……夏纪在内心扶额。还好,不是受伤之类的。出门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把车速放慢了些。


但没想到她俩选择的谈话地点竟然是酒吧啊……


就自己所知,优子应该是没怎么碰过酒的,时间来说四人里最早成年的她对酒精没什么兴趣,会邀请去那边的只有霙了。


但是,霙?…夏纪偏了偏脑袋,很难想象一本正经的铠冢霙喝酒是什么样子。


“霙喝酒吗?”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她酒量应该比我好。”


“哈…你喝酒?我还以为你滴酒不沾呢。”


夏纪没听明白,不清楚她喝不喝酒怎么知道酒量好不好?希美什么时候喝过酒?…


“诶…我是不喝啦。怎么说……嘛…算了,别在意。”


这么暧昧的回应反而让人感觉有什么隐情……夏纪想现在这两人的关系是交往中,发生些对朋友不会讲的事也不奇怪,就没有追问下去。


“到大久保站那里开慢些,好像是在C口后面的小巷子里。”


“嗯。”


优子直接打电话过来明显更方便…到底喝成啥样才需要霙打电话给希美,希美再转告给我啊……夏纪想着。


四人的关系还真是不管想几次都觉得微妙,现在自己和希美一起过去,反倒是能让人理解的铠冢霙式拐弯抹角,倘若是直接接到霙的电话,夏纪想自己绝对会错愕。




那家名叫“墨水”的酒吧藏在极不起眼的巷子内,推开看起来不太牢靠的老旧门扉,映入眼帘的是干净的吧台和一壁橱五颜六色的酒,店面很小,放着柔和的音乐,装饰简陋了点,不过是能称之为雅致的环境……除开某个不太体面的人的话。


“呜哇——已经不行了啦……——“


映入眼帘的是时不时吸一下鼻子,哭哭啼啼的优子,和被她像等身大毛绒熊一样抱在怀里沉默着喝酒的霙,她真的像摸毛绒熊一样摸她脑袋,头发都被揉乱了。


“哦、来了啊。”吧台边的女性对着门口的两人苦笑了下,看打扮似乎是酒保。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酒吧嘛,常有的事。她俩也不算吵的,而且现在也没什么客人。”


店里真暖和。夏纪和希美走到她俩的桌前,这边两人看着抱在一块的那边两人,夏纪和希美面面相觑。


优子和霙都脱了外套,只穿着里面的单衣,桌上摆了两个空杯子。


到底喝了多少啊……


“唉啊……”


自己大半夜被喊起冒着寒风过来,她倒是一直坐在暖暖的地方悠闲吹空调,真是爱给人添麻烦的家伙。夏纪困扰地抱起手。


和哭个不停的优子相比,霙这边看起来正常得多,但很快两人就发现霙仅仅就只是看起来相对正常,她双目涣散地看着桌上的空杯子,对站在桌前的希美和夏纪毫无反应,希美出声喊了下她的名字,她才醉眼朦胧地抬起头。


下一秒。


……一朵笑容在霙脸庞荡漾开——过于灿烂的笑和她的寡言形象极其不搭,看了几秒甚至让人有她失了智的感觉,实际来说也确实是这样没错……霙傻呵呵地望着希美,又不说话,不晓得她到底有没有认出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


那样子盯得边上的夏纪心里发毛,好像还是哭哭啼啼的优子更符合常规,如果她俩里选一个带回去,夏纪毫不犹豫会选优子。


但希美好像不觉得,夏纪看她在霙面前弯下身,“霙,要回去了哦。”,温和地向她伸出手。


——然后就被咬了。


被优子咬了。


明明喝醉了,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对着希美伸过来的手就是一口。


“哇!痛痛痛痛!…”被咬的希美大叫起来。


“唔许呛……(不许抢)”


“喂、白痴,你是狗吗!快松口啦!…”


夏纪赶忙朝优子脑袋咣咣咣拍了好几下她才松开口,好在没咬出血,夏纪冒着也准备被啃上一口的风险去把两人分开,这次居然变乖了,是被拍醒了点吗,优子只表现得有点不情愿,没再下嘴。


希美包着酒保拿来的冰毛巾,一脸无奈:“为什么只有我被咬?“


“不知道,一物降一物吧。”


喝醉的两个人看起来都退化成了小朋友,夏纪只得像幼儿园老师似地,手把手给她俩一个一个穿好外套。


看来以后不能让优子接触酒,这喝酒就又哭又闹,攻击性还直线上升的酒品也太差了。


夏纪忙着给难以自理的俩个小朋友穿衣服,结账交给了希美。夏纪本来想用摩托载优子回去的,“她这样子扶得住你吗?”希美问。


“…也是哦。”


开着开着从摩托上摔下来那可惨了,没办法,只能打车回去,明天找时间再来这里拿摩托车吧……对希美道歉的事也等她酒醒了再说吧。


两边不同路,优子醉得更厉害,希美把先招呼到的车让给夏纪和优子这边了。


“那我们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晚安。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你也是啊。晚安。”


进了车后座,夏纪发现刚刚还像猛犬的优子攻击性已经消失了,抱着手臂黏着自己,幼化了啊……


“回你家?“夏纪问她,回答是猛烈摇头。


也是……这样回去会被优子的爸妈骂的吧,而且都这个点了。


“和家里说过吗?”


“嗯……”


她发出含糊不清的回应,当作有说过好了。回去再详细看看。


“那去租的屋子吧,带钥匙了?”


优子没说话,夏纪只好对司机说稍微等等,掏她的拎包,还行,租屋的钥匙在。夏纪对司机说了租屋的地址。


总算安定下来,夏纪把头靠着出租车沙发靠背,好奇她和霙到底聊了啥。


瞥了眼倒在自己肩头的优子,她呼出的气息热乎乎的,带着酒精味。夏纪感觉脸颊有点发烫。




三小时前。




“该怎么说呢……啊……是个很混蛋的家伙,没错,都已经和别的人交往了还和我说这样的话……但没办法拒绝啊……”


“因为我也喜欢这家伙,脑袋里说这样不行,破坏别人关系当然不可以吧。但心里又觉得也没什么…没有太多的负罪感。”


“好奇怪,明明是不太道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候又感觉不太一样了……”


“正是如此才变得感觉更罪恶了!”


优子的声音随着情绪忽高忽低,她对着眼前的朋友尽情倾诉着,也不晓得她听进去多少,不过也没关系,优子觉得对别人讲出来以后没有那么堵得慌了。


没有把那个把自己的心情弄得一团乱的家伙的名字直接说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都是那家伙的错,是吧!霙。”


“嗯嗯……”


霙有猜到是谁吗?有吗?没有吗?有吗?


优子把杯子又举起来,还没完,她还能吐槽好几小时呢。


她的话匣子被玫瑰、黑加仑和伏特加彻底冲开,噼里啪啦地往外倒,这是优子点的第三杯酒,前面的两杯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有咖啡味,可惜味道太过浓厚,喝了一半放在了一边,另一杯有甘蔗和木槿花的味道,她还是喜欢清爽的花香和水果味。


把夏纪从头到脚吐槽了个遍,优子爽完了,两人之间慢慢沉默下来,不过是令人舒适的沉默,优子倒也不在意。


“…希美她,完全不会喝酒呢。”


霙以优雅的手势握着酒杯,她的那杯比较小,优子现在在喝的是很大的一份。或许是因为优子之前一直在说恋爱,霙想到了自己的恋人希美,她望着杯子里晶莹的液体,心情很好地微微扬起嘴角。


“伞木希美好菜啊!”优子以不太合拍的声调回话道。


“她说很苦。”


“哪有,我觉得这点苦味很好啊。”


像要证明「苦味很好」,优子咬住吸管,飞快地咕嘟咕嘟喝空杯子,这杯下去,眼前好像出现了游乐园的七彩炫光和旋转木马,但意识还很清醒,真是奇妙……店里提供的妙脆角小吃很好吃,有点辣辣的,无限量供应,优子把每个手指上都套了一个,像长有利爪的野兽,她咀嚼着自己的妙脆角指甲,感觉可以一直吃到天亮。


“喝太快啦。”


“好喝嘛。”


“好喝就好,我也觉得好喝。”


“霙,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优子嘿嘿笑起来,她确实喜欢这儿,这个酒吧的桌子,是木质的,中间摆了仿烛光的小灯盏,优子也想买个同款放在自己的屋子里。


浅黄的光将对面酒杯里的冰块照耀得好像水晶,顶上铺了一层碎冰,撒了细碎的干桂花,本来有三颗草莓的,霙吃掉了一颗。


“霙。”


“嗯?”


“我能不能喝一下你那杯?”


“可以呀。”霙把她的那杯推过来,杯底在桌上划出一道水痕,优子拿起杯子,闻到了淡淡的桂花和柠檬香,饱满的草莓看起来很诱人。


“我可以吃一颗吗?”


“你吃。”她笑了笑,把碎发撩到耳后。


酒真是好东西,有魔力。优子咀嚼着带了点酒精味的草莓,真好吃。


若是换平时优子似乎没法和霙讲那么深入的话,霙总是看起来冷淡,但又和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虽然她一直把霙看作很重要的朋友,努力想接近她、照顾她、帮助她,但对方是不是真的这样想呢?——优子始终抱有这样的顾虑,今天终于得到了回应。




听了夏纪说的话后,优子很快去约了霙,霙说第二天的晚饭可以,白天想睡觉,于是就约了晚餐见。老实说,起先并不太顺利,霙带过去吃的西班牙料理店味道不错,但基本上没聊什么,一是氛围不适合谈心,二是霙吃饭吃得很专注,优子不好意思开口打扰她。


饭后,两人一起去逛了逛附近的街,霙突然提议说,要不要去酒吧。


优子有些意外霙提议的地点,而且她自己也从来没去过酒吧,不过反正也没有其他安排,就去了。


各自点了酒后,霙照旧没多少话,好在酒吧放的音乐不错,一边欣赏着音乐,优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想到底要怎么说才好。


两杯酒下去,霙突然按住优子放在桌上的手,把优子一惊,石榴粉的眼眸湿润,直视着优子的眼睛。霙的脸颊红红的,直言道:“优子今天约我出来玩,我好开心……有什么可以尽管说哦,我都会帮忙的。”


摄入酒精后的霙和平时不太一样了……话语明显有变多,也更主动,略微沙哑的声线带着诱人的磁性,优子被她可爱的样子击中,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不知不觉就心潮澎湃,也跟着放开喝酒。


真正的夜晚从那时候才算刚开始吧。




还剩下一颗草莓,还想吃,征得霙的同意后,优子开心地把最后一颗草莓也塞进嘴里,真的很好吃,草莓的味道比期待中更甜,有酒味,还有些许奶油风味,能把这么香甜的草莓一次性奉上三颗的店家,可以说是慷慨了。


“草莓味道很好啊,好甜哦,什么品种?”


“我也不是很清楚,等会问一问?”


“哈哈哈哈好,怎么办,我还想吃。”


“那再点一杯。”


“霙真好。但酒太苦了,能单独点草莓就好了。”


“不知道能不能,这里是酒吧不是水果店呀。”


“也是哦。”


霙点的酒味道比自己这边的要更苦,优子不是很能适应这种苦味,喝了几口后把杯子还给了她。“我也可以喝优子的酒吗?”,拿过来杯子同时,霙问。


“当然可以啦,给。”优子把杯子推给她。


“嗯……优子这杯也不错呢。”


“我的没那么苦。三杯里面我最喜欢这杯。”


递还回来的玻璃杯正巧被灯光照到,优子看见留在杯口的唇印,那是霙涂的唇膏的颜色,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心里莫名地顿了顿,她接过来将嘴唇印在了残留的唇印上,酸甜又带些苦涩的酒滑入喉咙,脑袋里的混乱度似乎又变得更多了。


“我能理解哦…优子的心情。我和希美在交往嘛,嗯……希美大概不会这样做?不过也确实想过希美和别人交往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还是蛮有可能的事情吧,毕竟之前希美一直都不感冒……”


像是回忆起以前的事,霙的表情变得落寞,微微垂下眼帘。


“没法好好放下呢……明知道不道德,但这种时候如果希美来对我告白的话我想我也会答应吧……全然无所谓的感觉,被别人骂也好,怎样也好,能和希美在一起就是最开心的。”


“或者说如果能和希美以这种途径在一起,比和她分开要好得多,已经是很坏的想法了,所以只在这里对优子说哦。”


“为了希美怎么样都可以——所以,我在这方面有可能变成坏人也说不定。”


霙托着腮,有点自嘲地这么笑着说道,手指戳转着杯子里的冰球,湿润的眼眸中却带着溺爱似的情愫,看得让优子都不由有些嫉妒希美了。


刚才优子还以为霙应该没有听她那么多发泄式的吐槽,自己的心意被认真对待,优子感动得眼泪都要下来。


霙这么好的好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坏人呢,霙都是坏人了的话自己简直是恶霸吧……


“霙才不是坏人咧,有人敢说霙的坏话我绝对要用酒瓶砸爆他的头。”


“哈哈……谢谢。我说真的…一直想当面感谢一下的。嗯,谢谢你。“


像是自己也不适应讲那么多话,霙害羞地低头,抿了口酒。


霙的一番话讲得优子心里飘飘然又暖洋洋,自己对霙的关心原来她都记着,优子想霙如果要自己赴汤蹈火也绝对要去,因为值得。


霙真好啊……温柔又体贴,比某个家伙要好多了,那家伙光会把自己气到脑壳疼……还有那个伞木希美也是,霙怎么会和这种木鱼脑袋交往,也太浪费了。完全、不能理解!…造化弄人…


优子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掉,下一杯想点白桃乌龙渍伏特加。


入胃的酒精像是给机车里灌了汽油,脑袋转速飞快,本来超开心的情绪跟着就带上愤愤不平,生气怎么即便这样,一想「喜欢」这个词,脑袋里还是会冒出夏纪那张讨打的脸,既然自己是喜欢女孩子,霙也喜欢女孩子,那自己也喜欢霙肯定也没什么不对。


更何况霙确实是非常可爱,会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吗?更重要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毫无经验很不公平,凭什么那三个人各个都那么有经验啊,尤其是被夏纪压着打,也太不爽了。


这人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积累了多少经验,我要弯道超车!…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越界的过分想法……啊……等下,在想什么呢。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霙和希美有接吻吗?”


“有、有啊……”


脑袋这么想着,却似乎已经迟了几拍,身体擅自站了起来,远离酒杯,高出半米的空气都好清新,只不过立刻就又沉浸到酒味更浓的区域。


优子到霙身前,一把按住她的肩。


霙的身躯好娇小,肩膀也很窄,连自己这样的也能压制住,姣好的脸庞近在咫尺,她有点被惊到,不晓得对方要做什么,睁大眼睛看着优子。


“霙说什么都会帮我的吧?”,借着酒力提出这种要求也太作弊了,理智在踩刹车,但好像已经停不下来了。到底是有点喜欢霙呢,还是打击报复之前对霙很过分的希美,还是想搅乱夏纪游刃有余的姿态呢……三者兼而有之吧,已经搞不太清楚了,也不是很在意搞清楚。


“嗯…嗯。”霙点了点头。


霙很像小动物,让人很想欺负。


“接吻…到底是要怎样?“


“怎样是指?…”


“扯下游刃有余的面具,的那种感觉!…”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东西啊。优子瞥了眼周围,店里很暗,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没有谁注意这里。


“不、我不是很懂?…”


“能不能教我?”


“诶,咦,要和我吗?教?“


“接吻。“


“嗯!?……”


“我想想怎么说……对了,你想象一下你占了伞木希美上风的那种感觉的接吻!…”


“占上风的…接吻?很重要吗?”


“超重要的,一定要赢!我要给那个混蛋家伙一个下马威!”


“…呃……”


也不知道是喝了很多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太害羞了,霙的脸颊变得绯红,优子想自己在她眼里可能也差不多。


她沉默良久,目光在别的地方游离了好一会,优子都开始打退堂鼓心想算了,霙突然小声说:”优子的话……也不是不行?“


“虽然我也不是很懂到底要怎样…我试一下吧……“


优子听了,抱毛绒熊一样一把将霙抱得紧紧。




该说不愧是霙啊…随便被拜托什么事都会认真一丝不苟完成,即便只是一次也能感觉出来,和毛毛躁躁的夏纪从根本上就不一样。


优子认真学习着霙的接吻指导,幸好这里没多少人。


“停、停一下……”


“嗯?”


“优子…会不会太激进了点?希美更温和些……”


“这、这样吗。”


“啊也不是说不好,有些人会喜欢这样强势的风格吧。占上风倒是确实是占了…”


“那我再温柔点…”


“嗯…”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和霙接吻了好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留白八百里
留白八百里 在 2019/05/08 19:10 发表

作者很酷!在网络小说中基本不会看到这样的情节安排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11 02:25 发表

“那个希美就是逊啦”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