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8-12-29 13:42
点击:507
章节字数:46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关于失忆的闹剧最终被一通电话结束,伊原小姐挂断电话后,说有事情要出门。身为监视者的我当然要与她同行。没想到最终居然到了一个曾经有可能成为我工作场所的地方。


眼前的大楼是东京里最大的监察医务院,除了常规的验尸之外,这里还常驻有专门协助办案,进行司法解剖的监察医。而伊原小姐一边跟我说着她关于速溶咖啡的无聊理论,一边自然的推开这中央监察医务院的后门。


虽然伊原小姐没告诉我她来这里做什么,但我猜她是来找那位名叫‘未央’的监察医的。早在和藤堂总监确认财前宅邸的案情时,伊原小姐就对她赞不绝口。


“伊原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推开后门,伊原小姐带着我走在应急楼梯里,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从大门走。


“你不知道吗?”


“就算我可以推测你是出于和尸体相关的原因,来见那位名叫未央的监察医。但是在你亲自说出口之前都只是推测,我可不想又被伊原小姐嘲笑‘怎么,你连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没看透吗?’之类的话。”


“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吧……”伊原小姐站定在一扇门前,门牌上写着‘应急尸体运输通道’,“而且,你的推测没错。”


淡黄色的门背后又是一扇对开门,上面贴着生物危险、放射性物质等等危险标志。我左右看了看通道里一个人都没有,伊原小姐是为了避开医务院里的人,直接抵达这个验尸房才选择走这里的吧。而进入验尸房后,我发现里面只有一位监察医和一具男性尸体,还有好几个空的铁床位。听说中央监察医务院每年要处理上万具尸体,还以为这里会忙得不可开交呢。


那名监察医注意到了我们,抬起头看着伊原小姐,“伊原。”


“好久不见,未央。”


两人结束短得过分的‘寒暄’后,监察医把视线落到我身上,我赶忙冲着她鞠躬,“你好,我是文京区警署的佐藤咲良,司职警部。”


监察医点点头说,“我叫松井未央,是监察医。伊原你去看看那具尸体,看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但伊原小姐只是站在原地,面带微笑的看着松井医生,没要去查看尸体的意思,“怎么了?”


“既然你已经看过了,那我就没必要再花时间在那上面了。我相信你的观察力,直接告诉我他发生了什么吧。佐藤,记下来。”


告诉伊原小姐我的名字之后,她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又开始熟稔的称呼我为佐藤。早知道告诉她一个假的名字,虽然估计没一会就会暴露,“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吧。”松井医生站到铁床旁,伸手放在尸体的脖子上,“死者四十二岁,死因是头部被塑料袋包裹,导致窒息死亡。头部有被金属物击打过的痕迹,尸体被发现时死者坐在家中的椅子上,手脚被麻绳捆绑,头上戴着透明塑料袋。从死者手脚处的伤口来看,他在窒息过程中是清醒的,挣扎留下了严重擦伤和皮下血肿。大概就这些。”


“嗯,听起来很普通呢,告诉我你特意把我叫来的原因吧。”


“两周前,在那霸市有一个三十二岁的男性被同样的方法杀死。而八天前,还有一个二十六岁的男性,在远野市也死于同样的手法。”


“嚯,这犯人跑得还挺远,那么这个大叔在凶手心里排到第三名咯。但,还算普通。现代想侦破连续杀人案难度已经比过去要轻松许多,凶手作案次数越多,留下的破绽也越多。这就需要我来……”


“伊原,我在说话的时候你别打断我。”


“对不起。”伊原小姐乖乖的点了点头,嘴里吐着道歉的话,但看上去心情不错。


“事情没这么简单。在第一起案件发生后两天,那霸市警方在当地抓到了犯人。而第二起案件的隔日,就抓到远野市的犯人。所以,这不是一起单纯的连续杀人案。”松井医生停了一下,看伊原小姐没有打断的意思便继续开口,“第二起案件后,两地警方认为这两组犯人和受害者之间有什么关联,至少选择了同样手法的犯人肯定互有联系。但两人却不认识对方,从手机通讯记录、社交媒体、以及亲戚朋友关系等等方面都没找到他们有任何交集。于是警方转向调查受害者之间的联系,同样一无所获。唯一相同的,就是两个凶手在审讯时都说过一句话,‘他的感觉,是不是像溺死在空气中?’”


松井医生说完,冰冷的验尸房里陷入寂静,过了好一会她才叹了口气说,“你可以说话了。”


“噢。是吗?我还以为没说完呢。”伊原小姐可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那,佐藤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没想到伊原小姐还会征求我的意见啊。”


“你的警察生涯还很长,监视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小任务。我也说过你很聪明但是经验不足,既然你现在算是我的助手,我当然会想办法让你多学点东西。你就代替我去问未央几个问题,挑你觉得最重要的,可别问无聊的问题哦。”


她说得对,对于新人刑警而言,能和伊原小姐共事算得上是极为宝贵的经历。尽管时间还不长,但我已经学到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松井医生,抓获那两名犯人时证据确凿无误吗,会不会是顶罪或者受人所托?”


“不会,现场留下的物证和目击者的证言都很可靠。加上他们都做了伪装过的不在场证明,也都在计划出境之类的脱罪方案。至于是否受人所托,就我从警方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可能性微乎其微。先前调查犯人之间的联系时也考虑过这点,但是没发现同时与他们俩都有交集的人。”


“电子时代很难藏住秘密,而且警视厅能调用的信息非常庞大,如果这样都没发现他们之间的联系的话,可能要换个角度了。”


“没错!现在你随便做点什么都很逃不过电子档案的记录,反而成为了盲点。一旦从这里没找到线索就会像佐藤那样转到错误的方向上去,就像我的个人资料那样呀。”不是说好要让我提升经验吗,伊原小姐又自说自话的插进来,而且还损了我一句,“这组案件有个关键点是绝对不能放手的,即犯人和受害者,必定是有关联的。就算没找到,也要坚持只是方法不对,继续调查。比如说……邮局的平信。”


“平信?”


“对,那种信与挂号信不同,贴上邮票直接就能寄送,没有邮件号,丢失邮局不必负责。若是通过这种方式联络的话就很难查清。还有另一种方式,通过中间人。他们各自认识不同的人,而那些人则会另外见面,替他们传达信息。这种方法成本过大且危险性高,在具有规模的组织里比较常见,那就要问问你了。未央,他们的身份背景上有什么特别的吗?”


“等一下。”松井医生走到手提电脑旁,打开了五张个人档案图,“没有,都是普通公民。也没有和可疑组织接触过的迹象,硬要说的话,他们都是高学历人士。两个犯人分别是空中客车公司的研发员和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的法律顾问。而受害者这边,按死亡顺序来说。金融分析师、日本大学的助理教授、化工厂的总工程师。”


“二十六岁就当助理教授啊,看来不只是学历高,脑袋也相当好用。那中间人这条路线先放到后面,回到平信上。警察们也想到过这个吧,不然全部都该回警校从头学一遍。”


“嗯,但是就跟你说的一样。犯人和受害者是为了隐藏些什么,才有可能选择用平信来作为交流的方式。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个方式最为稳妥,没有人可以查出纰漏。事实上也是如此,警方无法去查明他们是否有通过信件联络,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同一个地址寄过信。”


“啊,的确。就算他们之间没有关联,也有可能认识同一个人,接收到那个人的命令或暗示而使用了同样的杀人手法。受害者那一方也一样,如果他们都给同一个人寄过信,那这就是他们的共通点了。”


松井医生点点头,认同了我的想法,“无论如何,只要找不到信件就无从谈起。警方只能放弃寻找他们的关联点,从别的方向入手。”


“总而言之,在‘这里’能想到的只有这些了,现在得去接触一下受害者家属和犯人,从他们身上问点料出来。”


“伊原小姐胡说什么呢,这次的案件没委托给你,而且我作为其它警署的警员也不能随便干涉别人的案子。听线索说出想法暂且不论,要接触涉案人员的话必须经过办案警署的同意。”说到这里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松井医生是被警署委托来找伊原小姐解决这起案件吗?”


“怎么会,她让我做事可不需要什么委托,只要她开口我就回来帮忙。当然,都是免费的。”没想到能从伊原小姐口中听到免费二字,“我欠她的东西可不是能用钱来算的,对吧,未央。”


“随便你怎么说。”


“那为什么会对案情知道得如此详细?如果是亲手验尸的第三起事件另当别论,松井医生连两周前发生的案件都很了解啊。流程上应该不会接触到那些信息才对,警署也很少主动告诉监察医这些事情。”


松井医生听到我的问题后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转过头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不说话,但手上也没有任何操作。她想躲开这个问题。


“哈哈哈,你真是问了个好问题,是到现在为止问得最好的一个。”与之相反,伊原小姐倒是莫名的情绪高涨,“首先,她不是普通的监察医。未央是东京首席监察医顾问,东京里监察医们如果有无法下判断的情况出现或是发生重大案件,都要靠她出面。其次,她是在收到这第三具尸体后,听闻了是一起怪异案件。于是想要找我帮忙,便开始去了解案件详实。未央总是会在尽力调查一切信息之后,才叫我到现场。”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她没有任何利益可得,只是察觉我可能会对这种案件感兴趣,于是花了点精力,利用自己首席的身份从警察那里获取情报来传达给我。怎么样,未央是个很体贴的女人吧?”


松井医生叹了口气,眼角的余光看着我,“佐藤警部,她不是说过别问无聊的问题吗?”


“对不起……”


“没事没事,这可不是什么无聊问题。”实在看不下去伊原小姐嘚瑟的样子,我伸手捏住她的侧脸,用平时全力挥刀的力道拉扯,“哇!快放手!不然我就要躺到空床位上去啦!”


“你们……”松井小姐的话突然被一个洪亮的男声所打断。


“伊原?!”


声源来自验尸房正门口的一个高大微胖男子,他的身旁有个像是几十年没过睡觉的驼背瘦子。两人形象的反差大得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二人组。


“哟,这不是真田吗,原来这案子是你负责的。那你真是身子越来越胖,办案能力却越来越差啊。”


“你说什么!”


“停下,别跟她吵。好久不见,伊原。”


“那么这么久过去了,你升官了吗辰野?”


名叫辰野的瘦子面露难色没有回答,虽然伊原小姐平时就不跟人好好说话,但是这么直接的开火还真是少见,“两位好,我是文京区警署的佐藤警部。”


“啊,你就是那个。”“你好。”不知道他们听说过我的名字是因为我跟着伊原小姐,还是因为财前宅邸的事件。


“这次我们可没找你办事,你别想收钱了!”胖子警官指了指伊原小姐,“你可别来碍事啊!松井医生,死者的妻子已经苏醒了,我们接下来准备去访问她。请问尸体上有什么新的线索要传达吗?”


“没……”


“什么?你们还没询问过这个受害者的家属吗?”伊原小姐又打断了松井医生的话,“好,佐藤我们走,第一次询问能得到对方最真实的反应,这点可要记住哦。”


“喂,你瞎掺和个什么劲,滚开!我不会同意让你去的!”真田人一横,挡住出口一时间我产生了他就是为了这样挡住伊原小姐才吃这么胖的错觉。


“现在你的大脑在体重里的占比大概只有0.002%吧,所以不要勉强自己了,让我去解决。反正是免费的,对吧,辰野警部补?”


“真田,你别挡着她。”


“辰野大哥怎么能……”


“没关系,看样子是松井医生叫她来的。这种麻烦得要命的案件,能免费解决掉是最好了。不过你得跟我们一起去,不能单独见被害人家属。”


“没问题没问题,有开警车来吧?那现在就出发,我等不及了。”伊原小姐察觉到我想说什么,回头看着我,“这回就算是我的私事,你是以监视者的身份和我同行的,不会算你干涉其它警署的事务。”


事实上我也相当在意这起案件的真相,只好点点头。


“我们先下去把车子从停车场里开出来,你们到正门口等着。”说完,真田跟在辰野身后重复着抱怨的话语,两人离开了验尸房。


“谢谢你给我找了个有趣的案件,以后还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这种案件对我来说没什么困难。”


“我知道,你只需要验尸就行了,这次复杂的是案情而不是尸体。所以你没困难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


松井医生避开伊原小姐的视线,和我四目相对,“她…就交给你了。”


我不知道她们俩人是何种关系、松井医生这句话又有何含义,只能默默点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