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4
点击:291
章节字数:60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忙完了期末测试,暑假终于也如期而至。假期第一天,便是两人相约外出的日子,凛像往常休息日一样,用过早餐,帮妈妈开店营业,然后回到房间做外出的准备。不


同往日的是,今天她对自己的打扮分外用心。难得的相约,凛想要尝试一种新的风格,但打开衣橱,凛竟发起了闷来,自己的衣服,除了平时工作需要的以外,几乎全


部都是冷色调,在镜子前,她换了一套又一套,换下的衣服在床上越堆越多,但就是不满意,灰心丧气地倒在了床上。


“我到底该穿什么才好啊。”


懒懒地躺在床上的凛,侧过脸来,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9点半已过,而跟卯月约好的时间却是9点,感觉大事不妙的凛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匆忙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


领,顾不上床上还未收拾好的衣服就飞快地冲出了房门,约定的地点是在差不多两公里外的轻轨站,走到楼下,想去骑电摩托赶过去,但翻遍自己的口袋都没找到免


许,看了下旁边的自行车,因为太久没人骑了,车胎已经没气了,无奈想去拜托妈妈载自己过去,但刚好店里有客人,看下时间,又5分钟过去了,路上也没看到出租


车,此时已经顾不上用什么方法了,她只想最快地赶过去。


怎么办,将近两公里,看起来应该不会太远,算了,没时间多作思考了。


凛直接向着轻轨站径直地跑了过去。


这时,卯月也正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平时的话,凛很少会迟到,但考虑到可能家里有什么急事需要帮忙的,所以卯月就一直没有电联,只是不时地拿出手机,查看line


上有没有新的信息。


高跟鞋踏在人行道的地砖上,发出噔噔噔的声响,声音很急促,距离轻轨站要经过两个十字路口,人行横道的红灯亮起,凛被迫停下了脚步,焦急地等待着,她一直盯


着眼前的信号灯,脚下碎碎地原地踏着小步,双手紧握着,还不停地交互着摩擦着彼此的指尖,心里默默地念着:已经很迟了,快点让我过去吧。信号灯终于转成了绿


色,小快步地随着人流通过马路后,凛再次奔跑了起来。


卯月在车站前左右扫望着,过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了不远处正在朝着自己奔跑过来的凛,便迎了上去。


但是为什么凛是跑着过来的?这让卯月感到满是疑惑。


“凛,你怎么是跑着过来的呀,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凛停下脚步,弯下去腰,双手撑着膝盖,嘴里不断地喘着粗气。


“卯月,不……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很抱歉”。


看着满头大汗的凛,卯月一边安慰着,一边扶着她过去附近的长椅。


刚一坐下,伴着剧烈的劳累感,凛一把地就靠在了椅背上,将近两公里的长跑,她现在已是满身大汗,加上夏天的温度,感觉全身都是黏糊糊的,她想要伸手去捋一捋


自己的额前的头发,却被卯月制止了。


“你看你这身汗,别乱擦,我来吧”。


卯月从包里拿出了纸巾,拭去凛额头上的汗水。尽管很累,但凛还是习惯了自己来,不喜欢麻烦别人,但看着卯月的脸颊,不知为何地她没说出口,只是看着卯月从纸


巾包里抽出一张又一张面巾纸,任她细心地照料着自己。


“OK”


擦干净额头上的汗,卯月从包里拿出了手帕递给凛。


“凛,用这个擦下手臂跟脖子上的汗吧”。


凛没有反应过来。


“凛?”


卯月把手放在了凛的眼前晃了晃。


“身上还这么湿湿的,你是想要我全部帮你擦掉吗?”。


凛怔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接住了卯月递过来的手帕。


“恩,谢谢,不好意思”。


“到底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恩……。”


“话说还是很热吧,要不把头发也扎起来吧”。


“但是我没有带发带出来”。


“用我的不就好啦”。


卯月将手伸向脑后,解开发带,顺着头发把它取了下来,今天卯月的发型不像平时,或许是因为天气炎热,她只是简单地扎了个单马尾,取下的发带被她束在了手腕


上,微风拂过,随着发带的解开,散开的头发随风飘动着,她微微低头,用指尖将垂在耳边的头发捋到耳后,散发的卯月,在凛的印象中还是不多见的,平日的活动,


练习之类的或许有见过,但是自己很少会有像今天这样一直留意着,几乎是看着卯月的每一个动作,而且完全不是出于什么原因刻意去关注的,而是身体不自觉地就一


直望着。卯月走动着,往凛身后绕了过去,凛的视线也不知不觉地跟了过去。


“所以我说你到底是在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啊,没事没事”。凛慌慌张张随口回了一句。


一路的奔跑,凛的衣服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而且时间过了那么久,汗液早已经渗到了头发上。


“卯月,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头发上很湿的。”


“没事,不用在意这些啦。”


卯月理顺了一下凛的头发,慢慢地双手捧起,用自己的发带扎了起来。


“是不是感觉凉快很多啦”。卯月一边说着,一边得意的摸了摸凛的头。


“恩,谢谢”。


凛一直都是给人一种比较独立,很多事情都是习惯了自己去完成,自己去解决的印象,虽然不乏周围人给予的关心,但一般不会细致到这种程度,被如此悉心照顾着,


除了家里人,卯月还是第一个,心里很是矛盾,不太习惯是肯定会的,但更多的是意外,自己对这种程度的关心竟毫无抗拒,欣然地就接受了,不过也许,也只是因为


卯月是女生的原因吧。


卯月弯下腰准备去捡刚才用过的纸巾,顺势往下瞟了一眼,正好看到凛的脚踝处似乎有些泛红,应该是刚才跑过来的时候脚踝被鞋子磨伤了。


“凛,脚上是不是很疼,你在这儿等等”。


凛也低头看了一眼,但她对这点擦伤好像并没有太过在意,抬起头刚想跟卯月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走向了附近的便利店。


从便利店里走出来的卯月,手里拿着水和一包创可贴。


“来,喝点水”。


凛接了过来,道过谢,拧开瓶盖喝了起来。水正是自己现在急需的,卯月真的是无论什么都考虑得非常周到。


卯月把手提包放在了椅子上,蹲在凛面前,拆开创可贴,准备给她贴上。


“卯月?”


“你脚上这伤是刚才跑过来的时候磨破的吧,来,我帮你贴上。”


“没事的,我平时穿着练习的时候有时也会磨到的,习惯就好了这点小问题”。


“磨破了可不是小问题,你平时就这么不注意了,万一慢慢变得严重了怎么办?再说我们等下不是还要去玩嘛,难道你不想去玩啦?”


“真的没什么太大关系的,要不我自己来吧”。


“你乖乖坐着就行了”。


卯月稍微往上把凛的腿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把高跟鞋脱了下来,原本就不大习惯于这些的凛被惊到了,手中拿着的瓶子颤了一下,瓶子里的水几乎要溅了出来。


“抱歉,是不是弄疼你了”。


“啊,我没事”。


“但是,看你的脸好红啊,真的没事吗?疼的话一定要说噢。”


“额,没事没事,可能是天气很热吧”。


凛把头转到了一边,假装着喝起了水,想要掩盖自己渐渐泛红的脸。


创可贴慢慢贴合到受伤的皮肤上,撑在长椅上的那边手,用力地攥着手中的瓶盖,凛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在继续升高,甚至已经逐渐蔓延到了耳根。只是有人帮自


己处理伤口而已,应该不至于会有这种反应才对,既不是因为自身的痛觉,也不是帮忙疗伤的人动作很粗暴,小时候在家玩偶尔摔到的时候,妈妈会帮自己处理伤口,


心里会感觉很温暖,长大了,体育课上崴到脚的时候,校医会帮自己上药敷冰,自己会心存感激,但如今,对象变成了卯月,变成了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生时,心


里的感觉却跟以前所经历的完全不同,这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是什么。


“这边好了,来,那边的也贴上吧”。


“恩”。


凛低声地应了一声。


心里本来还是想说让自己来,但却没说出口,凛自己也没有弯下腰脱去鞋子的意思,只是听着卯月的话,慢慢地把另外一边脚踱了过去。她对自己的行动感到十分的不


解,这种反应正常吗?自己又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她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慢慢地变得僵硬起来,变得好像只能遵照着卯月的话去做,其它什么事情都不会去想,她没有


自己去抬起腿来,她没有去直视着卯月,甚至没有跟卯月多说一句,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着卯月。


“好啦,这边也OK啦”。


“恩”。


凛没有道谢,依旧只是低声应了一下。


卯月收拾好剩下的垃圾扔掉,回头坐在了凛的身旁。她侧着脸,打量着凛的样子,凛没有看过去,只是直视着前方,抿着瓶子里的水。


“单马尾其实也蛮好看的嘛,偶尔试试这个造型感觉也蛮新鲜的”。


“恩……。”


“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恩,已经没事了。”


“不要勉强自己噢,有什么的话跟我说就好。”


“恩。”


卯月一直都是这么的贴心,都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无论是什么事,都可以完全信任的告诉她,私事也好,共事也好,就连自己的一些没办法告诉


家里人的小秘密,自己都愿意与卯月分享,但是刚才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冥冥之中,自己觉得在这不在任何以上事情的范围内,这是绝对不能告诉她的,至于原因,自


己也不是很明白。


两人安静地坐在长椅上。这里是站前公园,不时地可以看到家长们牵着他们的小孩子路过,应该是趁着假期去亲子行的,车站不是特别忙碌,除了停靠于此的公交车,


也只有零星的车辆驶经车站前的道路,车站前的还有几个小摊,卖着章鱼烧和冰淇淋之类的,偶尔有客人光顾,在公园里坐着,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但这


样宁静的氛围,却没能让凛的内心安静下来,两人坐在长椅上已经有一会了,却没怎么说话,不知道卯月心里怎么想,她会介意吗?刚才的话题就那样没能继续下去真


的好吗?卯月这样关心自己,自己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凛心里积累的疑问越来越多,她的手紧紧地在腿上抓划着,心中的焦虑催促着她,必须要说点什么。


“对了,我们去玩吧,你看,都这个时间了。”凛突然说到,但还是没转过头去看卯月。


卯月侧过脸来看了看凛,又低下头看了下表。


“不用再休息一下吗,我们还没坐多久吧,你的脚上应该还疼吧。”


“脚上已经完全没事了,你看”。


凛站了起来,使劲地在地上踱了几下脚。


“你看,是吧。”


凛侧过脸来想要试着看看卯月的反应,刚好看到卯月也在看着自己,马上又侧了回去。


“恩……那,我们走吧,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两人起身向车站走去,一路上没有交谈,凛耸着肩,双手提着手提包,垂在腰间,低着头,轻抿着嘴唇,步伐明显迈得比平时要小,而且总是会稍稍走在卯月的后面,


完全没有了平常那种稍显冷酷的感觉,倒是多了几分羞涩,卯月倒是很自然,只是她有些好奇凛刚才那些反应,时不时会转过脸去看看身边的凛,但每次几乎都被凛敏


锐地躲了过去。


月台前,卯月站在左边,凛站在右边,列车驶进站来,经过的时候掀起了阵风,夹着一阵铁锈味飘过来的还有卯月头发上残留的洗发水香气,不知是阵风捎来的凉意还


是卯月的身上的香气,凛似乎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脸上也和缓了许多,列车停了,等下车的乘客下完,她们走进车厢,趁着人还不是很多的时候,找了靠近车厢连接处


比较空旷的地方站了过去。


“真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多人啊列车上,真怀念我们出活动的时候有专车接送的日子呀”。


“那下次叫经纪人载我们去玩吧,跟大家一起”。


“恩……那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啦。”


“为什么?”


“可能感觉上不同吧,跟大家一起去玩的话,感觉跟凛在一起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偶尔也想只跟凛在一起嘛”。


卯月这番话触动了凛的内心,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她,脸上再次变得好似抹上了一层红纱一般,但意外之余,她的心里也有着另外一种声音,很迫切地催促着她去了


解,卯月所说的不一样是什么,自己在卯月的心中,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凛转过脸来,嗫嗫嚅嚅地低声问着。


“恩……为什么和我,会感觉不一样?”


“这个问题嘛,恩…..,跟凛在一起的话什么都很自然呀,对象是凛的话,什么都可以跟你说,做什么感觉有你在身边会变得非常的可靠吧,反正,就是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吧”。


“恩……为什么?”


“为什么?恩……这个很难用言语形容吧,反正就是,感觉很好,感觉相处起来很舒服吧,如果实在要说是为什么的话,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挚友啊,有你在身边,我就


觉得什么都可以放心了。”


“啊……,这样啊。”


听到卯月的回答,凛显得有些失落,连回答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些。”


“啊……,恩,没事,就是想问问而已。”


话到心头,但是又无奈于不知如何跟卯月表达才合适,凛再次选择了沉默,现在她的心里,各种情感互相交杂在一起,很不是滋味。其实对于卯月能够这样看待自己,


本来应该是很高兴的,卯月是如此地信赖自己,把自己当做挚友来看待,但也正是“挚友”这个回答,让她觉得无法释怀,她感觉卯月的回答与自己的期待相却甚远,心里


那种失落感久久没法消去,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完全想不明白。


列车进站,停靠到了一个非常繁忙的车站里,上车的乘客越来越多,车厢内变得拥挤起来,两人随着人潮被挤到了角落里,列车启动,伴随着惯性,人群向后倾了一


下,卯月被挤得没抓住吊环,一下子就摔在了凛的怀里。


“不好意思,没抓住。”


卯月正想抬头,凛突然一边手紧紧抱住了卯月,另一边牢牢地抓着头顶的吊环。


“凛?”


“别……别看,求你了。”


“就这样一直到下一个站就好。”


凛低声地在卯月耳边说着,声音还带着几分的沙哑。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她想要与卯月保持一点距离,但是又不愿意放开手,这种矛盾的心情,愈发深


入,她抱住卯月那边手就越抱越紧。


车窗外车轮快速轧过铁轨的响声与凛的心跳声重叠着,卯月安静地待在凛的怀里,两个人什么也没说。


车厢内,报站广播终于响起。


车厢里涌动的人群,车厢外负责引导的工作人员叫喊声,伴随着人潮渐渐褪去,车厢内又空出了足够的位置,凛缓缓松开了抱着卯月的那一边手,卯月没有抬起头看


凛,而是直接转过身去,抓住了凛旁边那个吊环,两个人又并排地站在了一起。


列车再次启动了。


刚才自己那是紧张了吗?仅仅因为一个拥抱,就会有这样的反应?不不不,这很明显的不应该啊,可是为什么?我为什么要一直那样抱住卯月,为什么自己又不肯不松


手,为什么……。


凛被自己的行动搞得不知所措,想来想去都弄不明白其中的原因,直到列车开进了隧道,周围的环境忽然发生变化才回过神来。


卯月,她会怎么想。


隧道里,没有太阳光的照射,车窗变得好像一面镜子一样,人的模样,人的动作,甚至是人的面部表情都可以清晰地看得到,无疑,卯月的身影也是可以被映现出来


的,她探过头去,从下至上打量着卯月的倒影,她直直地站在自己身旁,左手抓着吊环,右手拿着包,自然地垂着,倒影清晰到脸衣领小小的纽扣都可以看的一清二


楚,凛继续往上看着,想要去看卯月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列车开出了隧道,太阳光又猛烈地照了进来,原先的镜子被毁得一干二净,连看到人的轮廓都变得非常困难。


直到列车驶进目的地,凛都没能看到卯月脸上的表情。


到达了目的地,观光地美丽的风光深深吸引住了卯月,她领着凛四处寻找着合适的拍照点,一起挑选着吉祥物作为留念,时间慢慢过去,没有再发生像今天早上那样的


意外,凛也暂时将心中的疑惑抛在了脑后。接近黄昏的时候,两人坐车回到了今早的车站。


“假期这么长,下次,我们去哪里啊。”


“下次的话,我想去些别的地方了,总是待着城市里,好想去外面看看大自然啊”。


“大自然啊,挺期待的。”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


“恩,路上小心。”


“你也是。”


人行横道,绿灯亮起,望着卯月渐渐远行,凛却依然驻在原地,心中好像被什么缠绕住的感觉,久久无法


提步。


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天色暗了下来,两旁的高楼遮住了夕阳,只在小巷之间透着余晖,路上的车辆纷纷开启了车灯,奔涌的车流宛如江水川流不息,行人的身影映在夕阳之下,看似那岸边


涌动的波澜,波澜的这一头,矗立着一个美丽的身影,隔着绵延不断的江河,依依不舍地望着对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