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8-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8-12-27 23:18
点击:325
章节字数:41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伊原小姐说完那句话后便起身离开我的房间,走之前还嘱咐我手机要记得打开铃声,有可能会半夜睡不着想找我聊天。可惜她一如既往的无趣笑话在这种时候更难让我做出伊原小姐所期望的回应,只能点了点头告诉她我记住了。


愧疚于自己对伊原小姐过火的发言,洗完澡后我也无心再继续整理案情,一头转进被窝想赶紧睡着,也按照伊原小姐所嘱托的,打开手机铃声,放到床头柜上。因为今天起得很早,又让脑子全速运转了一天,阵阵困意很快就席卷全身。


“唔,嗯……”手机默认的吉他扫弦铃声猛地冲入我的耳朵里,我伸手乱摸了一阵才找到这噪声的罪魁祸首。一看屏幕显示凌晨三点二十分,打来电话的就是那个说睡不着要找我聊天的女侦探,“伊原……小姐?”


“我在你房间门口,快开门。”伊原小姐语气急促,但是听得出来再努力压低音量。我也不多问,挂掉电话后,立刻起身打开房门。


“怎么了?”


“高桥说的那个声音我刚听见了,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真的?是从水房那个方向传来的?”伊原小姐的话让我立刻清醒过来,这或许是我们第一次抓到了能真正推进案情的线索。


“差不多,但是我们不去那,先确认一下其他人的情况。如果那声音跟犯人有关的话它没理由白白送出一个破绽,应该是做了什么。你把枪给我,带着你的刀跟我去敲敲冰见的门,从他那里开始吧。”


“啊,唔……可以是可以,但是能让我换一下衣服吗?你看我现在这样……”我正穿着一件宽松的短裤,大腿裸露在外,上身也只是一件质地柔软的短袖T恤,而且……“而且……伊原小姐,我平时是不穿内衣睡觉的,所以……”


我脸热乎乎的,低下头。


“这种事情不重要啦,大晚上的没人看得清!”伊原小姐脱下外套,丢给我,“先穿这个,快去把枪拿出来。”


我将伊原小姐的外套穿在身上,下摆甚至垂到地面,我穿她外套的样子一定很滑稽。接着我遵从伊原小姐的指示,到房间里拿上枪,从剑袋里取出刀回到她身旁。虽然纠结了一下是否应该这么轻易就把枪交给一个平民,但既然她是被警视厅承认的秘密侦探,那我也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了。


“但是,伊原小姐,你不是说不会再有人被杀了吗?那我们直接去追踪声音的来源会更好吧。”我和伊原小姐站在冰见的房间门口,她听到我的话身体僵住了一会。


“我……只是以防万一。”就在我以为伊原小姐准备敲门叫醒冰见的时候,她居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准备打开门锁。


“你这是从哪拿来的钥匙?”


“给高桥拿的,我猜晚上大家都会把门锁上。那么与其给犯人留下机会,不如客房的备用钥匙就由我拿着了。”虽然周围没有灯光,但我猜伊原小姐一定又挂上了得意的微笑,因为自己的事前准备派上了用场。但是她把钥匙插入锁孔后,整个人抖了一下,然后用力按下门把手推开房门。


门居然没锁!


我们冲入房间后,第一时间按下房门旁的开关,白炽灯的光芒立刻充斥了我的视野。还没适应光线的瞳孔,隐约能看见冰见他躺在床上,胸口上有一处像泉眼一样的地方,在向外涌着鲜血。


和伊原小姐的判断相悖,第三名死者,出现了。


2.


现在是凌晨三点三十五分,原本更深夜静的大宅子此时灯火通明,发现冰见的尸体后我立刻打电话联系了足立警部。很快他就被高桥管家领着来到案发现场,身后还跟着几个SAT成员。足立警部告诉我为了避免宅子内变得混乱,暂时没打电话叫练马警署的人过来,只是通知了一下。等天亮了再让他们带上人手到现场,眼下先请SAT的人帮帮忙。


“嗯,就这样吧。”我把伊原小姐给我的外套扣紧,挽起袖子,拿着刚才回房间取来的笔记本,把现场的情况记录下来。


“那……”足立警部歪着脑袋,视线越过我的肩膀,看向坐在另一头的贵子小姐,“夫人她……没事吧?”


“贵子小姐很坚强,没关系的。”当时打电话给足立警部汇报完情况后,我敲开了贵子小姐的房门。带她去看了冰见的尸体,她的情绪波动只持续了短短数秒便深吸一口气说要回房间把孩子抱过来。现在她就坐在墙角的椅子上,怀里抱着熟睡的孩子,“比起这些,我们先去看一下尸体的情况吧,伊原小姐已经在那好一会了。”


足立警部点点头,分给我一对手套。伊原小姐站在尸体旁一动不动,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按她的性格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摆弄’死者了,手上也戴着往常的那双手套,没理由这么乖乖的等我们过来啊。


“伊原小姐,怎么了?”伊原小姐没有回应我,我绕到她前面,看见她双目圆睁,嘴唇微微颤抖。这有点吓到我了,我还以为因为意料之外的事情突然出现而‘震惊’,这样的表情与伊原小姐是无缘的,“伊原小姐!”


“啊,佐藤。”她总算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会尸体,“冰见,死了啊。”


“什么?你……你没事吧?”伊原小姐竟然说了一句废话,我震惊了。她现在的脑子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天崩地裂级别的大灾难吧,又是在现场发呆又是说出这种平常绝不会从她嘴里蹦出来的废话。


“你看,冰见死了啊。”伊原小姐颤颤巍巍的说着,在这寒冷的冬夜里,脖子上竟有汗水流下,“还记得我在你房间里说过的,‘在这五天内,犯人不会再杀死任何人了’。我是绞尽脑汁,把所有的证据和线索反复确认后得出的结论。但是事实却是这样的,这意味着到目前为止,我考虑出的关于犯人形象的数十种假设全是错的,因为……因为它们都是由做出错误结论的‘我’,所推理出来的啊。”


“啊?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伊原小姐!”这个白痴侦探说的话太过愚蠢,害我忍不住大吼起来,“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是来让你为一点小错误自怨自艾的吗?无论你做什么推理,冰见的死都无法改变,与其说这些毫无帮助的废话,不如赶紧用你身上唯一的优点,也就是伊原小姐的大脑来看看冰见是怎么死的!”


“我已经错了,我对犯人的猜想可能出现了不可挽回的错误,对方在我之上,我没有机会了。”


“伊原小姐的自以为是请只停留在脸上,难道你觉得自己能不犯任何错误直接抵达真相吗?你才不是天才,只是比我们这些普通人稍微聪明一点而已,我们总是在不停的试错,不停的推翻上一个推论的同时,渐渐接近真相的。那么,只比我聪明一星半点的伊原小姐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早早的做出完美无瑕的推理呢?”


我向前一步抓住伊原小姐的衣领,把她的身子弯下来。


“犯错的话就排除掉错误继续前进就可以了,你考虑出的数十种假设都是错的话,就再考虑数十种不就行了。冰见已经死了,这是无可奈何的,那么就请你好好从这尸体上寻找线索,然后做出新的推理。就算再出错也没关系,就把错误答案再一次全部排除掉,最后我们就能抓到凶手。所谓侦查案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一口气吼完这些话之后,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随着呼吸我的头脑也慢慢冷静下来,这才感觉刚才说的话太过激进,而且让周围这么多人看着我一个身材娇小的晚辈,抓着个子又高年纪也大我一些的伊原小姐,像是要教训她一样大喊大叫。实在是太丢人了,想到这,我松开手,低下头对伊原小姐说,“对不起,伊原小姐,我说过头了。”


我低着脑袋,看不见伊原小姐的表情,但是她一言未发现在肯定是怒火中烧了。这一路上我从未以后辈的姿态与她相处,现在又在众人面前出言不逊,我……突然,我的头上传来手套的粗糙触感。


“今天是我第二次说这句话了吧……你可真是个好助手啊,佐藤。”


“那就请你也当个好侦探行吗?伊原小姐。”


她点点头走到尸体旁边,我有些不合时宜的露出了微笑,快步到她身旁准备记录下她的每一句话。


“你们俩……还是对好搭档。”


背后传来足立警部的苦笑声,虽然我的最终目的是揭开伊原小姐的秘密,但,暂时不反驳这句话好了。


2.


“下颚骨和上颚骨都碎了,嘴巴扭成这样,大概是凶手为了不让他发出声音而按住死者的嘴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接捏碎了。看他这眼睛,都要被挤出眼眶了。”


伊原小姐摆弄着冰见的头部,冰见的表情极为狰狞,之前见到他时的帅气面庞已经荡然无存。瞪大的双眼两旁流着泪水,嘴巴像抹布似的被拧成一团,碎裂的骨片刺穿下巴、嘴唇、面颊的肌肉,鼻子以下的部分血肉模糊。如果这是靠犯人的双手造成的伤害,那伊原小姐先前推断犯人的力气超乎寻常就是正确的。


“两条手臂都弯成V字型,然后手指被掰断了好几根……嗯,原来如此。凶手按住死者的嘴巴时,死者也抓住凶手的手腕,尽全力想扯开对方。但是没起到任何作用,就保持肌肉紧张的状态死去,凶手为了脱身就掰断死者的手指,才解放了自己的手臂。”


伊原小姐自上而下的检查尸体,戳了几下手臂之后得出上面的结论。那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地方了。


“这个伤口……”伊原小姐在自己的手套外面又套了一层足立警部交给她的无菌手套,接着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死者左胸部的伤口里,“嗯?噢……”


伊原小姐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一边扭动着手臂让手指完全没入死者的胸口。


“唔,好……”伊原小姐抽出手指,从伤口里再次涌出一波鲜血。按照常规流程,发现尸体时应当让监察医第一个接触尸体,但现在情况紧急只能让伊原小姐为所欲为了。接着她脱掉无菌手套开始说,“肋骨被刺穿,心脏也不见了。”


“不见了?那果然还是同一个凶手……”


“嗯,不过这是废话,继续吧。”这个伊原小姐,明明刚才自己还……算了,“棉被看上去是被故意扔到一边,腿的姿势也很怪,床单乱七八糟。好,说明死者是挣扎着两脚不停的蹬床,那凶手就是掀开厚厚的棉被,然后坐在死者的肚子上至少是跨在他上方,这样才能保证他无法起身,然后用手按住死者的嘴部。再用某种工具或者……器官,取走心脏导致死亡。”


“原来如此,那凶手就是在死者还在睡觉的时候直接骑到他身上的,所以死者才连离开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按死在上面。”


“对,那接下来就是凶手是怎么进到这个房间的问题了,因为……”伊原小姐转头看向房门,那两旁还站着负责保护我们安全的SAT。她突然双目圆睁,用手捂着嘴巴,表情变得十分吓人,“那就是说……等一下,那它……声音是离开的时候……”


伊原小姐开始自言自语,嘴里蹦出些断断续续的句子,我不敢开口问她怎么了。这回她的思绪肯定是飞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地方,已经把我们接下来要发现的线索及其所能连接到的情景全部整理完毕,然后察觉到了什么。


“佐藤警官啊,伊原这是怎么了,不会又出什么毛病了吧?”足立警部不知何时凑到我旁边,我伸手让他不要说话,他悻悻的点了点头。


“木材……”伊原小姐嘟囔出这个词语,随后看向我露出了笑容,但是没有说话,竖起右手食指挡住自己的嘴唇。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能明白伊原小姐想表达什么。


看来,伊原紫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