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8-12-27 23:16
点击:105
章节字数:58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案发当天的早上八点十五分前后,管家高桥于我们现在正要前往的那间电房里听见了疑似惨叫的奇怪声音,根据事后调查和伊原小姐的推理,那个声音的确很有可能是财前先生遇害时发出的。


然而,这个证言的可信度却随着我们靠近电房的脚步而逐渐降低。


刚才我们所处的大门和环形楼梯的组合位于宅子的正中央,而电房位于宅子靠森林的那一侧。我和伊原小姐跟在足立警部身后,沿着宅子外墙走了五分多钟才抵达长方形大宅的拐角。


“距离太远了,伊原小姐。”


伊原小姐点点头没有回应我,这一路上每隔两米就有一扇使用镀膜玻璃的窗户。因为其性质,我看不见室内的情况,但是能像镜子一样把我们的样子映在上面。而伊原小姐就一直保持着眉头紧锁,死死盯着足立警部背影的表情。是在思考着什么吧,可是到目前现在我还没找到什么可以动脑的地方。


难道说她在怀疑足立警部?他到现在还留在现场着实奇怪,而且如果作为刑警的一员进入这里和所有人一起巡逻岂不是就像藏木于林,无论大家怎么找都只是在白费功夫。加上他作为警员肯定知道巡逻计划所以才能袭击……


‘不对!’我摇了摇头,毫无根据的猜想只是浪费力气,还会扰乱自己的思绪,这在警校不是都学过吗。


“你怎么了?”不知何时伊原小姐停下了脚步,害我差点撞到她,“我们到了,而且你为什么自己在那摇头。”


“啊,你看到了吗……”被她注意到这奇怪的举动之后,我有些脸红,明明刚才还一直看着前面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注意到我了。我赶紧岔开话题,“没什么,倒是伊原小姐这一路上都不说话,是想到什么了吗?”


“唔,我在想……”伊原小姐突然笑了起来,“我在想晚饭会不会有很高级的东西可以吃呀。”


“可惜刀和行李都放在宅子里,不然现在就能让伊原小姐看几招。”


“你真是开玩不起玩笑呢,我想到了点东西,但还需要别的线索。”


“还说自己不会吊人胃口……”


“我说你们俩!”足立警部站在稍远的地方朝我们挥手,“快点过来,还要不要办正事了。”


被这样催促之后,我赶紧挪动脚小跑着往足立警部那过去,并回头瞪了一眼还打算慢悠悠晃过去的伊原小姐,让她加快脚步。


‘声音好大…’足立警部还没打开眼前的白色房门,我就隐约听见从里面传来发电机组运作时的恼人噪音。


“那我开门咯。”原本以为足立警部会拿出钥匙打开门锁,但是他一转动门把就推开了房门,看来已经事先让管家把庄园里的锁都打开了,“哇,不管来几次我都受不了这个声音!”


门被打开后,发电机组的噪音毫无遮拦的涌向我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真的还能听到外面的惨叫声吗?


伊原小姐走进灰墙灰地的电房里,绕了一圈,最后在房间最内侧的木门旁停下了脚步。虽然很想进去看看她发现了什么,但是这折磨人的尖锐噪音让我实在不想再往里面走一步了。好在伊原小姐很快就从电房里出来,她一踏上门外的青石板路,足立警部就赶紧把门关上。


“听管家说这发电机已经有点年头了,所以声音也比正常的机子要大一些。最近在准备换个新的静音发电机,看样子恐怕是要延后一阵子了。”足立警部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说着,“伊原小姐有发现什么吗?”


“发现了些问题吧……”伊原小姐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这里有车库吗?”


“啊?你这问题还真是八竿子打不着啊,你等等。”足立警部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册子翻了几页,“有的有的,就在前面。”


足立警部抬起手指着前方,顺着这个方向过去能看见在下一个转角处有一个巨大的卷帘铁门。这下我就能明白了,脚下这条青石板路的宽度和大约一条单行车道相等,就是为了从车库里直接开车到门口吧。其它地方不是高尔夫球场就是树林,能走的路也只有这里了。


同时还在路外面看见了按照固定距离相间放置的三个花坛,这让我想起了藤堂总监在伊原小姐的事务所和我们一起分析案情时提到的信息。财前先生的尸体位于宅子西边的外墙处,他说那只有几个花坛,这么看来这座宅子应该是尽量保证设计对称工整的。


“但是车库跟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把问题抛给伊原小姐,我实在想不出车库跟电房有什么关系,“要去车库里看看吗?”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好好看看。”


“看?看什么哦,你发现了什么请直接告诉我!”我探出脑袋看着眼前笔直延伸的外墙和青石板路,找不到有什么问题。不对……“啊,等等。按照车库和电房这样的设计,岂不是这两个地方都直接嵌入宅子里面了。”


“没错,就是这个。电房从安全、静音、美观等等角度来说都应该额外建一座小机房放在离大宅子较远的地方。然后用地下电缆也好电线杆也好把电送回宅子里这样才合理。车库也是,要么直接开出一个停车场,要么建一个地下车库,为什么要削减宅子的面积建一个车库在这里呢?如果是为了方便从屋子里直接走到车库,那贴着外墙额外建一个小车库也是可以的。”


“的确,早先足立警部也说了,树林那里全是树木没有额外开辟出空地建造设施的情况。嗯,这样很奇怪呢,伊原小姐。”


“关于这个啊……”足立警部不知道为何语气变得有些尴尬,“按道理应该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们,但是没人问我也就忘了。”


“又忘了吗……足立警部请你认真工作啊。”


“抱歉啦,连续工作了七天实在是有点累了。”足立警部打了马虎眼,翻开手上的笔记本,“呃,这个地方说是地下水很浅,所以地面承重能力比较差。打地基的时候也打得不深,所以这个宅子就只建到二楼,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很矮但是却非常宽的一个长方体。不过多亏这地下水,庄园里的用水都是自给自足的。”


“那…嗯,难道说,这一大片庄园,只有这里是适合建房子的?”


“对,除了宅子所处的位置,其他地方的上层滞水更贴近地表,还说下暴雨的时候庄园里可是一团糟呢。”这么一来庄园里剩下的树木还是不要砍掉为妙,不然以后下雨的时候会比现在遭遇的情形更严重吧,“地下车库,地下电缆这些东西就肯定都造不了了,也是因为这样,二十五年前这块地相当便宜,不过似乎应该由政府自留才对,财前先生是怎么买下来的,我可就不知道了。”


“原来…如此,还有这样的故事。”我偷瞄了一眼伊原小姐,她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是我猜她心里一定有些失落吧,“伊原小姐,看来是跟案件无关的情报呢,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吧。”


“灰心?噢,那倒不至于,不过……就听你的,继续调查吧。”


“我都说了伊原小姐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不要这样藏着。”我往前一步抬起头盯着她,“伊原小姐,请说出来。”


“我也说过,在确定之前什么都不会讲的。死心吧。”伊原小姐毫无迟疑的离开我身边,向前走去,“接下来带我去现场。”


“那往车库方向走,正好把这又大又怪的宅子绕一圈吧。”


看着伊原小姐的背影,我有种她在躲开我的感觉。这让我感到一丝烦躁,快步跟上他们,“伊原小姐如果知道什么的话请直接告诉我,就算是不确定的也没关系,一起讨论说不定能有新的发现。”


“不行,在我有足够的信心确定说出的结论是正确的之前,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事后被推翻或者因为轻率的发言导致很糟糕的后果,这样的事情我可受不了。”


伊原小姐头也不回的说着,让我越发心急,“难道伊原小姐以前出过什么大错吗?”


她突然猛地回过头,看着我的眼睛,眉毛微微抖动。过了一会,轻声说。


“没有。”


“伊原小姐……”糟糕,说过头了,我认识伊原小姐才不过两天,现在想想说话的语气和用词都太不客气了。伊原小姐光是没生气,我就该知足了,却还喋喋不休要她做违反自己原则的事。


“伊原,你来看看这个!”拐角的另一头传来足立警部的声音,伊原小姐应声跑了过去,等有空的时候再向她道歉吧,“你觉得怎么样?”


伊原小姐瞪大双眼,上下打量着什么东西,我也赶紧凑过去,抬头一看有些意外,“这是……房间吗?”


拐过转角后,有一个约一层楼高的浅色小木房贴在外墙上,很窄,大概也就两米宽。因为目前外墙都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完全就是一线笔直。包括这面墙,除了这个突出的小木屋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这么说,小一点的是可以建得上去的。但是这东西也太可疑了!为什么会特意弄了一个违和感这么强烈的东西,足立警部你们调查过这个吧。”


“当然了,因为就像你说的,这东西实在是太可疑了!可疑到我们想干脆把这个东西炸掉看看有没有藏着犯人的程度了!”足立警部重重的叹了口气,“但是却什么也没查到,这里边是一口井,可以直接从这里取出地下水。平时他们用的都是浅层地下水,经过处理和过滤后可以直接使用,但是这口井是直接通到地下深处的承压水里取水的,可以说是真正无污染的水……”


足立警部看着笔记本滔滔不绝的说着,伊原小姐打断他发问,“那么你们对这口井做了什么调查。”


“能做的,都做了!不仅把房间里查了个仔细,还派人潜水到井里,结果什么也没有,就只是口井。”


“井的内壁呢?这里地下水很浅的话,在挖往承压水层的过程中肯定会接触到浅层地下水,井壁的材料弄不好会让地板都陷下去吧。”


“伊原小姐别急嘛,我这正要说呢,井的内壁啊,居然是用木头做的!正常情况下木材泡在水里肯定会泡烂掉的,这里的居然一点事都没,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木材防水剂肯定不能用啊,毕竟这可是饮用水。或许是什么防水性能强的木头吧,因为在水里又怕取一部分下来会让地板塌陷就没再深究了,反正管他用的是什么木头,跟我们这案件确实搭不上边。”


“木头……总之佐藤你先记着,现在去现场看看吧。”


“前面拐角就是了,但这宅子真是……太大啦!”我们眼前又是一条长得看不到头的外墙,刚才从大门那里走了外墙一半的路程就花了五分钟,这次要走的可是全程,“反正路也挺长的,我们聊点题外话吧,佐藤警官你……”


“抱歉,我不想聊天,能让我安静的思考一会吗。”


“我……唉,这庄园里就没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吗?”


2.


“财前先生的案发现场就是这了,尸体已经被搬走,也过去这么多天了还有东西能查吗。”


花了大概八、九分钟我们走完了北面的长外墙,过了拐角后就能看到几个红色的锥形桶,包围着一片被翻开的草皮。因为时间的流逝,这里跟藤堂总监给我们的照片对比起来有些不同,但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变化。


不过,现场并非像藤堂总监说的那样,尸体在外墙下的草坪上,因为这里跟别的地方一样,外墙下首先是青石板路,再往前才是草皮。大概只是习惯性的说法吧,在意这种事情也毫无意义。


“固定线呢,擦掉了吗?”


“这段时间风很大,被吹没了吧,都七天了。”足立警部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后走到一言不发,看着地板的伊原小姐旁,“伊原小姐,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那个管家很可疑啊?”


“还谈不上可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说谎。”


我自顾自点了点头,因为藤堂总监当时没提过电房和现场的距离,所以我和伊原小姐默认管家确实能听见什么。但是就真的来到现场走了一圈之后来考虑,电房和这里的距离实在是太远,而且发电机运作时的噪音震耳欲聋,很难想象当时正在电房里工作的管家会听见从这里发出的声音。


“啊,如果管家说谎了,那么只要问其他员工有没有……啊……”我话还没说完,突然想到藤堂总监在跟我们描述案情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及其他员工在管家听到惨叫声时在做什么,只说了在发现尸体前一段时间他们所处的位置,“原来如此……”


“看来你明白啦。”伊原小姐笑着,“没错,所以藤堂才没有提他们的事。”


“明白了什么?你们俩别自顾自就推进案情啊,我可完全没听懂你们在说什么。”


“别在意,只是我的助手现在才想明白为什么藤堂没跟我们提太多关于其他员工的事情。不过,以防万一,告诉我们除了管家意外的佣人当时都在做什么吧。”


“好吧,我们第一时间就去询问其他人当时有没有听见所谓的惨叫声,但是两位女佣那时候正在仓库整理东西,而且那个仓库和电房是连在一起的,只有一墙之隔。毕竟电房声音确实大,所以电房附近一般就是仓库啊,车库啊这类偶尔才需要去的地方。寝室、餐厅、客厅之类的就稍微远一些。”足立警部再次翻动手上的笔记本,“厨师当时正在距离现场相对较近,也没什么噪音的厨房。刚做完员工的早餐,理应能听见那声惨叫的。可是他似乎每天早上做完员工早餐之后都会带上耳机玩一会手机游戏的样子,有趣的是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他提供证言的时候还有些支支吾吾的。”


“跟预想的差不多,藤堂是觉得这些情报没有意义所以没提,考虑到串供的可能性太低而且就算串供对案情进展也没有帮助。”伊原小姐看了我一眼,就像这些话是说给我听的,我当然不能示弱选择瞪回去。


伊原小姐耸了耸肩说,“这个现场已经没什么线索了,管家关于惨叫声的说法肯定有撒谎的部分,但是就目前来看我不知道他撒谎的理由和哪一部分撒谎了。但是他发现了位于这种小角落的尸体是毋庸置疑的,那他没有什么正经理由的话,可说不过去。”


“这点我们警察也知道啊,所以反复询问了好几次,但他都一口咬定听见了声音,然后才选择跑到这个地方来,因此发现了尸体。”足立警部焦躁得脚板不停的拍打着路面,“我们找不到别的证据,加上这次案件最引人注意的是作案手法,所有也就没再深究了。”


“管家的事情放到之后再考虑吧。”就连伊原小姐也是从作案手法已经现场留下的痕迹来推断犯人形象的,所以我们就算去纠结管家证言的问题也很难取得进展,“伊原小姐,接下来做什么?”


伊原小姐像是没听见我的声音,呆呆的看着宅子的外墙,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伊原小姐?”


“嗯?啊,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伊原小姐对足立警部说,“管家的事情就交给我,反正他已经被叫回宅子里,等吃晚饭的时候顺便问两句。接下来去第二起事件的现场吧。”


“伊原小姐这次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吧。”


“是的,不过这次也还是没确定,你也继续保持死心的状态吧。”


伊原小姐这讨人厌的习惯我也无能为力,只好放弃挣扎,提醒她等可以说的时候要立刻告诉我。伊原小姐点头答应,随后我们便和足立警部一起前往第二起案件的现场。因为那里位于另一侧的树林区域里,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抵达那里。但是因为留在现场的警服早已收走,尸体又凭空消失。就算是伊原小姐也没能从现场获得更多情报,就受害者是警察的这起事件来说,我们的现场调查可以说是无功而返了。


而等我们绕了这么一大圈再回到大宅子的正门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马上就要到跟贵子小姐约定好的晚饭时间。


那个下午接待过我们的佣人也跟上次见面时一样,站在门口迎接我和伊原小姐。足立警部也照旧挥着手,满面笑容的朝人家走去。这让我想到他说过自己现在还留在现场就是因为跟自己老婆吵架了,八成他的这类行为就是吵架的根源之一吧。然而这位女佣并不领情,有些尴尬的说贵子小姐要求只让我和伊原小姐进去和她们共进晚餐,足立警部只能掏出手机,把手机号码传给我们,说完有需要时联系他之后,便灰溜溜的走了。


伊原小姐一边跟上女佣,一边微微沉肩凑到我耳边,“睁大眼睛,这次案子的关键就在这间宅子里了。在室外的调查收效甚微。我们能不能赢凶手,就看这第二回合了。”


“第二回合是什么东西,伊原小姐不要说这么无聊的比喻了,赶紧进去吧。”


“你能不能配合我一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