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8-12-27 23:12
点击:143
章节字数:40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根据相马警部传到Line上的地址,我动身前往伊原小姐在文京区的事务所。相马警部告诉我,伊原小姐从警视厅那里获得的报酬是超乎想象的,最多的一次居然能直接拿到跟我一年工资等量的酬金。所以当我听说伊原小姐有个所谓的‘侦探事务所’时,对她的好感可喜可贺的突破下限,继续降低。


收入富足到不需要从第三者那里接受委托的伊原小姐,却特意在东京办一个对她来说没有太多意义的事务所,个中缘由想必只是弄了个披着事务所外皮,好满足她模仿小说里著名侦探的虚荣心,实际上是属于她自己的单人公寓。内部装修肯定极尽奢华,考虑到她的年龄说不定还摆满了一柜子我叫不出名字的洋酒,现在正躺在全黄牛真皮的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等待警视厅的下一个委托。


这个画面想象起来太过真实,伊原小姐似乎就在我面前摆出她过度自信的笑脸,我涌起一股无名火。


‘等找到躲在她后面的人,就要把他们全部关起来!’我这样想着,一路冲往伊原小姐的事务所,但抵达终点后,我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整人综艺的圈套。


眼前是一栋鼠灰色,大概五层楼高的老式办公楼,楼梯间像是另外砌出来的细长高楼,贴在办公楼右侧。一层是一间小卖部,看店的老人忙里忙外的擦拭着玻璃和置物架,冰箱里也摆满了时下流行的各式饮料,应该是一个在正常营业的小店。相比之下,这栋楼的其他地方就真是死气沉沉了。


不仅目光所及范围内没看到有类似警卫的人在,楼梯口也没有门,而且布满灰尘的监控器一看就知道已经宕机。所有楼层的窗户都关着,从我现在的角度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但是四、五楼的窗户明显泛黄,二楼和三楼的倒还算的上干净,大概这栋楼里只有这两层还在使用。低头一看,办公楼的楼梯入口旁放着一个没插电的灯箱,上边写着‘伊原侦探事务所2F’,尽管这跟预期一样,但不死心的我再次打开手机确认地址。很遗憾这个与我的想象背道而驰的地方,就是伊原小姐的事务所没错。


我一边跟店主打招呼一边走上楼梯。或许是因为一楼还有门店的缘故,通往二楼的楼梯比正常情况下要长一些,而且没有电灯,也没有透光的窗户,我竟感觉这通往事务所的楼梯是一片混沌,看不到尽头。


‘早起加上挤电车让脑袋都不清醒了吧……’


我快步登上楼梯,像是要驱赶黑暗似的稍稍加重脚步。今天换上的黑色粗跟绑带鞋,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款,能保证跑起来不绊脚,也能稍稍增加一下我的身高。最重要的是它的款式。帮面带绒,还加上磨砂的皮质,配合杏色的木质粗跟,完全命中我的好球区。穿上它时,在绑带上下点功夫,研究绑成什么样式也是一个乐趣。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识的选择穿这双鞋来见伊原小姐,一想到背后蕴藏的某种可能性我就感觉背上起了鸡皮疙瘩。


楼梯终点处的铁门上贴着写有‘请敲门——伊原侦探事务所’这几个字的A4复印纸,但是上面的字是手写的,真不知道她这算是认真呢,还是偷懒。但字很丑这一点倒是毫无疑问了。按照她所要求的,我轻轻敲了几下门,很快就听见从里面传来脚步声,不过貌似是从内侧上锁的样子,伊原小姐花了点时间才把门打开。


“早上好,伊原小姐。”


“早……啊,早过头了啦,现在才刚刚八点吧?”


伊原小姐还是穿着昨天的那套衣服,鞋子也还是那双没有什么装饰,发灰的皮鞋。她眉头皱成一团,眼睛眯着半天睁不开。看来昨晚是熬夜或是直接通宵了吧,不过从头发和她身上的味道来看是有好好洗过澡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衣服却没换。


伊原小姐说完,扭头走进事务所,我低头看了一下地板,确认不用脱鞋后,才跟了进去。


“监视伊原小姐是我的工作,当然会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来了,不过下班时间就要根据伊原小姐的表现来决定了。”


“表现?那我可要认真学习,好让佐藤老师不要把我留在放学后的教室里补作业了。”无视掉伊原小姐一点也不有趣的俏皮话后,我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圈事务所。


要说第一印象的话,就是太小了。


占地面积最大的,是一套三个沙发和长方形木桌的组合,应该是供客人使用的。那张木桌几乎要贴到左边有窗户的那面墙上,两个稍长的沙发对称放在木桌的两个长边。一个供单人坐的沙发放在右侧的短边旁,和伊原小姐现在正在使用的办公桌之间只有供一人勉强通行的距离。而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又和最右边的墙贴得紧紧的。


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伊原小姐还放下了四个柜子,分别贴着房间的四个角落,把供人走动的地方压缩到极限。但刚才从外面看的时候,这栋楼的房间应该不会小到这种程度才对,正想开口问一下伊原小姐,我就注意到事务所入口这扇门的正对面,还有一个没有把手而且颜色和墙壁十分相近,看起来大概是门的一个东西。


“伊原小姐,那个是……”


话还没说完,我身后刚关上的门响起了敲门声。跟我进门的时间相差不到两分钟,那我应该能看到有人跟在我后面才对,但是我竟然没有察觉。这让我有不好的预感,于是示意伊原小姐坐下,准备亲自会会这个行踪诡异的家伙。


我转动把手,推开跟外表比起来轻得多的铁门后,门外站着的‘东西’吓了我一跳。


‘什么东西……人?’


眼前这个人就像一堵墙似的,矗立在门口,不仅个子高而且身体异常强壮,甚至挡住了整个门口,阻断了视线,让我看不到门外的东西。强烈的压迫感让我汗毛倒立,后退一步想拉开距离,以防他有什么不对劲的举动。


退这一步才让我看清了他的长相,是个把发型修成平头的年轻男子。脸算得上是英俊,盯着我看的双眼里读不出情绪,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漠视我,但总归让我感觉有些发憷。而且他贴身的西装内侧有一块方方正正的突起,那是枪。


确认对方身上有相当致命的武器之后,我越发警惕他的一举一动,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身体健壮带着枪还凶神恶煞的人来找伊原小姐呢?难道是她平日在外对人冷嘲热讽终于找来报应了吗?无论如何,既然对方携带枪支,那我就必须履行一个警察的义务,让他表明自己的身份否则要立刻逮捕他。


我尽量不露声色的放松情绪,准备开口。


“哦,原来你就是佐藤咲良。”大个子的身后传来一个音调极低的男声,他侧过身子,让刚才说话的人走到门口,身高一下子降到正常水平,让我能和他四目相对,“嗯,是你没错了,刚才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个委托人。但……先让我为刚才偷听道个歉。不过你昨天才到任,今天就急着到伊原这里来了?说你工作热心还是……”


我不禁瞪大了双眼,眼前这个男人我认识。他是藤堂警视总监*,不久前取代上一任成为新的警视总监。


藤堂总监以近乎疯狂的偏执而闻名的同时,也被内部称为日本警界最需要的人才。因为藤堂总监对正义有着可称为狂热的信仰,他的警察生涯从不与人拉帮结派,拒绝一切与法律和道德相悖的行为。过去执勤的片区里不法分子对他闻风丧胆,进入管理层后也从未停止和警界的黑恶势力做斗争。


(*警视总监:相当于我国总警监,职务为公安部长)


虽然这些形容听起来是每个警察都应该做到的,但是随着地位的提高,难以抗拒的诱惑如影随形的缠绕着每个身居高位的警官,其中能洁身自好的少之又少。因此,明明做着正确的事情,却被归为特立独行的他树敌无数,但或许是自身能力卓越,藤堂总监在晋职的道路上却没受到太多阻扰。这让他难免流言四起,传说与他性格正好相反,利益熏心、用总监职权谋过数不清私利的前警视总监非常照顾藤堂总监。似乎连他成为总监的契机都有些谜团,但他的能力和性格正帮助警界往更好的方向前进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伊原小姐的事务所?按照他的理念,是绝对不会允许伊原小姐这样游离于法律边缘,从警视厅手里获取不正当报酬的可疑侦探存在才对。


“虽然警视厅尽可能选择了最合适的人来跟着伊原,但谁能保证你和警视厅里的人真的毫无瓜葛。”藤堂总监皮肤黝黑,方方正正的脸和凸出的眉骨还有低沉的嗓音都让我有些不适,“投票支持这个决策的成员里也有我尚未彻查的人,你的履历里还有模糊不清的地方。告诉我,你接近伊原的目的是什么,又是谁派你来的?”


他在怀疑我……虽然我直到昨天都被蒙在鼓里,但如果相马警部说,我是被警视厅特意安排到这里来接触伊原小姐,这件事没错的话。这个决策必然经过他手,那么藤堂总监为什么会怀疑我。是为警界着想的严苛待我?还是说……为了保护伊原小姐?


“我……”余光瞥见藤堂总监身后的那个大个子男人正死死的盯着我,藤堂总监的追问也让我手心冒汗,但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么紧张,明明我没做错什么却心慌得无法开口,甚至手都不自觉的放到腰间,去寻找我此时不可能带在身上的刀具,“我只是……”


“为什么说不出口,你是职业组的人吧,支支吾吾的像什么样。那我只能怀疑你在隐瞒什么事了……是公安的人派你来的吗?”


“不……我……”


我双手攥紧,低垂着脑袋不敢和他对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狼狈,也再次确认就算过了十年,我还是没能从他手掌所投射出的阴影里逃出来。现在的情况,跟父亲在道场训斥我时,一模一样。


“说清楚!”


藤堂总监的怒吼激荡在小小的事务所里,我条件反射的缩起肩膀,眼前两人身上的西装就好像是父亲当年穿着的藏青色剑道服,而我还是十年前那个唯命是从的孩子。自以为已经长大成人,扯断系在身上的悬丝,能只靠自己站在名为世界的舞台上,但是其实藏在幕布里的手从未离开过。


“好啦好啦,不要太欺负我家的助手了。”突然,伊原小姐来到我身后,伸出手臂挽住我的肩膀,往她身上靠了一下,笑着对藤堂总监说,“安心啦,佐藤不是什么坏人,一会你就明白了。”


藤堂总监像是被伊原小姐的行为所震惊似的,愣了一会,随后收起锋芒点点头,“好吧,我相信你的判断。”


尽管我还很在意藤堂总监为什么来这里,以及为什么他对伊原小姐的态度和我有如此巨大的区别,还有他会不会就是帮伊原小姐撑腰的那个人。但是,现在我都无暇去思考它们了。


从肩膀传来的触感占据了我的大脑,伊原小姐的手不是来自幕布之后,牵引着悬丝控制我的手。而是在舞台上,拉着我,和我一起跳舞,与我共同演出,支持着我的手。但是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是伙伴的手?朋友的手?同僚的手?还是……


“谢谢你,伊原小姐。”我小声的说着,想尽量不让另外两人听见。随后把伊原小姐的手从我肩膀上拍开,“但是请不要一直挽着我,这是性 骚 扰。”


“啊?等一下……你别忘了,我也是女人啊。”


“我知道。”


我只是担心万一脸红了,会被擅长使坏的伊原小姐追问个不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