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8-12-26 16:40
点击:711
章节字数:55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案发现场在距离小区门口最近的那栋楼的第二层,跟着相马警部和伊原小姐一起进入这栋楼时我才注意到。在这个小区里,每栋房子的大门上方都有个突出的挡雨台,正好位于二楼第一间屋子的阳台下方。


我一直很怀疑这种设计的合理性,因为那个平台里总是会堆满了被人从楼上、或者楼下路人乱扔的垃圾。


顺着楼梯我们前往201室,一楼的住户躲在房门后面探头探脑,三楼也有人在走廊上交头接耳。我能理解他们好奇的心理,毕竟跟自己住同一栋楼的居民被警察们团团包围可比电视里的法治节目刺激多了。只是希望他们不要给办案带来麻烦,尽管小鸟游已经驱逐了小区外的围观群众,但住户可没办法通通赶出去。


201室门外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巡查向我们敬了个礼,大冬天的真是难为他穿这么薄的衣服了。他弯下腰,拉开警戒线放我们通行。在屋子里的鉴识课人员递给我们几个一次性鞋套示意我们换上。弯腰穿鞋套的时候我发现玄关的几双鞋子摆得整整齐齐,而且看起来都是学生里流行的男鞋,我有些意外现在竟还有这么守规矩的男生。


这间屋子是两室一厅的配置,房内的样子跟这个小区总体的印象截然不同。墙壁洁白如纸,很像是新刷的。脚下木地板光可照人,能看到的死角里一尘不染,唯一可以说脏的就是发现尸体的阳台了。就连看起来刚刚还在使用的餐桌上面,除了连开都还没开的披萨外卖盒之外,也没有半点异物。


一进入房间,伊原小姐就抬起头看了眼日光灯。明明还是大白天,阳台的窗帘也都被拉开,但是灯却亮着。不过她似乎没有为此困惑太久,径直走向阳台。因为死者硕大的身躯就横亘在那里。


这时,小鸟游从内侧的房间现身,递给相马警部一个小本子,相马警部说了句辛苦了。指示小鸟游去周边调查有没有人目击过死者。我指了指自己,相马警部摇摇头。


“佐藤你有别的事要做,有带着笔记本吧。去跟着伊原,她干什么你就跟着记录。你发现了什么也记录下来。”


我虽然看不见我的脸,但是从相马警部的表情来看,肯定很糟糕,“她不是警署的人吧,那为什么要让她参与调查,还要我在旁边帮她记录。”


“哎哟,你就去嘛。相信我,你去给她当当助手对你的刑警生涯绝对有好处。”相马警部语重心长似的说着,“而且我好歹也算你的上司,你就当是命令,听我这一回吧,你以后跟她搭档的日子还长呢。”


“搭档?什么搭档?”相马警部捂着耳朵扭头看着天花板回避我的追问。我被他搞得摸不着头脑,可既然是命令,而且眼下还有案子要办,我也没有理由再浪费时间和相马警部争辩了。虽然伊原小姐已经展现出过人的观察力和迅捷的思维,但是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当助手,我实在心有不甘。想到这我才想起来她还没告诉我是怎么发现相马警部换了新手表的。


‘事件结束后再问问她好了。’


“伊原,我跟你说一下现场的情况。”相马警部见我没打算再纠缠他,就翻着手上的本子,开始叙述小鸟游调查到的案情,“死者名为志田一夫,二十三岁,男性,就读于附近的短大,专业是电修。今天中午大约十二点半被发现倒在阳台上,头部……”


“可以了。”伊原小姐看着尸体,打断了相马警部,“死者的情况不用说,我自己看,你说说房间里那三个人吧。”


“房间里三个人都是跟死者同龄的男性,他们是高中时代的好友。似乎都是DC漫画的粉丝,每年会挑个时间聚集在这里一起观看电影,而要求便是所有人都要穿上角色的服装,就是那什么COSPLAY,这十来年很流行呢。佐藤也看这些电影吗?”


“没有,只是有了解的程度。”相马警部突然甩了一个问题过来,“我比较喜欢漫威,DC的电影对我来说有些沉重了。”


“伊原呢?”


“不看,没兴趣。”伊原小姐蹲在尸体旁仔细观察,头也没回的说着。我在警校里的实验和学习过程中已经被锻炼了无数次如何承受身心对尸体产生的不良反应,但我还是非常抵触像伊原小姐这样跟尸体的亲密接触。而且这具尸体简直胖得过分,混着血味有股诡异的恶臭。最可笑的是,他居然穿着蝙蝠侠评价最好的那部电影里的蝙蝠衣,原本设计好八块腹肌的部分被他的肚子硬是撑成了一块赘肉。


‘又分心了,赶紧记录。’我也蹲下身子,跟伊原小姐稍微隔开一点距离,和她同步查看尸体的情况。


死者没有戴蝙蝠面罩,头部撞到了阳台地面一块长方形的突起砖块上,看起来那是用来挡住从楼上接下来的排水管而额外砌出来的砖块。上面沾满了浓稠的血块,被大量血液包裹着的砖头,现在已经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血液顺着死者的脖子和肩膀流到地面上,把蝙蝠侠黑色披风最上边的一块区域染成了深红色。从外观上看没有别的伤口,如果监察医也没发现别的致死因,那‘凶器’毫无疑问就是那块另外砌好的砖块了。


在阳台的另一角,有一件外套,一个袋子和还有双鞋子散落在一起。同时在那周围用白色的粉笔画了个圈。这意味着鉴识课已经认定那些衣物是属于死者的。


难道死者是直接在阳台换上这身衣服吗?我赶紧停止想象。


伊原小姐像是处理恶心感的神经已经枯萎,在皮手套外面又套上一层无菌手套,接着用双手打开死者的口腔,我注意到死者的牙齿根部有深褐色的痕迹,伊原小姐把鼻子凑上去,皱起眉毛,随后又闻了闻死者的右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知从哪拿出放大镜,仔细的看了死者的伤口,又让警员把尸体翻起来,自己则几乎是以趴着的姿势,在地上查看被他遮挡住的地面,还抖了几下蝙蝠侠的披风,用长长的手臂在地板上摸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的样子。最后站起身,探出头看着楼下,从那个角度应该正好会看见一楼大门上方突出的挡雨台。我有些好奇,于是也凑到伊原小姐身边想看看她在找什么。


“伊原小姐在找什么?”我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不禁惊叹了一声,“噢,好干净啊。”


起初我以为会堆满垃圾的小平台上别说垃圾了,甚至原本应该是裸露在外的粗糙水泥都被涂上了白色。而且有反复涂刷的痕迹,大概是每次被弄脏的时候都有人重新粉刷吧。如果这也是房间的主人干的,那真让人有些汗毛倒立。


“这么看是挺干净的,以防万一,能派个人跳到上面去吗?”伊原小姐看向屋内,指着阳台下方的平台。


“啊,那就交给佐藤吧,佐藤,伊原说什么你都听着。”


“什么!你是认真的吗,相马警部,我今天可是穿着裙子!”我扭头瞪了一眼伊原小姐,“怎么样伊原小姐,要我下去吗!”


“虽然你句尾是‘吗’,但是我知道你没有在征求我的意见。”伊原小姐探出身子,看着平台,“唔,从这个角度看不大清啊。下去吧。”


“好吧!”


我气得不想反驳她,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让伊原小姐挡住我。她似乎过了一会才明白我的意思,带着无奈的表情站好位置。我盯着楼下看了几圈,确定没有人在注意这里之后,双手撑住阳台的护栏,轻松的翻过身落到平台上。这中间的距离比看起来的要近许多,四肢健全的人都能安全抵达这里,除了伊原小姐。因为没有什么遮挡物,我很快就确定这上面除了我刚留下的脚印之外,没有别的污渍和不应该有的东西。


“很干净哦,伊原小姐。”


“等等,你再仔细看一下,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放大镜,一定要每个角落都看一遍。”


“你真是……”我放弃挣扎,蹲下身子,瞪大双眼按照伊原小姐说的那样,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没想到真的发现了点东西,“啊,伊原小姐有烟灰,很小,但是确实有的。”


伊原小姐是预测到这里应该要有烟灰才叫我下来的吗,她难道已经抓到了什么线索?


“嗯……好,那你上来吧。”伊原小姐扶着护栏上,伸出手,“来吧。”


面对伊原小姐伸出的手我有些迟疑。虽然她戴着手套,厚实的大衣也裹住身体,但是从袖口处露出的一点点肉色可以发现,伊原小姐的手腕细得皮包骨,“还是不要了,就伊原小姐的骨头来说,说不定我一拉就断掉了。”


“我是磷叶石做的吗。”


“伊原小姐的例子太难懂了,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你。”但我还是稍稍踮起脚尖,握住伊原小姐的手,隔着手套感觉不到她的体温。


“那你准备好,我……等一下,还是算了,感觉好重。”


“我现在就把你拉下来,让你摔成碎片如何?磷叶石做的伊原小姐。”


“抱歉,抱歉……”


2.


“监察医来看过了吧,死亡时间呢?”


我们回到房间里,伊原小姐说着,依旧是没正眼看相马警部,自顾自的研究起电视柜来。相马警部像是习惯了这样的态度,毫无波动的说着。“具体时间要带回去解剖才知道,因为死因与失血有关,目前只能推测是十点四十到十二点四十分,根据嫌疑人的说法,那时候三人正在看电影。十二点三十分外卖披萨送来的时候,暂停电影,然后拉开窗帘准备开始吃午饭,接着看见了尸体,于是报警。”


‘原来如此,所以日光灯才亮着啊。’


客厅里的电视柜上放着一个超过60寸的电视,我探出头一看,如我所料电视背后的通风槽和各色线路也被擦得干干净净。电视里的画面定格在蝙蝠侠的特写,下方的透明柜子里十分整齐的摆着数十部DC漫画的电影蓝光碟。看封面应该是包括了真人和动画电影,而且似乎是按照上映的时间顺序摆放的。看来屋主不仅是个洁癖,还可能有强迫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电影蓝光碟基本都是每部一张碟。但是只有蝙蝠侠系列从盒子上看就明显是一部电影的多个版本都收集了。更夸张的是,那部最知名的蝙蝠侠电影居然收集了超过十张,甚至还有带主演签名的版本。话说回来,死者穿的就是这套衣服呢。


‘那就在加上一条,屋主是蝙蝠侠的死忠粉。’


“死者有开车来吗?”伊原小姐像是完成了对现场线索的收集,伸伸懒腰重新走到相马警部面前,“还有你应该记得吧,只要我到了现场,就算最后案件只是意外或者你们自行解决了,都是要照价付钱的。”


“啊?相马警部,她在说什么。”


“呃,这件事之后会一并告诉你的先别问了。”相马警部不像是刻意隐藏伊原小姐的信息,更像是那些信息肯定会让我知道,但是预测我对此会产生他不想面对的反应,所以在尽力拖延。就像期末考砸后的孩子那样,“伊原,按那三个人的说法,死者是没有驾照的。还有死者他是屋主的好朋友,也是除了主人外,唯一一个拥有这个房子钥匙的人。同时房间的窗帘还带有遮光布,所以没人察觉到尸体也很正常,而且死者在十点的时候,有给所有人发信息说自己有事无法前来。”


“原来如此。”我一边记录一边想出了答案,“意思是,死者很有可能是提前来到屋子里,躲在阳台准备给好友们惊喜。但是失足摔倒,说不定就是因为踩到披风,结果头部正好撞在突出的砖块上。而房间里的人正好在看电影,盖过了摔倒的声音。死者就这么当场死亡了,所以。”


我顿了一下。


“所以,这次事件很有可能是个意外。”


“对……”


“原来如此,毕竟三个人都可以互相证明,死者死亡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屋子里看电影。但会不会是三人合力谋杀的呢?”


“小鸟游看了屋主以外两人的手机付费记录,十点十八分在这里下车,打电话询问司机后也确认无误。虽然死者的死亡时间最早可以是十点四十,但这不能用来证明他们有合谋,最多只算个可能性。”相马警部合上小本子,看着伊原小姐,“伊原那你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


“什么?”我跟相马警部异口同声,刚才看她调查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还以为发现了什么我们遗漏的线索,回过头竟然来了一句不知道。


“别这么惊讶嘛,虽然有了些想法,但是没完全确定之前我是不会说出口的。而且你们也知道,现在的刑侦技术已经相当发达,就算不知道手法和作案过程,只要找到证据就能定罪,其他事情就让犯人慢慢交代好了。我相信多花点时间各位优秀的刑警肯定能找到真相。而我只不过是帮你们节省一下这点时间。”伊原小姐看到我催促的眼神,收起了自己装模作样的姿态,“呃,相马。监察医告诉你的死因是什么?”


“我看看,啊,说是头盖骨碎裂后,大脑皮层的血管破裂,失血过多导致大脑缺氧最终脑死亡。不过这只是初步的判断,详细情况可能要带回医院进行解剖才能搞清楚。这有什么问题吗?”


“有,这样至少可以确定死者是在十点四十分之前的某一个时间受伤的,然后渐渐流血而死。等解剖完,就可以查到较明确的受创时间吧。虽然我猜了一个,但证据还没到位,先按下不表。


“我检查尸体的时候注意到,死者嘴部的胡须和嘴巴里都有一些食物的残渣便闻了一下,可以确定那是炸土豆类食品的味道。当然我不会每次都去闻死者的嘴巴,只是考虑如果他是提前来到这里准备给好友们惊喜,那只能是昨天晚上或者今早屋主还在熟睡时的清晨。但是最近的气温到夜晚接近零下,只穿着阳台上放着的这些衣服估计不用等他摔倒,冻都能把他的大脑冻成脑死亡了。那么他只能是早上来,我看到他胖成这样,加上附近又有麦当劳。于是我猜他可能会去麦当劳那里吃点什么吧,就试了一下,果真如此。那味道,应该是薯饼那类东西。”


“麦当劳早餐的供应时间是从五点到十点或十点半,因为现场没有看到麦当劳的外卖袋,所以死者要是准备在阳台给朋友们一个惊喜的话,就只能在五点后的某一个时间吃完早餐然后溜进这里。或是……不,他没有必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先上来再下去吃早餐,也不会特意打包上来之后再下去把外卖袋扔了。”我尽力跟上伊原小姐的思考,接着说,“原来如此,我明白伊原小姐的意思了,志田一夫的死,是意外还是事件就要看死者有没有给朋友们惊喜的打算。而判断这一点的关键,就是死者来到这里的时间。”


“没错,死者一定要在房主醒来和另外两人到来之前躲到阳台去,具体的时间就要……”这时,被派去收集附近目击情报的小鸟游回到房间内,凑到相马警部身旁说了些什么,相马警部惊得瞪大双眼连连确定是否属实,伊原小姐看见他这样,满意的点点头,“来得正是时候啊。”


“伊原,小鸟游去问了麦当劳的营业员,早上死者确实有去过,还说太胖了印象很深。以防万一查了一下监控,确定就是死者。吃完早餐后,离开麦当劳的时间正是早上九点刚过。”


“九点这么晚……等等,伊原小姐,要是死者九点来到这里之后,发现屋主还在熟睡中,一时兴起准备搞个惊喜的话……”


“没错,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还无法断言这是不是杀人事件,虽然从收集到的线索来看,我的推测是最合理的。”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的推测是什么。”


“不行,刚才也说了,在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是不能说出口的。如果要再往前进一步的话……就到了我们嫌疑人出场的环节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优涅华
优涅华 在 2018/12/29 12:27 发表

“把黑色披风染成深红色”这也太神奇了吧,而且这种根据吃了什么来推理受害者心态的推理小说实在是太上帝视角了,不太能有推理小说的气氛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