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1-01 22:59
点击:944
章节字数:34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井三尉作为绯山的主治,在病例上如实采用了NYHA(纽约心脏病协会)指定的心功能分级,将绯山的心功能分级判定在健康范围内。

此刻拥有“健康”心脏的绯山三佐看到病房走进来的部下,明显并不是很高兴。

“我说,你们不用一个一个都堵在病房里吧,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住院做了手术吗?”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把一个个人高马大的自卫官们都吓成了病猫,老老实实围了病床一圈,纷纷举起手里的花和果篮,正好把病床围成一个小花圃。

“队长不要生气,对心脏不好!”

“全世界都要知道我心脏不好了!”

对着一群肌肉发达头脑却莫名简单的部下,绯山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说吧,昨天的事情,后续报告交上去了吗?”

作为任务的直接参与者,tiger飞快弯腰恭恭敬敬递上报告书。

“已经写好了,等队长看过了再交。”

绯山单手随意翻了一下报告书,随口问着。

“Dora呢,全队的衣服洗了么?”

Dora连忙凑到前面来,狗腿的连连点头。

“洗过了,洗过了,连队长被剪坏的衣服我都洗了。”

绯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段直升机悬挂导致落石删掉。不是直升机驾驶的问题才导致落石,前些天的本州岛地震导致了山坡塌方,没有必要把这种小事写上去。之后的安全确认问题,稍微写一下。还有白石医生和名取医生的功劳,如果没有随行飞行医,后果会如何,当作重点写上去。”

这番话,说得dora面色羞红。

“队长,我是甘愿受罚的,没有必要为了我隐瞒这些。”

绯山顺手把报告扑到他脸上。

“让你改就改,有认错的勇气,当用在更有用的地方。”

Dora弯腰双手接过报告,肩背重新挺直,严正的行了个军礼。

“は。(是)”

“行了,都回去吧,都挤在这里像什么样子。Light留下。”

不耐烦的把恋恋不舍的部下通通赶回去,绯山这才懒怠下来,懒洋洋的靠着枕头,看着仍在自己面前笔直立正的柏木一尉。

绯山抬了抬手,仍觉得手还疼着,便懒懒的叫了声他。

“放松,找个凳子坐下。”

柏木一尉担忧的替绯山挟了挟靠枕,转身找了个凳子,笔直的坐下。

“柏木一尉,我马上就要退下来了。”

绯山轻声说着。

吓得柏木一尉又倏地弹了起来。

“队长…!”

绯山皱了皱眉头,疲劳的抬起手来压了压。

“声音太大了。”

柏木一尉看着此刻露出病弱模样的长官,只好又按捺住性子,轻声说着。

“队长,白井三尉说您动的小手术,两天就能出院。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绯山歪头笑了笑。

“百里救援队的人,各个都是我亲自从各地挑来的。三年任期,进了我们队,先往死里训练一年,不过关就走人。如今我就是那个不过关的人,哪有留下的道理。”

柏木一尉抿了抿嘴唇。

“任务…我们去就行了…您..坐镇…”

“住嘴!”

绯山拧起眉头,沉声喝了句,胸口这一震,又开始疼了,眼里敛起的怒气又浮了上来。

“那我不如就这么死了。”

知道触痛了绯山的痛处,柏木把头折了下去,不敢再出声。

绯山深呼吸一下,好让胸口突然的阵痛压下去,语气也自然平缓下来。

“以后你给百里救援队当家,不许再说这种混账话,队长不去现场,光叫部下冲锋陷阵,我们百里的脸面还要不要?”

柏木一尉紧咬着牙,斟酌了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队长,没有您,就没有百里救援队,您才是我们的脸面。”

绯山噗的一下笑出声来。

“我当过女防生的脸面,当过空自的脸面,还要当我们百里的脸面,你们就不能自己挣脸面?”

柏木一尉抬起头来,男子汉坚毅的脸上,满是狂热的神色。

“论实力,我们百里冠绝三自,这点我们绝不让人。但队长只有一个,队长在这里,不管什么难关我们都能闯过去。”

绯山歪头笑了笑。

“柏木君,你的任期还剩一年半?”

柏木点了点头。

“我们救援队里的人,无非在救援系统里流转,再过三年,我还回百里。”

绯山抿起嘴唇,重新抬眼看向柏木。

“最迟明年春季体检,我一定会被刷下去。柏木君有一直扎根在百里的觉悟吗?”

柏木一尉绷不住露出哭腔。

“离前线内退还有4年时间,队长哪怕再坚持一下…”

女自卫官明润的眼底慵懒早已散去,露出如火的真意。

“千日淬炼,百里一用,半吊子在现场,就只有一死,这是我手里立的规矩,商君死商法,何况我们在前线的人,有几个能善终,不图这几年。”

人高马大的男自卫官紧抿嘴唇,抬起头来,只是定定看着绯山。

看着部下这副可怜又倔强的模样,只觉又好气又好笑,叹了口气。

“得了得了,还有半年呢,嘴封严实,我们把飞行医的事情办完了。”

柏木一尉笔直的起身来,朝绯山敬了个军礼。

“只要队长下定了决心,我等誓死追随。”

绯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靠回枕间。

“这才像点我们百里的样子。”

“は。(是)”

对每时每刻都想往病房里蹿的部下不胜其烦,绯山索性嘱咐护士拉起床帘谢绝见客,百无聊奈的躺了两天,终于等到了罪魁祸首畏畏缩缩的伸了根手指拨开幕帘。

依旧漂亮得过分的女医生,怯怯的探了半颗脑袋进来,明澈的黑眸欲言又止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儿。

绯山眯起眼睛看着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心头那点道不明的恼怒骚动着,化作轻轻的埋怨。

“再不进来,我都要出院了。”

女医生这才刷的一下拉开床帘,慢吞吞挪到床尾的位置,眼神却游移不定,左右扫了一圈围在绯山身边的仪器,偏偏不敢看恋人的正脸。

绯山懒洋洋的朝她招了招手。

“在看哪儿呢…”

女医生弓身伸长了手臂接住绯山的右手手臂,轻柔的放平到被褥上。

“手臂上刀口还没好,小心…”

这一句便自知露了馅,漂亮女医生垮下嘴角,露出弃犬般可怜的表情。

绯山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眼前耷拉着脑袋,却依旧毫无死角的漂亮脸孔。

“这么不情愿,就干脆别来呀。”

白石揪起眉头连连摇头,明澈的黑眸里全然是惊魂未定的颜色。

“我想来!我不想分手!”

明明只是一个词,却让绯山玩笑的心情浇灭了大半,便只剩下薄薄的燥怒。顾不上手还疼着,绯山一下握住女医生的手腕。

“拿我心脏开刀的傲慢医生,丢下我两天不闻不问,是在躲起来胡思乱想吗?”

听着心上人沙哑的责备,白石可怜兮兮的垂着眉尾,却舍不得转开视线。

两天没见,细瘦有力的手臂浮肿着,脸颊上那点圆润却像是消失了一样。

手指悄悄摸索到绯山的手,轻轻扫拂那因为输液变得浮肿的冰凉手背。虽然心里明白这只是术后心血管尚未恢复的症状,但一向暖热如小太阳一般的心上人此刻如此病弱,白石只觉一阵心疼,胸中更没了底气,低低的嗫嚅着。

“我知道,美帆子就算怎么生气都不过分,可我还是不愿意分手,想见美帆子,又不敢见你。”

女医生温柔的小动作抚平了心头微妙的烦躁,女自卫官轻叹了口气,抬眼去看女医生沮丧的脸孔。

嘴角紧紧抿着,眼睑下淡淡的乌青泄露了主人连日的疲倦,可见这两天白石在医院确实忙得够呛。

不由得拉了拉白石的手,把女医生的身子拉近了自己,柔软却干燥的嘴唇轻轻碰了碰女医生瘦削的脸颊。

“你乱想的那些,我说了半个字吗?”

得了恋人的亲吻,白石心头的忐忑终于放下,顺势将娇小的女自卫官抱进怀里,埋进那茸茸的发间。

“怕美帆子生气,又怕你忍着…”

叹息着,绯山不真不假的轻声问了句。

“明知道会惹我生气,为什么还要做手术?”

白石猛地缩回手臂,线条优美的颌线因为主人紧咬着牙绷得越发瘦削流畅,漂亮得过分的女医生抿紧了唇定定的看着她。

“现场很危险,美帆子的心脏随时都会发生状况,下次不知道现场还有没有医生,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美帆子去死。哪怕美帆子生气,我还是会做手术。”

被恋人眸底固执的辉光打动,杏核状的眼眸浮起温柔的缱绻,重新恢复成慵懒的神色,嘴角明媚的勾起。

“傲慢医生…这么做的后果惠都明白吗?”

白石撇下嘴角,垂下头又是可怜兮兮的弃犬模样。

“做手术后美帆子没法再留在救援队,我毁了美帆子的梦想..”

绯山点了点头。

“惠在知道所有后果的情况下,还坚持做手术,我尊重惠的决定。我之于百里,是先锋,是武器,就如同医生的手腕,在危险的情况下,需要壮士断腕才能救命,到时惠也能尊重我的决定吧。”

话语未落,已然被女医生密密抱进怀中,颤抖的声线里已经缀上了泣音。

“美帆子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惠…?”

等到女医生抱着她抽抽噎噎的倾诉着往事,绯山才听明白,早在白石在当实习医时,她的指导医在现场为了救她被迫截肢,当真是壮士断腕。

“我无法原谅害黑田医生牺牲手臂的自己,也无法原谅眼睁睁看美帆子牺牲的自己。”

绯山冰凉的手指抚摸着女医生单薄的脊背。

“虽然这么说对不起那位黑田医生,如果一定会有人遭受不幸,我从心里庆幸,幸好出事的人不是你。”

白石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濡湿的黑眸倔强的看着心上人。

“美帆子问过我,是不是觉得一个人也过得很好什么的…认识美帆子之前我一个人过得也很好,但是现在的我无法一个人,是美帆子让我知道了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孤独。”

绯山回想起那日在医院,尚未表白的两人进退之间的暧昧对谈,不由得心脏砰砰跳动起来。

“不是帅气的英雄也没关系,只要美帆子活着,我才有幸福的可能,不只是现在希望美帆子健康的活下去,我…还想和你度过余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