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7 落下的牢籠(下)(沒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03 22:34
点击:309
章节字数:60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尤希的馬萊日記-CH7 落下的牢籠(下)


當尤彌爾再一次取回意識時,月已再次東升,重新從窗戶撒入皎潔的月光。


尤彌爾在頭痛,然後憶起一切。一時之間,她以為自己做了個天大的白日夢,夢到自己與希斯特利亞得以坦誠相對地結合。『這聽起來就是個夢,』尤彌爾暗忖,『這麼好的事怎麼可能降臨在我這種爛人身上?』


可是當身邊的軟腰傳來不帶意識地呻吟,讓尤彌爾轉過頭去看時,該是夢境的幻想卻又化做真實。「希斯特利亞,」尤彌爾呼喚枕邊人的名字,「希斯特利亞。」


枕邊人應尤彌爾的呼喚而睜眼。希斯特利亞美麗的雙眼映在尤彌爾的腦海裡,又一次引起了尤彌爾的心悸,隨即希斯特利亞嫣然一笑,伸手握住尤彌爾的手,然後再次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貪睡鬼。」尤彌爾笑著說。這跟她們還在島上時的狀況可說是天差地遠。當時,還是克莉絲塔的希斯特利亞總是全女宿最早起的,她總是搶先起床,幫生活習慣極差的尤彌爾準備好當天的衣物放在尤彌爾的床頭,然後獨自跑去馬廄餵馬。剛開始尤彌爾表示抗議,她認為犧牲睡眠時間去為那些畜牲服務實在是太愚蠢,但是後來某一天,尤彌爾發現萊納和幾個喜歡克莉絲塔的臭小子竟然打算早起,一起到馬廄幫克莉絲塔的忙,而從那天之後,每天早上搶先進入馬廄的人就從一個變成兩個,坦若還有人膽敢跟上,尤彌爾就會用最惡毒的威脅把對方趕走。


然而此時此刻,先下床的卻是尤彌爾。


「……妳要去哪裡……」床上傳來希斯特利亞的聲音。


「弄吃的囉。」尤彌爾說道,一面穿上昨天凌亂中褪下的軍服,「妳不餓嗎?」


「……餓……」希斯特利亞說道,同時她的肚子也不爭氣地發出了叫聲。


尤彌爾輕笑,「在這裡等吧,」她穿上褲子,「我馬上回來。」


於是尤彌爾關上房門,隨手抓起風衣披在肩上,向樓梯走去。從窗外的狀況來看,現在應該是晚上七點左右,還遠遠不到宵禁的時間,買點吃的應該不成問題。


這麼說來,自己與希斯特利亞一整個白天都沒有下床囉?


兩人到底纏綿了多久,結合了幾次?尤彌爾早已記不清楚,但是這一點也不重要。美好的回憶就像一盆爐火,溫暖著尤彌爾的心思與笑容,而爐火下放了幾根薪柴從來就不是重點,因為薪柴永遠可以再添,就如同美好的回憶可以繼續製造一般。


只要跟希斯特利亞在一起,還有什麼能算是不美好呢?


帶著愉悅的心情,尤彌爾緩步走下樓。


隨著下樓,記憶在尤彌爾腦中逐漸清晰。她記起自己對希斯特利亞不甚完美的求婚,心中因而感到一陣羞赧,『這不行。一生一次的求婚不該這樣結束,』尤彌爾告訴自己,『我找機會必須補償希斯特利亞。』


儘管有自責的情緒參雜其中,但是甜甜的暖意仍然佔據了心頭。


可是隨著記憶襲來的並不只有這些。


『軍方不是笨蛋。我能發現的秘密,他們也能發現,而且時間所剩不多。』戴巴˙威利的聲音在尤彌爾耳邊迴響,『他們很快就會注意到妳有弗利茲的血脈。妳會被他們當成生育工具,生產出大量擁有王血的種,確保軍方可以發揮『始祖』的力量。』


戴巴家族說出了真實的歷史,懇求希斯特利亞配合他們,卻被希斯特利亞回絕。這一個決定讓兩人得以繼續在一起,卻也使希斯特利亞深陷危機之中;一旦軍方發現希斯特利亞的王族身分,後果不堪設想。


冷顫襲上尤彌爾的脊髓。她自知必須找出某種方法,讓希斯特利亞度過這個危機。


如果回到島上呢?尤彌爾心中猛然閃過這個念頭。


牆內的人被洗去了記憶,他們根本不知道艾倫身上的『始祖』該怎麼使用,但是尤彌爾從戴巴家族口中已經知道一切。希斯特利亞說過她的父親與他有所接觸,那麼只要把她的父親或者是她的親人變成巨人,再加上艾倫,牆內就擁有了完全的『始祖』,牆外成千上萬被流放的巨人都會成為抵禦馬萊的利矛,甚至是城牆內部的無數巨型巨人,也將為艾倫所控制。


到這一個時候,對抗馬萊將不再不可能,希斯特利亞也能脫離收容區這個狗屎一般的鬼地方。


沒錯,這完全可行。只要把戴巴家族帶來的資訊帶回島上,局勢就會翻轉。


這還真是要感謝皮克。要不是有她,尤彌爾不可能得到這麼多龐大的資訊;這一切與尤彌爾原本所知道的歷史相差太遠,如果不是聽到威利˙戴巴親口敘述,尤彌爾不可能會相信這些情報。


說起來,希斯特利亞是怎麼吸收這些情報的呢?


尤彌爾回想起當初與威利˙戴巴對話的希斯特利亞,總感覺有些說不上來的不對勁。仔細回想,除了被莫名其妙求婚的時候之外,希斯特利亞似乎都沒有露出過太多次訝異的神情。她總是拋出短短的疑問,然後讓威利˙戴巴作出解釋。後者的解釋總帶有大量的情報,讓尤彌爾消化的相當吃力,但是希斯特利亞都只是沉默地聽著,然後繼續拋出下一個疑問。


不知怎麼的,尤彌爾覺得這有點弔詭。還在牆內的時候,尤彌爾相當確定牆內對牆外世界一無所知,希斯特利亞自然也不例外。這樣完全沒有接觸過牆外世界的人,卻能與威利˙戴巴站在同一個水平線上對話,總讓人感覺不太對勁。


她似乎理解地太過迅速。簡直就像是她早就知道這些情報一樣。


或許是希斯特利亞在尤彌爾離開後,她那身為王族的父親給了她什麼訊息;又或許在馬萊這段時間,有誰給希斯特利亞惡補了艾爾迪亞與馬萊的歷史。然而,隱隱約約地,尤彌爾覺得事實並沒有那麼簡單。


幾種情緒在尤彌爾的心底翻騰,讓尤彌爾感到腹部一陣翻攪,同時害怕希斯特利亞被軍方發現的恐懼又襲來,讓尤彌爾嘖了一聲。下一個瞬間,她又想起自己要補償希斯特利亞一個正式的求婚。肩上的重擔一口氣變成三個,可是有一個是蜂蜜做的。


『等等必須跟希斯特利亞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再跟她商量要如何回到島上,』尤彌爾拿定主意,穿好風衣,來到大門前準備出門,『然後我再來計劃要怎麼補償她吧。』


帶著複雜的情緒,尤彌爾推開了門。


然後,一張驚恐的臉出現在尤彌爾眼前。


「皮克小姐?」


「太好了,妳在,太好了,謝天謝地。」出現在門外的皮克喘得不像話。雖然她現在已經改成兩隻腳走路,但是喘得像條狗的模樣依然讓尤彌爾想到巨人。


「妳怎麼會在這裡?」尤彌爾問道,思考皮克的來意,「有事找我?」


「對,我,我,來找妳,」皮克喘著氣,但是她顯然有話想說,而且很急,「妳的小女朋友跟妳在一起嗎?」


希斯特利亞?「她怎麼了嗎?」尤彌爾緊戒起來。儘管皮克承諾她不會把希斯特利亞的身分上報馬萊,但是她特意來找希斯特利亞這點讓尤彌爾感到緊張,「妳找她做什麼?」


「看來她在這裡。妳,妳真的不太會騙人,」皮克似乎是出於習慣地開了個玩笑,然而她臉色隨即一變,「立刻走。帶著她走。」


「走?什麼意思?怎麼了?」尤彌爾不解。


「軍方已經推敲出了妳的小女朋友的王族身分,」皮克說道,「他們正在趕來。時間緊迫。」


尤彌爾雙眼瞪得老大。這消息有如晴天霹靂,而同一瞬間,威利˙戴巴的話閃過尤彌爾腦中,『軍方不是笨蛋,我能發現的秘密,他們也能發現,而且時間所剩不多。』那時候威利是這麼說的。


該死。


「該死!」尤彌爾憤怒地道,腦中思考著出路,卻找不到答案,然而皮克給了她建議。


「去地下密道吧。」皮克說道。


「地下密道?」尤彌爾疑惑道,「躲起來……這有用嗎?」


「不,妳們直接穿過地下密道,去戴巴家。非常時期需要非常手段,現在除了戴巴家族,沒有人可以保住妳的小女朋友。」


她說的對,尤彌爾的理性告訴自己,然而她心中也在抗拒著;她不想讓希斯特利亞落入馬萊的控制,卻也不想讓戴巴家族介入兩人之間。


「……妳必須現在決定,尤彌爾小姐。」皮克眼神冷得嚇人,「暫時尋求戴巴家族的保護?讓妳的小女朋友被軍方抓去變成生產工具?還是妳要變成『顎』,直接打一場不可能會有好結果的戰鬥?妳自己想清楚,怎麼做才是最好的。」


皮克的話成為壓垮尤彌爾的最後一根稻草;希斯特利亞被馬萊擄走的畫面擊碎了尤彌爾的心。「我去帶上她,」尤彌爾說道,「拜託妳幫我們引路了,皮克小姐。」


皮克點點頭,「快去吧。我在這裡等妳。」


---------------------------------------------------------------------------------------------------------------------------------------------


揹著希斯特利亞,尤彌爾進入了窄巷中的舊房,跟在皮克身後鑽入了衣櫃。


通往地下的樓梯在眼前展開。皮克提著油燈快步地前進著。她的腳步有些踉蹌,大概是還沒有從四肢著地的行走方式調整過來,然而她的神色相當緊張,讓尤彌爾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樓梯來到盡頭,接下來是筆直而極長的地下密道。「我們變成巨人,這樣比較快。」尤彌爾說道,然後準備放下希斯特利亞,變成顎之巨人。


但是皮克阻止了她,「不可以,」皮克急切的眼神傳了過來,讓尤彌爾嚇了一跳,「變成巨人的雷光會讓我們軍方發現我們。平時不會有人注意,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全部警戒起來,任何風吹草動都會漏餡。我們用跑的。」


尤彌爾一愣,這才發現自己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要變身巨人,不知為何,就算是大晴天也一定會有閃電劈下。如果在地底變身的話,也會有閃電劈下嗎?尤彌爾沒試過,但是皮克說得對,現在變身太過冒險。


皮克跑了起來,而尤彌爾跟上。從這裡到戴巴宅邸大約三十公里,巨人的話只要短短數分鐘,就算用跑的也要不了兩個鐘頭。雖然尤彌爾身上揹了希斯特利亞,但是希斯特利亞本身並不比立體機動裝置重上多少,因此對尤彌爾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尤彌爾,我可以自己跑……」希斯特利亞在尤彌爾耳邊督囔,但尤彌爾一口回絕,「不行!」她斬釘截鐵地說道。


都怪尤彌爾太急了,急著把希斯特利亞帶走,結果只在她身上罩上了原本那一件連身白衣。更慘的是,之前兩人翻雲覆雨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去扯到了這件白衣,竟然讓側邊的釦子掉了快要一半。這樣的衣服,穿著不動還可以遮遮身子,如果跑起來,肯定不是走光這麼簡單。


所以尤彌爾說什麼也不會讓希斯特利亞自己跑。


於是尤彌爾就這樣跟在皮克身後跑著。出於擔心,尤彌爾一直留意著後方,深怕看到追兵。萬一我們進入地下道時被發現了,怎麼辦?最慘的狀況就是馬萊軍從後方追上,展開戰鬥。在這麼狹小的地方,根本無處可躲,如果對方有把反巨人砲帶下來,在這狹長的走廊簡直就是巨人的剋星。就算只有機關槍好了,尤彌爾也難以保護希斯特利亞。


現在回想起來,進入地下道到底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呢?每一個人都知道巨人之力的擁有者最害怕狹小的地下空間。然而皮克不像是會犯蠢的人,時到此刻除了信任這個女人外別無辦法。更何況,就算真的選擇從地面逃跑,大概也是死路一條。


『無論如何都要讓希斯特利亞脫險,』尤彌爾在心中拿定主意,『就算對手是馬萊、甚至是整個世界──』






「停下來。」皮克的聲音忽然傳來,讓尤彌爾下了一跳。停下腳步的同時,尤彌爾注意到自己的所在位置是一個稍大的石牆空間。


前一次走這條地下道前往戴巴家族的宅邸時,尤彌爾就知道這長廊並非千篇一律的狹窄長廊。有時候,長廊會進入一個稍微寬廣的空間,大小不一,最大的可以到三層樓高。這樣的空間裡面往往在角落多滿箱子,還有不少散落一地、不知道還能不能吃的舊罐頭。這讓尤彌爾更加相信這個地下通道的本意是為了逃生、甚至是躲藏而存在。


當然,這樣的空間並不是死路;長廊從一端進入寬廣的空間,而空間的另一端也可以看見另一個長廊的入口。而此時此刻,三人正是在這樣寬廣的空間中停下。


「怎麼回事?」尤彌爾站在原地不敢亂動,她望向皮克,後者也正看著尤彌爾,一步步向後遠離她。


她在做什麼?


「皮克小姐?」


「潘察小隊,動手!」


皮克的呼喊聲令尤彌爾的身體反應起來。她立刻抓緊背上的希斯特利亞,想要全力往皮克的反方向衝去,但是她慢了一拍。繩索被切斷的聲音傳來,然後鐵鍊與鐵條互相敲擊的聲音響遍整個地下密道。


下一個瞬間,牢籠粗暴地掉下來,罩住了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


「什麼?」尤彌爾嚇了一大跳。牢籠落地時的衝擊力顯然極大,讓地面上的石磚凹陷少許,但是由垂直鐵條構成的牢籠仍然把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困在其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尤彌爾混亂而憤怒地思考著。她看向皮克,而皮克也瞪著尤彌爾,同時冷汗直流。『她騙了我,』尤彌爾忽然明白,『她根本不是想幫助希斯特利亞跟我。這傢伙早已把希斯特利亞的身分告訴軍方,而他們為了確實得到希斯特利亞,並且除掉礙事的我,才把我引入這一個對巨人極不友善的地下密道。』


可惡!「混帳東西!」尤彌爾怒道,把手放入口中,「我要宰了你!」


碰!!


巨大的聲響傳入尤彌爾的左耳,同時尤彌爾感覺到一陣震波從左邊傳來,自己因為重心不穩而向右倒,背上的希斯特利亞也跟著摔到地上。尤彌爾看向腳邊爆炸的發生地,那是半徑五十公分的大凹洞,凹洞的中央,扭曲而紅熱的鐵塊正發散著煙。


「反巨人砲?」尤彌爾驚呼。


「這裡有五門反巨人砲,十具機關槍,而潘察小隊是馬萊軍隊中最會操縱反巨人砲的專家。他們不會失手。」


皮克冷冷說道。直到此時,尤彌爾才注意到有五個身穿馬萊軍服的男性,正分布在巨大空間的五個角落,每一個人身前都有一門笨重的反巨人野戰砲以及兩具輕機關槍。其中,剛剛發射反巨人砲的傢伙正在重新填充砲彈。


皮克開口,「一百厘米口徑的穿甲彈,跟中東聯合的軌道戰車一樣,一發就可以殺死巨人。你儘管試著變成巨人看看。你被鐵條困住,而我們的反巨人砲絕對可以在你變身前打穿你的後頸。」


「混帳東西!」尤彌爾大罵,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太蠢,蠢到相信馬萊軍隊的女人,才會害希斯特利亞跟自己落到這個下場。該死,這樣下去希斯特利亞會被馬萊帶走,她會被……會被馬萊變成……


只有這件事情,尤彌爾說什麼也不會允許它發生。


仔細觀察鐵籠,會發現鐵條極粗,鐵條間的間隙卻異常地大,顯然無法束縛人類,但是要限制巨人的行動卻綽綽有餘。以人類的身體可以鑽出鐵籠,但是肯定無法在離開鐵籠前躲過機關槍的掃射吧。如果變成巨人,雖然可以推開鐵籠,但在推開牢籠之前,反巨人砲便會先一步到來。


『既然如此,就先巨人化,用硬質化護住後頸,盡量撐過它們的反巨人砲。』尤彌爾暗忖。反巨人砲填裝的速度慢,只要撐過五發,尤彌爾就可以用巨人的力量趁著填裝空檔推開牢籠,殺死這些傢伙,最後再對付皮克的車力巨人。『沒有多餘的武裝的話,我完全可以打敗車力巨人。』尤彌爾瞪向皮克,拿定主意。


「別想動手動腳。潘察小隊都是馬萊人,妳控制不了他們的。」皮克在尤彌爾動手前的前一秒忽然說道。


她在說什麼?控制?


尤彌爾一時無法了解皮克的邏輯,但後者沒有停下,「就算妳洗腦了我也沒用。我們已經約定好,只要我的行為一出現異常,他們也會用反巨人砲打穿我的後頸。」皮克說道。


尤彌爾聽出皮克的聲音在顫抖,她相當地緊張,甚至是恐懼。然而尤彌爾完全不能明白皮克到底在說什麼,「妳在胡言亂語什麼?」尤彌爾咆嘯,「妳這個騙子,我要把你──」


「妳還不打算說話嗎?妳覺得我不可能發現你嗎?妳的手法太粗糙了!無垢巨人不可能只想破壞反巨人砲而不吃人,萊納不可能替島上的惡魔做保證,而波可的意志絕對沒有脆弱到這麼容易就精神崩潰!」


皮克忽然嘶吼,「快點回答我──」


直到此時此刻,尤彌爾才發現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皮克所盯著的,從來就不是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弗利茲!」


皮克的聲音劇烈地顫抖著,「……『始祖巨人』!」


發……發車後總是要還債的QQ(掩面)
我要開始來拆炸彈了(手抖)
下次更新會在聖誕節後的周末!
目前大概走了六成的劇情;希望大家可以繼續看下去見證結局。
請大家多多指教!如果能得到大家的回覆與留言就太好了!謝謝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