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龙化/秘密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8-12-26 13:08
点击:453
章节字数:74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惯常的检查。

虽然是这么说,零二还是非常厌恶自己从发丝到脚尖,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被毫无感情的仪器扫描的感觉。姑且也是个十六七——人类年龄——的少女,遭到这种对待实在是让她有把缩在玻璃窗后面的那些不敢以面目示人的家伙一个个杀掉的冲动。

只能给『Darling』看的身体,别像变态一样盯着啊!

早晚要把你们的眼睛都挖掉——

零二恨恨地想着,却也是没法反抗的状态。自从早前扭断这里面不知道哪一个家伙的手臂之后,例行的检查都是注射肌肉松弛剂后利用拘束仓把自己关起来才进行扫描的。

她斜瞄着不远处正注视着全息投影的蒙面人,投影上是她彻彻底底毫无保留的身体透视图。

第一个死的就是他。零二磨着牙齿,一个不小心却让锋利的犬齿划伤了下唇。她犹疑着,在狭小的空间里费力将手抬至颌骨处,伸出纤长的手指想要比划一下犬齿的长度是否又增加了。但似乎连自己的身体都和她对着干,还没摸到什么,上牙龈就被和牙齿同样锋利的指甲狠狠扎了一下。

果然是又长了。


——这不是越来越像『怪物』了吗。

就快没有时间了……不多杀些叫龙的话……就再也不能成为『人类』了——


「code:002,不要乱动。」,不知是谁的声音通过拘束仓顶部的扩音器传来,音波激荡在狭小的空间内,几乎震得零二耳朵疼。

「——去死。」,零二狠狠地「嘁」了一声,但保持这样的姿势确实很累,她也只是呛了一句就放下了手。

就在她用拘束仓的玻璃罩磨指甲以泄愤时,玻璃窗外出现了一个她意料之外的人影。

「看样子……龙化的程度又加深了呢,code:002。」,FRANXX博士冰冷的语调同样激荡在拘束仓内,虽并不刺耳,却因为毫无情感而隐约似是刺骨的恶寒。

零二呲出尖利的牙齿,双手狠狠拍击在身前的玻璃罩,发出颇具震慑的闷响:「不是你说的吗!只要我杀死更多的叫龙就能变成人类——又是谎言吗?!」

可FRANXX博士只是抬起同样薄情却锐利的瘆人的双眼,注视着这个赤裸而愤怒的粉发少女:「牙齿和指甲……你自己也发现了吧。」

零二狠狠瞪着他,而像是献祭了一半血肉而得半身机械的苍老怪人却依旧是注视着某种『物品』的目光淡漠地与其四目相对。静默持续了半分钟,博士却是要转身离开,佝偻的身体发出浑厚而苍老的声音,与其说是通过采音设备,倒不如说是直接穿透了这多重封闭的阻隔,直刺进零二的心脏:

「——巨变正在时间的催化下蠢蠢欲动,大波斯菊*上的正义与真理也即将凋零,你也即将发挥你本来的用处,code:002」

——这老不死的又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玩意啊。

「给我等下啊!」,零二的双瞳泛起猩红的光,「解释呢!」

这句充满威吓与狠意的命令般的低吼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FRANXX博士甚至连头也不回,像是严厉冷淡的父亲对待自己青春期发脾气要离家出走的女儿一样,他驻步后以冷淡而浑厚的声音道:「……那要看你自己能触碰到多少了,毕竟是最重要的钥匙啊。」


——继续给敌人带去死亡吧,你所期待的愿望,梦幻,就在前方。


检查总算是结束了,若是再继续下去,零二认为自己极有可能再拧断什么人的手。

——恶心死了。

换上穿习惯的红色戎装,零二撩起长发,跟随着原先带领她过来的蒙面人向着来时的路走去。这是一条环形的长廊,长廊的一侧是各式类似方才的监察室一样的房间,另一侧则是灯火辉煌但色彩单调的13都市的内部,『大人们』生活的地方。

整片内部都市都是围绕高耸的中心塔楼建造的环形建筑群落,而塔楼支撑的穹顶一直都保持着『夜晚』的颜色,外界的一切都透不进来。光,空气,荒凉的世界,和一些身为『人』所应该看到的,什么都透不进来。

所有的移动都市都是和13种植园一样的半圆形,对此零二只觉得无比乏味。虽然没什么好看的,但她宁愿去看那些永不熄灭的浑浊灯火也不愿盯着一片白色的长廊。

构成环形建筑群落的所有楼房都和旧世纪的高楼大厦相似,不论是外形还是结构。这些多少有些特点的建筑物攀附着中心塔楼的斜坡形成许多层。环形层落建筑群之外是一片漆黑的『湖泊』,也是都市内水需求的主要来源。湖泊上架筑着互相连通的浮岛,四四方方地围绕着中心区域。再向外便是低矮一些的大型建筑区,同样依借移动都市的半圆形状而成环形包围着湖泊和中心区域。

整座城都是橙黄色的灯火和黑色基调的交织,氤氲开的昏黄光束洒满却无法掩盖深重的黑,几乎就叫人认为这里面的一切都是死物。

——和失去生命不同,是亲手埋葬掉『自己』之后换来的『虚无』。

但总归还是片相当壮丽的景色。

零二收回视线,这都市的全景直到今天为止,在13部队内部还都是她和『Darling』的秘密。但现在的话,大概只有一人对此秘密毫无意识。

「把她交给我吧。」,转角处,一个身着负责人服装的褐发的年轻女性挡在蒙面人身前,零二认出她是被莓称为『七姐』的,带着温柔大姐气质的人物。

反正也是个伪善者,零二这么想着,偏开头不去看她。

「请。」,蒙面人像是转借出什么『物品』一样将零二『递给』了七,而后转身沿着方才的路再向回走去。

七瞥了零二一眼示意她跟着自己,后者「嘁」了一声便抱起双臂一脸不情愿地跟着变了颜色和大小的背影变更了行进路线,将辉煌氤氲的内部都市景色抛在身后。

粉发的少女从来都不是有耐心的性子,沿着一片白色的走廊走了不到一分钟便忍不住语气不善道:「去哪里啊?」

「你的『伙伴』那里。」,七的语气比戴面罩的『大人们』实则和善得多,却同样稍显冷淡。

「『伙伴』?Darling那里?哼……」,零二自问自答地确定了答案,想起13部队的成员似乎是要在授勋仪式后探视沉睡了将近一个星期的那个嚣张的小个子来着。

似乎也不会那么无聊。

自从上次在战斗后发现莓身上的异常状况之后,零二对这蓝短发少女的看法逐渐由『有趣的家伙』模糊成不甚清晰,甚至说她自己都难以理解的奇妙『认同感』。这感觉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但终归是来到了。

沉睡一个星期?叫龙的血才不可能允许她如此脆弱。

所以零二愈发坚信,这少女的『翅膀』已经折断了——

——被以欺骗,折磨来折断她『翅膀』的家伙们。


沿着没有房间的纯白长廊走了将近有两三分钟,再次拐弯后的零二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扇门,门外站着一个高瘦的金发少年。

他看起来极为踌躇,稍显英俊的面庞上,五官皆有不同程度的扭曲。以零二极好的视力看过去,他的额头甚至在冒冷汗。

「七姐,」,五郎见到七便好似找到了让自己暂时放弃思考的借口,松了一口气,报告似地说,「纯位数已经找到了,没有乱跑的样子——」

「……不进去吗?」,七点点头,停下脚步抱胸问道。

「……可能稍微需要点勇气……吧。」,金发少年挠着后脑勺,尴尬地笑笑。

七姐眨了眨眼,不温不火地说了一句「这样啊」,再次开口便又成了命令的语气: 「那就先这样,等探视结束七会来接你们。」说完便留下零二和五郎在原地,转身沿着一尘不染的纯白走廊走去。

听着节奏轻快的清脆脚步声远去,樱发少女瞥了一眼五郎,察觉到他的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戴耳饰的布偶,那是莓最近比较中意的『陪睡玩伴』,显然这少年是十分有心的。

于是她扬声说:「你觉得你的那点勇气是欠那家伙的?」

五郎一瞬间没能理解零二的意思,但等到他若有所悟地想要再开口的时候,那散发着危险气场的樱色身影已经抢过了他手里没能攥紧的布偶,消失在虚掩的门后,只留下一句没能跟上她速度的『留言』:

「——这个,我替你转交了。」


单人病房里因为挤进了七八人而显得有些狭小,即便如此,女生中最高的零二的视线还是绕过了几人锁定在那正和未来说笑的蓝短发少女身上。

苍白的病号服在她身上多少有些宽大,因而被其包裹住的躯体愈显娇小。前几日的战斗中,她弄丢了最喜欢的发卡,散下的发丝框出的面孔比原先更玲珑一些。尽管在尽量维持一定的活力,但莓的脸色并不算好,连眼神也略显晦暗,衬得她似乎比之前更脆弱了。

——啧,怜悯还是什么?傻不傻。

察觉到自己对莓有些过分在意的零二愈发认为最近的自己有些不对劲,摇了摇头,再抬起视线就对上了那娇弱少女的视线。

莓轻轻露出微笑,眼瞳一瞬间充盈起一丝丝光彩,但还没等零二眨眨眼反应过来便移开视线回到了正兴致勃勃讲述着『授勋』的经过的未来身上。

——虽然这最近真的只是几分钟的时域,但果然有点奇怪。

零二视线低垂,翻转拨动着手里的玩偶。

她虽然有着自己的一套骄傲的标准,但面对无法理解的事物时,她的这套标准和旧世纪的猫科动物一样并不奏效。稍稍有一点不同的便是零二的首选并非远远观察,她喜欢占据主动权,侵入之后才是试着理解的范畴。

但此刻的她确实是在思考该和这带着叫龙血液的少女说些什么。

不过,还没等她理解出个所以然,近处的少年也发现了她的存在,出声道:「零二,你果然来了啊。」

樱发红衣的少女有些愕然。

其实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声音的主人同样绝不可能认错——应该说哪怕埋没在人海之中,零二也有一眼就能找到的自信。也正因如此,她愕然于自己自从进入这间病房,这么好一会儿竟一次也没想起去寻找她的『Darling』。

在原先这可是有着某种奇特的心电感应——几乎可以说是下意识的。

——真是不像自己啊。

零二虽然对这样的自己十分窝火,但发火也不是该冲着Darling发的。于是她假装有心事地等着广叫了第二遍才抬起头,换上自己最好看的微笑:

——「Darling,怎么样,一会儿不见想不想我啊?」

然后张开双臂拥住比她稍稍瘦弱一点的身躯,习惯性地蹭了蹭,换来广的一阵尴尬:「等—零二,别闹……」

「哼……别害羞嘛。」

「啊——这两个家伙居然在这里闹!」,未来义正言辞,继而所有人都向这边看来。

「才不是,快点起来……」,广的脸泛起红色。

「我不——」

零二本不打算到此为止的,但当她同样习惯性地向莓露出炫耀的表情时,却发现那蓝短发少女并没有看向这边,甚至连个别扭的表情也没有。

她好似趁着所有人都被广和零二吸引了注意力的空档,松了一口气一般地,失去了所有的活力。疲惫的脸上尽是孤寂的浅灰,连大开的窗户外的氤氲灯光也无法照出一丝生气。

这少女就这么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外面辉煌闪耀的死寂都市,好似时间的流逝也绕过她一般。

——啧,怎么弄的这家伙。

渐觉无趣,零二便放开广,转而走到莓的床边,把手里的玩偶递给蓝短发少女。

「给,五郎带过来的。」

对方的表情一瞬间灵动起来,而接过玩偶后却是心不在焉地在玩弄着它的手臂,过了几秒才略显讶异地抬头问:「五郎?」

床边的几人面面相觑,广摇摇头露出尴尬的表情,而零二则毫不留情地开口道:「那家伙正想告白,暂时——」

「——别瞎说啊喂!」

病房的门被猛的推开,金发少年努力憋着什么一般,抱怨的声音却格外的大,不到一分钟,他额头冒出的冷汗越发多了。

「哼——」,零二声调扬起,顺势坐在莓的脚边,翘起二郎腿摆出『女王般』的姿态。

谁都看得出来,她在等——或者说在守着莓的同时,等五郎承认。之所以说她『守着』莓,是因为她这般坐姿从五郎的角度看去是完全挡住了身后的少女的。

「五郎。」,莓偏开身子错过零二的身侧,撩着耳边的刘海对着瘦高的金发少年眨眨眼,「在的话就早点进来啊,听墙角可不像你。」

「——像我……吗……」,五郎低垂着视线,攥紧身侧的拳头,紧咬牙关拼命忍耐着什么。

零二抱着手臂轻点手指,狠狠「嘁」了一声。而后她轻盈地跃下莓的卧榻,挥动手臂驱散人群,大声说:「好啦好啦,好孩子们自动退散,退散——」

「等—零二你干什么!」,郁乃对零二发起抵抗,但收效甚微。

「别,我自己能走——」,太显然也无法撼动零二。

「哇!别贴我身上啊,你这白痴!」

「那是我的台词——」

未来和纯位数一如既往。

顺便一提,满和心已经自觉站到了走廊上。

「Darling,要不要留下来应援啊。」,莓对着挠头的广露出微笑。

「……」,广拍了拍五郎的肩膀算是鼓劲,而后对着明显想要留下看戏的零二说,「零二也是,一起出去吧。」

「呀!」,撞到门的未来发出轻呼。

「好,好。」,零二用力把未来挤出门外,而后翻身关门,在自己的一侧留下了一丝缝隙,观察着门内的二人。

「你这不是也在偷窥吗!」,未来似乎十分记恨刚才撞在门上的那一下,略显愤懑地低声指责。

「嘘」,郁乃对未来做出噤声的手势,而后悄悄地拉着她挤到了零二旁边。

「啊,狡猾——」

13部队的其余人也挤了过来,不自觉地压低呼吸的动静,同时都和零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同样观察着门内的动静。

「莓」,五郎慢慢走到蓝短发少女的病榻边,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他的脸色依旧有些不自在,动作僵硬十分拘谨,但至少冷汗是不再流了。

「那个,就是上回的事情……」,为了缓解尴尬,他并没有直视莓的双眼,而是换了一种比较轻松的姿势瞥着窗外的光景,「目的本来是道歉的……太晚了吧?」疑问的语气,金发少年对于莓似乎确实有着某些期待。

「对不起。」

「啊?」,五郎惊讶地看着莓,动作僵直在原地。

「……谢谢你,能做我的搭档,但是……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对不起。」,莓并没有看着方才说话的瘦高少年,虽然语气明显带着起伏,但沾染着浑浊灯光的面庞上流露不出任何情感,「我一直都觉得——」

「——别瞎说!」,一直在压抑着某种情感的五郎厉声打断了莓自言自语般的道歉,而后似乎又猛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瞬而转言懊悔道,「对不起……我不是……」

——在干什么啊。零二静静注视着门内的景象,有些想要咬指甲的冲动。

之后,病房内部陷入了一小段时间的寂静。微微颤抖的五郎注视着那遥望窗外的少女,期间还转头检查了一边是否有人偷听。但显然他的判断力和观察力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即便零二完全没有躲避掩饰,瘦高的少年也丝毫没在意房门是否虚掩着。他只是瞥过来一眼而已,仅此而已。

这般浓重而压抑的深邃寂静弥漫着,几乎就让门口的零二也渐觉失望,五郎才重新开口道:「那个啊,莓,你的发卡不见了。」

——真是会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啊,少年。

「嗯,虽然对不起广,但好像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弄丢了。」,莓像是在进行某种证明一样,伸出手轻轻梳理耳鬓的碎发。

——啊,那是Darling送的啊,不过这样也比较好看啊。

在零二看来,这少女比她预料之外的更加云淡风轻一点。若是单凭这几句话,零二几乎不会怀疑这少女是否还对广存有些许恋慕。

「……没注意到布偶上有些熟悉的东西吗?」,五郎的声音轻快了一些,似是在期待着什么。

闻言,莓从窗外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刚才被自己完全忽视了的『玩伴』。尽管是透过缝隙,零二还是精确地捕捉到了蓝短发少女发现玩偶耳朵上的小饰品时,那一瞬间的惊喜。凝重而瘆人的氛围一瞬间就蓬松软和起来,比窗外的浑浊光晕清澈不知多少倍,类似呼吸的拂动,布料剐蹭的轻微声响尽数传染开,鲜明灵动而清新细腻。

下意识地,零二摸了摸衣角,小小的突起触感让她忍不住轻轻咂嘴。

「什么嘛,你帮我捡到了啊。」,莓微笑起来,以感激的眼光望向五郎。

「嗯……嗯!」,五郎身体一侧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面向莓那一侧的手则是挠着后脑勺,「知道是你很重要的东西啊,正好就压在胸口下面,该说是运气好还是什么呢……呵呵。」

「——但是……也没什么必要戴上吧,」,莓以指腹轻拭那小小的白色饰物,「我知道的……到了现在还抱着些绝不会有结果的心情,不过还是谢谢你,五郎。」

说着说着,娇小的少女再一次看向窗外,拿着玩偶和发卡的手无力地垂放在洁白的床单上。

——看起来是没戏了呢。

听到这里,零二便失去了兴趣,觉得那两人的舞台应该也就如此暂时落幕,可没等她合上缝隙准备离开,余光中的金发少年的侧脸突然显出了某种坚定的神色,以不同方才的语气,一字一句地问道: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原来的发卡确实找不到了,而这个是我曾想送给你,却没能送出的,而我撒谎是——」

「嗯,谢谢。」,说实话,莓的声音比起好似孤注一掷的五郎要轻微得多,也不带着任何魄力,却一下子冻结住了五郎即将喷涌的情感,而在门外所能感受到的气氛竟还依旧是清亮而鲜明的。

零二眯起眼睛,这与她认识的蓝短发少女有太多不同。

五郎泄气一般地松开拳头,刚要转头,便再次被莓拽住——

「五郎,能听我说件事吗?」

「……说啊。」,几乎就像是自暴自弃的声音了。

「那个啊,我好像以后都不能和大家一起驾驶FRANXX了。」

——什么?零二怔住了一瞬,随即发现和蓝短发少女相距最近的五郎已然大声发出疑问:「你说——」

可没等五郎大声喊出些什么来,莓便紧拽住高个男生的衣角,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紧接着,她朝着零二的方向投来一瞥,同样几乎无法察觉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完全暴露了吗……而且,她这句话说出口,感觉前面的都是儿戏啊,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会被耍的团团转的那种了?

零二闭上眼睛,肩膀传来拍击感。

「喂,五郎在喊什么啊?!」,未来尽量压低音量,但实际上依旧算是大声地问。

「莓说了什么吗?」,队伍最后的广也探头过来问道。

樱发少女轻轻合上最后的一丝缝隙,转头以毫不在意的表情面对着正面面相觑,互相一问三不知的13部队其余成员。

——那家伙绝对会让五郎保密的吧,然后再一个不小心自己暴露出来……莓的隐瞒顶多也就到下次出击,若是有人想到去问负责人——不,Darling肯定已经猜出来了,那么明天所有人就都会知道。零二完全不明白这个遍体鳞伤的小个子在想些什么,小巧的身子又能藏下多少秘密呢?

「好了好了,蹲墙角可不是好习惯,接下来的时间就留给他们当做二人世界,快走开,走开。」,零二翻了翻白眼,拍着手哄散围着自己的几人,而后守卫一般地叉腰站定在门口。

「欸?……」,几人发出抱怨的声音,显然门外的躁动氛围里依旧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包括某些容易触碰到坏事情的好奇心。

零二习惯性地看向广,那黑发少年此刻正低头思索着,想必已然猜出了些什么。

「你绝对听到了吧,零二!」,郁乃抓住她的小臂,语气里听得出急切,但基本还是在发牢骚。

而零二隐瞒的方式和莓并不一样,她昂起头,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是啊,但是不告诉你。」

——偶尔顺遂一下那家伙也没什么不好。

「Darling!」,算是排解心情,零二推开人群扑到了广的身上,「如果是Darling的话一定猜得到那两人在说什么,对吧!」

广接住零二,却并没有像惯常的那样表现出任何尴尬,只是对着樱发少女灿烂的微笑轻轻点点头,而后开口道:「大概莓她——」

「——但是,」,零二收敛起微笑,错过广的手臂凑到这少年的耳边轻声道,「不可以告诉他们,约好了。」

轻柔的暖风吹拂着耳廓,广微微愣了一下,而后迟疑着点了点头。

「Darling最好了。」,长角的少女再次微笑起来,而后离开对方的怀抱,甩甩长发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高傲气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按七姐的命令,其实她是需要等那个面瘫大傻个来才能离开的,但显然零二此刻很想到处转一转,好有空间来理解一下自己心中那莫名的压抑不安。

—— 果然还是之前的检查让自己恶心得有些过了,一时半会消不了。高傲的公主如是作想。

平心而论,零二并不讨厌她,或者说,如果她早先就知道这蓝短发少女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与她见面,她一定会再在病房里多呆一会。

但她不知道。

实际上,和零二猜想稍稍有些出入的是,第二天虽然所有人都隐约知道了莓无法再和他们组队,却再也无法找那个『原—队长』讨个说法了。

她消失了。


*大波斯菊在原作里是APE那几个一坐坐几十年的空中堡垒,之后会再提。
应该算是过渡章节,之后的一到二章都会是零二的视角。原本个人是用莓的视角去写的,但是总觉的写不好。后期会试着加入类似“诸神黄昏”“米斯特汀”“灵舡”这样北欧神话的映射,和原作也会有一定的出入,也不会只叙述一遍。
发卡——发卡。
花园章节之前零二和莓应该会有比较有爱的互动吧。
就这样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8/12/22 09:59 发表

我原本還擔心02對莓的嫉妒會不會作怪,目前看起來是沒問題了!
這章出乎意料的沒有很虐呢~倒不如說其實有糖藏在裡面?
很喜歡這章從02的視角推進劇情的表現,可以讓讀者很滿足地看到02被攪亂的內心阿哈哈(現在很嗨所以胡言亂語中)
把大家都趕出去自己卻偷窺門縫大好評
發現廣在02心中地位逐漸下降(相對於莓的逐漸上升),還有五郎被莓發卡,怎麼說呢嘴角總是很不道德地一直上揚
五郎對不起,但就請你乖乖成為百合糧食的供品吧!
BG的部分不要拆未來跟純位數就好了,它們太可愛~
樓主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