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Masquerade(2)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2-28 06:42
点击:4753
章节字数:47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Masquerade(2)


小糸侑还能清晰地记起来她对日向朱里坦白时的情景。先一步知情的叶历站在她身边,鼓励地拍了下她的后背,然后侑听到自己有些微颤的声音构成支离破碎的语句:“朱里…我、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朱里带着微笑转头,“什么事呀?”


这是小糸侑第一次主动站在朋友的面前、向对方坦白她与七海灯子的关系。


她不知道日向朱里会是怎样的反应。虽然朱里平时开朗率真,但她毕竟还是一名祖籍日本的纯血统巫师,也从未在任何场合发表过对于同性恋情的看法。


但是她必须要说,必须要亲口说。不是因为事情到了不得不这样的地步,而是因为她本身也迫切渴望着挚友的认同。


——她与七海灯子不可能永远躲躲藏藏下去,这非她所求。在她所描绘的未来景象中,她与那个黑发女人有着千百种不同的样貌,却独独没有在人前放开的手、在挚友追问下的谎言、在阳光下一人承受刺目的视线。


“我和七海前辈在一起了。”


尽管心脏随声音一起颤抖,侑还是顽强地盯着朱里的脸,仿佛要将那张熟悉面庞上所有的变化都纳入心底:一瞬间的呆滞、回过神来的惊诧、逐渐张大的嘴巴——日向朱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激动地将友人搂进怀里:“你果然谈恋爱了!恭喜——”


“‘果然’是怎样啊!”侑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抬手回抱住了挚友温暖的身体,“你接受得也太快了!”


“我和槙君早就有在猜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朱里放开她,面上依旧洋溢着笑容,“太明显了,你身上的气场都不一样了。只是我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是七海前辈,哎呀——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讲给我听听嘛!”


“我的气场哪里不一样了?”侑也不知不觉地笑了,“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那是个挺长的故事。”


朱里有些不满地嘟起了嘴:“什么嘛——就是你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了呀。原来总觉得你跟周围隔了层纱似的,有种看不分明的隔阂,最近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独处的时间变多了,跟我们在一起时偶尔也会露出想念着谁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猜了。”


闻言,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吗?”


“有哦,”朱里大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呢?怎么现在想着要告诉我了?”


——因为我们决定要公开了。


她记得当时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但是……


“朱里,”她出声,“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而已。”


透过镜子,她明显地看到日向朱里的动作顿了一顿:“什么想让我知道?”


“我和七海前辈的事情。不是因为要公开了才……我本来也一直很想让你知道。”


朱里的表情缓和了下来,手上的粉扑却没有停:“侑,闭眼。”


“谢谢你,朱里。”侑喃喃地依言照办。


“谢什么?”朱里笑得欢畅,“作为你的朋友,我还不相信你的眼光?既然是你认可的人,那我自然也没什么话好说啰。我只是很好奇——七海前辈是个怎样的人?”


闭上眼后,朱里捧着她脸颊的手的触感变得格外明显。她感受着那一抹温度,心底描摹起那个人的模样:“喜欢逞强却也喜欢撒娇,很狡猾的同时又有出其不意的直率,对待我时总是很认真,非常的……可爱。”


“总感觉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日向朱里边笑边从化妆盒里取出眉笔,“七海前辈会不会来追杀我啊?”


侑被她逗乐了:“不会的,她是个很好的人。”


“你会喜欢的人,当然是好人,”朱里小心翼翼地操纵着眉笔,“然后呢?谈恋爱是怎样的感觉?”


“心里住进了一个人……的感觉吧,”侑微微翘起嘴角,“见不到时会想念,见到了又渴望更进一步;就算不在一起,也会有所挂牵。”


“‘如同那飞翔的鸟儿寻到了栖木,那迷航的船只踏上了归途。’”朱里朗诵起了伯金的诗句,“真好啊,好向往啊。”


“你也会遇到的,朱里,一个真心喜欢你、你也真心喜欢他的人。”侑诚挚地看着友人浅棕色的眼睛。


“谢谢,”朱里爽朗地一笑,“我也这么相信。”


说罢,她拍了拍手,翻找起唇彩:“我看看,你应该不适合这种,嗯……稍微浅一点……试试这个吧。”


侑顺从地张开口,目睹着镜中的自己逐渐蜕变成从未有过的模样。


——她的前辈会觉得好看吗?


察觉到自己的想法围绕着恋人兜兜转转,她不由得越发想念——七海灯子此刻在哪里、又会以怎样的身姿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女孩披着头发从盥洗室里走出来后,外头等候的几人皆是眼前一亮。


香槟色的抹胸晚礼服裹着纤细的腰肢,一路向下倾泻;轻薄的白纱覆盖颈背与双臂,淡金色的珠链呈枝叶状攀爬在上,在脖颈处汇聚成圈。淡雅的妆容与礼装相映成辉,几近完美。


片刻静默后,槙圣司率先鼓起掌来:“这身挑得太适合了!不愧是日向同学!”


站在女孩身后的棕发女人得意地挺了挺胸:“嘿嘿,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出错过?”


“没想到啊没想到,小糸你打扮起来居然这么好看。”爱德华·卢平抱起胳膊啧啧称奇,简·格雷德则给了女孩一个热情的拥抱:“侑,你真美!”


“谢谢!”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也很漂亮。”


格雷德张了张嘴,正要再夸几句,忽地听见叶历出声道:“现在已经是七点二十五了,你们要迟到了。”


“快去吧,”朱里推了推女孩的背,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给她一个惊喜。”


侑在推力之下向前几步,回过头,由衷地笑了:“谢谢你,朱里。”


日向朱里做了个鬼脸,叶历则站在原地挥着手;小糸侑搭上舞伴槙圣司的胳膊, 与自家两位级长一起踏上了前往礼堂的路。





※ ※ ※





小糸侑一行人抵达礼堂的时候,莫里茨·奥德里奇正好从放声歌唱的矮人歌唱家面前经过。他随意地拔下歌手面前的魔法话筒,一本正经地理了理领子,缓步登上讲台,开口道:“在场的朋友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回应他的是一阵狂热的呼声。小糸侑牵着槙圣司走到一旁,目光在讲台附近反复搜索,看到了一身黑金色礼服的七海灯子。女人的裙摆做了两层,表层轻薄如蝉翼,翻飞在身侧,里层则包覆着线条优美的双腿。黑底布料上缀满了金色的花饰,衬得人华贵非常。


她正端着高脚酒杯,与身旁一袭黑色礼服长袍的鲁道夫·戈尔茨坦说话。她的对面是穿着墨绿色曳地礼装的佐伯沙弥香,与另一名斯莱特林男生站在一起。没有人往侑的方向看,于是侑也压下了朝那边走去的欲望;她告别两位级长,同槙圣司一起来到长桌旁,往杯子里斟了些南瓜汁。


“……好了,”说完开场白后,奥德里奇郑重地清了清嗓子,“请各位回到自己的学院长桌旁,给我们的级长们留出开舞的空间。”


又一阵欢呼声响起,人群听话地分开了。原本摆放在礼堂中央的四张长桌此刻规规矩矩地贴到了墙边,两侧是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头尾则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除了级长和舞伴以外的人都挑了个位置坐下,方才人头攒动的景象霎时不再,而七海灯子也终于将杯子换了个手,目光状似不经意地在赫奇帕奇的长桌旁巡游起来。


——来了。


小糸侑感到喉头一阵紧绷。她的前辈的目光越过一个个人,最后落在她的身上。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微微睁大了片刻,而后以侑极为熟悉的角度弯了起来——她轻轻举杯,朝侑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张开口,仿佛轻声说了句什么。


——你在说什么?


小糸侑不知道。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不由得同样举杯,傻乎乎地、满足地笑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槙圣司也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你干嘛?”侑被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俩真可爱。”槙圣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笑嘻嘻地说了这句话。


意识到自己和恋人被当做消遣,侑在底下踢了他一脚;男生也不恼,只笑着喝起南瓜汁来:“哎哟,你可当心别把脚脖子崴了,七海前辈会杀了我的。”


“我会建议她把你变成小白鼠,然后丢到猫头鹰棚屋里去。”侑打趣地说。


槙圣司还在嘟囔什么“那也稳赚不亏”,小糸侑的视线却已经从他身上挪开了。莫里茨·奥德里奇将话筒抛还给了乐队,快节奏的舞曲重又响起;他牵起米娅·坎贝尔的手,率先滑入了舞池。跟在他身后的是多丽丝·塞尔温与她的舞伴,然后是赫奇帕奇的一对级长,再然后——


她屏住了呼吸。


七海灯子挽着鲁道夫·戈尔茨坦的臂来到舞池边缘,却没开启舞步,而是松开了后者的手,独自一人走进了礼堂的中心。


——要来了。小糸侑心想。


跟旁边那些疑惑或好奇的目光不同,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七海灯子在向她走来。


她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放任自己沐浴在对方春风般的笑容中。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在身旁响起,可这些已经入不了她的耳了——她满心满脑都只有那个向她走来的黑发女人,也只看得见她微微扬起的唇瓣和海洋般深邃的眼眸。


“小糸侑,我美丽的女士——”


一片寂静中,她听到七海灯子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你可愿与我共舞一曲?”


黑发女人拉起她的右手,绅士地躬下身,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这句邀请没有施加任何魔法,却轰然回响在礼堂里每一个人的心底——


在如此正式的场合邀请同性共舞,这与公然宣布性取向无异。


“……当然。”


侑含笑开口,被女人顺势一拉,搂入怀中。


沉默。舞池里原本舞蹈着的三对级长都停了下来。整个场地里,只有乐队还在尽职地演奏着。


沉默。直到她们迈出第一只脚、完成第一个舞步。


沉默——


——然后是一声冲破耳膜的呐喊。


“好样的,七海灯子!小糸侑!”日向朱里站起身,将双手拢在嘴边,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这一声尖叫仿佛唤醒了沉睡的雄狮,格兰芬多的席上顿时传来阵阵哄声——有人在扔东西、有人在跳上跳下、有人在大叫——紧跟其后的是赫奇帕奇,他们爆发出整齐的欢呼声和鼓掌声;拉文克劳有一部分人脱下帽子挥舞了起来,斯莱特林则默不作声地看着,没有人出来表态。


莫里茨·奥德里奇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一切,浑身上下都发起抖来——


“怎、怎么会——”


他第一时间看向了被留在舞池边缘的某个人,眼神中燃烧着熊熊怒火。黑发男人表情阴郁地摇了摇头,回以他一丝鄙夷。莫里茨·奥德里奇越发恼火了,他松开搂在米娅·坎贝尔腰间的手,大踏步向舞池中央唯一起舞着的伴侣走去——


——七海灯子抬起眼,看向他。


那双湛蓝色的眼里暗藏着一线危机、一线轻蔑、还有一线说不出的志得意满。


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你输了”——他仿佛听见七海灯子在这么说,而他却无力辩驳。





※ ※ ※





“恭喜你们呀!七海、小糸!”


一舞毕,米娅·坎贝尔热情地与七海灯子和小糸侑握起手来。奥德里奇站在一旁,脸都憋成了猪肝色,却也不得不挤出一抹笑,同样伸出手去:“祝、福、你、们。”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阴森森的目光略过小糸侑,落在七海灯子的脸上。那女人悠然自得地握了握他的手,眉目如画:“谢谢你们,米娅,奥德里奇——”


“——感谢你准备了如此盛大的舞台。”借着握手的机会,她故意压低声音,朝奥德里奇低语道。


莫里茨·奥德里奇感到自己的脸快要被血液胀爆开。他犹如握了什么脏东西一般、迅速收回手,气恼不已地甩了甩袖子:“米娅!走了!”


“你怎么了?”毫不知情的格兰芬多女级长被他抛在身后,“莫里茨?哎,莫里茨!”


望着他的背影,七海灯子与小糸侑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吃吃地笑了起来。涌来祝福和八卦的人实在太多,几乎要将她们淹没在人群中——没有人注意到鲁道夫·戈尔茨坦离开了原地。


“这就是全部?”与奥德里奇擦肩而过时,鲁道夫小声问道。


“你还想要什么?”奥德里奇怒目而视,“等我查到是谁走漏风声,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黑发男人冷哼了一声,再度摇了摇头。奥德里奇似是被他激怒,挣开米娅的手,揪住了他的领子:“你摇什么头?嗯?!”


会场有一部分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这里来。鲁道夫·戈尔茨坦掰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朝人群中心走去。他插着兜,很快就来到了七海灯子与小糸侑的眼前。


“鲁道夫?”七海眯起眼,从他身上觉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七海,”鲁道夫低着头开口了,“我有件事得问问你。”


“你说?”尽管不明所以,黑发女人还是下意识将女孩护在了身后。


“能请你放弃与赫奇帕奇的同盟吗?”他开门见山道。


七海的声音冷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鲁道夫?”


“什么意思?”斯莱特林的男级长顿了一下,“当然是一个祭品最后的挣扎——取消同盟,七海,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拒绝,”七海斩钉截铁,“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说好了?”仿佛听见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鲁道夫仰起头,大笑起来:“是啊,说好了!当然说好了——”


笑罢,他阴鸷地逼视着黑发女人。


“——既然如此,那就对不起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金辉的凌鱼
金辉的凌鱼 在 2018/12/26 19:08 发表

标题:鲁道夫???

脸盲+不记人名的我还以为记错了名字,还特意翻回之前的章节去看难道是自己记错……可是没有啊??鲁道夫不一直是盟友的么??为什么????这个展开根本让人没法沉浸在前面两位的可爱之中啊_(:з」∠)_

异乡人
异乡人 在 2018/12/24 08:00 发表

我去,卡在这里,大大你好没有良心啊٩(๑`н´๑)۶不管怎样,恭喜灯侑终于公开关系啦,灯子学姐不用暗戳戳的吃醋了(*/∇\*)

百合与枪
百合与枪 在 2018/12/21 09:39 发表

之后日向朱里就消失了,最后一个人看到她和七海灯子在一起,两人一起进了小黑屋,但是只有灯子出来了,还说着“你知道的太多了”,但是槙圣司也消失了,而猫头鹰房里面多了一只灵活的小白鼠,天天闹的猫头鹰不得安宁(手糊)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