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布丁失窃之后

作者:FateDeSora
更新时间:2018-12-19 17:07
点击:1159
章节字数:79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灵梦很生气。


当阳光再一次温柔地拥抱幻想乡的时候,本该在神社缘侧慵懒地享受温暖上午的灵梦此刻却没有半点悠闲的余兴。纵然小桌已摆好,果盘也就位,热茶冒着腾腾的香气,但在它们众星拱月的中心却迟迟请不出聚会的主角,这块缺失的拼图让灵梦几天来的辛劳连带一早按捺不住的期待化成了疮痍。

从香霖那里软磨硬泡才要来的冰箱在灵梦面前咧着大嘴,像极了一句无声的嘲笑。这台小冰箱唯一的住客,那块耗费了灵梦艰苦卓绝的努力、无比珍贵的布丁,此刻已不见了踪影,冰箱里空荡得如同门口的塞钱箱。

是的,灵梦很生气。

堂堂博丽神社,幻想乡城管的大本营,竟然被人偷了家,这本就让灵梦颜面扫地,何况失物还是凝聚了无数心血的宝贝布丁。自打几天前品尝了紫从外界带回来的布丁后灵梦就忘不掉那绝佳的口感和美妙的味道,为了永葆舌尖上的天堂,誓言要让这美味在自己手中复现。制作布丁虽说不难,但要做好也颇得费一番功夫,从研究食谱、搜集食材到反复尝试、屡败屡战,原本懒散的巫女调动了前所未有的积极性,连咲夜都被问得恨不能冲到神社亲自下厨。最终出炉的臻品让灵梦自己都食指大动,但她还是凭借在BOSS战中锻炼出来的顽强毅力将它留到了今天早上——结果就换来这么一场竹篮打水。用来盛布丁的玻璃碗倒是安然无恙,灵梦甚至能在它光洁的表面幻视到小偷将布丁吃干抹净的可恨模样。主场失利的挫折已然引爆了胸中的怒火,心血白费的现实又加了一把柴,在熊熊烈焰背后还潜藏了一丝期待成空的落寞——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一块并非留给自己的布丁抱有期待。

不,并不是因为这是留给魔理沙的布丁才这么生气的。才不是呢。

灵梦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烦躁,摇摇头试图甩开阴郁的心情,一边重重地关上冰箱门。


逝者已矣,再愤怒也无益,当务之急是仔细搜寻线索揪出犯人。无奈昨天做完布丁已是深夜,劳累之下整晚睡得比某门番还熟,纵使灵梦绞尽脑汁,也没法从空白的记忆里搜刮出任何关于入室盗窃的线索。破案工作从一开始就陷入僵局。

向来依靠运气而非努力的巫女面对无解的难题很快放弃了思考。幻想乡有例,动脑解决不了的问题,动手就一定没问题。本着宁肯错杀全乡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灵梦决定从身边的人开始逐一下手。

环视四周,首当其冲就是那个寄人篱下吃白食的小碗。虽然布丁比她的身高还高,体积也远比一寸法师的小小肚皮来得大,但保不准她又联合了什么借东西的小人来暗度陈仓,说不定现在已经召开了家族宴会在大快朵颐呢。反正住了这么久,现在也是时候还了。

灵梦走到墙角的小屋旁,里面传出了与小身板不成比例的鼾声。这个小屋还是灵梦亲自搭建的,要拆掉自己的作品是有点心疼,不过眼下还是泄愤啊不破案比较重要。

灵梦气运丹田,一把掀掉小屋的屋顶:

“小碗!太阳照屁股了赶紧起来,我有事要问你——”

可怜的针妙丸还没好好跟美梦道别,就被突然刺透眼皮的强光和灌注耳道的狮吼硬生生拉进了现实。一阵惊慌的茫然四顾过后,目光蓦地对上两道恶鬼般的眼神,针妙丸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我问你,我昨晚做好放在冰箱里的那块布丁,是不是你吃了?”

“什么啊,大张旗鼓把我叫起来,就为了这事?”针妙丸揉着惺松的睡眼,“不是我吃的,那么大块我怎么可能吃得下。”

“你一个人是吃不下,多叫几个人就吃得下了吧?”

“异变之后我这个前公主就被族人抛弃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被戳到痛处的针妙丸有点动气。

“那你也可以把布丁分成小块藏起来,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你遂行犯罪事实了。”

“为什么以我是罪犯为前提啊!”针妙丸忙不迭叫屈,“我整晚都在正邪那儿今天早上才回——”

话头戛然而止,针妙丸双眼直直地盯着灵梦,嘴唇一开一合像涸辙里的鱼,任凭声带怎么努力也发不出半点声响。气氛微妙地尴尬起来。

看着局促不安脸红到脚心的小碗,灵梦打消了乘胜追击的念头。回头把这大新闻捅给文文还能再敲她一笔,眼下看小碗的样子也不像是撒谎,索性见好就收,再问下去就该查家谱了。

“哈,我知道了,你心心念念的宝贝布丁,是要留给魔理沙的吧?怪不得你这么着急……”

仿佛是为了掩饰一时失言的窘态,针妙丸下意识递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揶揄。千不该万不该,她忘了灵梦正在气头上,捅破这层窗户纸就相当于按下自爆开关。

“无路赛!你还是睡觉去吧!”

气急败坏的灵梦抄起屋顶重重地砸了下去,积木搭成的小屋不堪重负,瞬间瓦解成了一堆碎块。顾不上被压在屋顶下的小碗的哀嚎,灵梦转身朝门外走去。

若是这会儿照照镜子,她大概会发现自己的脸比脑后的蝴蝶结还要红吧。


嫌犯一号击破,接下来就该另一个吃白食的了。

上午的时光已在失窃风波中溜走大半,狡猾的太阳悄无声息地爬上高位,一改清晨的温柔耀武扬威。夏日的蝉语伴着灼人的熏风在庭院上空萦绕,被风声和热浪打散的虫鸣听起来有气无力,加剧了灵梦心头的焦躁。顾不上被阳光刺痛双眼,她抬头张望寻找目标,然后在远处鸟居的笠木上捕捉到了酒鬼的身影。

灵梦快步走向鸟居,双手叉腰,二度运气:

“呔!下来!”

侧身枕着手臂悠闲地哼着小曲的酒鬼面对这声暴喝猝不及防,失去平衡的身体像四脚朝天的乌龟一样手舞足蹈,一番挣扎后还是可悲地摔了个倒栽葱。

“痛痛痛……灵梦你干什么呀!摔断脖子你负责吗!”萃香扭动脖子努力拔出插在地里的角,不满地大声抗议道。

“得了你的脖子比御柱还结实,不然怎么支撑得起你的大脑袋。”

“不许说我是三头身!”

萝莉鬼一如既往地不放过任何可能针对她的身材的含沙射影,可惜事实是就算她高举手臂也只得跟灵梦一般高。

“别敏感了,我有事问你。”灵梦拨开眼前晃动的小拳头,“我放在冰箱里的布丁不见了,是不是你吃的?”

“布丁?什么布丁?”

“装什么傻,我这几天全在忙活那块布丁,别说你没看见。”

“噢,就是为某人做的那块布……”

两道凶恶的目光迫使在雷区边缘试探的萃香赶忙刹住了语尾,然后拼命挤掉翘起一半的坏笑试图换上严肃的面容。

“我没吃,真的。知道你为它花了不少心思,还给冰箱贴了三道符咒,我才不会傻到去以身犯险。”

“那些纸条就是骗人的,没附上一丁点灵力,我昨晚累得根本没力气去加强防护。”灵梦毫不理会萃香的辩解,“只要够胆夜闯神社就能偷走布丁,你的话还可以化作细雾从缝隙溜进冰箱就地分食,或者干脆操纵密度分解布丁搞恶作剧……你有这个胆子也有这个能力……”

眼见灵梦的脸色渐渐阴沉下去,脑补有无限扩大的趋势,顿感不妙的萃香心里也急了,要是摆不脱干系今天怕是就交代在这儿了。

“以鬼之名起誓,我伊吹萃香绝没有动过博丽灵梦的布丁!若有一字不实,天上掉童子切劈死我!”

看着小鬼举拳齐眉一副郑重其事严正声明的模样,灵梦气也消了大半。鬼是不会说谎的,既然都发此毒誓了,大可相信此事与她无关。

察觉到灵梦的态度有所软化,萃香立刻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我就说你还是信我的,这回真跟我没关系。不过毕竟吃你家米这么长时间,作为报答,就让我来帮你吧。咱们分析分析哈,首先经常来神社的人是最有嫌疑的,当然我已经排除了,小碗今儿早溜回神社被我瞧见了也没有作案时间……阿吽乖乖站了一夜岗早上进森林找成美玩去了……对了神社后面不是住了三个捣蛋专家么,她们最可疑了,还有某隙间妖怪、常来串门的吸血鬼、总跟你较劲的风祝……话说回来,你劳心费力做的布丁是给谁的啊,我猜是魔理沙对不对?看不出来你还挺痴情的,亏你能忍住自己不吃……你们告白了没?不会已经那个了吧,好友变姬友的滋味如何呀……”

一阵杀气让萃香胃里的酒都化作冷汗冒了出来,她这才发现满嘴的火车不知不觉已经脱轨了,再怎么追悔莫及也无法改变她要为过去三十秒的得意忘形付出代价的命运。

“萃香啊,正好夏天到了,我们来一起玩打·西·瓜吧?”

“灵……灵梦,”萃香双腿打着颤,“你先呆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摘几个西瓜……”

“收声啦!给我觉悟吧!!”


在把“西瓜”变成种在地里的西瓜并狠凿了一串爆栗之后,灵梦怒气冲冲地走向神社的后院。

虽然萃香最后的口不择言火上浇油了一把,但不得不承认前半部分还挺头头是道。没错,要说恶作剧怎么能忘了那三个捣蛋鬼呢,何况她们的能力非常契合此次的案情,灵梦觉得破案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拱卫在神社边缘的树木中间豁开了一个缺口,一条蜿蜒的小径联通了森林外的光明和深处的幽冥。枝叶洒下的荫蔽和林间穿梭的清风驱散了夏日的炎热,四面渗透来的鸟语轻柔地拢上灵梦的耳廓,帮她冷却了内心的焦灼。转过一个小弯,山道的尽头矗立着一棵镶着门窗的参天大树,窗沿边系着的风铃欢快地随风起舞。

但与一路上平和的风景不相匹配的是,大树的表面被藤蔓覆盖得严严实实,狰狞的枝桠层层攀绕,张牙舞爪地占据了每一寸空隙,暴涨的生命力看起来反倒有些骇人。

准是那群妖精又搞什么幺蛾子了吧。

灵梦凑上前去,试探地叩了叩木门。

“哇终于有人来了!救命啊!”

“痛!别压人家的头啊!”

“好烫!把你的火炬拿远点啦!”

正担心万一三妖精不在家可上哪去找,这下看来是一网打尽了。灵梦挽起袖子,抽出几张灵符轻轻一挥,几道藤蔓啪地斩断,木门应声弹开。

“哇啊啊……”

趴在门上来不及反应的妖精们在灵梦面前摔成一团,三对透明的羽翼慌乱地翕动着,而在她们身下则冒出来蓝色的蝴蝶结、红色的小丑帽和黄色的触角。

“好嘛,六月里来六月精么,你们这是搞什么鬼?”

“都怪琪露诺说什么错过了丰收祈愿让我们再表演一次,结果被困了好几天……”

“哼,再多点时间一定能打开门的,咱可是最强!”

“明明用我的火炬分分钟就能烧开的……”

“得了吧,要不是拉尔瓦拦住你,我们的家都要被毁了!”

“我只觉得好饿……”

六只妖精七嘴八舌地吵作一团,看着这副光景灵梦只得扶额,心里的疑云倒也消解了几分。被监禁的妖精们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一目了然的事实省去了拷问的功夫。不过连最有嫌疑的家伙都排除了,还能是谁干的呢……迷宫再一次转入死角,灵梦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说起来,灵梦为什么会来这里……”

同时从七人肚子里传来哀鸣打断了妖精的好奇,灵梦这才发现已时过晌午,一直忙于破案粒米未进,也该休息休息了。

“没什么,现在没事了。”

线索中断加上饥肠辘辘,灵梦颇有些兴味索然。

撇下六月精走出没多远,想了想,又回头迎上她们热切的目光。

“你们,要不要一起来?”


送走吃饱喝足欢天喜地的妖精们,灵梦抵不住饭后的倦怠和午后的暑热打算小憩,却不曾提放被连日劳累带来的疲倦篡夺了身心,醒来时已是日近西山了。

真快啊,白天就这么过去了。上午的吵吵闹闹在耳畔渐渐模糊,仿佛早被抛在妖怪之山的山巅,正如她与布丁失窃的真相相隔的那么远。

折腾一上午,最终还是毫无所获,候备嫌犯的名单也快要见底。最有犯罪手段的紫其实一开始就不在灵梦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故事本就起源于她。灵梦还记得在她狼吞虎咽时紫的眼神里的狡黠和怜爱,那完全出自于一位慈厚的贤者而非神隐的黑幕,区区口腹之欲而已,她不相信紫会搞这种无聊的把戏。蕾米也是一样,自诩高贵的吸血鬼还不至于撇下咲夜的精湛手艺去做小偷小摸的勾当。至于早苗……先不说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来神社了,现在的灵梦也没有冲到妖怪山上兴师问罪的心力。说到底虽然自己大动干戈,实际上连天狗的小报都没吸引注意,知道她在做布丁的人只有身边的几个而已。

何况还有更值得思虑的事。

几片树叶在凉爽下来的石板路上打着旋儿,擦出一串寂寥的颤音。略带寒意的穿堂风拂过灵梦的发梢,掠过还未来得及收拾的残羹冷炙,降落在墙角空无一人的小屋上。连小碗也不在,大概是找正邪去了吧——意识到这一点的灵梦蓦地感到一阵刺痛,落针可闻的空寂让她不得不面对那酸楚的事实。

魔理沙没有来。

虽然并没有明文的约定,但是灵梦已经习惯每天早上多泡一杯热茶,而小桌旁也从来不会缺席魔理沙的身影。只有听到那声熟悉的问候,一天的生活才算真正开始。对于这样一成不变的日常,灵梦坚信不移。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再满足于并肩战斗的默契,而代以耽溺于每一天微小的欢欣。一个人不知不觉把神社的小桌热茶当成了归宿,另一个人也就下意识地把潜藏心底的期待活成了习惯。在红白的巫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白的魔女已经在她心上种下清甜的魔法了。

可是魔理沙今天没有来。

布丁失窃不是最大的失意,期待成空才是真正的无意义。做布丁很累,但是思念更累,她此时只希望自己什么都不想,不去考虑谁是嫌犯,也不想在意神社为什么这么冷清,但是她怎么也赶不走那道金黄色的倩影,像执着的流星。

夕阳在山尖上挣扎,竭力迸射出最后一点余晖。灵梦抬手挡住那抹刺眼的血红,突然觉得有些鼻酸。


不行。

灵梦拍拍脸颊,望向远山的残照。伏案自伤不是她的习惯,无数次异变的磨砺下她早已学会振作,勇往直前才是她的风格。布丁的失踪已成悬案,就算抓到犯人又能怎样,重要的是一切行动、努力、唏嘘、喟叹的初衷。

别忘记布丁是为她而做的啊。

灵梦紧紧抓着胸前的领结,从垫子上一跃而起,从玄关冲出去的时候差点都忘了换鞋。鞋跟与石板路敲击的频率越来越快,脚下的青苔几乎让她滑个趔趄,但她还是全力奔向参拜道边沿的石阶,然后足尖一点飞向空中。

森林在身下铺展、延伸又倒退,抛在身后的神社不断缩小、远去而消失,坚定的身形像一支利箭,直指心之所系的目标。


隐匿在深林中的雾雨魔法店平时并不容易在高空发现,但这回灵梦并不担心失去目标,因为她远远地就瞄到一股浓厚的黑烟,随风飘摇的姿态就像魔女的手臂在指引她。

灵梦的心骤然提到嗓子眼,俯冲降落时几乎是以跪姿摔在地上,但等到她磕磕绊绊扑到门前时才发现魔法店完好无损,只有烟囱在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

大概是那个家伙又在做什么实验吧。还好还好。

松了一口气的灵梦这时才发现,她并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魔理沙。自顾自生气和伤心了一天,头脑一热来到这里,至于见到魔理沙后要做什么、该说什么,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

别怕,都到这儿了,总不能打道回府吧。

就像往常一样,先打个招呼,不会没话说的。

灵梦给自己打气,然后伸手准备敲门。

“魔理——”

“嘭!”

突然弹开的木门把灵梦撞倒在地,额前传来的剧痛让她差点昏过去。

“咳咳咳……灵梦?!”

魔理沙一边挥手一边咳嗽,眼前躺在地上的不速之客比家里的事故更令她惊讶,慌张的神色顿时蒙上一层潮红。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外面……你没事吧?”

要说没事还颇勉强,灵梦躺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泪眼朦胧中下意识地向面前的人影伸出了手。指尖相触的一刻灵梦瞬间清醒过来,一股热流从指尖上溯脸颊,烧尽了十秒钟前鼓起来的勇气。两个人就这么半勾着手,气氛一时微妙起来。

短暂的僵持之后灵梦还是咬牙借力起身,借着低头掸土的机会故意不去看魔理沙。

“我没事……不对这话应该我问你啊,你又在家鼓捣什么了?没失火吧?”

“没……没什么,魔法使的日常你懂的,哈哈,哈哈。”

魔理沙干巴巴地应了几句,不敢迎上灵梦的目光。不过松了一口气的灵梦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那啥,进来吧,我看看你头上的伤。”

灵梦蹭着脚步跟在魔理沙后面进了屋,然后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糊臭味熏得大咳起来。

“咳……不好意思这次失败得有点……壮观,让你见笑了。你先坐,我收拾一下。”

灵梦忍着再次被烟气刺激出来的眼泪在客厅坐下,随即被魔理沙可疑的去向吸引了注意。魔理沙没有去平时做实验的小房间,而是鬼鬼祟祟地钻进了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中动作显得越发夸张,好像在故意隐藏什么,挡住灵梦的视线不让她发现。

“你在做什么?”

“呜哇!不是让你先坐吗怎么跟过来了!”

魔理沙没料到灵梦就在身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好像在隐瞒什么。好可疑呀。”

“没,没什么,哈哈。”纠结一会后魔理沙放弃了抵抗,“其实你来的时候我正做饭来着,一不小心火力开得太大,就糊锅了。我的厨艺水平你也知道,不出点事故就不是我魔理沙了,幸好没有引发火灾。”

魔理沙说完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但是灵梦并没有听进去。她的目光落在灶台上,打翻的牛奶,破碎的鸡蛋,掉在地上的搅拌器,糊得焦黑的平底锅,以及几个再眼熟不过的小玻璃罐。

“你拿布丁当晚餐?”

魔理沙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噎住了,攥着衣角搓着尖顶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呃,那个……其实……我……”魔理沙搜肠刮肚,眼神游移不定,“对,我前几天吃到一种很好吃的布丁,一直忘不了那个味道,心血来潮就想自己做做看。”

“好哇,有好吃的藏着掖着不告诉我,在哪吃的?人里?”

“呃……对对对,人里,新开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灵梦越发狐疑起来。布丁这东西虽说做起来简单,但毕竟是西洋点心,除了外界和咲夜,也就妖梦、蓝等几个大妖怪家的从者有心尝试,跟和风的人里格格不入。什么时候布丁变得这么流行了?

“哼,下回带我去吃我就原谅你。对了,我听说布丁有许多种口味,你喜欢哪种?”

“焦……焦糖牛奶,我这回做的就是这种。我跟你说,我吃的时候牛奶那个口感,焦糖那个香气,哎呀,真希望你也尝尝……就好像置身于天堂……”

魔理沙自顾自陶醉起来,但是灵梦扣下了扳机。

“比我做的还好吃吗?”

“当然是你做的最好吃!”斩钉截铁。

砰。炸了。

“魔理沙啊魔理沙,我从来没给你做过布丁,你怎么就敢如此断言?”

意识到自己失言的魔理沙瞠目结舌,两颊腾地烧起一团红雾,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反射着小厨房昏黄的灯光。她的双手颤抖着,嘴唇哆嗦着,连垂在肩膀的发辫都跟着战栗起来。畏缩了良久,她终于还是低下头去,乖乖认错:

“对不起,灵梦……之前看你做布丁做得那么认真,还藏得那么严实,就忍不住想恶作剧……其实我真的只打算吃一口就放回去的,但是太好吃了忍不住就……所以今天就想做些布丁补偿你,但是忙了一天还是失败了……对不起……”

魔理沙一个劲儿地认错,到最后已带了些鼻音,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没关系,本来就是为你做的。”灵梦轻松地说,笑得很甜。“幸好最后是被你吃了,你喜欢就太好了。”

命运兜兜转转,绕了一个完满的圈。灵梦过去不相信命运,因为连蕾米莉亚都曾败在她手上,但当她再次回到原点品味这出悄然轮转的戏剧时,终于不得不承认,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谁在牵着红线。

魔理沙怔怔地盯着灵梦翘起的嘴角,眼神迷离。

“灵梦……其实那块布丁我还剩一口没吃完,不介意的话你可以亲自品尝一下。不过你要回避一下,我不想暴露我藏宝贝的地方。”

魔理沙这话听起来很怪,但是其中仿佛蕴藏着不可忤逆的魔力,唤醒了心底沉睡的某种悸动,驱使灵梦乖乖闭上了眼睛。

和潜意识里期待的一样,嘴唇上传了来清凉的触感,温软滑腻。她当然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布丁,没有谁家的布丁会在中间开一条缝儿,还冒出一个缓缓蠕动的东西来。它小心地询问着,谨慎地移动着,专心地探索着,指指点点,寻寻觅觅,游弋过嘴唇上每一条沟壑与纹路,在途经之处种下火一般的烙印。灵梦也就忍不住踊跃地回应着,大胆地挑逗着,忘我地纠缠着,用比火还热的情倾泻满溢的思恋。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泄了去,连双脚都像踩在棉花上站不稳了,所有的感官都被抖落,只剩下舌尖传来汹涌澎湃的触觉的激流,漫过每一处毛孔和神经。脑海里荡漾的是蜂蜜,血管中涌动的是糖浆,连身后锅灶的糊臭都升华成悦耳动听的交响,徜徉在小屋里每一寸甜蜜的光阴中。

大概过了整个幻想的岁月那么长,两爿重叠的人影才依依不舍地分离。灵梦双手环上魔理沙的脖颈,直直地望向她的双瞳,在那醉媚的波光里,灵梦看到了繁星。

“好吃吗?”

“最棒了。”

灵梦闭上眼睛,再一次迎了上去。


【正文完】


------------------------------------------


“不对啊,魔理沙,我都是在晚上你不来神社的时候做布丁的,冰箱也特意藏好了的,怎么会被你发现呢?”

“呃,这个……”

“难道……难道你一直偷窥我?还趁我睡觉时溜进来?!”

“其实我……”

“好可怕别过来!离我远点你这个跟踪狂、偷窥犯、视奸魔、大变态!笨蛋!”

“啊够了!没错我就是在偷窥你!你以为我暗中观察你多久了!虽然最初只是偶然看见但是立刻就被你做饭的样子迷住了你知道你有多迷人吗根本把持不住啊没想到今天还主动送上门来这根本就是羊入狼口肉包子打狗天上掉下个灵妹妹今天就别想活着回去……”

“等等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诶有话好好说别脱衣服呀你要干什么救命啊…………呜!唔唔!…………唔…………呼…………嗯…………♡”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翻翻末
翻翻末 在 2020/08/03 23:25 发表

主角组赛高!!!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