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残花败影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22 19:54
点击:293
章节字数:40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初夏约花铃出来的那天上午。花铃带着花怜去了附近的广场玩,在广场上她们遇见了很多喂鸽子的人。

“想喂鸽子吗花怜?”

“不想...”

此前在宠物店里和鵺起了争执的那个女孩也在这里喂鸽子,她身后站着一个穿着修女服女孩,那个女孩正是克劳蒂娅。

“露米娜,我们该走了哦。”

“明明刚刚祷告完又要去真烦人。”

“不能这么说哦,不然会受到惩罚的。”

“好吧...”

克劳蒂娅和露米娜一起走向了在广场附近新建的大教堂。而花铃和花怜也发现了她们。

“姐姐,我想去那里看看...”

“教堂吗?”

“嗯。”

花铃和花怜也跟了过去。在教堂里面有很多的教徒在祷告。

“愿真主保佑你们。”克劳蒂娅看见了花铃和花怜后用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说到。

“你们也是来做祷告的吗?”

“妹妹对这里有点兴趣就带她来这里了。”

“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做祷告呢。让神来保佑你并且洗清你的罪恶哦。”

“罪恶吗...”

她们跟着克劳蒂娅到了祷告的地方。然后带着她们跪在了神像的面前。

“跟着我的动作做然后再向神说出你的祈祷哦”说完克劳蒂娅开始做一些祷告的手势。然后她们各自向神说了自己的请愿。

在做完祷告后,花铃问到“神真的会洗清罪恶吗?”

“只要你相信神,并且不断救赎自己。”

“这样啊。”

“因为人活着就会有不断的痛苦和罪恶啊。所以人们才会在啼哭中降世吧。”

“...走吧姐姐。”

“嗯,再见了克劳蒂娅,我们要走了。”

“愿真主保佑你们。”

送走花怜和花铃后克劳蒂娅回到了教堂里面。

“露米娜,该回去了哦。”

“唔...人家还没玩够呢。”

“好吧,难得出来一趟,就让你玩够了再走吧。”

而另一边初夏遇见了一直没有来学校的翼。

“你终于来学校了,翼。”

“嗯,不过能不能麻烦班长一件事。”

“说吧,我尽量去帮你。”

“就是能不能帮我跟老师说一说我能不能换个宿舍啊,跟那丫头住一起肯定会打起来的。”

“好吧,我去和老师说一声,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谢谢班长。”

“嗯,一会见。”

随后初夏找到了阳子老师。

“嗯?日向同学找我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鸢尾同学她想要换一下宿舍。”

“哦,正好,不知道为什么谷口水银她退学了,就让鸢尾同学去那里吧。”

“水银她退学了?”

“嗯,也不是她亲自来说的,学校上面突然就跟我说她退学了。”

“...哦,我知道了...老师再见。”

回到宿舍的初夏显得并不开心。

“怎么了?”鵺看见初夏不开心的样子问到。

“水银她...退学了...”

“哦。”

“...”

鵺过来安慰初夏“她们不过是各自心怀鬼胎的杀手罢了,不是什么好人。没必要这么在意她们。”

“可是...”

“别在意了。”

这天下午的教堂里,克劳蒂娅和露米娜在广场玩够了,准备送露米娜回去。之前在宠物店把露米娜带走的那个女人慢慢地向她们走来。

“露米娜,今天和克劳蒂娅玩的开心吗?”

“嗯。”

“我们该回家了哦。”

“啊?由美姐姐我不要,我还要玩。”

“乖,露米娜,跟森崎小姐回去吧”

“好吧...”

“辛苦你了,森崎小姐。”

“哪里,我们会照顾好她的你放心。”

“嗯,那我就回学校了。”

在宿舍里,雪音正在寻找十年前的新闻。但无非都是一些无聊的政治新闻。但是突然有一条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本市最大修道院兼孤儿院起火,现场遭到屠杀无一人生还》

“这...难不成...”

“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哦。”从雪音的背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雪音回过头去,是克劳蒂娅现在她的身后。

“你...怎么会在我身后。”

“比起这个你还是忘掉你刚刚看到的比较好。”

“开什么玩笑?”

“看来要给你来点强制措施了。”

雪音看着克劳蒂娅自己却越来越无法集中注意力,不一会她就昏了过去。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去翻十年前的东西。”

克劳蒂娅关掉了那个网站,突然雪音的电脑上出现了一条信息。“已查获一条信息:‘班长,今晚12点,我们在教室见面。——蝶野花铃’”

“哦,挺能干的嘛,手机信息也能查获到吗?不过好像会很有意思呢。”

晚上十一点半,初夏轻轻地起床准备去和花铃见面。

七七醒着看见初夏它扑挞着翅膀向初夏飞过来。

“不行哦,七七小点声别把鵺吵醒了。”初夏把七七放回了它的窝里悄悄地出了宿舍。

到了教室,初夏发现早就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了。

“花铃,你早就等着我呢吗?真是...”等初夏走进了发现在那里的并不是花铃而是花怜。

“怎...怎么是你...”初夏看着花怜往后退了两步。

“初夏小姐一直缠着姐姐呢...”

“我只是想要关心一下你们而已,没有什么的恶意。”

“又是一个想要把姐姐给花怜的爱偷走的小偷呢。”

“花怜你冷静点。”

“为了不打扰花怜和姐姐的爱,只好麻烦你去死了。”

说完花怜便挥起了锤子向初夏砸过去。初夏躲过了这一锤子然后慌忙地把门锁上,把花怜锁在了教室里面。但是这并没能阻挡住花怜,她开始不断地用锤子砸门。

在宿舍里,七七听见了那微弱的声音开始躁动起来。这声音吵醒了睡着的鵺,她醒来发现初夏不在了赶忙出去寻找初夏的下落。她刚出门便遇见了同样寻找花怜的花铃。

“笹月同学,花怜她不见了...”

“初夏也不见了,该死。”

“她该不会...”

在得知花怜同样没有踪影后鵺感到有些不祥的预感。她飞奔出了宿舍,向教室跑去。

另一边花怜砸开了教室门后开始追杀初夏,初夏躲在了学校的一个储藏室里面。花怜则在外面寻找初夏的下落。

鵺到了教室后发现教室的门已经被砸坏,教室里面混乱不堪。

“该死,你可不能出事啊。”鵺也开始在教学楼寻找初夏。

花怜经过了初夏藏着的储藏室,但是她并没有进去而是去了另一个方向。初夏透过声音感觉花怜已经离开,她想要通过短信寻求鵺的帮助,但是在她掏出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储藏室的扫把,扫把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响声。

“原来在这里呢。”花怜转过身走到了储藏室的门前,抡起锤子砸碎了储藏室的门。

“快出来吧,不要再藏着了,花怜不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

花怜砸门的声音被鵺听到了她迅速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

花怜在储藏室里找着初夏,最终她停在了一个柜子前面。

“找到你了,去死吧。”

花怜抡下锤子砸碎了这个柜子,但是并没有发现初夏,于是她继续寻找初夏,她发现储藏室里面还有一个门,她慢慢地走过去打开了门,这时从门上掉下来一个铁桶扣在了花怜的头上。初夏趁机从这里逃了出去。

“真是讨厌,用这么脏的桶把人家扣住。初夏小姐真是越来越惹人厌了。”花怜继续提着锤子追了过去。

在另一边听见动静的花铃也跟了过来,突然后面有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谁?”花铃扭过头去发现拍她的人正是克劳蒂娅。

“花铃小姐看起来很忙呢。”

“花铃不见了,我怕她又做什么傻事。”

“哦这样啊。诶,花铃小姐你看这是什么?”

花铃跟着她的手看去,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有什么吗?”

“你看,那是谁?”

花铃看过去发现那里仿佛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不...怎么可能...”

而父亲的旁边又出现了一个人影,是被花怜杀死的荷叶。

“荷叶?怎么会?”

“看这边也有人哦。”花铃看向克劳蒂娅指的方向,那里站着的是前不久被花怜打成重伤的水银。

“不...不要...”

“这里也有哦。”

花铃最后看见的正是她自己的影子,那是脸上和身上没有疤痕的自己。

“我?那是我吗?”

“看哪,这些都是谁造成的呢?”

“花怜...是她...是花怜干的。”

“不错,但是不全是。你也是凶手。”

“我也是...”

“你们的身上已经被写满了罪责。”

“...我和花怜...”

“对的,是你们造成了这一切不是吗?”

“想要得到拯救吗?有一个地方可以拯救你们哦。”

“哪里?快,快告诉我!”

“那里就是......”克劳蒂娅边说边递给了花铃一样东西。

另一边逃跑中的初夏遇见了来找她的鵺。

“初夏!你怎么样了?”

“鵺,我没事。”

“花怜呢?她在哪?”

“原来是去找帮手了呢,真过分两个打一个好不公平。”

鵺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发现了慢慢靠近的花怜。

“果然是对初夏下手了吗。”鵺拿出了匕首,准备对花怜动手。

“就算是两个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花怜抡起锤子向鵺砸过去,鵺灵巧地躲过了她的攻击并且用匕首划伤了她的胳膊。

“好疼,下手好狠啊。”

“如果你想要继续,我不介意把你的两条胳膊都卸下来。”

“都到这个地步了怎么可能放弃啊!!!”

花怜仍然在用锤子砸向鵺。但是笨重的锤子始终无法伤到灵活的鵺一分一毫。反倒是花怜被鵺抓住机会攻击,弄得自己的衣服全部破了身上也布满了伤痕。

“鵺,不要再打了,这样花怜会死的。”初夏对着鵺说到。

“好吧,只要你肯放弃,我就停手。”

“为了花怜和姐姐的爱,这点小伤算什么...”花怜仍然举起了她的锤子。

“住手!!!”

花怜听见了她身后传来的呵止声。 她转过身去发现是自己的姐姐。

“姐姐?你怎么会来?”

“不会再让你去伤害别人了。”

“姐姐,为什么这么说...花怜都是为了和姐姐的爱。”

“爱?别开玩笑了,姐姐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说什么呢...姐姐...”

“父亲也好,荷叶也好不都是花怜你杀掉的吗?你是不是总有一天也要杀掉我这个姐姐?”

“不会的...花怜怎么会杀掉姐姐呢?”

“你这种妹妹最让人讨厌了...”

“姐姐讨厌花怜...姐姐讨厌花怜...”

“姐姐...”

花铃慢慢走过去抱住了花怜。

“姐姐也有不对呢,你和姐姐一样早就成为了罪无可赦的人呢。”

“姐姐?”突然花怜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她往下一看,花铃正拿着一把刀刺进了她的腹部。

“花怜,姐姐知道有一个地方能够赎罪哦,和姐姐一起去吧,在那里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花怜看着姐姐,她用她已经渗出鲜血的嘴吻上了姐姐“如果...能和姐姐...永远在一起...的话,花怜...就...是死了也会开心的...”说罢花怜便倒下了。

“花怜...姐姐这就来陪你。”

“花铃同学不要。”初夏想要去阻止花铃但是为时已晚,花铃已经将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花铃...怎么会这样?这不像她。”

这时克劳蒂娅慢慢地走了进来,对着倒在血泊中的花怜和花铃念着什么。念完之后她就准备离开了。初夏打完急救电话之后叫住了克劳蒂娅。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只不过是让迷路的罪人得到解脱罢了。”

“你对花铃做了什么?”

“只是让她刺激刺激那个孩子而已,这样看上去比较有趣。”

“你...”

“再见了,班长。”

“你可是修女啊,你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

“我...或许早就不是了...”克劳蒂娅看了看初夏随后没有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第二个和第三个被淘汰的人已经产生,而克劳蒂娅也有着谜一样的故事和能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