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番外篇:雾里看花(上)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8-12-16 09:35
点击:273
章节字数:20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花铃买完东西回来后花怜抱住了花铃。

“呐,姐姐。”

“嗯?怎么了?”

“还记得姐姐的誓言吗?”

“当然记得了。”

“那就好。”

“姐姐一辈子也不会忘的。快吃饭吧。”

“嗯。”花怜接过午饭吃了起来。

看着吃着饭的花怜,花铃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

三年前,花铃刚刚上初中二年级家里只有父亲和妹妹,她除了上学之外还要在外面打工。

在花铃打工的地方。

“荷叶,你把这盘给客人端过去。”老板娘对着一个女孩喊到。

“是。”那个女孩端着一盘食物走到了一桌客人面前。

“嗯?怎么是你这家伙?花铃呢?”

“抱歉,花铃去送另外一桌的菜了。”

“把饭拿回去,让她过来送。”

“可是,客人,这饭都端过来了怎么再端回去呢?”

“你这家伙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赶紧端回去,别逼我动手。”

突然花铃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了荷叶。

“这位客人,如果你们再胡闹的话我们就要报警了”

“怎么会花铃酱,我开玩笑呢。”那个人看到花铃之后态度立马缓和了下来。

到了后厨,荷叶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荷叶?”

“都是因为我长得没有花铃漂亮,好多客人都不喜欢让我去送餐。”

“没关系了,荷叶也挺可爱的,而且你也有别的优点嘛。”

“谢谢你,花铃。”

在外打工后回到家的花铃抓紧时间做好晚饭,两份放到了餐桌上,一份送去给了在卧室里的妹妹。

在卧室里的妹妹看到姐姐立马跑了过去。

“姐姐,我能出去了吗?”

“对不起,花怜,还不能。”

花怜听完之后难过地转过身去蹲在了地上。

“今天晚上我再和父亲说说,先吃饭吧。”把晚饭放下后花铃便转身锁上卧室的门离开了。

过了一会一个男人打开了门。这个男人便是她们的父亲。他进门之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打开了电视并且拿出了酒就开始边喝酒边看电视。

花铃在一边低头吃着饭,吃完饭后花铃对着父亲说“父亲,能不能让花怜去上学啊,学费我打工出...”

那个男人看了看花铃用很大的嗓门喊到“说多少次了,你管她干嘛?家里吃饭都不够了还想着让她上学。滚给老子滚远点。”说完他接着喝酒。

花铃听完之后收拾收拾碗筷准备去洗碗。突然她父亲叫住了她。

“喂,这是怎么回事?我的酒呢?”他指了指空掉的酒箱。

“今天打工有点事情回来晚了,附近的小店酒卖光了...”

她父亲听完之后立刻醉醺醺地站了起来,一巴掌扇到了花铃的脸上。花铃没有站住摔倒在地,碗打碎了一地。

“妈的,赶紧去给老子买酒。”说完他坐下去仍然看电视。

花铃收拾完打碎的碗盘,便出去买酒了。因为附近的小店没酒了,她去了两条街外的另一个店里买酒。

回来的路上花铃一个人吃力地搬着那一箱酒。

“花铃。”突然在街的另一侧一个人喊着花铃的名字。

花铃向那个地方看过去,是和她同班而且一起打工的荷叶。

“荷叶?”

“啊!花铃,你的脸怎么了?被谁打了吗?”看着花铃肿起来的侧脸荷叶关心地问。

“没事,摔了一跤而已。”

“哦这样啊,我来帮你吧,你家门前不是修路呢吗,有个大坑,一起走的话会安全一些。”

“真是谢谢了。”

“没关系了,在打工的时候花铃也没少帮我。”

花怜在被锁着的卧室里通过那带着防护网唯一的窗子向外看着她唯一能看到的风景。

花铃和荷叶一起把酒搬到了花铃家附近。

“到这就行了,荷叶你赶紧回去吧。”

“嗯,明天见了花铃。”

而在窗户前的花怜目睹了这一切。

一个月后的一天,花铃像往常一样给卧室里的花怜送餐。

“姐姐,能不能带我出去玩。求你了,花怜想要出去。”

看着花怜日复一日的请求花铃终于还是违背了父亲的命令带着花怜出去了。

在离她们家不远的公园里,花怜终于来到了她很久没有去过的户外,她和花铃玩着娱乐器材,摘着花,在草地上打滚。玩着玩着天渐渐黑了。

“快回家吧,一会父亲该回来了。”花铃劝着妹妹。

“可是花怜还想在外面玩...”

“只要不被父亲发现我们还可以来的。”

她们回到了家,花铃把卧室的门锁上了,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花铃同样早早结束了打工,回来带花怜到外面玩。直到一周后的一天。

这天花铃带花怜玩的太晚了,她们的父亲回到家发现花铃并没有提前做好饭菜,在她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不少酒。

“怎么回事?今天的饭呢?”

“抱歉...”

父亲看见了花铃背后的花怜怒吼到“我不是叫你不要把她放出来吗?你他妈的又不听话。”说完他抄起来一个酒瓶就向花铃的头上砸去。花铃瞬间头破血流。

“姐姐!”

“你这家伙也是,给我滚回去。”父亲提起来花怜把她扔回了寝室。

“你,赶紧去把饭给老子做好。我出去溜达一会?”说完他便出门了。

花铃找到一些纱布稍微包扎了一下就去做饭了。

做完晚饭后花铃把她和父亲的那份放到了餐桌上,并且把花怜那一份送到了卧室,但是她发现卧室的门她忘了锁了而且花怜并不在里面。

在她家附近她父亲正好溜达到了修路的地方。

“那丫头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花铃父亲还在抱怨刚刚的事情。突然他被一个人推下了大坑,脑袋正好撞倒了一块大石头上。

“该死,是谁?”他勉强睁开了眼睛,看见有一个幼小的身体抱起了一块石头朝他砸了下去。

在家里的花铃焦急万分,这时花怜打开了家门回来了。

“花怜,真是的你去哪了?”看见花怜回来她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注意到了花怜的衣服上有很多泥土其中掺杂着一些血迹。

“姐姐,以后不会再有人妨碍我们了。”花怜笑着扑向了姐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