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1 馬萊的驅逐艦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8-12-16 08:20
点击:613
章节字数:69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章 馬萊的驅逐艦


『我不是說了嗎,尤彌爾?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站在妳這一邊的。』


夢境中,全身上下沾滿巨人唾液的希斯特利亞笑著說。那一瞬間,尤彌爾彷彿看見了女神,同時也看清楚了自己的卑劣與懦弱。


在那之後還發生了很多事情。調查兵團追上了尤彌爾等人,並且帶來無數的無垢巨人。混亂之中,尤彌爾與希斯特利亞都幾度陷入危機,但那也是她們首次將一切都託付給彼此。


『雖然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只要能跟妳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世界,我都不會再害怕了!』


希斯特利亞的聲音在巨人化的尤彌爾耳邊迴盪,那一瞬間,就連尤彌爾也看見了嶄新的未來。她們可以為了自己活下去,不屬於牆內,也不屬於牆外,就只有她們兩個,在廣大而無邊無際的天空下為了彼此活著。


然而,在最後,尤彌爾選擇了萊納與貝爾托特。她留給希斯特利亞的,只有一句「對不起」而已。


尤彌爾曾經試想過,如果當時自己做出其他的選擇,結果會怎麼樣?一起回到牆內的話,會怎麼樣?強行把希斯特利亞帶走的話,會怎麼樣?就像希斯特利亞說的,遠離牆內與牆外的糾葛,就兩個人一同離去,會怎麼樣?


然而,時光並不能倒流。未曾做出的選擇,只能在夢中猜想。而希斯特利亞的身影,也只能於夢中目睹。


於是,尤彌爾將自己放逐於無盡的夢境之中,就好像再次墜入那六十年的無盡惡夢一樣。


————————————————————————————————————


尤彌爾在昏暗的空間之中醒來。


她剛要挺直腰桿便撞到了頭,這才想起自己早已經不是住在調查軍團的房舍。


尤彌爾彎下身子,在高度不到一公尺的狹窄空間中手腳並用地移動,往門的方向慢慢匍匐而去。金屬的地板親吻著尤彌爾的手肘與膝蓋,而上方的天花板──自然也是金屬做成的──則不時敲擊著尤彌爾不慎抬起的頭頂。手腳的鐵鍊則一路連接到後方的牆上,雖然鐵鍊的長度夠長,不會限制在這個空間內的行動,但是四個大而厚重的鐵環拴著雙手與雙腳,仍然造成了多處的破皮、出血與結痂。


匍匐一陣子之後,尤彌爾終於在緊閉的門邊摸到了兩個碗狀物。尤彌爾伸長手,把較重的那一個拉向自己,並注意著不要讓碗狀物翻倒。當那東西來到尤彌爾的眼前,尤彌爾才彎曲著身子,用被鐵鍊束縛的手捧起那東西,靠到嘴邊,品嘗其內的甘醇。


水分滋潤尤彌爾的喉嚨,使得她的腦袋閃過一陣清醒;之後那沁涼感向下進入了食道,讓尤彌爾的四肢彷彿也活了過來。水相當多,而尤彌爾貪婪地攝取著,大口大口將水分灌入肚裡。這是她一天一次的進食,下一次會有清水可飲、麵包可食,將會是二十四小時之後的事。也是多虧了這食物,才讓尤彌爾知道一天又過去了,否則她恐怕早已失去時間的概念。


尤彌爾放下已經空的碗,重新張開眼睛,周遭的環境似乎比剛醒來時清楚了一點。接著她抓來第二個碗,裡面仍然是三個黑麥麵包,一如既往。尤彌爾把麵包塞進嘴巴。澱粉的口感進入了口腔,刺激唾液的分泌,讓尤彌爾更為清醒。而她也清楚地感覺到,手腳上,那被鐵環傷害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一般人不可能有這麼快的傷口癒合速度,但尤彌爾不同;她體內有「顎之巨人」,是艾爾迪亞的九大巨人之一,靠著這個巨人,無論受到怎樣的傷害,即使是斷手斷腳,只要不要致命傷,尤彌爾都能夠以極短的時間治好自己。


然而,也正是因為自己能夠變成巨人,才會被限縮在這一個狹小的空間內。


這裡,是馬萊驅逐艦上的囚禁室。


一陣鳴笛聲傳來,整個空間都在震動,然後尤米爾聽到某種機械劇烈運作的聲音。那是引擎。


船要開了嗎?終於要去馬萊了嗎?


當初,被萊納與貝爾托特帶上驅逐艦之後,尤彌爾便被馬萊的士兵一路押送,關進這個位於甲板下層的囚禁室。這是專門為了巨人之力擁有者所打造的囚禁室,整個房間的高度只有一公尺,讓人完全站不直,寬度則還算人性,至少可以用自己喜歡的任何姿勢睡覺。然而四周的牆壁都是厚達一公尺以上的實鋼,坦如果在這種地方巨人化,肯定會直接動彈不得,甚至被自己變出來的巨人骨肉壓死吧。


當然,像超大型巨人那種爆炸性的變身,就得另當別論了。


從餐點的次數來看,自從被關進這裡,大概已經過了一個月吧。


在馬萊的軍艦上待了兩個月……


這也代表了尤彌爾已經與希斯特利亞分離兩個月了。


現在,尤彌爾的腦中還會閃過那一個時間自己做的決定。


在離巨樹之森不遠處的平地,萊納、貝爾托特與調查兵團展開了爭奪艾倫的戰鬥。那是一幕堪稱地獄的可怕場景,就連擁有巨人之力的尤彌爾都陷入好幾次瀕死的危險。


而那個時候,希斯特利亞救了尤彌爾。


原本,尤彌爾相信了萊納,進而打算帶走希斯特利亞,並利用自己的性命作為交換,幫助希斯特利亞在馬萊安穩的生存下去。


之所以這樣選擇,是因為尤彌爾認為牆內不可能對抗擁有七大巨人與現代科技的馬萊,因此,與其放任希斯特利亞待在牆內,迎接馬萊即將到來的屠殺,還不如先將希斯特利亞安全帶到馬萊,自己再用「乖乖被吃掉,交出顎之巨人」這個條件,交換希斯特利亞在馬萊安居的權利。


除此之外,萊納也是一個利多。這隻癩蛤蟆居然肖想吃天鵝肉,簡直不可理喻、恬不知恥,但是他似乎是馬萊的正式軍人,還是鎧之巨人的擁有者,想必可以保證希斯特利亞的安全。因此,把希斯特利亞帶到馬萊,才是最正確、最能保護希斯特利亞的選擇。


然而,隨後的巨變,翻轉了尤彌爾的如意算盤。


艾倫˙耶卡身上居然擁有『始祖的巨人』。


艾倫發動「座標」的那一刻,尤彌爾也清楚感受到了那一股可怕的意念。那彷彿是一種要將意識掏空、讓自己成為艾倫意志俘虜的力量。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差那麼一點點,尤彌爾就會像其他無垢巨人一樣,齜牙咧嘴地撲向那個攻擊艾倫的巨人。


這就是『始祖』的力量;尤彌爾曾在古籍上見過,『始祖』可以號令無垢巨人,也可以操弄所有艾爾迪亞人的記憶與人格,是知曉一切、主宰一切、可被稱為『神』的存在。


或許是因為艾倫對力量不夠熟悉,所以不只尤彌爾,萊納與沒有巨人化的貝爾托特也沒有被控制,但是艾倫擁有『始祖』是鐵錚錚的事實,而在某種條件下──雖然不知道條件到底是什麼──艾倫能使用「座標」也是鐵錚錚的事實。


牆內還有未來。


希斯特利亞可以留在牆內。


尤彌爾的心中,那座由牆內與馬萊構成的天平,原本是向著馬萊絕對傾斜的,然而在看到艾倫的力量之後,天秤忽然就變得水平,相互抗衡,無法預測。


仔細一想,阿爾敏提過女巨人已經被牆內抓了起來,而顎之巨人在自己手上。這樣一來,假如尤彌爾跟希斯特利亞一起回到牆內,牆內就至少有了三位能巨人化的人類。與之相比,原本馬萊擁有七個巨人,損失了女巨人與顎之巨人之後就只剩下五個,數量被絕對拉近,而艾倫手上的巨人甚至是「始祖」……


『不,不對。』尤彌爾告訴自己,『不是這樣,沒有這麼簡單。』


艾倫能否活用始祖還是未知數,而且馬萊的巨人數量仍然佔有絕對優勢。最重要的是,兩邊的科技落差實在太大;牆內現在還是舞刀弄劍,使用火藥槍與固定砲台,莎夏那傢伙甚至還在使用弓箭。相對的,馬萊卻已經擁有驅逐艦、機關槍、甚至是可以飛的飛船。


甚至,牆內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馬萊的存在。他們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僅存的人類,巨人則是滅絕人類的天敵,卻不曉得牆的另一邊、海的另一面,有著馬萊與無數的國家,而在這些國家眼中,巨人不過是戰爭兵器罷了。


不管怎麼看,對牆內過於樂觀,都是愚蠢的選擇。


可是把希斯特利亞帶到馬萊就真的萬無一失嗎?希斯特利亞也是艾爾迪亞人,在馬萊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尤彌爾很快就會死去,假如萊納無法看照她的話怎麼辦?她是否會流落街頭,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


『不……我必須保護希斯特利亞。不管最後獲勝的是牆內還是馬萊,我都要讓希斯特利亞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這是尤彌爾當初告訴自己的話,也是尤米爾做出選擇的依據。


她讓希斯特利亞跟著調查軍團走,如果牆內最後擋住了馬萊,那希斯特利亞就可以在牆內跟熟悉的夥伴一起好好的活下去;相反的,尤彌爾自己則回頭救助萊納與貝爾托特,並且在事後接受馬萊的俘虜,乖乖配合它們,被下一個「顎之巨人」的繼承者吃掉。交換條件當然是要求萊納在以後要照顧希斯特利亞,就算要萊納去死,也不可以讓希斯特利亞受傷。


當然,尤彌爾是城牆內唯一知曉萊納與貝爾托特困境的人。她在五年前吃了他們的同伴,得到了第二段人生,並因此與希斯特利亞相遇,最終得到了某種程度上的救贖。那麼,在這最後的最後,用自己這早該結束的生命幫助這兩個傢伙,當一回女神的感覺也不賴呢。


『居然會覺得為希斯特利亞以外的人獻出生命,這真是太好笑了,』尤彌爾無奈地嘲笑自己,『我八成是被你那名為「克莉絲塔」的面具給影響了吧,你說是嗎,希斯特利亞?』


不知道希斯特利亞是怎麼看我的呢?


尤彌爾回想自己的選擇,先是莫名其妙的吞掉希斯特利亞,蠻橫地把她帶走,又說了一大堆「我要犧牲你,讓我自己活下去」這一類瞬間就連柯尼那個笨蛋也能戳破的謊言,之後在戰鬥中被希斯特利亞救了好幾次,結果最後又只是用巨人那醜陋的嘴臉跟希斯特利亞說了一句「對不起」,便轉頭不告而別。


啊……自己還真是一個失敗的傢伙呢。「這樣怎麼能娶到希斯特利亞呢?」空無一人的囚禁室裡,尤彌爾躺在地上,對著金屬天花板無奈地笑著說。





引擎運轉著,整艘船都在震動,看來船是真的要開了。雖然尤彌爾自從被關進這裡後,就沒有跟任何人交談過。來送食物的士兵每天都不同,他們也只是從窗口遞入食物,隨即就會離去。然而儘管沒有情報,尤彌爾也能猜到為什麼船要等上整整兩個月;肯定是萊納他們還沒有放棄奪回始祖,這兩個月來他們肯定是在計畫該如何搶走艾倫。


然而現在船要開了。這代表他們失敗了,打算回去馬萊,從長計議?還是說他們成功抓到了艾倫?無論如何,他們肯定與調查兵團有過一場激戰──那希斯特利亞呢?她肯定在吧?那個笨蛋,她一定會想要來救我。她還好嗎?她會不會在混戰中被──


囚禁室的鋼鐵巨門忽然打開。


突如其來的光明讓尤彌爾的眼睛痛得要死,在忍受一個月的黑暗後忽然重見光明讓她反射性地縮成一團,護住眼睛,只敢微微張開,讓眼睛一面適應久違的光,一面看向來者。那是一個高大的男人,身高頗高,有著一頭金髮,是萊納?不,不太像,這個傢伙帶著眼鏡,留著鬍子。


「妳爬出來吧,這樣我們才能站著說話。」


那男人對尤彌爾說。他的聲音比萊納或貝爾托特都更深沉。尤彌爾爬出囚禁室的門,來到外面的房間,這仍然是一個金屬製的房間,但至少寬敞許多,足以讓人站起。尤彌爾看向男人,一時之間竟然覺得這張臉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是某個急著送死的白痴……他長得有點像艾倫?


這時尤彌爾注意到,萊納正雙手收在背後,站在那男人後面,神色緊繃。除了萊納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尤彌爾不認識的黑髮女性。


「初次見面,我是馬萊戰士隊的戰士長,吉克。這是皮克。萊納妳已經認識了。」名叫吉克的男人說,帶著不冷不熱的眼神看著尤彌爾。「想必妳就是尤彌爾。」


尤彌爾沉默,不知道這位戰士長來找自己做什麼。而他也只是看著尤彌爾,那眼神彷彿要把尤彌爾看穿,「……我原本以為妳會有什麼令人出乎意料的地方,但是看起來並非如此,」他帶著疑惑說道,「為什麼馬塞會被妳吃掉呢?」


「誰知道呢?」尤彌爾猜測馬塞大概就是五年前被自己吃掉的那個倒楣鬼,「你應該問問你背後的癩蛤蟆。他應該在場吧?」


「癩蝦蟆?」吉克轉頭看向萊納,萊納全身一緊,沒有說話。吉克點了點頭,轉回來看向尤彌爾,「算了,我也不可能叫你把馬塞吐出來,既然如此,只好請你被他弟弟吃掉了,這件事會在回到祖國後立刻執行吧。」他頓了頓,繼續道:「你不必想逃,我們一共有五艘驅逐艦,還有四個巨人,而且現在我們已經到了海上。」


「那還真是令人絕望啊。」尤彌爾冷笑道,「我才在想等一下你一轉身,我就要變成巨人把你咬死,然後逃走呢。」這當然是不可能的,然而反正壽命都要到頭了,尤彌爾可沒有興趣當個彬彬有禮的好好小姐。


「這還真是令人絕望啊。」吉克用一模一樣的話回嘴,「如果妳變成巨人,弄壞了軍艦上的設施,我還得要負責申報,可能還要被扣薪資……這還真是不值得。」他似乎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把尤彌爾的威脅當真。「我沒事了,另外萊納……癩蝦蟆似乎有事跟妳說,你們就好好聊聊吧。」吉克說畢,便擺擺手,帶著皮克離開,留下萊納與尤彌爾獨自面對面。


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我直接先講結果好了。我們失敗了。」萊納說道。


尤彌爾吞了一口口水。他們失敗了,意思是調查軍團贏了?所以希斯特利亞安全了?「你們被調查兵團打敗了?」尤彌爾試探性的問道。


「不,我們打敗了調查兵團,他們死傷慘重,貝爾托特擊倒了艾倫,但是兵長跟米卡莎隨時都在保護艾倫,我們找不到任何機會搶走他,最後被他們撤退成功。」


「……然後呢?」尤彌爾覺得萊納應該知道自己想聽什麼。


「……因為臥底穿幫,繼續留著也沒有意義,而且馬萊跟中東聯合的最終戰役也快要開始了,馬加特隊長決定讓我們先撤退回馬萊,擊潰中東聯合,事後重新制定戰術,再回來奪回艾倫──」


「你知道我想要聽的不是這個!」尤彌爾大吼一聲,也不管身上的鐵鍊,逕自上前一步,踮起腳尖,抓起萊納的領子,「希斯特利亞怎麼了?她有來戰場嗎?她肯定有來,你別想騙我,所以她怎麼了?如果你敢跟我說你們不小心傷到了她,我就在這裡直接跟你拼命!快說,希斯特利亞──」


「她在這裡。」


聲音從門外傳來,是另一個熟悉的聲音。尤彌爾順著聲音望去,發現貝爾托特正站在外門口,然而他的前面,則站著一個兩手被捆,嘴巴、雙眼、耳朵矇住的嬌小女性。她的金髮紊亂不堪,身上都是泥土,臉上與手腳還有不少擦傷與血漬,與她過去給人的形象相去甚遠,但是尤彌爾不會認錯,不可能認錯;具體點來說,尤彌爾在此時此刻認錯的機率,比她被送到馬萊之後能好好活下去的機率還要低上一百萬倍。


是她。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有點恍惚,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朝思暮想的伊人。


真的是她。


萊納向貝爾托特點了頭,貝爾托特隨即拆下希斯特利亞的矇眼布,並取出耳中的棉絮,讓希斯特利亞的眼與耳重獲自由。希斯特利亞張開了她那清澈淺綠的瞳孔,而在看見尤彌爾的那一瞬間,她便激動地掙扎了起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希斯特利亞激動地想說什麼,但她的嘴被布塞住,雙手亦無法動彈。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激動地大喊,用力向前跑,卻沒意識到鎖鏈的延長已經來到極限。猛然拉緊的鎖鍊讓尤彌爾重重一摔,直接跌倒在地上。


「 嗚嗚嗚嗚!嗚嗚!」希斯特利亞仍然在掙扎,但是貝爾托特已經重新矇上她的矇眼布,「希斯特利亞!希斯特利亞!」尤彌爾大喊,手腳併用想拉近距離,但鎖鏈實在太過礙事,情急之下,尤彌爾竟然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水水的。我在哭嗎?難道我在哭嗎?尤彌爾還沒能明白,朦朧的視線中,希斯特利亞已經被貝爾托特半拉半強迫地架了出去。


現場再次只剩下萊納與尤彌爾兩人,除此之外便是沉默。這陣沉默其實頂多只有一分鐘,對尤彌爾來說卻彷彿有六十年那麼久。


「……我絕對會殺了你們,」尤彌爾把自己從沉默中解放出來,瞪向萊納,齜牙咧嘴,下一個瞬間她已經把手放到嘴巴裡面,「別以為我毫無勝算!在這種到處都是掩體的地方──」


「是希斯特利亞自己來找我們的。」萊納忽然說道。這句話讓尤彌爾全身一震,原本要用力收縮的下顎完全停止了動作。


「你說……希斯特利亞她自己……?」


「我沒有十足把握,但她的步調跟調查兵團其他人完全不同,完全不合拍,就好像無視於作戰計畫一樣。我原本以為她是艾爾文團長安排的奇兵,但是她只是衝出陣形直接朝我發動攻擊,在我的盔甲上敲斷了所有的刀片,接著重重摔到地上,最後沒能跟著兵團一起撤退,才被我們活捉。」萊納說道,尤彌耳聽得目瞪口呆,但萊納繼續開口:「我不認為這是艾爾文團長的計畫,我甚至不認為希斯特利亞是真的想要打敗我們。我感覺……她……好像是故意讓自己被我們抓走的。我問過希斯特利亞,她當然不承認,但我覺得實情就是如此。尤彌爾,妳覺得這是為什麼?」


是為了我。


尤彌爾腦中閃過這個答案,而萊納很明顯也有相同的答案。一瞬間尤彌爾在萊納臉上讀到嫉妒的情緒,這讓尤彌爾心中閃過一絲的驕傲,但也僅此而已,因為轉瞬之間尤彌爾就被愧疚給淹沒;現在她腦中滿是自己對希斯特利亞的不告而別,這導致了希斯特利亞故意讓自身落入馬萊之手,也要來找尤彌爾。


我當初怎麼沒想到希斯特利亞會這樣選擇?為了避免這個狀況,我應該要留在牆內才對嗎?到底怎樣做才是對的?


「到底怎樣做才能保護希斯特利亞?」尤彌爾嘶喊。她想像到希斯特利亞像以前的自己一樣,雙手被套上屬於罪犯的繩結,走在大街上接受民眾以石頭帶來的沐浴。


「冷靜點,尤彌爾。」萊納說道。


「你要我怎麼冷靜──」


「冷靜!」尤彌爾的肩膀被萊納按住,強制的固定使尤彌爾回神。她發現萊納正看著自己,「這只是回到當初我們約好的狀況;妳跟我們走,而我們一起帶走希斯特利亞。這個情況沒有不好,只要妳配合,我們就可以讓希斯特利亞在馬萊好好的活下去。」


「只要我配合……」


「沒錯。」萊納道。「吉克戰士長與皮克小姐知道你與希斯特利亞的事情。他們不是壞人,但他們都是理性而冷酷的人。妳不能鬧事,妳必須配合我們,並在最後完成妳的使命,將『顎』的力量交給我們的人。這樣的話,戰士長與皮克小姐就會對希斯特利亞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是我跟他們說好的。拜託妳了,千萬不要鬧事,否則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保護希斯特利亞了。」


尤彌爾張口,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是意識到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將決定希斯特利亞的生死。


「我知道了,我會配合你們的。」這是尤彌爾這一天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To be continued


第一次在300發文很緊張>///<
雖然現在希斯特利亞登場不多,但是後面會越來越多的(拍胸保證)
快去結婚吧兩位(自己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