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午夜恶灵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12-19 23:01
点击:1179
章节字数:46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百零三、午夜恶灵

和蓉子一起来的,还有静留的好友兼同事神崎黎人。

“黎人哥哥!”看到黎人前来,小命从后厨房挤了过来,兴奋地叫道。静留好久不来鸨羽家居酒屋,没想到黎人追求舞衣没有任何进展,反倒是和小命结下了深厚的交情,现在居然以兄妹相称了。

“黎人少爷和咱们小命好像是有缘一样。”八千代婆婆叹道,“你们是不是前世就是兄妹啊,见了面就这么亲切。”

小命娇憨地笑道:“我觉得我就应该有个哥哥嘛,如果我的感觉是对的,那么黎人哥哥就是最有缘的人。看到他,就感觉我失散的哥哥回来了一样。”

大家都善意地笑了,江利子淡淡地说:“所有的缘分都自有安排,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不过她不等别人问这是什么意思,便已经向蓉子嘘寒问暖,“天冷了,快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吧。”还没说完,她就端上了那盘准备好的暖心料理。

看着这亲密无间的两人,静留也不禁道:“水野警视正每天都来接江利子么,好羡慕啊!”

蓉子笑道:“你这么说我倒是惭愧了,因为工作忙,我很少过来。今天我正在和神崎医生谈工作,又在电话里听江利子说你来这里,所以我们一起来了。”

静留有些意外:“为了我?”

“对。佐川连环杀人案即将开庭,我虽然不是案件的负责人,可是受藤乃医生之托……”她向静留点点头,“也算是关联人。而藤乃医生、玖我夏树、江利子,还有神崎医生,都会是案件的重要证人,都要上庭。”

静留是责任法医,夏树亲手逮捕了两名凶手,江利子复原了两位死者的头骨,她们都是直接的证人。而神崎黎人不过是做了一次凶手侧写而已,他为什么也要上庭?

黎人自己解释了:“佐川政男的律师申请了精神鉴定,想以精神病来脱罪,所用的套路和当年佐川一政是一样的。所以我作为警方的临床心理专家,必须出庭作证。”

听到“精神鉴定”,静留想起了自己和江利子在警察病院的中庭,在阳光和繁花之间的那番对话,还有江利子握在手中的那本书《狂気にあらず!?―“パリ人肉事件”佐川一政の精神鉴定》。

静留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样的套路,让佐川一政逍遥法外,如今还能奏效么?法律就没有半点尊严么?”

黎人耸耸肩:“我很想给你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是这招的确是屡试不爽,况且佐川家有的是钱,他可以请得起最好的律师,让最权威的心理医生为他们服务。甚至我推测,佐川政男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杀人,一方面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杀人欲望和对黑魔法的兴趣,另一方面,恐怕也可以到时候用精神病来脱罪,比方说精神分裂,声称自己的精神被魔鬼控制。”

静留知道,黎人很可能说得对,就像佐川一政当年残杀了拒绝他求爱的少女,还吃了少女的肉,在法庭上他的律师就以此辩护,说他因为精神病的缘故,把少女当做了魔鬼。

而旁边的小命不禁怒道:“我知道很多律师会睁着眼说瞎话,难道和黎人哥哥一样的心理医生也会为那个坏蛋辩护么?医生难道不该有操守么?”

谁也不能回答小命天真的问题,黎人也只能苦笑一声,抚摸着小命的头发。而静留霍然看向江利子:“你知道那些心理医生会怎么作证?”江利子不是说过,给她做治疗的心理医生,也正在为佐川政男做精神鉴定么?

江利子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我怎么可能知道?”

而蓉子也道:“是呀,她怎么可能知道。”

静留哑然。她今天真的有点失态了,这样的问话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面对大家的沉默,蓉子打圆场似的说:“我们明天开始要应对诉讼,各位都要准备好证词证物。不必做过多的猜测,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静留闻言冷笑一声,她看着江利子:“我记得你看过佐川一政的那本书,你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么?”

江利子对于静留洞悉她看过那本书并无丝毫惊讶,她一边低头刀法柔和地切着生鱼片,一边淡淡地说:“我的家庭在法律面前家破人亡,可我比任何人都期待法律的公正。法律若是公正,这世界便不会有那么多的怨恨和不平,人民不必自行呼唤正义,我也可以俯首默认现实,而不用去期待,这世界还需要黑暗的公正……”

她的语气比谁都平淡,她的动作比谁都轻柔,可是她话语里的深藏的东西,却比这个世界还要沉重。连从来都坚信法律的蓉子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声说一句:“小利……”

而江利子抬起眼睛,注视着蓉子的眼神满含柔情:“蓉子,你放心。我即使不相信这个世界,我也相信你。”





静留告别鸨羽家居酒屋,心事重重地踏上了归途。她的疑问没有解决,却又增添了许多心事。她得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那个该死的案件上,那个夺取了四个少女生命的案件,改变了她和夏树爱情的走向的案件,差点让她双目失明、让夏树蒙冤难雪的案件。而她又有一种难言的预感,会有更可怕的事,即将发生。

下了末班电车,车站距离医院还有好一段路,夜深人静,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而静留一个人想着心事,竟未曾考虑周遭的环境,直到不远处一声短促的叫喊让她陡然惊醒。

静留环顾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刚才那声叫喊锤击着她的耳膜,让她心惊。她不由得想起江利子最喜欢的那首诗中的诗句:“我停下脚步而足音消逝 ,一声受阻的叫喊声,从另一条街的屋顶飘来……”

可是她不是江利子,她不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可她能感知到危险,而且清楚自己很害怕。

静留一边回头看着黑沉沉的后面,一边加快了脚步,可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前面一个沙哑的声音轻轻唤了一声:“嗨……”

静留蓦然回首,惊觉面前站着一个人,若是那人不喊一声,自己恐怕马上就要撞上她了。

“对不起,我没注意……”静留本能地道歉,可是忽地想到,刚才自己看向四周,并没有一个人,而在回头的短短几秒钟,这个人怎么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想到这个,她那句道歉也断在了口中。

藤乃静留那出身于医生世家,从小受到过最科学的教育的头脑,也不得不冒出一个念头——能在黑夜中这样毫无预料地骤然出现,只有恶灵吧?

“你放心,我不是鬼。”眼前这个身着黑衣,带着兜帽的纤细身影,抬起手扯下了兜帽,露出了如瀑的黑色长发,而在路灯下照亮那一张脸,却比恶灵更像恶灵。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脸上纵横四五处疤痕,右眼瞎了,喉咙上也有一个明显的伤疤,像是被人一剑刺穿咽喉,以至于现在只能发出沙哑的喉音。

可是看到这样一个面容可怖的人,却给静留一种莫名的安全气息。静留也没有害怕,她只是想,这个人到底受过什么样的伤害,她那被黑色连帽衫紧紧包裹的身体,还有多少伤痕?

“你不害怕?”看到静留的神情,对方倒有些兴味。

静留摇摇头:“我的女朋友还在住院,她也受了五处严重的刀伤,每次我看到她的伤口,只会心疼爱惜,同时憎恨伤害她的人。我也很心疼你,谁这么狠心,伤害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真是不可饶恕!”

“我?漂亮?”

“当然,你受伤前一定很美。即使添了这些疤痕,你还是那么的好看,真正的美是挡不住的。”

她的话说得真心诚意,并非惺惺作态,此时此刻她更无暇去调情,也许是周遭的黑暗和恐怖,让她产生了对眼前人的亲近。而对方伤痕累累的身体,让她想到亲爱的夏树,进而怜惜对方曾经的遭遇,不由自主地去关怀对方。

毕竟藤乃静留,天生就是那样温柔多情的人。

对方笑了,尽管脸上的伤疤让她笑起来也很费力,可是仔细看,她受伤前一定是一个很美丽的少女,即使现在面容尽毁,她仍然身材窈窕,眼神清亮,别有一番动人之处。就听见她喑哑的声音说道:“大师曾经告诉我,爱上藤乃静留只需要一分钟,如今一见,果然所言不虚。”

静留也笑了:“一个人的名字会起错,可是绰号不会错。我被人叫做十二楼,一层楼都不需要多走。”

那人也微微一笑:“可是接下来的路,我希望能陪你多走一段。”

静留风度翩翩地伸出右手:“请。”




静留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这让她想起和夏树第一次深夜散步,同样是离开鸨羽居酒屋,同样的深宵寂寥,可是那时风是暖的,空气中带着仲春的清甜味道和清酒的灼热气息,还有她和夏树那默默无言,却在不断靠近的心。

这是多么美好的恋情啊,我得庆幸,虽然历经波折,可是你终究还在我身边。

可是眼前危机四伏,前途茫茫,又是你我可以携手闯过去的么?

若是有人洞悉她的心思,肯定搞不懂她到底是何等人。在这个萧瑟的寒夜,四下无人,她和一个不知是友是敌的诡异女人相伴而行,居然想的还是自己的爱情。

可是对于静留这很正常啊,因为身边的女人虽然看上去古怪,却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就好像在告诉她——这是个好人,你放心吧。

也好像,藤乃静留已经渐渐适应这个充斥着神秘和恐惧的黑暗世界,或许,她天生就属于这个世界。

“医生,你在想你的女朋友么?”

“你知道?”静留很惊讶,对方不但知道她是医生,还能洞察她的内心,“难道你也会听人心事?”

“不。”对方摇头,“只是你突然眼神变得温柔,带着又是欢喜又是忧愁的神色,除了想到最爱的人,还能想到谁呢?”

“啊啦,你真是观人入微。”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五年来隐身于黑暗,保持沉默,别人看不到我,我却能看到别人,你也会和我一样。”

静留笑了:“是么?沉默了五年,那我今晚可得陪你好好说说话。”

她的思路总是这么不寻常,让这个沉稳冷静的女人也不禁有些惊讶,想了想,方才说道:“一个已经有女朋友的人,对其他女人这么温柔,好像不太好吧。”

“没关系,她懂我。”说出这句话,虽然夜色深沉,静留的眼睛却在发亮。

而听到这句话,对方那清亮的紫色眸子,却暗淡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黯然道:“有一个信任你、不离不弃的恋人,你真幸福。”

她的话语里,藏着无限的自怜自伤,静留不禁问道:“你这么美,一定有不少人喜欢过你吧?”

那个人没有立刻回答,反而笑了:“你终于开始发问了,大师说过,你最感兴趣的话题是女人和爱情。果然你问我第一句话,就是有关这个的。”

静留也笑了:“你错了,其实我好奇的太多了——你是谁?大师又是谁?你为什么来到我身边?你出现之前又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在你们看来,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现在知道,你不是没有好奇心,你一直不问我,是想自己听出答案。”

那人的回答的确一矢中的。静留和她并肩而行,已经打开了狐耳,可是除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信息,她几乎是一无所获。而对方对她的了解,远比她预料的更多,看来在这样的人面前,她必须坦诚:“莫非你也是异能者?看来你知道我是狐耳,可是我失败了。我在你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一定很令你失望吧。”

对方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狐耳是万中挑一的能力,岂能是人人都有?你听不到我,是因为我从六岁起就接受古老而艰巨的训练,而这种训练的项目之一,就是藏心藏意,躲避狐耳的读心,鹰眼的追踪。”

“古老的训练……你是刺客?”

“不,我曾经是刺客的宿敌——圣殿骑士。在日本,我们又有个名字,叫做阴阳师。”

“原来如此!”对方不经意的话里,好像在给她一扇打开神秘世界的窗户,“那你现在呢?”

“现在?”那人停下脚步,脸上的笑容因为疤痕的缘故,说不出的扭曲古怪,可是静留看到的,仍是她眼底的凄楚,“我回答你第一个问题。过去的我,很美丽,也有不少人喜欢我。我有疼爱我的养父,有很优秀的未婚夫,还有一个……令我珍爱,视若生命的人。可是现在,我的养父死了,我的未婚夫离弃了,而我最珍爱的人……”她深吸了一口气,那一声如同音弦的颤动,“对她来说,我现在只是个任务。”

“什么任务?”

“找到我,杀死我。”

“怎么可能……”

“叛出圣殿,不问情由,格杀勿论。更何况,他们说我手上有五条人命,所以对她来说,我不过是个恶灵。”

“五条人命?恶灵?”静留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纤细又脆弱的女人,而她来不及惊讶,这熟悉的关键词让她在脑海中急速地搜索,突然想起她曾经审查过的案子——五年前,那时候她还在艾尔斯医生的波士顿首席法医研究室做实习法医,而当时的日本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莫非你就是……”

“对,我就是那个恶灵,我叫谏山黄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阿亚唐
阿亚唐 在 2018/12/17 11:15 发表

?!??!

绝舞三千
绝舞三千 在 2018/12/13 15:13 发表

啊,黄泉出来了!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8/12/12 14:56 发表

悲情的黄泉

一夕一叹
一夕一叹 在 2018/12/12 10:33 发表

黄泉!!哎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