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流血的花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8-12-11 12:48
点击:89
章节字数:25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在一个偏僻的小街里,大概十几个小混混一样的人在一起围着莲华他们当中有男有女但年龄几乎都比莲华要大。

“大姐,你还要回去吗?”

“我们找那家伙半个月了,根本找不到,唯一的线索就是她和我一样去了那个学校。”

“那好说,让咱们哥几个一起去那里周围埋伏好等着她不就好了。”

“你个二货,她又不是傻子,这样她更不会出现。”

“那我们怎么办?”

“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了,你们还在这里呆着不要动,以免惊动她。”

“我们也想给大姐报仇啊,让我们一起上。”

“对,一起上,给大姐报仇。”

“你们没听见我说的话吗?现在是要让她出现,你们信我,她肯定会回那个学校的。到那时候就是我们找她算账的时候。”

“莲华姐姐,你真的要杀了翼姐吗?”在这里面一个年纪比莲华还小的女孩问。

“小雨,你怎么说话呢,还翼姐?她早就不是我们家族的人了。”旁边一个年龄比较大的男人对着这个叫小雨的女孩教训到。

“大姐,你现在就要回去吗?”

“今晚我去看看我姐姐,然后就回学校。”说完莲华叫了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一直旷课的莲华终于来到了学校。

初夏一如既往的是最早的来到教室的那个,见到莲华第一次来到这个教室她激动地跑到莲华的面前:“终于见到你了,风见同学,你最近怎么了?”

“哈,最近家里有些事情要处理,结果一弄就拖了半个月。”莲华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哦,对了风见同学还不认识我吧,我叫日向初夏,是这个班的班长。”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天你在我身边的是吧。”

“嗯呐,过了这么长时间风见同学才来上课,我还以为你被...”初夏差点说漏了嘴,马上她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以为我怎么样?那家伙想杀了我?还早呢。”

“那个,我想问问风见同学,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呢?我想要帮帮你。”

“谢了,大班长,叫我莲华就行,我们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是吗,可是鸢尾同学她到现在也没回来...”

“她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她,不然...”

“那个,莲华,你认识...”初夏的声音越放越小。

“谁啊?我刚刚没听清。”

“莲华你认识风见白莲吗?”

莲华很惊讶地看着初夏。“你怎么会知道我姐姐的名字?”

“...”

“说啊,你从哪里知道的,是那个家伙告诉你的吗?”莲华激动地用双手握住初夏的肩膀。

这时鵺来到了教室刚好看到这一幕,她向前一步把初夏从莲华的手中挣脱开并且护在了身后。

“你要干什么?”鵺盯着莲华问到。

“不好意思,初夏同学,是我的错,我失态了。”莲华对着初夏道歉,随后便恢复了平静。

“我只是想知道你从哪里知道我姐姐的名字的。”

“那个,是我们跟着鸢尾同学去了一个公墓,我们看到了墓主人的名字是叫做风见白莲。我们觉得这个名字和你很像所以才...”

“真可笑,她怎么会去那里...呵呵,嘲讽我吗?”

“莲华,怎么回事?”初夏问到。

“因为我姐姐她,是被那家伙杀死的啊!”莲华咬着牙对着初夏说到,不知不觉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什么?怎么会?”初夏递给了莲华一些纸巾。

“抱歉,在你们面前出丑了。”莲华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不瞒你们说,这也是我要来这个学校的原因,我要为我的姐姐报仇。”莲华握紧拳头坚定看着她们,而鵺也走到了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复仇成功的。”

而初夏在一旁没有说话。

下午的课下课后初夏和鵺被阳子老师叫到她那里整理大家的资料档案和交上来的作业。初夏在整理的时候拿出了一个小本记着什么东西。鵺看见了问初夏。

“你在记什么东西啊?”

“班里同学的生日啊。”

“记那个东西干什么?”

“当然是给大家过生日了,大家在一起开生日派对多好。”

“哎,你怎么还没有想通啊,你对她们那么好干什么?”

初夏没有理会鵺的劝告,她依然在记录着大家的生日。

“诶,鵺你快看诶,花铃同学的生日就在后天啊。”

“那又怎样?”

“当然是给她办个生日派对了。”

鵺看着一脸认真的初夏知道再怎么劝她她也不会听的。

“好吧,可是你别再把自己卷进什么麻烦里面。”

“不会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哼,不理你了╯^╰”初夏撅起嘴扭过头去不再和鵺说话。

“哎,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了?”

整理完东西后她们回到了宿舍。而在宿舍里她们看见了刚刚出去买完东西的花铃回到她的宿舍。

“欢迎回来。”花怜看到姐姐回来开心地跑了过去。

花铃把刚刚买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这时花怜凑到了花铃的面前。

“姐姐,回家的吻呢?”

花铃摸了摸花怜的头。“好的,姐姐这就给你。”

然后她们就像恋人一样吻在了一起。花怜抱着花铃的脖子慢慢地把她推到了床上。(因为花怜的要求她们把上铺用来放东西,而她们一起睡在下铺。)

“姐姐,我还要。”

说完花怜便要去解开花铃的衣服。但这时她们房间的门铃响了。

“等一下花怜,我去开门。”说完花铃推开了花怜,把衣服穿好去打开了房门。发现站在房门前的是初夏。

“是班长啊,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了,就是想问一下花铃同学喜欢什么东西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其实我喜欢的东西挺多的呢......”

初夏和花铃在宿舍房间门口聊了有几分钟,在了解花铃的爱好之后初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花铃也关上了房门。

“对不起啊,花怜,是班长她想要问一下我有什么喜欢的没有...”花铃想要对花怜道歉,但是她发现花怜手里拿着那把曾经在她身上刻下无数印记的水果刀。

“花怜...”花铃用着祈求的语气喊着花怜的名字,但是花怜不为所动。她把花铃推倒在床上然后骑了上去。

“姐姐真是不听话呢,明明说最爱花怜了呢。”

“花怜...我”花铃仍然喊着花怜的名字

“明明最喜欢花怜了,为什么要把花怜放在一边?”

“肯定是姐姐又忘记了,忘记了自己许下的诺言了。”

“没关系,花怜会照顾健忘的姐姐的。”

“花怜会让姐姐永远记住的。”

花怜的话一句一句都像她手中的刀子扎在花铃的心里。花怜扯下花铃的衣服,暴露出来的不是花铃的玉体,而是那满是创痕的肌肤。

“这么多次了,姐姐还是那么健忘。”花怜举起刀开始在花铃的身体上肆虐。

一道,又一道,花铃身上的伤疤又在增多。不仅是新伤口,花怜甚至划破了很多旧伤口。但是花铃没有喊出来,也没有制止花怜,她只是请求花怜住手并且保证不会再不顾她了。

在虐待完姐姐后花怜舔了舔那把沾着姐姐鲜血的刀子,又吻向了花铃。

“这下姐姐应该能记住了。不会再忘记了。”

花怜收起了刀,从她们上铺的一个箱子里翻出了创可贴、药和绷带。

“真是的,姐姐总是这么不小心。”花怜拿起药和绷带开始给花铃包扎。

“下次不要再这么粗心了,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

“是...我记住了。”花铃咬了咬嘴唇回答道。


这次交代了莲华和翼的矛盾还有花铃和花怜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