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2-17 23:57
点击:1114
章节字数:50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经过多年的急救中心的锻炼,白石的技术早已十足纯熟,即便是独立处理大动脉出血依然很有余裕。但白石并不想在这个地方进行伤口缝合,在对股动脉进行了结扎止血处理后,立刻吩咐救援队员将断裂的车门切断。

此刻,监控仪突然报警。

“血氧量下降,意识下降,准备插管,8.0。”

绯山听从命令,赶紧在包里翻出插管连同喉镜递给白石。

“8.0…这个…还有喉镜。”

白石转身跨到车头部对患者进行插管的时候,轻声鼓励着绯山。

“你做得很好。”

此刻救援队员开始将切割机垂降下来。

“注意,切割机垂降下来了哦,下面注意回避。”

“先切车框部分,然后切车门连接的部分,把座位整体移动下来。”

手持型的消防切割机被垂降下来。

操作切割机的是tiger,在观察车框和车体的连接后,向白石报告了自己的判断。

“车门切割没有问题,但是车框变形的太厉害了,恐怕没法直接和座位一起完整的拿出来。就这样切除车座的下半部分,伤员应该也能出来。”

白石摇了摇头。

“前田桑前胸肋骨有骨折现象,现在用纱布加压包扎,直接拖动的话,可能会刺破肺部,造成血气胸。最简单的方法就就是连同车座固定,整体搬运。”

Tiger撇了撇嘴,女医生的话,他半懂不懂,如果按照平时的情况,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好切断的部位进行切断,然后快速送医。但按照女医生的说法,伤员就可能因为他的错误处理出现难以挽回的伤情。

绯山围着车子转了一圈。

“从这里把车头切断吧,应该就能出来了。但这个切割机太小了,Dora去救助站取大型切割机要多久?”

“女神大人,大概要15分钟,快一点的话10分钟。”

白石评估了一下血气胸对60代患者的影响,又注射了一次肾上腺素。

“先切断车门,我来监控病人的情况,快去快回。”

“は。(是)”

直升机再度起飞,这边切割也开始了。

由于事先做过股动脉结扎,切割时引起的震动也没有再引起大出血,女医生没有选择当场拔出车门的碎片,而是用大量纱布对伤口进行垫压处理。

至此,病人的病情已经相对稳定下来。

女医生松了口气,稍微换了一下姿势,好让一直跪着变形的车框上的膝盖休息一下。

女自卫官隔着防护服,替她揉了揉膝盖。

“累不累?”

白石摇了摇头,防护服并不厚重,救治任务也并不繁重,但这样特殊的环境和装备,仍然让她心情沉重,不想过分的沉溺这种沉重的气氛中,白石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到病患身上。

“病人回去后,要单独隔离起来,他没有穿防护服就在这种地方生活,辐射癌变的可能性很大。附近有专门的核辐射隔离病房能接收吗?”

女自卫官飞快给出回答。

“有,出去后,会就近送到福岛医科大附属病院,那里有专门的放射线管理中心可以处理。”

白石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为什么要轻视生命,待在这种地方….”

“故土难离,一定是有什么令他难以割舍的东西,才让他一直坚持在这里吧。”

女自卫官这番话,既像是安慰白石,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就算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女医生转过头来,明澈的黑眸在防护头盔下明灭不定的看着她。

女自卫官笑了笑,轻声说着。

“生命是最宝贵的,要用来守护最重要的人。”

头顶传来了直升机的巨大轰鸣。

对讲机里再度传来dora轻佻的声音。

“切割机运到,要垂降咯,注意回避。”

这次下来的是工业用切割机,但切割机过于沉重,在直升机悬挂时,才刚刚接触地面是便猛的从悬空的树木中掉了下去。

虽然dora及时提升了直升机的高度,一瞬间将切割机悬空起来。但刚刚的擦刮导致折断的树枝连同断崖的碎石如雨点般掉落下来。

“落石回避!”

白石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绯山扑倒在身下。

石块掉落在周边车体的清脆声音,撞击肉体钝重的闷响让白石瞬间心跳加速起来,但护在她身上的人死死压在她身上,由不得她动弹半分。

“美帆子!”

所幸这只是轻微的刮擦,不到两分钟,落石便停止了。

又等了一分钟,等到落石声音完全消失了,双手双脚都牢牢趴在车框上的绯山才直起身子,首先是低头察看被自己护在身下的女医生和病人的情况。

“还好吗?有受伤吗?”

看着胸口剧烈起伏,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女医生。

“有没有哪里痛,头有没有被打到?”

虽然背部的确被几块碎石砸到,但除了有些痛以外,好像没什么问题,绯山握住女医生的手,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事。”

女医生涨红着脸,喘着粗气怒视自己的样子,绯山甚至有点怀疑,若是放开这双发抖的手,下一秒它们就会甩到自己脸上。

旁边同样被落石袭击,第一时间抱头躲避到车体下的tiger也跑了过来。

绯山歪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也平安无事,便笑眯眯的比了拇指。

“都没事就好。”

这才打开对讲机回应不停询问下面情况dora。

“这边都没事,dora你有事,直升机悬挂重物怎么能这么草率不做安全确认,回去罚你洗全队的衣服。”

Dora早已褪去了话语中的轻佻,如释重负的大出了口气,话语也颤抖起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您要是出事我只有切腹谢罪了…”

Tiger接收到绯山的眼色,故作轻快的骂了他一声

“你这混蛋,说什么胡话,我们女神可是不死身。等回去再做检讨,赶紧把切割机送下来,往东北方向差不多10米有空地,慢慢移动过来。”

绯山低头捧住女医生的防护头盔,朝她露出清爽的笑容。

“听到了吗,我可是不死身呢。”

这才看到女医生在防护头罩下已经流了满脸的眼泪。

心中大痛,把女医生抱进怀里。

“作为救援队长,保护医生是我的义务,作为恋人,保护你是我的荣耀。不管是公心还是私心,我都无法不这样做,现在不是没事吗,我们把剩下的任务完成,好吗?”

隔着防护头盔,女医生没法给自己擦眼泪,再多的清醒混合着眼泪也会情绪化。而情绪化的话没有任何效力,白石努力控制着呼吸,好让自己的声音镇定下来嘱咐着。

“回去后,立刻要做CT检查,我听到石头砸到你了,不可能一点事也没有。”

听着女医生时不时颤抖一下的哽咽,绯山安抚的抚摸着女医生单薄的背部。

“好,都听你的。”

切割车头的时候,白石一直紧紧握着绯山的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悬崖有落石,已经不适合让名取医生下来,白石指导着绯山和tiger在自己除颤的时候,进行CPR(心肺复苏术)和呼吸管理。

“车头切断的时候,病人腿部压迫的有毒血液立刻就会回流,会造成室颤反应,我会使用AED进行除颤,在充电前我会给出指示,所有人都必须离开病人,不能碰触身体的任何部位,明白吗?

就在车头切开时,绯山和白石飞快的将人连同座位一同搬出车体,将病人迅速平放到担架上。

监控仪也立刻出现了VF(室颤)报警。

绯山紧接着开始CPR,白石则开始给AED充电,同时给出指示。

“开始充电,所有人离开。电击。”

两次电击后,病人终于恢复了心跳。

“安排运送。”

绯山发令的时候突然小小的咳嗽了一下。

悬挂担架的时候,白石下意识的往废弃的汽车里看了一眼。现场急救医有随身收敛病人随身物品的习惯,此刻她在副驾驶里看到了一袋药品。

“6-MP…?急性白血病….”

替前田桑做诊断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发热和出血症状。是在替家人买药回来的路上开车掉下去了吗?

轻轻扯了下绯山的防护服。

“最好询问一下当地的消防,看看前田桑是否还有家人住在这里,可能还有急性白血病人,得麻烦他们做个确认。”

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大声音似乎盖住了白石的声音,绯山好像没听见一样,开始协助自己登机。

被悬挂起来的白石,因为恐高只好紧紧抱住绯山,等上了直升机后,平复了心跳过后,白石重新提起了急性白血病人的事。

“前田桑车里有6-MP,6-巯基嘌呤是治疗急性白血病的口服药,这里又是辐射伤害的高发区,前田桑家里很可能有急性白血病人,放着不管的话,病人会有生命危险。”

绯山沉默了一会,直到直升机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才扯开防护头套一边急促呼吸着一边扯过对讲机。

“tiger,把这个情况转交给当地消防。Dora,病人运送到福岛医科大附属病院,交接后,飞空自总院。”

白石观察着女自卫官苍白的脸色,连忙也扯开头套,将绯山放平到直升机舱地板上,拿起听筒开始听音触诊。

“美帆子,哪里痛?”

绯山急促呼吸着,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白石瞬间便想起之前的落石事故,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声音太大,光是听音几乎听不到任何症状,但是用手触诊,能明显感觉到平时过缓的心跳,现在跳动的很厉害。但绯山的桡动脉触感微弱,血压正在下降,心搏也很微弱,一定是哪里在内出血。

大声指示名取医生把FAST(超声波)拿过来,一边替绯山戴上氧气罩。

一边抬头问着已经看傻的tiger,用力打了他一下,让他回过神来。

“还有多久到医院?!”

Tiger连忙回答。

“还有七分钟,队长她怎么了?!”

七分钟,还好。

白石低头用随身的剪刀剪开绯山的防护服和浅蓝色军服,操作着FAST(超声波)在绯山的胸口检查起来,不出意外在心包处发现大量积液。

“ACT(急性心脏压塞)…”

她早该想到以绯山的心脏状况,如果被落石打中,肯定会有问题,她应该早点坚持做检查的。

直升机上太过颠簸,白石全然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心包穿刺。

而前田那边的监控仪也厉声响了起来。

名取飞快的读取着数据,大声通报给白石。

“血氧下降,进气不能,气胸。”

白石用力咬了咬嘴唇,迅速从绯山旁边转到前田那边,叩诊着前田两边的肺叶。

“是闭合性血气胸。”

白石看着两边病人的状况,两边都是要立刻进行穿刺的症状。

而前田这边如果几分钟不做处理就会死。

几乎把嘴唇咬出血那般用力,将目光强行从绯山身上移开,大声嘱咐名取。

“去那边,推注普鲁卡因,给氧。”

又用对讲机命令驾驶员dora。

“请Heli尽量保持平稳。我要开始穿刺。”

自己则飞快从包里找出手术刀,止血钳,胸导管。

万幸,这是白井三尉准备的开胸专用手术包。

在感觉到飞行平稳下来后,立刻在前田的侧胸部,开始开胸,穿刺,一分钟内就完成了插入导管排气。

监控仪终于安静下来。

固定好导管,白石飞快移动回绯山这边,只见绯山原本半敛的眼眸已经全然闭上,抓起绯山的手一测。

桡动脉已经摸不到了。

拿起随身的笔电检查了一下瞳孔,两边等大,有对光反应,意识等级下降,但好在头部应该没有受到过落石撞击。

“dora,三分钟内能到医院吗?联系福岛病院安排手术室,我需要心脏外科援助。联系白井医生,我需要绯山美帆子的病例。”

一秒钟后,得到了坚定的回答。

“请固定好队长。”

白石示意tiger帮助自己,趴下紧紧固定住绯山的身体,丝毫没有发现脸上的泪水已经沾湿了恋人的脸庞。

直升机下降时,福岛医科大附属病院已经有担架在等候,给绯山连上监控仪时,监控仪几乎同时报起警来。

不顾现场螺旋桨扬起的风尘,白石立刻在心前区浇上大量碘酊,取出注射器开始进行心包穿刺。

历练多年的手腕,不会因为情绪波动而颤抖,累积在心包处的血液如愿被抽取出来,同时血压也开始回升。

得以松一口气的白石,交接好前田的病况,示意在场的医生将绯山送入观察室等待手术。

一直跟在一旁的tiger也将电话交给白石。

电话里,白井三尉严肃的警告着白石。

“事情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准备在没经过绯山三佐同意的情况下对她进行手术吗?”

白石抿了抿嘴唇。

“你是心外科医,应该很清楚,心破裂后再度出现心包损伤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美帆子的心脏,频繁的出现状况,并不是偶然。手术我必须要做,如果她想告我,我等着她。”

白井沉默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将病例发送到tiger的手机上。

“我调查过你,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专攻心脏内科的专家。导管消融术对你来说不是问题,但是之前美帆子的心脏受损很严重,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复原。一旦出现新损伤,就算是你也做不来吧,必须福岛病院那边的心外医生帮你。没有得到手术许可,他们会同意做手术吗?心外科我才是专家,美帆子的主治也是我,只有我最了解美帆子的身体状况,这个手术,应该由我来做。美帆子是航空自卫队的自卫官,手术必须要到航空自卫队的医院做。”

白石抿了抿嘴唇。

的确,她已经完成了急性心脏压塞的处理,短时间内绯山就会清醒,如果进行心脏内科手术,福岛方面的医生一定会先征求绯山的意见。

“好,比起福岛这边的医生,我更信任白井医生你。”

抬头问了问tiger。

“这里飞到白井医生的医院要多久?”

Tiger早已听到了两人争执的内容,不停的擦着眼睛。

“快的话,半个小时足够,呐,白石医生,我们队长真的心脏不好吗?”

白石看了看观察室的方向,苦涩的扬起嘴角。

“放任她不管的话,这样的事还会不断不断上演,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去送死。”

听筒那边的白井,也轻轻叹了口气。

“我来安排手术室。”

坐在前往航空自卫队病院总院的直升机上,白石用手机查看着绯山的病例。

“右心耳,左心房破裂….昭和52年,9月27日…”

9月27日…今天啊。

白石苦笑了一下,手指轻轻抚了抚心上人戴着氧气罩的脸颊。

“抱歉…这个生日礼物,你可能会不太喜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