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完結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11-30 19:22
点击:1280
章节字数:48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謝謝妳,Alter。」少女貞德瞇起眼看向屏障的另一頭,狼群仍不管不顧地持續衝撞,她舉起手遙遙指向魔術師所在方向。「請各位準備好,我要撤下屏障了。」


「夢想的我,我準備好了。」Lily的手按在貞德背部鎧甲,亮著淺色光輝,緩緩輸送魔力。

貞德也向少女貞德點頭示意,聖旗展開。

而Alter死死繃著臉,握著的那一隻手傳來冷涼溫度,她卻不能因此放下武器,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動作快點,好半晌她才惡狠狠開口。


「三、二……一!」

清亮的少女嗓音喊出最後倒數,屏障撤下那一刻火焰向外噴湧,正面撞上踉蹌衝入的狼群,聖女的寶具則展開另一道屏障隔開灼灼熱浪,只要願意得到庇護,主的光輝將護佑她們全員不再受到傷害。


忠實狼群如敢死隊,在命令下衝入火裡,同時歪斜火刑架自火中一一立起,沉重鐵鍊將巨狼綁縛其上,身軀連同臨死嗚鳴一起燒灼成灰。

「再、再來!」魔術師眼裡浮上血絲,口中咒文喃喃不絕,水晶球表面喀啦地浮出淺淺裂痕,加速榨取魔力,將之轉變成一頭一頭狼,狼群的產生似乎無窮無盡。


但不會是無窮無盡,勝負取決於聖杯碎片魔力用盡時,是誰佔上風。


「你們……」

Alter的金色眼瞳滿是戾氣,看著燒完又出現一批的狼,鬆開了少女貞德的手。

「……快點去死啊!」

她脫離貞德的寶具庇護,一個勁地衝入火裡,龍旗怒展,火焰中隱隱傳來龍的低沉咆哮,狼群依循本能瑟縮,正利於長劍揮下,斬下首級。


Alter在火焰中反覆衝殺,噴濺而出的血液因高溫蒸發,她身上除了更多的燒傷再無其他痕跡。

包括臉上的、她不會承認的蜿蜒水痕也一併隨著高溫離去,留下的細小鹽粒與漫起的灰混在一起,再也無法分辨。


在火中喪失計算時間的能力,Alter只知道她的長劍總算找到方向,往下指著跪倒在地的魔術師。

麥田上仍舊燃著火海,狼屍密密麻麻而灰燼灑落其上,魔術師手捧的水晶球不知何時成受不了龐大的魔力轉換量而徹底碎裂,局勢已定。

天空也是,和不久前的水晶球一樣,裂痕清晰可見。

局勢已定。


Alter沒有揮劍,明明就像切菜一樣容易,她卻沒有像砍殺群狼時一樣俐落揮劍。

「……你研究過的吧?會的吧?要怎麼修復聖杯?」在遠離所有人的地方,她開口向魔術師詢問,沾滿灰的聲音嘶啞。


失去了最後倚仗,甚至畢生夢想開始碎裂,魔術師的倨傲囂張跟著煙消雲散,懦弱囁嚅取而代之。

「我、我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聖杯,讓我回去、讓我回去的話,給我時間我就能研究出來……」

「讓我帶著聖杯回去,我能把它修好的……」


不知是絕望的回答還是仍想帶走聖杯的不知死活再次燃起Alter的怒火,她一腳踹出,正中魔術師頭部,落敗的男人被巨大力道踢得往後翻了幾圈,Alter鐵青著臉追上,又是一腳狠狠踩向魔術師腹部。

「混帳……」她罵,音調卻像是方才巨狼臨死的哀鳴。

劍與旗不知何時落地,被棄置在荒蕪麥田,Alter只是又抬腳,狠狠往下踹,再踹,又踹,踹得魔術師的哀號越來越小聲。


然後——

「Alter。」

沉穩的、疲憊的聲音。

Alter下意識停手,慢慢回頭。


貞德向她走來,該是耀眼的聖旗卻像拐杖,輔助過度使用寶具的從者蹣跚前行,而從者縱使步伐緩慢,一如以往的堅定。

貞德的旁邊,還有惴惴不安的Lily,以及不只臉色蒼白和腳步虛浮,連身影都逐漸模糊的少女貞德。


「Alter。」

這一次是少女貞德在喊她,Alter不會錯認聲音,甜美的、雀躍的聲音。

她茫然看著少女貞德,不懂為何喊她。

「怎麼又受傷了?」

少女貞德伸手撫去Alter臉上髒汙,回復原本過分白皙的膚色,接著亮起柔和光輝。


「喂!」Alter猛然抓住少女貞德為她擦臉的手,阻止對方為她療傷。「妳也看一下自己的情況,少給我亂來!」


「已經無所謂了喔。」少女貞德任由Alter握得她手腕發疼,但比起正在碎裂的天空、從空中落下然後消失的星子,以及被燒為灰燼再也無法重獲新生的麥子,幾乎感受不到那點疼痛。「Alter看著我就能知道的吧,我已經沒辦法再維繫整個世界,該消失了。」

「所以Alter,讓我做我想做的事情,好嗎?」


「妳說過的,妳是從我的願望中誕生……」Alter咬牙,再開口時聲音如受創的獸低吼。「……我可沒說要妳不見啊!」


「對不起,不管是當個普通的村姑還是繼續存在,我都沒辦法完成Alter的願望。」少女貞德抬起另一隻手,拇指先即將流出的液體一步按住Alter眼角,輕輕一抹。她知道Alter討厭被人看到脆弱模樣。「雖然對不起Alter,但是Alter在的時候,我很開心喔。」

Alter不想承認,少女貞德邊說著邊露出笑容時,身影好像又淡一分。

「真的很謝謝Alter。」


「沒有要妳謝。」Alter強力壓著哭腔,鬆開桎梏,讓少女貞德的手又撫上她的臉,為她治傷。「……反正妳也只是、我創造出來的贗品。」

假的,贗品創造的贗品,毫無價值的存在。不過只是這樣的東西,就算消失不見了也不用難過。

不需要、難過。


「最喜歡了!」本來乖乖待著的Lily一下子衝過去,撲上少女貞德的背緊緊抱住。「我喜歡馴鹿、長大後的我、原本的我,夢想的我也最喜歡了!」

最喜歡了,所以不要消失。

可是碎裂的天空不會恢復。


少女貞德空出手摸了摸Lily的頭,說她也好喜歡Lily,Lily是個可愛的孩子。

「還有Alter,好喜歡Alter。」少女貞德的手環過Alter的脖子,頭舒服擱在硬梆梆的肩甲上頭,連著正抱著自己的Lily的份一起抱住Alter。

好半晌,Alter遲疑地、緩慢地兩手揪住少女貞德的腰側衣物布料,頭埋進少女貞德脖頸間。

少女貞德似乎笑了,在Alter耳邊低聲說她真的很開心,結果居然是Alter完成了她的願望。

Alter叫她閉嘴的聲音含糊不清,或許是因為少女貞德肩口的潮意模糊了聲音。


貞德抿著唇在一旁看著,不只看著抱成一團的三個人,更看著墜落的繁星,縱使她難以從這個世界取得魔力,也能輕易感覺到這個世界真的離大限不遠。

若是再不離去,等到魔力枯竭世界崩毀,她們三個不知道會不會連著一起毀滅。

她擔憂著不知該如何打斷另一邊的三人,少女貞德就彷彿感受到她的想法似的,微微轉過頭對上貞德的視線,少見地對她露出淺淺笑容。

拜託妳了。話語沒有聲音,卻能辨認出少女貞德的嘴型。

已經大聲哭出來的Lily,和死命隱藏抽泣模樣的Alter,就交給已經熟悉訣別的妳。


握著旗桿的手又緊了緊,貞德緩緩點頭。


少女貞德滿足地嘆口氣,摟著脖子的手轉為拍拍Alter的頭,說差不多囉。

Alter放開了手。

抓著背部衣料抹眼淚的Lily被拉著來到身前,少女貞德的身影已經淡到若定睛去看能看見後頭景象,摸著頭的動作也幾乎讓人感覺不到,但仍蹲下身來,輕輕擁抱Lily,鬆開手時,在淺色髮頂印下輕吻。

幼小的孩子用手被自己抹乾眼淚,帶著哭腔的聲音斷斷續續:「拜、拜拜……夢想的我……」


「嗯,得說再見了呢——」

少女貞德站起身,又寵溺地揉揉Lily的頭,接著再次面對死死咬著下唇一句話也不說的Alter。

別咬,又會受傷的,她喃喃,手指輕輕壓上Alter唇瓣,等著對方放鬆,這才收回手,輕巧往後躍了幾步,隔著距離看著自遙遠之處而來的三人。

「——讓我送妳們回去吧,是叫、迦勒底對吧?」

整個人變得半透明的少女半抬起手,柔和光圈圈住她們,魔力匯集,準備打開通往與正確世界歷史連接的道路。

她望向Alter、她的創造者,賦予她形體與一切的人,到最後她都搞不清楚究竟她的行為她的選擇是源於自己的意志,還是因為Alter心目中的貞德就該是這個模樣。

包括想要擁抱、想要一直在一起的想法,到底是為了順應Alter的渴望,還是因為真的好喜歡好喜歡Alter。

不過那又怎樣呢,反正有過擁抱、有過相處,有過應該也同樣喜歡著自己的Alter,這樣就好了。

真的、這樣就好了。


……不過、還是稍微有點忌妒呢。

身為Alter的原型、她的原型的那個人,Alter或許仍未意識到自己渴望著的那個人,能夠繼續陪在Alter身邊。

因為能夠陪伴在Alter身邊,最後不得不把Alter拜託給那個人了,想了想還是有那麼一點不太甘心。


眼角好像湧出液體,她不太確定,即將消散的形體還能保有人類身體的機能嗎?

就連視線都變得模糊,沒辦法好好辨認出被魔力攏住的三個人的身影,只能依稀分辨出白色的、小的,和那個黑色的。


啊啊、這樣看來,真的撐不下去了吧。

她努力、努力想要看清即將離開的三個人,魔力光圈正在收束,本就模糊不清的身影縮小又扭曲,黑色和白色混雜在一起,成了一個停在半空中的點,向著破滅天空的縫隙往外飛去,然後消失不見。


「謝謝妳們,來到這裡。」

她低聲呢喃,儘管不確定在已經沒有魔力可構築出空氣的世界能不能讓任何人聽見。

趁著還保有最後一點知覺,少女貞德把手指壓上自己的唇。






她們就這樣回去了,回到迦勒底。

回到對另外兩人而言的旅程起點,天文台的靈子轉移室,與離開時唯一的不同,是這兒大閃著敵人入侵的紅光。

「搞什麼啊!」還沒完全脫離感傷氣氛,Alter硬是逼著自己進入戰鬥態勢,準備衝出去找人、最好是很多人,打一架排解鬱悶。


「Alter、等一下……」熟悉的區域與由電力供給的魔力多少緩解了貞德在上一場戰鬥過度消耗的不適,但可以的話她不希望再在短時間內捲入另一場戰鬥,尤其感覺上附近的強烈魔力不像是敵方靈基。


暴躁的龍之魔女勉強聽話停了步伐,凶神惡煞似地瞪著緊閉的沉重門板。

門板向兩側滑開,衝進來的是同樣在戰鬥狀態下的數名從者,英格蘭的王、抑制力的紅衣弓兵、四處劫掠的海盜船長等等等,以及稍微慢了一些的迦勒底目前最高長官。

她們面面相覷,緊繃氣氛鬆懈卻無人開口。


直到人類最後的御主與身旁的亞從者同樣從門板之後出現。

橙髮的御主先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似地看著三人,然後毫不猶豫向前撲抱。

「都沒辦法連絡上妳們我好擔心啊,要不是貞德有傳訊息回來我都想帶一堆人衝過去了,都是達文西不讓我過去……」不理那邊最高長官以對人類來說還是比較危險的說詞抗議,下意識避開好像整個人都冒出無形火焰的Alter的御主繼續抱緊貞德,讓歸來的聖女無奈地拍拍她的頭,說她們三個都沒事的。「妳們突然闖回來嚇死人了,系統一開始還以為妳們是敵人,但平安回來就好了,等等讓Emiya煮一大堆好吃的,看妳們想要吃什麼都可以,還有……」


一邊忍無可忍的Alter伸手把人拖出貞德懷裡,打斷那無盡的嘮叨。儘管御主可能因為情緒激動而沒有注意到,但她可沒漏掉在被撲上時向來身強體健的貞德身體竟微微晃了一下。

「我們回來了。」她平板陳述。「報告是找達文西吧?我會——」


「這不急。」迦勒底的天才眼尖地看著在御主被拖走後好像鬆一口氣的貞德,下達命令。「妳們先去好好休息吧,睡一覺後吃飽飯,那之後再來找我就好。」


貞德感激地看向達文西,接著向著眾人頷首。

「那我就先告辭了——」

她想早些休息的打算卻被打斷,站在一邊、異常沉默的孩子又扯住她的衣角。


「那個、原本的我,我想一起睡可以嗎?」Lily怯生生地問。


「當然好啊。」禁不住軟了語氣,貞德握住Lily小小的手掌。「我們一起去睡吧。」


「還有長大後的我。」一邊緊緊回握貞德的手,Lily趁著Alter站開前抓住她的手。「長大後的我,我們一起來睡覺。」


Alter蹙緊眉,盯著倔強地抓著她、不肯放手的孩子,那孩子對上她的目光,委屈的聲音像是哀求。

……不想要一個人,所以一起睡嘛。

「……喔。」最終、幾乎消散在空氣中的氣音,愛笑愛鬧的孩子總算回復一點笑顏。


在一旁看著、驚異魔女居然配合的御主讓出往門口的路,淺淺微笑。

「那就、好好休息吧。」


至於兩個大人和中間牽著一個孩子的三人組後來又繞回來問了哪裡有可以擠下她們的床,才終於能去好好休息,兩個大人睡在床的兩側,孩子擠在中央,三個人幾乎是一閉上眼就陷入沉睡。

而消耗最少的孩子在許久的睡眠後睜開眼睛,猶豫半晌後小心翼翼從太過疲累的兩人中間下床,重新為她們拉好被子。而孩子在離開三個人找到的房間前,好像看到躺在一張床上的兩個人靠得更近了。

孩子出了房間去找她的朋友和她的馴鹿,擠在她的兩個朋友之間,告訴馴鹿說,有一天一個村子裡的女孩子,遇到了一個昏迷在麥田間的人。

這些這些,都是後話了。






FIN


先講一下背景參考:少女貞德的聖杯碎片背景則是參考最初龍娘萬聖節時提過的聖杯碎片設定

後記:
從二月一直到現在,這篇故事雖然不是我耗時最久的作品,但也是我目前寫過最多字的作品了,我愛他
少女貞德最後會消失,對我而言是必要之惡,身為聖女大大腦殘粉我不能接受她的女人開後宮.........但寫到後來我真的差點哭還憂鬱了幾天不肯動番外
讓她消失雖然早在動筆的時候就確定了,但我在敲下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超想掐死自己(

在這之後,Alter是怎麼習慣聖女大大和幼貞進入她的生活,聖女和Alter的關係是怎麼更進一步、Alter的心房是怎麼被打破怎麼乖乖被聖女抱著,都是番外的部分了
我覺得除了一開始少女貞德和Alter在搞曖昧以外,番外大概是這本幾乎沒愛情元素的本裡面最接近愛情的部分了

但是說好了番外不公開XD
本子我也懶得在印了,耶

歡迎留言給我心得或不給我心得
雖然寫很久,但我也知道我有很多還不足的地方待加強,希望各位能指引我方向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謝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nocto
nocto 在 2020/07/02 18:22 发表

作者的文笔真的很好,虽然看完并没有哭,但是忧伤却是一直萦绕在心头

deleter
deleter 在 2018/12/04 23:24 发表

感觉不错→_→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12/01 10:05 发表

写的真好QAQ,我永远喜欢贞德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