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036

作者:sock_k
更新时间:2019-02-11 13:41
点击:634
章节字数:21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36.6.13


我选了那所大学,物理专业。


2036.8.28


老教授退休,新教授就职。学校的课程设置每个几年就会更新一次。我只能照着30年前的课表,尽量选一些相近的课。


2036.9.1


开学典礼。周围的人吵吵嚷嚷叽叽喳喳,看起来和外面其他学生没什么不一样。很难想象这些人最终都会成为“他们”。有几个女生和我示好,现在应该是传统意义上交朋友的时间,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就好。


2036.11.xx


妹妹在观察室里。她被麻醉了,静静地躺在他们中间,看上去十分柔弱。像一只…脆弱的蝴蝶。这是什么瞎烂的比喻。我开始自嘲。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会变得十分精分。只是一天而已,没关系吧。


这道玻璃墙真是冰冷啊,是因为冬天要到了么?呸,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全年恒温呢。


他们走了。或许是因为我的出现这里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没有多看我一眼。又或许,他们在避免和我进行眼神接触。


妹妹醒了,她初见我时十分欣喜,转瞬又变得忧虑非常,她问我为什么今天也穿着手术服。


“只有今天一天而已。”我这样回答她。


“是我们的生日么?”她困倦的脸上露出些许欢喜。


“是的。”我拿出蛋糕点上了一根蜡烛。蛋糕很小,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吃。


妹妹闭上眼睛隔着玻璃对着蜡烛吹了一口气。在她睁开眼前,我偷偷将蜡烛掐灭了。


“我们十八岁了。”妹妹看起来很开心。她每次生日都这么开心。


十八岁,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但是这对妹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妹妹困得很快,我站在玻璃墙前一口一口把蛋糕吃了。我该走了。


2037.3.3


学院的教学秘书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扣作拳状。他看着我的眼神很复杂。他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吧,如今转成了管理职位,看起来不那么让人讨厌了。


“按照你的身份,你是不能出国的,所以你要谨慎的考虑你的发展规划。”他这么告诉我。是啊,我是不能离开这个国家的。我怎么会这么天真。


2037.3.4


说是跨了一个校区,生科院其实不远。我尾随一个穿着蓝色褂子的同学走进了一间实验室。


实验台很是干净,实验课还没开始。一旁的笼子里关着试验用兔,有两个穿着蓝褂子的同学正在逗弄着那些兔子。


我知道这些兔子接下来的命运。不过它们依旧比我们幸运。在那些学生将针管里的空气推入它们的静脉之后没多久,它们的生命就终结了。在那之后,实验才开始。它们多幸运。


“同学你的实验服呢?要把实验服穿好哦。”一个漂亮的青年女人对我说。她看起来很干净,没有他们身上厚重又复杂的气息。她应该是和他们一样的人,可是她看起来很不一样。


“在外面。”实验服,我自然没有。我退出了实验室。


走得快了,三月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刮得我面上生疼。她为什么和他们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吧。如果她知道了关于我的事情,她也会像他们一样看我。


2037.3.16


[今天是可以提交转院申请的最后一天,请各位同学计划转院的同学抓紧时间。]


邮箱里躺着这封邮件。可是我不能离开这个国家,所以原来的计划都行不通了。那么现在,我该何去何从。


“樱花要到清明节才会开放,现在等在这里太早了哟。”是那个漂亮的青年女人,她的手上抱着一摞材料,或许是来送什么重要文档的吧。这所学校在资料保存方面意外得守旧。


“如果等不到清明节,那也只能现在来看看了。”我随口答到,只希望她快点离开。


“现在就要看么?”她蹙起了眉,作思索状。美人蹙眉都是美的,所以黛玉妹妹哪怕天天臭着个脸,宝玉还是缠着不放。


“现在看也好,好些树都零零碎碎地开了些。你…注意到那棵绿樱了么?来,我带你去。”


我本就不是来看樱花的,但是到了这一步也不好敷衍了事。只得三两步跟上。


“看。”她指着路边一棵“绿叶树”。


这也是樱花么?我凑上前识别花蕊和花瓣。是了,这真是一棵樱花树。真是一棵容易让人忽略的樱花树,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真是与众不同。”很特别,但是不漂亮。


“虽然它的生命历程和别的花树不一样,但是到了凋谢的时候,它的樱花也会变成粉色,然后落入土中,被分解者分解。”她兴致勃勃地讲解道。


前半段还很正常,后半段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提到分解者。既然上升到了学术,还是扯两句吧:“这都是碳循环的一部分。”


她一脸意外,似乎觉得这个句话接的有些突然。你怎么回事?我只不过顺着你接话。


“你说得对,这里所有的樱花树,所有的植物,你还有我,都是是食物链的一部分、碳循环的一部分。相同也好,不同也罢,我们都是在完成我们被赋予的不同角色的使命。”


赋予、角色、使命?这些字眼非常刺耳:“有些被赋予的角色,并不让人喜欢。比如这块绿樱,或许它本来并不像变得这么与众不同。可是,为了观赏,还是有人把它培育成这样。”我在说些什么?我想说什么?像是在埋怨,像是在倾诉。可是我,为什么要向一个外人倾诉?


“如果绿樱不愿意…嗯,很遗憾的是,所有的生物都无法在出生之前决定自己的样子。这种无奈实际上是所有樱花的不幸。没有变成绿樱的樱花也只是一时运气好没有被选中而已。”她注视着我,眼中似有水波荡漾。


是所有樱花的不幸。真好,居然有人是这么看的。


2017.3.17


随着我的入学,针对妹妹和我的研究中心转移到了离学校很近的地方。


我又去了研究中心。


妹妹上午的各项检查已经完成了,但是她还没有醒来。


“我原来,想把他走过的路都走一遍,看看这个魔鬼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我不能离开这个国家,所以现在行不通了。”


“有人告诉我,我们的不幸,其实是所有人的不幸。”


“我们,被放在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的位置了。”


“真好。”


11/29/2018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