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21:58
点击:718
章节字数:49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Alter和貞德專注戰鬥,專注在求生和求勝,所以沒有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屏障後頭的村民消失了。

或許看著有人扛起戰鬥重責,純樸農民就回到村莊裡頭。或許。

留在村內的少女貞德與Lily走出屋外就能看見成群緊張村民,點起火炬,惴惴不安地抓著平時的農耕器具。

好不容易又睡著的Lily不久前被Alter匆匆叫醒通知敵人來了,她搖搖晃晃下床喚出武器,卻被巴了一下頭說還用不著她,這次換她留在村裡保護大家。

那時的Lily不太開心,守護是原本的自己的工作,這點就算是剛睡醒也記得清楚,況且原本的自己幾乎不能恢復魔力,上戰場太過危險。

她還記得Alter的凝重神色,告訴她說先確保村子安危,等等就去把喜歡一個人擋在所有人前面說自己是盾的笨蛋拖回來換班。

在Alter又要跳窗離開的時候,少女貞德揪住Alter衣角,問需不需要幫忙,聲音微弱到Lily擔心是不是睡眠被頻繁打擾加上壓力太大,害得夢想的自己生病了。

Alter說了不需要,說她很強,絕對可以讓村子重回平靜。然後就走了。只是Lily覺得原本的自己揮開夢想的自己的手動作有點奇怪,好像還輕輕握了一下,才把對方的手挪開。

真奇怪。Lily跟著少女貞德與村民們聚集在教堂之前,靠著她的武器認真思考。包括原本的自己到現在還沒回來都很奇怪,該不會長大後的自己忘記要叫人回來換班了吧?


「Lily……」在村民焦慮的禱告聲之中,少女貞德輕聲開口,還是那種讓人擔心是不是生病了的聲音。「妳想要過去嗎?」


「想,可是我也要保護妳們。」Lily答得悶悶不樂,但不忘伸手碰碰少女貞德的額頭,擔心對方會發燒。「……妳好冰!人類不可以這麼冰吧!」

每次拉著原本的自己的手時總是覺得溫暖,被馴鹿摸摸頭的時候也非常溫暖,就算是長大後的自己也因為老是在放火所以燙燙的。她第一次碰到體溫這麼低的人,溫度可能就只比冰淇淋要高一些些而已,這絕對是不行的吧?


「我沒事,不用擔心我。」少女貞德撐起笑臉,拉著Lily的手回去握住武器。「Lily,我覺得我們應該過去。」


「不行啦,不可以丟著其他人不管,而且夢想的我跑去戰場太危險了,會死掉的!」Lily大力搖手,努力想出更多阻止對方的理由。「而且妳去的話原本的我會很生氣,她生氣起來很可怕的!」


「沒關係的。」像是不知道自己的臉色已經蒼白到讓人無法忽視的程度,少女貞德仍安撫似地拍拍Lily的頭。「我得過去才行,不然……」



「不然什麼?才沒有不然。」Lily鼓起臉頰,擋在少女貞德面前,不讓她離開教堂前的小廣場。「我喜歡夢想的我,所以妳不可以去危險的地方。」


「本來以為有那位和Alter就可以的,但是結果還是不行呢。」喃喃著Lily不太懂的話,少女貞德太過輕易地繞過Lily的阻擋。「抱歉了,Lily,但是我得去才行,力量不能再分散了。」


Lily僵在原地動彈不得,在少女貞德踏出步伐的那一瞬間她周身魔力忽然抽空,甚至有要從她身上抽取更多魔力的趨勢,太突然的驚嚇讓她沒法移動,放著少女貞德離開。

幸好沒多久就恢復正常,她的魔力也半點都沒被取走,儘管還是心有餘悸,仍不禁慶幸能做到這種是的少女貞德就算跑到危險的地方也不會被欺負了。

Lily猶豫地看了看聚集在教堂前的村民,反正只要先一步打倒討厭的大叔和狼,這些人就不會有危險了吧?下了決定後,Lily握著她的槍,連忙追趕上去。

「等我一下啦夢想的我!」




但在離開教堂前廣場的轉角時,一個幼小男孩陰沉著臉出現在她們面前。Lily認得他,夢想的自己喊他安德,好像很討厭她們這群外來者的樣子。


「我決定了。」少女貞德向著男孩開口,沒有對待Lily時那種對孩子的溫柔安撫,反而像是告知似的平淡冷靜。


男孩抬起頭看著少女貞德,嘴巴開開合合。Lily努力去聽,卻只聽見模糊不清的聲音,能勉強分辨語調起伏,實際上卻連一個字聽也不懂。


「我知道。」萬幸少女貞德仍是用Lily能聽懂的話說,讓不能理解異樣語言的孩子能多少猜測對話走向。「我知道後果,但沒關係的,我得去做這件事。」

「希望她能夠再回來,她也真的回來了……現在只是付出代價罷了。況且,無論我們動不動手,結果都是一樣的。」


男孩蹙緊眉頭,消失不見。

Lily用力眨了眨眼睛,空氣中真的不見人影,好像剛才的對話只是幻覺。她愕然想問少女貞德,對方卻搶先開口,說Lily她們動作最好快點。

縱使仍滿頭霧水,Lily也能分出輕重緩急。

等確定長大後的自己和原本的自己都平安無事後,再來問問看夢想的自己吧。


於是Lily和少女貞德離開教堂前廣場,但才過個轉角就到了麥田邊界,中間該經過的屋舍似乎消失不見,但Lily沒有餘裕去計較這些問題。她們一離開村子範圍,看到的不是預想的麥田景觀,踩踏在麥田之上的廣大狼群,要不是戰鬥的之處場面較激烈,還無從判別貞德和Alter人究竟在哪裡。

「原本的我、長大後的我!」Lily緊張大喊,想要衝過去助陣,卻被少女貞德按住肩膀,搖頭說太過危險,在幫到人之前就可能被狼群吞沒,她們站在這裡就好,狼群沒辦法過來。

「那要怎麼辦!」Lily急得快哭出來,早知道就不管要不要換班保護人直接衝過來了,保護夢想的我和村民很重要,但是另外兩個大人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啊!


少女貞德只給了Lily一個哀傷的微笑,就轉而注視狼群方向,接著淺淺吸一口氣。

整個世界隨著這一口氣改變,不是視覺上的變化,但凡能感應到魔力的人都絕對無法忽視。

土壤中、麥田裡、石子上甚至空氣中魔力全數湧向少女貞德,將她壟罩其中,彷彿聚光燈忽然打開、猛然打在她身上。不只在場從者,連群狼動作都為之停滯。


打破這片愕然的是男子高亢興奮的聲音。

「是聖杯嗎?妳就是聖杯嗎?」魔術師緊緊抓著水晶球,情緒反應於施展的術式上,水晶球更加瘋狂地搜刮魔力。「聽說聖杯會有人類型態的載體,果然沒錯!我研究了這麼多年、找了這麼多年,總算找到了!」

他渾然不顧興奮呼喊間噴濺唾沫,高聲向狼群下令:「聖杯就在那裡,給我拿過來!」

狼群得令,拋開頑抗的兩名從者,像不要命一般瘋狂撞向阻隔雙方的無形屏障,一下又一下,本是難以察覺的屏障被撞出一圈圈魔力漣漪,屏障本身還能繼續支撐,但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多久。


「為什麼要帶她來啊妳!」飽含怒氣的喊聲硬生生壓過群狼的痛嚎與咆哮,吼出聲來的Alter一甩龍旗,粗暴為自己從狼群中燒開一條路,飛快掠過被燒得哀鳴的狼,直直衝進屏障裡頭。

與Alter並肩作戰的貞德動作慢了一些,但也是順利沿著Alter開出的路回到屏障中。


被兇了的Lily才想抗議自己根本擋不下人,就因為看見Alter和貞德的傷勢而急得說不出話來,Alter的慘樣與她們先前一起偵查時差不多,渾身的燒焦痕跡,再加上盔甲上零落劃痕與臉上血痕。專司守護的貞德看上去更慘了,銀白的盔甲被染得黑黑紅紅髒兮兮的,更別提破損狀態,原先束得整齊的金色長辮也變得散亂,一張臉滿是血汙,只留著一雙藍眼睛依舊銳利。

看著Lily又委屈又心急的可憐模樣,被擔憂萬分的貞德還是對她淺淺勾出微笑,用口型說她沒事的,不要擔心。

還能夠戰鬥,所以沒關係的。


「是我堅持要來的,別對Lily生氣。」少女貞德平靜地說,搶在Alter繼續發怒前開口:「Alter,抱歉。」


被這一道歉氣忽然消了大半,搞得Alter更加鬱悶。「……沒有要妳道歉,總之快點回去。」


「不是為擅自跑來的事情道歉喔。」少女貞德又笑,那種Lily覺得好難過的笑容。「Alter,聽到那個人說了聖杯什麼的,不覺得奇怪嗎?」


「管他奇不奇怪,那之後再說……」


「已經沒辦法了呢。」少女貞德的手背在身後,神色更是哀傷。「本來以為可以不去管的……但是真的不能再這樣了。」

「他說的沒錯喔,Alter,我是聖杯,更正確來說,是聖杯的一塊碎片。」


「喂、等一下妳在說……」


「我啊,是Alter的願望喔。」少女貞德自顧自地說下去,手掌撫上Alter的臉頰,如捧著珍寶一般小心翼翼。「Alter希望一個不需要聖女的世界,希望有一個不曾被傷害的貞德,於是向我許了願。」

那是在人類歷史停滯的時候的事了,墮落從者吉爾・德・雷向聖杯許願,貞德[Alter]從此誕生,那時還不知道自己只是贗品的Alter憤怒地向世界復仇,怨恨這世界的不公,要人類以血來償還被背叛的痛。

要是一切都沒有發生就好,那個時候的、還不明白自身誕生真相的Alter曾經這麼想過,只要沒有那場戰爭,只要沒有那天大樹旁天使的低語,就沒有聖女,就沒有咒罵聖女為魔女的群眾,就沒有將聖女領向死亡的火刑柱,所有所有的痛苦,就都不會存在了。

只要沒有戰爭就好了,貞德只會是貞德,只會是棟雷米這個小村莊的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可是後來貞德[Alter]敗給來自迦勒底的救世主,回歸聖杯模樣,而聖杯被奪回迦勒底。

她、還有他們,不知道的是,貞德[Alter]被擊敗的時候,聖杯落下一塊小小的碎片,承載著連許願者都沒有意識到的願望。

萬能的許願機不再擁有完全體的魔力,無法創造另一個世界,忠實實現願望的結果,只能成就一個小小的、缺陷的結界。

所以有了這裡,有了這個人,有了虛假的棟雷米與虛假的貞德。

「Alter希望的,就是我希望的。」


「搞什麼啊喂……」認知衝擊之下Alter的聲音變得虛弱,握著龍旗的手指在顫抖,不再飄揚的旗子好像隨時會傾倒。「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讓Alter失望了真的很抱歉……就連我自己也是Alter出現在這裡、不對,是被我召喚到這裡之後才慢慢意識到這些事情的。」少女貞德的手眷戀地在Alter臉龐多停留幾秒,才放開手往後站開一步。「但現在不是糾結這些事情的時候了。」

「即使作為聖杯碎片,我也沒辦法將那位先生驅離,因為從最一開始就是要避免戰鬥才誕生的……」少女貞德朝Alter伸手,是邀請也似懇求。「可是Alter可以,可以用我的魔力,結束這一切。」

在人理恢復、歷史繼續前行的那一刻,虛假世界的時針也動了起來,被期待著如普通人的少女產生了普通人的情感,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模模糊糊意識到孤單,禁不住寂寞而喚來陪伴者,本該這樣在遠離世界歷史的地方繼續生活。

但陪伴者身上扛著責任,有其他同樣需要她的人,於是陪伴者離開了。這一個離開始始與世界歷史本無關聯小小結界稍稍洩漏蹤跡,被長久追蹤聖杯魔力的魔術師盯上,更遭到入侵。

可是又得慶幸這次入侵,陪伴者才找到回來的路,再一次待在她的身邊。

所以就算自身魔力遭人利用,成了己方大敵也沒關係的。復仇的魔女可以改變這一切,可以更輕易使用這股同源的魔力,扭轉局勢。


「……用盡全力燒的話,妳們也會完蛋。」好似接受提議實則依舊抗拒,Alter握緊拳頭、死死咬著下唇,漫出細細血絲。

在被告知真相的現在再也沒有理由遲鈍了,太多線索她早該發覺一切,卻故意不去看不去想,卻等到現在才讓一切明朗。

更糟糕的是將所有線索連結起來後,無光的夜晚、少女貞德的異常沉默與蒼白臉色也有了意義,不完全的聖杯碎片為了維持寧靜世界已經耗費大部分魔力,又使用魔力召喚已有御主的從者,如今魔力更是遭人掠奪,恐怕在支援她大鬧後魔力將所剩無幾,甚至不知道還能不能維繫自身存在。


「還有我在。」沉默看著兩人的貞德終於朗聲開口,縱使她一身狼狽,聖旗光輝仍舊閃耀。「Alter的火焰,會全部擋下的。」


「不行,妳這傢伙剛剛就耗掉太多魔力了,當寶具都不會耗損魔力的嗎?」Alter瞪向貞德,該是暴躁的反駁卻死氣沉沉得毫無威懾力。


「……我、我可以幫忙……嗎?」勉強聽懂大人間談話,Lily明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小小的力道扯住貞德盔甲下露出的衣物下襬,片刻後也拉住少女貞德的粗糙衣料。「我的話,能稍微幫原本的我恢復力氣,一直一直重複做的話,就沒有問題了吧?」


「謝謝妳,Lily,我就把自己交給妳囉?」貞德笑瞇瞇地,Lily仰頭小小聲地應了嗯,各抓著一個人的兩隻手又更用力了,仍是顯得忐忑不安。


「少隨便就決定下來……」龍旗還是鬆鬆垮垮地握在手裡,比起好好握緊武器,Alter此刻更想把旗子砸在地上,狠狠對面前幾人發一頓脾氣。「我可沒有答應吧?」


「那麼,可以拜託Alter嗎?」

少女貞德伸出的手仍在那裡,向Alter發出懇求,蒼白臉上的笑容又燦爛起來,向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時總讓Alter難以拒絕的燦爛耀眼。


「……不可以。」

微弱的聲音溢出嘴唇,Alter的手卻搭上少女貞德的手,歪斜龍旗再次指向前方。

只想說不可以,但是不可以不去做。

該死。





TBC


有疑問有哪裡沒解釋清楚請再問我Q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