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店员

作者:9654321
更新时间:2019-01-07 11:46
点击:602
章节字数:24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天的夜色来得很快,下车绕了几段路之后赵玉玦明显感到光线昏暗,越发错综的房屋没有引起她的警觉。她以为小巷道和转弯能够扰乱追上的人,可是帮派的小弟自然对这种事情得心应手,若不是此情此景不应当开枪射击,自己身上肯定早就布满了弹孔。

“玉玦小姐!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不必逃跑。”

追上来的部下忠心又诚恳,像是对受惊的小孩循循善诱。

啊——!为什么要非要追上我不可呢?我又不愿意跟你们回去!

赵玉玦全当做没有听见。刚刚被击毙的男人出没在酒吧街头,于是她被告知穿上一件牛仔夹克,戴一顶鸭舌帽,现在这幅装扮也完美地同街头的游荡青年混在了一起。

她得以在衣服许许多多的大口袋里放很多东西,于是跑起来沉甸甸的总有什么在晃,不过这种实用感倒叫她觉得非常舒服。在海外读书的这几年里,出于学科的缘故,她常和其它同学一样穿着正装,那衣服是父亲让人订做的,太合身,经常让人觉得勒得慌。

站在那群精致到牙齿的富商女儿们中间,自己穿着讲究,也毫不意外地、只显得刻板非常。


“冷静,有效率,但缺乏热情,团队意识差。不推荐。”


这是某位项目经理给她下一份实习的“推荐”,不知道他知道了自己是某大型黑帮的子弟的时候还会不会坚持这种说法。

她倒是也很不喜欢他和他的项目——绝大多数时间花在了做演示上,生怕那些报表上的数字吓到客户,每一个稍微有点意义的百分比都画了漂亮的图表。

眼睛嘴巴用的太多,经营动的难道不该是脑子么?

到了气喘吁吁的时候,新毕业的商学院学生才意识到,不论如何,自己明显忽略了身体这一项目。回来之后的紧急搏斗训练只增强了一些力量,近身攻击中的技巧多像是条件反射,无论是搏击还是逃跑,她明显都比身后的人差了一大截。

被抓回去,老头子又要和我讲道理了。


“你不是喜欢搞这些财务管理么?大批人保护你、大笔生意递给你,哪还有比这更轻松的路了?”


他总是讲的很轻松,赵玉玦烦躁地想,她往前并没有说什么,因为觉得他大概也有几分道理,直到她真正拿上手枪去杀人的时候才意识到,她不想搞这个。

即便她今后再不需要亲自动手,那样也不改变什么。

——那一大批“保护我的人”,平时是做着这种工作;谈下来的生意,不过是这边多加了几个人头的砝码。


反胃又无趣。



毫无悬念的追逐眼看着就要以自己的失败告终,赵玉玦拼了一口气,转角在垃圾桶的阴影背后躲了一会儿。这也只是暂缓之计,自己即便在视野里消失了也不会一下子跑得太远,那些人立马会意识到然后掉头回来,于是在片刻的屏息之后,她喘着气朝小巷的另一头张望。

不知道现下已是几点,一众破旧的房屋之中,只有一间小快餐店亮着霓虹。


我跑到了什么居民区吗?


赵玉玦有些茫然,在这个城市长大却也从未出过红城的一亩三分地。她掏了掏自己的口袋,钱包里没有几张钞票,那副破旧的灯牌上画着炒面、三明治一类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定价,然而赵玉玦感到自己没时间犹豫,便压着帽子走了进去、期望能多躲一会儿。



“你好,吃点什么?”


才走进店门,后厨就走出来一位年轻女性,扎着围裙,棕色的长发被系在方巾里面。她比自己矮上一点儿,讲话的语调不紧不慢,温柔的面色中带着一丝笑意。

赵玉玦意识到自己现在看上去应该十分可疑,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被问了之后又像是做贼一般、不知如何开口,便胡乱扫了一眼菜单。

“……我要这个,”激烈运动过后赵玉玦还嘶哑着喉咙,指着第一块板子上的图片说,“薯条。”这个应该上得快。

“只要薯条?”那人在便利贴上记着,又抬头看了一眼。即便眼神中充满着善意,赵玉玦还是明显能从那稍微皱起的眉头中读出疑惑,但开口的语气仍然温柔轻快,“不配个可乐么?只加一块。”

赵玉玦胡乱说:“喏、不用了。”

“好的,请稍等。”

撕下那页便利贴,赵玉玦感到自己又被瞥了一眼,她喘着气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此时躲到餐桌椅背后面明显不会得到对方的理解。她隐约听见外面有人呼喊的声音,酝酿了一会儿一个自己都不怎么信的说辞——


嘭、地一小声轻响,一只盛满的小纸杯子突然落到自己面前。


“喝点水吧。”

那位女性腼腆地笑了笑,

“我感觉你很渴的样子。”


小小的圆形水面泛着亮光,赵玉玦望对方褐色的眼眸、愣了一会儿。

她感觉到自己口袋里沉沉的火器,又想到那群即将闯入的帮派成员,衣服内胆的血迹在这亮白的灯光下仿佛无处遁形。


于是店员再回身去后厨准备的时候被叫住,那位夜晚到来的客人开口的时候,顿了一下:


“不了,我……”

她语气平和,低垂的睫毛却在微微颤动,

“我带走。”


不知为何,这位寡言的顾客似乎突然不打算在这里吃了。严蔓慈回了一句好的,感到自己也没有权力对此作出什么评价,重新系好围裙准备去制作食物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句大声的呼喊,惊得二人都同时看向门外,而那位顾客马上又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着愧疚。



小刘走进这家快餐店的时候是胸有成竹的,黑灯瞎火的旧城区社区藏不住一个外人,附近可以逗留的地方他们都搜过了,这个拐角的小店是最后一处。他老大的这位叛逆女儿把大家都折腾得够呛,但不管怎么说、闹脾气的手段也只能是像小孩一样看见哪躲哪儿。

玻璃门后边柜台后站着一个店员,他们一伙五个人走进去,店里一下子非常拥挤。

“先生吃点什么?”

定睛一看那店员年纪相当年轻,虽然长着一张十分有女性气息的脸,声音和眼神却骗不了人,轻轻柔柔的、一副真诚清纯的样子。

“我找人,”小刘不耐烦地敲着柜台,座位那边空无一人的景象让他起了焦躁。他悄悄露出腰间别着的小刀,暗示店员最好不要自找麻烦。

“一个女的,蓝色夹克戴着帽子,看上去和你差不多大。刚刚见过没有?”

对方眨了眨眼睛,有些紧张,恍然大悟地说:“啊是的,大概这么高吗?”她在自己头顶比了一条线,来人同意地点头,“刚刚点了东西,改成外带之后一下子又说不要了,转头就跑掉了。”


该死……逃得更远了吗?


他啐了一口痰,五个凶神恶煞的人急急忙忙又走出了店门,那阵匆忙的脚步声消失好久之后,仍然以被拉扯进来的姿势蜷缩在柜台下面的赵玉玦才长出了一口气。


谢谢、谢谢……——不过为什么?


她狼狈又疑惑地从地上起来,却只收到对方一个坦然的笑容。什么都还没有解释的人心潮澎湃又一头雾水,直到出了门踉踉跄跄地在别的道路上又跑了很久,脑海中那张面孔依然挥之不去,温暖又带着一丝狡黠。



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啊。


赵玉玦心想。


我发现了,我是真写的慢……
或者叫大纲浓度太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