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For the Victory(1)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20:03
点击:6608
章节字数:62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HP x YagaKimi

獾与蛇

======


------

Chapter 7·彩虹酒

------


## For the Victory(1)


「“难道你就心甘情愿做那笼中鸟吗?”她愤慨地问道,“金丝的鸟笼、紫色的鹅绒、昂贵的饲食——你是最名贵的鸟儿,怎么却不向往那最可贵的自由?”」


读到这里,槙圣司叹了一口气。他用手指捻动书页,想要翻到末尾看看这对苦命的爱侣是否终成眷属;可就在这时,他前方的小糸侑发出了一声惊呼,将他从洋溢着百合花香的书中世界拉了出来:


“成功了!我成功了!你快看!”


赫奇帕奇找球手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槙圣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只身体轻盈通透的银羽鸽正盘旋在不远处的空中,灵动的双眼打量着四周,仿佛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新生儿。


“真美!”槙圣司由衷地赞叹着,合上书,走到了小糸侑的身边,“恭喜了,我还以为你今天又要作一个小时的无用功呢。”


“谢谢。”小糸侑向前伸出手,银鸽顺从地落在她的指尖,就好似与她心意相通。她轻抚银鸽的羽毛,而后将它举向空中——鸽子清叫了一声,振翅飞向远方。


“它去哪儿了?”槙圣司夹着书问。


“去找一个人了,”侑微微一笑,“让我试试看这么做行不行得通。”


闻言,槙圣司上下打量了她片刻,侑被看得有些发毛,不禁环手护胸:“你看我做什么?”


槙挑起眉毛,摸着下巴道:“我总感觉你最近有点奇怪啊。突然这么热衷于练习守护神咒,又老是调换魁地奇指导的班,还经常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在聚餐时间跑到外边去——”


他悄悄凑近女孩,压低声音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侑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不禁愣了一下。“没有,我——”她下意识地想要否定,不惯说谎造成的眼神游移却彻底出卖了自己。


槙圣司的嘴巴变成了“o”形:“梅林的胡子!真的啊?”他瞬间摆脱了片刻前阅读所带来的感伤,“是谁是谁?你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就算你对梅林发一百个誓我也不会告诉你,”小糸侑没好气地说,“别想了,快抱着你的小说回去吧。”


“哎呀,不要这么冷淡嘛——”槙苦笑起来,“需要人陪的时候拉着我一起练习,不需要了就一脚踢开——”


“你当初不也是想学守护神咒才跑过来看我练习的,是谁学了两次就嫌难开始看小说了啊?”侑背着手大步流星地往回走,“我要回城堡了,你要在留在湖边跟你的小说作伴,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一起一起,”槙赶紧表明态度,跟上她的步伐,“离晚饭还有些时间,你要回公共休息室吗?”


“不了,我有别的事情。”侑断然拒绝——她的银鸽此刻已经找到了那人的位置,是个方便见面的好地方。


槙圣司嘿嘿一笑,将目光投向了别处,再没说话。





※ ※ ※





小糸侑顺着旋转楼梯一步步攀上了城堡的第六层楼。在心里数着门数,她在一座试图将脚吞进肚子里的雕像的左边停下,往里又数了四扇门——就在这扇看似平凡无奇、与旁边房间相差无几的门后,隐匿着霍格沃茨最大的盥洗室。


她舔了下嘴唇,下意识地正了正胸前的领结,然后又打理了一下衣服的下摆。随后,她鼓足气息,轻声念出了这间级长盥洗室的新口令:“丝线。”


念罢,她在心中腹诽起来——这口令是被谁改的简直一目了然;她的姓氏“小糸”在日本语中正带有“丝线”之意。


在握住门把手之前,侑在门上敲了四下,三重一轻。水花声立刻从门缝中传来,仿佛有人在水里慌张地转过身或是站了起来——


“请进!”她听见了那道熟悉而柔美的女性声线。


“……打扰了。”侑嘀咕着,推开了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串紫粉相间的泡泡,这令她忽而想起了开学不久前两人在麦克米兰游乐场的遭遇——于是她没有去碰,而是矮身躲开,边将门落锁边戏谑地看向宽敞浴池中的女人:“你怎么改换沐浴剂了?我记得原来你只用紫色的那种嘛。”


斯莱特林的级长展开修长的手臂,游到泳池大小的浴池边缘,由下而上地看着在她面前蹲坐下来的女孩儿,笑着答道:“你闻一闻就明白了。”


“闻一闻?”侑疑惑地挑起眉毛,俯身下去,想要掬一捧泡沫,肩膀却忽然被两只湿淋淋的手捉住,然后——整个人都被拖进了水中。


“唔噗——”她头先落进水里,狠狠地呛了一口,然后才借着对方的手臂直起身来:“你做什么!”她又惊又恼地看向眼前笑得不可开支的女人,“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有什么关系嘛,”七海毫不在意地抱住她,“等下上去用个烘干咒就是了。”


“你——”侑面上一热。由于正在沐浴的关系,七海灯子此时丝缕未着,柔软的胸部直接与她相撞,无论从触觉还是视觉上来说都是一种过分强烈的刺激,于是她剧烈地挣扎起来:“放开我啦!我从外面进来的,你也不嫌脏!”


“那你同我一起洗干净不就好了?”七海咯咯地笑着,竟是作势要去脱女孩儿的衣服——这举动可把侑吓惨了,她赶忙护住胸口,向后退去,一直到退无可退地抵到了浴池的边缘:“这里是公共场合,你可别乱来!”


闻言,七海有些委屈:“这哪里是公共场合了?级长盥洗室在使用的时候,就算有知道口令的人来了,也要得到里面人的允许才能被打开的。”


说罢,她将双臂撑在女孩儿的左右两边,把对方牢牢地圈在了浴池边缘与自己的臂弯之间:“你的守护神咒练成了,我还没给你奖赏呢。”


女人靠她靠得极近,虽然没有再贴上来,却能在交谈间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吐息。侑偏过脸,支吾着转开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改换这种粉色浴剂了。”


尽管她偏过了脸,七海还是追着吻了上来。侑下意识地张嘴抗议,却中了对方的陷阱,只得狼狈地驱赶着侵入口腔的舌头;可那侵入者却狡猾万分,在她的齿根与舌尖间灵敏地游走,大有不可挡之势。


女孩正负隅顽抗,腰间衣物却忽然被一只手撩开、探入,激得她全身一软,轻哼出声:“嗯……”


七海松开口,在她耳边喘息道:“我换那个浴剂,是因为有侑的味道。”


“说、说什么呢你——”女孩闹了个大红脸,一把推开了她,“我有什么味道?”


“水蜜桃味的。”七海毫不在意地往旁边游了两步,捧住一大把粉红色泡泡,深深地闻了一气,挑衅似地看向女孩:“你用的果味沐浴露和洗发剂,不是吗?”


“你再这样闹,我就走了,”女孩鼓起面颊,“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让你做这些事的。”


“做哪些事?”七海欢畅地笑起来,再度游近女孩儿,“你不说清楚,我可不明白。”


侑在心底叹了口气,决定无视她不正经的发言:“前辈,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七海嘴上问着,手却没闲着,玩起了女孩的手指。侑瞥了眼两人在水底下纠缠的手,心知这人没个正形,也就由得她去:“是关于选举……我要组建一支魁地奇俱乐部,不是学院内小打小闹的那种,是一支包含了所有学院的人的球队。”


七海愣了一下:“然后呢?”


“我要比赛,”侑理所当然地说,“我会向所有学院的球队下战书,跟他们比赛。”她暖黄色的眼睛里除了坚定,还有压抑不住的斗志,“我要公开支持你,前辈——我要向所有人证明,霍格沃茨应该抛掉学院的桎梏,拥有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球队。”


“侑……”七海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你的队长、还有级长,爱德华·卢平、简·格雷德——他们,会同意你这样做吗?”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侑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我已经说服卢平出任俱乐部的击球手,他觉得这很有趣——不过我还没说比赛结束后我会公开支持你就是了。”她吐了吐舌头,“只要有一场比赛——只要一场胜利——就足够证明了,在那之后他们怎么想?再说吧。”


“这不是小事,”七海忽然皱起眉头,将她的手往下一压,“从选举的角度来说——我会毫不犹豫地采纳你的意见,我担心的是你,侑,我担心你公开支持我之后会被……排挤。”


“如果连赫奇帕奇都无法理解我的作为,”侑挣脱一只手,抚上她的面颊,“那么我也不在乎他们是否排挤我了。前辈,对我来说——你更重要。”


“你不必为了我……”七海将女孩的另一只手牵到胸口,神色明显地被打动了。


“不,不仅仅是为了你,”侑打断她,“这也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记得吗?我承诺过的,我会与你并肩作战。”


“侑……”七海凝视着她,深深地叹息。“你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她重复着这几个字,将女孩的手从胸口牵到唇边:“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你……”


女人的眼神朦胧而迷离,似叹似诉地亲吻着女孩的指节。


“喜欢你……好喜欢……”


再怎么清心寡欲的人也禁不起这样撩拨,更何况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侑心跳如雷,目光不能从七海脸上挪开分毫;那双深邃的蓝眼睛越发靠近,又一次在唇齿缱绻间将她卷入海底。


浪潮汹涌,无边无际。





※ ※ ※





今天的和酒屋分外热闹。儿玉都舒舒服服地坐在吧台的后面,边啜茶边看着身旁新聘的调酒师卖命地调酒——八人份的彩虹果酒着实是个不小的工作量。


和酒屋向来以小巧精致闻名,因此并没有能够同时容纳八人的桌椅。早到的三位赫奇帕奇在征得同意后将三张小方桌并在了一起,然后推举着小糸侑坐在了最中心的位置。斯莱特林的特拉弗斯双胞胎是第二批抵达的,她们一到,就逼得槙圣司和爱德华·卢平无奈地让出了小糸侑身旁的位置。


“侑!”克蕾尔·特拉弗斯一见面就亲热地扑了上去,妹妹卡拉则自持多了,只在旁微笑着说道:“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不见呀,”卢平在旁边扮了个鬼脸,“这才过几天呀,周四才指导过你们的不是吗?”


“那也很久了!”克蕾尔嘟起嘴,抱着侑的脖子坐在她腿上不肯下来,女孩儿也不恼,笑哈哈地环着她,伸出另一只手抚摸妹妹卡拉的金色卷发:“别理爱德华,我也很想你们。”


“耶!”克蕾尔转身去看旁边的槙圣司,“槙你又在看书,给我瞧瞧!”


“哎哟!”槙赶忙将书挪出特拉弗斯姐妹够得着的范围,“小孩子看不懂的,这是很深奥的书。”


小糸侑瞥了眼书上的标题,《盛放为你》……?怎么好像跟最近一本很有名的百合漫画的名字差不多……


她正思忖着要不要寻个借口将那书拿来看看,却见和酒屋的门帘被一个高个儿女生挑开了,身旁跟着一个身量直逼她胸口的男孩;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格兰芬多六年级的日向朱里和升上二年级的罗伯特·帕瓦尔——曾在今年情人节无意中给了小糸侑狠狠一记游走球的那位天才击球手。


“哟!大家都到了啊!”朱里爽朗地一一打了个招呼,身旁男孩也有些腼腆地点了点头;这孩子加入他们的魁地奇指导也有半年多了,依旧还是那么个寡言少语的性子。侑站起身来,为他拉开了座位,慌张得他连忙道谢:“谢、谢谢老师!”


“噗,”侑笑出了声,揉了揉他棕褐色的头发,“说了叫我侑就好了,叫什么老师。”


“不行,”帕瓦尔坚定地摇头,“教授东西给我的人就是老师,不可以随便称呼老师的名字。”他话是这么说,看向特拉弗斯姐妹的眼神却很有几分羡慕——可惜随着年龄渐长,他的性别意识也开始逐渐建立,是断然不可能像那对双胞胎一样去粘侑的。


侑有些无奈地坐回了原位,彩虹果酒也在此时上桌了。朱里和爱德华帮着侍者将果酒一一分到众人面前,最后剩下一杯无处摆放。“侑,”朱里疑惑地看向她,“你点多了吗?”


“没有,”侑看了看手表,“他迟到了——算了,不等他,我们先开始吧。”说着,她清了清嗓子,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克蕾尔·特拉弗斯也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答应了我任性的请求,并为此聚集到这里——”


“——才不任性呢,”爱德华笑了,“很有趣啊。”


特拉弗斯姐妹喏喏附和。


“谢谢,爱德华,”侑微微一笑,“不过这始终是我个人的请求,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愿意陪我一起胡闹。”


顿了顿,她接着道:“就像之前与大家单独谈过的那样,我想要组建霍格沃茨的第一支俱乐部球队。我们——”


她的话被再次打断,桌上响起以日向朱里为首的欢呼:“霍格沃茨的第一支啊!我们在创造历史呢!”


“——我们平时就在一起进行指导训练,”在欢呼声平息后,侑接着道,“所以我相信我们之间有足够的默契,能够在本学年的魁地奇赛正式举行之前,与至少一支院队进行一场友谊赛。”


“我有一个问题,”特拉弗斯中的妹妹举起了手,“侑,我们有最棒的找球手——你,有击球手——爱德华和帕瓦尔,我、姐姐和朱里是追球手,可槙不能当守门员呀?”她转向槙圣司,“你能吗?”


“不能,”槙圣司耸了耸肩,“我的定位是后勤,还有击球手以及追球手的替补。”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第八个人,”侑指了指那杯无人动的果酒,“他应该快到了,我想——”


她的话音刚落,和酒屋的门帘就再度被掀起了。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壮实男人弯着腰走进来,朝店内巡视了一周,最后将目光落在那并排的三桌上。


“抱歉!”他露出雪白的牙齿,与巧克力色的肤色对比明显,“我迟到了!”


“——欢迎你,”小糸侑领头站起,声音中是满满的自豪,“诸位,容我介绍——拉文克劳的‘不败门神’,阿隆·沙克尔!”


“哇哦!”“无败的门将!”“最强的守门员!”“居然!”在众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阿隆摸了摸光头,不好意思地在最后的空位上坐下:“小糸你之前没有说过我会来吗?”


“没有,”侑咧嘴一笑,“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已经快变成惊吓了,”爱德华·卢平接嘴,“这也太强了!我从没想过——这样一来,我们这支球队就四个学院都有人了!”


“是啊,”侑坐下来,“所以,我想了很久——”她有些羞涩地举起那杯五彩斑斓的彩虹果酒,“不如我们的俱乐部就叫做‘彩虹酒’,如何?”


现场安静了片刻,似乎都在思索这个名称的涵义。而后,朱里率先发声:“不错啊!”她击掌,“四个学院——四种颜色,都包含在彩虹酒里面了!”


“还有肤色也是,”克蕾尔补充,“我们就像彩虹一样齐全!”


“果酒味道清甜,”阿隆的厚嘴唇微微上扬,“醇香而不醉人,气质上也很棒。”


“很好的名字,”爱德华点头,“其他人有任何别的提议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当是默认了。”


儿玉都在吧台后露出了微笑。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已然沉浸在那群孩子们的讨论里,忘记了给杯中添茶。


“好的,那我宣布——”侑深吸了一口气,“‘彩虹酒’俱乐部正式成立!”


现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与掌声。所有人的面上都洋溢着愉快的笑容,看得侑也扬起了嘴角。


待声音平息,侑以手撑桌,道:“那么,今日的最后一个议题——我们的首秀应该选谁?”她环视四周,“虽然我、爱德华、朱里和阿隆都是各自院队的成员,但院队有着数不清的替补,所以每一支院队都依然是我们可以考虑的对象。大家有提议吗?”


“侑……”特拉弗斯的姐姐犹豫着拉了拉对方的袍子。小糸侑弯下身子,表情专注:“嗯?怎么了?”


“不要斯莱特林好不好?”她小小声地说着,脸上因自己露怯而染上一层红晕,“我害怕……”


卡拉却与双胞胎姐姐持有截然不同的意见:“只要‘彩虹酒’一直前行,我们总有一天会对上的,克蕾尔。”


“不,”爱德华否定了卡拉的话,“总有一天会对上没错——但的确不应该是现在。我希望我们的首秀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对手,来一场光明磊落的比赛。”


“爱德华说得没错,”朱里插进嘴来,“这样吧,我有一个提案,我代表‘彩虹酒’直接向格兰芬多球队的队长发起挑战——米娅一定会同意的。”


“格兰芬多球队?”一直没说上话的帕瓦尔瓮声瓮气地开口了,“他们是最强的球队。”


“那又如何?”朱里反驳道,“难道我们不够强吗?再说了,首秀最重要的就是吸引眼球,我们与强队对战,虽败犹荣;要是赢了,就更加证明我们的实力!”


侑沉吟片刻:“朱里,你有把握米娅一定会接受挑战?”


“我有把握,”日向朱里朝天上指了指,“我向梅林最肥的三角裤发誓。”


在场众人都被这句话逗笑了。侑边笑边点头:“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对格兰芬多,具体日期我们后续再与米娅商量。”


说罢,她拿着酒杯带头站了起来:“敬‘彩虹酒’!”


“敬‘彩虹酒’!”众人七零八落地跟上。


“敬‘学院平等’!”侑接着道。


“敬‘学院平等’!”槙有意无意地瞟了眼侑的神色,忽然有个惊人的猜测浮上心头。


“——干杯!”


“干杯!”儿玉都也举起了茶盏,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她感到自己与和酒屋一同见证了一个历史的诞生——一个终将载入霍格沃茨校史的历史事件——


“彩虹酒”俱乐部在小糸侑的牵线下创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不宜鹤汣
不宜鹤汣 在 2020/08/06 20:48 发表

一个终将载入霍格沃兹校史的历史事件
一语双关,绝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