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Down the Rabbit Hole(5)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40
点击:5573
章节字数:30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Down the Rabbit Hole(5)


七海灯子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踏出后,一眼就看到小糸侑在床上抱着手机打字。


“啊——前辈,”见到她出来,女孩放下手机,“你洗好了?”


“……嗯。”七海点点头,回想起自己方才因为不会用热水器而在后辈面前犯糗,白皙脖颈上浮起一抹微红。


“你是在传……呃,那个、‘信息’吗?”她岔开了话题。


小糸侑笑道:“是,我刚刚在跟我妈传信息。之前不是跟前辈提过,他们在芬兰那边寻访藏书家;本来说是晚几天回来,现在好像干脆整个假期都在北欧那边周游了。”


“真好呢。”


“是啊,真好啊——丢下女儿看家,自己两个人潇洒,”侑嘟着嘴,“来,前辈,坐这边,我给你吹头发。”


说话间,小糸侑已经插上了电吹风。


“这是什么?”七海有些别扭地扭着身子,以疑惑的目光盯着女孩手里的机器。侑轻轻将她的脸别回去,道:“是一种能产生热风的机器,麻瓜们用来代替烘干咒的东西。”


说着,她打开了吹风。机器运作所发出的低沉嗡声吓了七海一跳,但很快她就因为女孩轻柔的触碰而放松了下来,感叹道:“麻瓜的智慧也是无穷无尽啊。”


“是啊,”侑以手指梳着女人湿漉漉的头发,“而且他们还在不断地进步。相比起来,如今的魔法世界几乎已经没有新魔咒现世了。”


“我开始能理解从事麻瓜研究的价值了,”七海赞同,“等我就任主席,一定要为麻瓜研究相关的结社和活动争取多些利益——创新精神正是现在的我们所缺乏的。”


“那我可代替所有混血与麻瓜出身的巫师谢谢您了。”侑老神在在地调侃了一句。


“唔!”七海似乎很不满女孩的这句话,向后伸手袭击女孩的腰;侑“哇”地一声向后弹,和下意识关掉的吹风一同倒在了床上。


七海大笑起来:“原来小糸同学的腰这么敏感啊!”


“什么——我才没有!明明是你搞突然袭击!”侑愤慨地丢掉吹风,起身扑过去:“‘挠人者就要做好被挠的觉悟’——看我的!”


“咿呀——!”

“嘿!!”


七海奋力抵抗,而侑不依不饶地非要讨回来——两人嬉闹着,从坐在床上到站起来到一起倒下去——年轻的找球手最终占领了“制空权”,撑在自己前辈的身上,不间断地“上下其手”;而七海不停扭动身体,不能自已地笑着:“哈哈哈哈——停手,不要——哈哈哈——”


她一个挣扎,将浴袍的领子扯松了些。小糸侑这才住手,边重新帮她压好领子、边得意洋洋地宣告胜利:“怎么样,还要再来吗!”


“不、不要了!”七海眼泪都笑出来了,“小糸同学,你太过分了!”


“哼,还不是前辈你先挑起来的——”


就在这“战后交涉”的当口,房门被推开了。小糸怜端着托盘站在门口,高声道:“侑、小七海!我拿芝士蛋糕来——”


看清眼前景象后,她突然住了口。


她的妹妹一身鹅黄色睡衣,压在只穿了浴袍的前辈身上,手放在人家的胸口;而七海灯子眼角挂泪,一副被蹂躏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


“……呃,”小糸怜木着脸后退了一步,“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门被“砰”地一声合上,片刻后又被推开——小糸怜飞也似地将托盘放到茶几上,然后以非人的速度闪出了房间。


侑:“……”


七海:“……小糸同学,我觉得你姐姐大概误会了什么。”


“她就是这样子……我已经跟她说了很多次进来之前先敲门,还是学不会!”侑不满地咕哝着捡起吹风,“别管她了,我们来吃蛋糕吧!”


女孩两眼放光地盘腿坐下,将叉子递给七海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


七海叉了块蛋糕进口,的确十分松软可口。


“小糸同学,你很喜欢芝士蛋糕?”


“嗯!”女孩咬着叉子点头,盘中蛋糕已经去了一半,“但是小怜平时不大爱做,除非宏君——她男朋友——过来。”她又咬了一口,“今天大概是因为前辈你来了才会做的!超幸运!”


七海含笑看她大快朵颐,眼神柔和不已:“说起来,小糸同学……”


“嗯?”侑正好把最后一叉子送进嘴里。


“其实也许不应该问你这个问题,不过我果然还是很在意……”女人歪头,“嗯、就是,复活节之前的那个早上,你看到了多少我的记忆?”


这句话的威力非同小可。小糸侑整个人僵在了原地,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什——咳、咳咳——”


她赶紧猛灌了一大口水才没让自己被噎死。


“……前辈!”女孩放下杯子,尴尬地抹着下巴的水珠,“你、你为什么会——”


七海充满歉意地说:“我很抱歉,小糸同学。你那天进入的记忆是我前一晚提取的,那时候我正因为论文焦头烂额——不过也说不定是因为复活节将近的关系——我不小心将一些无关的记忆也截取进去了。”


叹了口气,她接着说:“这件事我也是第二天早上撞见你使用冥想盆才知道的。当时我潜了进去,想叫你出来,但是……看到你在我很久以前的回忆里。”


“对不起!”侑向前猛一弓身,险些打翻水杯,“前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不要慌,小糸同学,”七海走过去,将她身体板直,“我只是想知道你看到了多少而已。”


要说她不在意,那一定是假的。没有多少人能在不愿回忆的过去被他人看到时还能保持镇定自若,七海灯子也不例外。


所以,那会儿她的第一反应是揪住小糸侑扔出冥想盆,而她也的确抽出魔杖,打算这么做了——


——阻止她的是那个拥抱。


她看到小糸侑对着回忆里的自己伸出手,然后用力俯身,仿佛要将她整个包覆。


过分的震惊会损害人的感知,因此七海已经无法准确命名自己当时的感情。她只知道,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立刻逃离冥想盆,一定会无法控制地哭出声来。


“小糸同学……看着我。”


对面的女孩坦白完之后就紧闭着双眼,一副听任发落的模样。


“不要害怕。我并不生气。我反而,大概……很高兴你看到了。”


“诶?”


“对于我来说,那是很难诉诸于口的过去。我早就已经打定主意要让那些事情烂在肚子里,永远也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可是直到我看到你——我看到你伸手,想要抱住过去的我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来我打从心底希望有一个人能听我说、能安慰我、能……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一切不是我的错。”


她动容地看着女孩。


“谢谢你,小糸同学。那个拥抱也好、之后的邀请也好、还有现在你坐在我对面的事实也好——谢谢你,我真的很高兴能与你相识。”


小糸侑微张着口,眼底第一次浮现了感伤。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前辈,”女孩的声音轻渺渺地环绕在她的身侧,“我能……抱抱你吗?”


——小糸侑讨厌无能为力的自己。


但是埋头在她怀里,放松地、全身心地依赖着她的七海灯子,让她不再觉得那么无能为力。


她以不紧不松的力道圈着对方,下颌枕在女人柔顺的黑发上,曼妙的薰衣草香气钻入鼻中。


她的前辈是这样的柔软。看似强硬的外表不过是一层伪装,内里裹着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懵懵懂懂地在迷宫中徘徊,处处碰壁却又怎么也不肯放弃——这份倔强与柔软糅合在一起,最终塑出了这个让她无法弃之不顾的人。


“前辈,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你需要,我就会在。”


“……嗯。”


七海灯子从鼻腔发出应声,听上去闷闷的,不知是因为隔着布料、还是因为带上了鼻音。


侑忍不住又紧了紧手:“前辈……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这是那个她在永无止境的情人节中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


七海灯子在她怀中动了动,埋得更深了些。


“请……不要离开我。”


——如若你要将浮板抽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溺水者希望。


“……好。”


“也不要讨厌我。”


——其实我不像你想的那么好,我是一个很过分、很过分的人。


“好。”


“能……再多抱我一会儿吗?”


——也许未来的某天,我也会像伤害她一样伤害你。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放弃这份唾手可得的温度。


“好……”


“真温柔呢,小糸同学。”


“……哪有,这很普通。”


不同于七海灯子,小糸侑并不满足于对方的回答。


她下意识地希望能够实质上地帮到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要怎么做。


——那么,就先履行这些要求吧。她想。这是现在只有她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之后……她们还有很多时间。


这份在心中翻涌的冲动,她总有一天会明白。





獾与蛇·Chapter 3·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 赞赏了 100 点“!!!”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