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Transforming(3)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32
点击:4752
章节字数:35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Transforming(3)


侑与鲁道夫·戈尔茨坦在城堡四楼的楼梯口分别。鲁道夫向上去了,她则缓步走下楼梯,脑海里仍然回响着刚刚听见的那句“从没变过”。


阶梯不知道为何变得特别漫长。她经过一面又一面挂满魔法肖像的墙,有虚构的画作,也有曾经就读此处的学生的照片;侑的视线一一滑过那些相框,看到象征格兰芬多的金、红,象征赫奇帕奇的黑、黄,拉文克劳的蓝、铜以及斯莱特林的银、绿。


这些颜色可以在同一面墙上装点彼此,佩戴它们的学生却难以并肩前行。


侑忽然有些想念情人节那天她与七海小小的奇遇。她想念那天自己看见红色、黄色和绿色同时飞舞在草场上空,也想念她回头时看到七海灯子阳光下安静阅读的神情。


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


她回到七海所在的盥洗室时,镜子面前有两个格兰芬多的女生正在补妆。见她进来,那两人脸色变了变,然后开始低头收拾手包。侑假装无视她们,拧开水龙头洗手,心情却在轻快的水流声里一点点沉下去。


等到那两个人离开,侑关掉水,在最里面的隔间门上轻敲了三下。一阵窸窣声后,隔间门被推开,一个面容秀丽的黑发女人扶门站着,手揪着领口,额上满是汗,口里还在喘气。


“前辈?”侑吃了一惊,“你恢复了?”


“不,我——”七海刚说了两个字就膝盖一软,向下滑去。侑眼疾手快地扶住她,急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七海抓着她的手臂,正要说什么,盥洗室的门口却忽然传来一把清脆的女声,让两个人都瞬间僵在原地。


“——灯子,你在跟谁说话?”


佐伯沙弥香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正挑眉看着她们。侑迅速看了眼七海,发现隔间门正巧把她挡住了;而七海突然猛地捉紧她的手臂,神情痛苦,像是在忍耐什么。


怎么办?她以眼神示意。


七海无声地挤出口型:拖住她。


拖住?怎么拖住?这能拖几秒钟?侑怀疑自己读错了嘴型。佐伯沙弥香只消往前再走几步就能看清七海的脸,这位前辈为什么就是执拗着不肯告诉她实情?


“灯子?”见对方迟迟不给回应,佐伯又往前迈了一步。侑努力镇定道:“沙弥香,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我不能来盥洗室吗?”佐伯奇道,“灯子,你对面隔间里是谁?有麻烦吗?”


“没有说不能来,”侑拼命斟酌着,“我只是觉得太巧了。刚刚从会议室出来没有看见你,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已经回去了——你不是在跟踪我吧?”


七海几不可闻地“噗”了一声,一副想笑又不能出声的样子。侑狠狠剜了她一眼,知道这人肯定想到了发生在另一间盥洗室里的事情。抬眼,她看到佐伯的表情果然变得十分不悦,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冷了几分:“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侑拼命回想七海轻微上扬的尾音,“只不过想开个玩笑——看来我不适合干这个呢。”说着,她补了个笑。


佐伯的神情放松了些,转而抻开右臂示意侑对面的隔间门:“那里那位是你朋友吗?不给我介绍一下?”


“嗯……”侑做了个为难的表情,瞥见七海重又低下头喘气。她心中焦急,却不能表露出来,只好拖长音节道:“是这样,她有点不舒服,我正打算送她回公共休息室。”


“要我帮忙吗?”佐伯向这边走过来,侑下意识地制止:“呃,稍等一下——”


她边说边暗暗使力把七海往里推,七海却反而松开扶着门的手,扯着她的袍子领,向前扑进了她怀里——侑打赌自己肯定瞬间露出了非常精彩的表情,因为佐伯的右眉挑得快飞进头发里了。


侑:“……”


佐伯:“……”


两人面面相觑。


侑收了收搁在七海背上的手,调整了一下肩背的位置,好将七海埋在她左肩上的脸遮得更严实一点。


“不必劳烦沙弥香你了,”她感到冷汗从额上渗出来,“我送她过去就好了。沙弥香你之前不是有话想跟我说吗?要不你先回公共休息室等我?”


“没必要,”佐伯口气随意,眼神却有些凌厉,“反正我也没事做,就跟你一起送她过去吧。看这个长袍配色——是赫奇帕奇吧?”


我的长袍,不是赫奇帕奇才有鬼了。侑瞥了眼七海的头顶,认真开始思考全盘托出的可能性,七海却忽然用极大的力道搂紧她的腰,又开始喘气。侑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又不能推开七海看情况,只能轻拍她的背,连声问道:“喂,喂,你还好吗?”


见此情景,佐伯也变了脸色。她伸出手想扳过七海看情况,被侑条件反射地挡了一下。


“……”沙弥香抱着被打掉的右手,有些危险地眯起眼。


“……”侑强撑着冷静,往里退了一小步。


在这片能尴尬死人的诡异沉默里,七海忽然放松了侑腰上的力道,缓缓地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面颊略显丰满,细长眉眼分得极开,鼻梁短而塌,嘴唇宽厚——七海灯子半睁着眼,面色苍白,又变回了侑今天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样子。


侑失态地张大了嘴巴,佐伯的注意力则完全被这张没见过的脸吸引了过去:“你脸色真的很差,没事吧?”


七海虚弱地摇摇头,扯着喑哑的嗓子开口:“我感觉好些了……谢谢。”她直起身,“不麻烦你们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她松开攥着侑的手,拂过侑外袍口袋时迅速地往里塞了个东西,然后开始慢慢朝外走。


侑捏了捏,感觉到是块圆形的硬币,心下当即有了数:想必这是枚通信加隆。这种施了变形术的钱币是学生间流行的小道具,通过改变硬币图案来传达讯息。她二年级时,学校因为太多人将通信加隆用于作弊而禁止学生在校内携带,可事实上还是有不少人使用。


七海的身影消失后,她故作轻松地转向佐伯,发现对方正歪着头看她。有那么几秒钟时间,侑被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了?”


“没什么,”佐伯沙弥香笑笑,带头往外走去,“回公共休息室吧。”


“喔,好。”侑含糊应了声,感到十分不妙。七海的离开不但没有缓解僵硬的气氛,反而把氛围的诡谲更推上了一层。


佐伯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侑看她没有交谈的意思,便偷偷掏出那枚通信加隆,辨认起边缘的文字来。


——去我的房间,拿书桌抽屉里的紫色药水。我在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等你。


读完七海的留言,侑把金币揣回兜里,佐伯随即停了下来,仿佛看穿了身后人的行动。她原地转了个身,正巧站在走道窗户的旁边。窗外斜阳正盛,佐伯的褐发也被镀上了一层漂亮的光晕,显得整个人柔和了许多。


“其实,你不是灯子吧。”


她用一种十分笃定的语气说。


侑怔了一下:“你……突然说什么呢?”


“不用勉强了,你和她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佐伯以左肘为支点靠上窗台,“你没有她那种疏离的戒备感。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我是再熟悉不过了。”


话说到这份上,侑也不再隐瞒了,认真道:“是,我不是她。”


佐伯从那双熟悉的蓝眼睛里读出了她不熟悉的专注与坦诚。尽管知道对方不是七海灯子,她还是忍不住有片刻出神。


掩饰似地将目光投向窗外,佐伯叹气:“她遇到麻烦了吧。我猜跟刚刚那个赫奇帕奇女生有关,对不对?”


侑讶异于佐伯的敏锐。不过匆匆一瞥,她就已经能大致拼凑出事件的全貌来,她总算明白七海为何嘱咐她尽量避免和佐伯交谈,可惜天不遂人愿。


见侑不说话,佐伯眼中多了几分赞赏:“还挺冷静的嘛,我有点明白她为什么会选你代为出席了。没关系,我不会逼问你,既然她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知道吧。你也不必告诉她我看穿了,好吗?”


侑感到很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佐伯细细看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谁,应该不是斯莱特林吧?她对斯莱特林总是不那么亲近。”


停了一下,她也不等侑回答,自顾自地接道:“既然她愿意让你扮演她,想必对你是信任的。这很难得,你要好好珍惜。”


她的嘴角浅浅扬起,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出几分落寞。侑觉得自己从那双翠玉般的眼睛里捉住了什么转瞬即逝的东西,一种她似懂非懂的情绪,深沉而炽热,让人胸口发紧。


佐伯别过头,离开窗台,单片眼镜划出一道弧光:“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吧。你既然一直跟着我、没有找借口离开,她大概是对你还有什么交代吧?”


“是这样,”侑老实地回答,“她让我回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取一个东西。”


佐伯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放外人进公共休息室,这个我还是有点……算了,”她摇摇头,“我相信她的判断。”


佐伯重又迈开步子,身体离开屋外阳光的覆盖范围,一截截隐入窗帘后的阴影中,回身朝侑示意的翠绿眼眸却仍然光彩照人。


这位前辈被誉为“斯莱特林的翠玉”着实名至实归。侑边跟上边不着边际地想。


佐伯沙弥香总是站在七海灯子的身后,但她所受到的关注一点不比后者少。作为日裔巫师中最早来到英国的那一批,佐伯家是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极有权势,不仅佐伯的父亲在英国魔法部任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一职,其家族本身也跟日本魔法部关系匪浅,多次与国际魔法合作司一同接待访英的日本高官。


明明处于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位置上,佐伯却在五年级时主动退出了女级长的竞选,彼时默默无闻的七海灯子这才有机会从余下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局外人所能看到的只有佐伯从此退居幕后,作为七海灯子的幕僚活动。


像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甘愿辅佐他人呢?


小糸侑凝视着佐伯沙弥香优雅的背影,深感自己离真相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但却怎样也找不到缺失的那一块拼图了。


——大概因为那是某种她全无了解、也从未涉足过的东西吧。


她这么想着,放弃了探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冷鸟yousa
冷鸟yousa 在 2020/12/13 10:56 发表

大大写得好棒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