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间章·2月21日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36
点击:7456
章节字数:33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间章·2月21日










犹如火烤的热辣感席卷脸部,每一粒细胞似乎都在涌动、变形。小糸侑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抬头去看镜子,好奇心却前所未有地旺盛,驱使她努力在一片模糊的视野里找到焦点。




镜子里,一张属于七海灯子的脸回看着她,披在肩头的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缩短,发色也从末梢开始褪回原本的橘色。头发恢复原样后,镜中的五官也开始变化。




这一切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镜子里的人却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




小糸侑脱掉宽大得不合身的斯莱特林长袍,拧开水龙头舀水拍脸,试图以冰冷盖过滚烫的余韵。




距离那个永无止境的情人节已经过去了一周,七海灯子对于冲突课表的解决办法非常简单粗暴——让侑服用复方汤剂、变形成她的模样去上草药课,然后整理笔记把重点复述给她,她本人则去上同一时段的魔药课。




侑把七海的长袍塞进背包里,抽出自己的赫奇帕奇制服,慢腾腾地挪进了盥洗室隔间。换掉衣服以后,她下意识地搜了搜七海的百褶裙口袋,摸出一小瓶颜色浑浊的魔药来。




这是一小瓶复方汤剂。这种用于改变外貌的高级魔药需要熬制一个月以上的时间,用到的材料也极其稀有,她完全不知道七海灯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不过这位前辈既然连时间转换器都有渠道入手,复方汤剂大概也不值一提了。




“……”侑木着脸把这瓶用剩的魔药塞回自己的长袍口袋,心底计算起自己还要经受多少次这种火烧火燎的变形过程来。




今天是她第一次服用复方汤剂、代七海上课。草药课每周一堂,七海要她顶替到这个学期结束,算一算大概还有十多次——侑想到这里就打住了。她唉声叹气地挎起背包往外走,发自内心地后悔起自己后来没有把巧克力糊在堂岛的脸上。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堂岛卓,她也不会与这位众人口中的前辈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更不可能作为代上草药课的交换而得到对方抽空辅导自己O.W.L.考试的承诺。如此一想,这整件事倒也不算是那么坏。




侑的脚步重又轻快起来。她推开盥洗室大门往右拐,没走两步路就在楼梯口撞上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槙圣司和穿着魁地奇队服的日向朱里。




“朱里、槙!”侑出声唤道,“你们才结束指导吗?”




日向朱里的红色队服上满是泥斑,靴子更是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似乎是在泥地里狠狠地摔了一跤。




“是啊,”朱里一脸无奈,“你不在,那几个赫奇帕奇的小男生皮得管不住,拖到现在才完成相应的教学内容。”




侑接过朱里手里拎着的扫帚,感到一阵愧疚:“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不用道歉啦,我不介意,”朱里爽朗地挥挥手,“就是我实在教得没你好,挺怕误人子弟的。”说着,她提着包往盥洗室走:“稍等一下哈!我换个衣服。”




目送朱里进了盥洗室后,侑转向槙:“周五下午的指导,果然还是换个时间吧。”




“你确定?”槙歪了歪头,“这样调的话,有些人说不定就不能来了。”




“可是我周五下午实在是……总不能一直这样麻烦朱里吧……”




“嗯……”槙沉思了一会儿,“实在要调的话,调到周四下午也不是不可以,我没记错的话,大部分人在那个时间段都有空。”见侑犹豫,他又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莫不是犯了什么事,被罚每周五下午关禁闭了?”




侑横了他一眼:“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能被罚关禁闭关到学期结束的人。”




槙毫不在意,呵呵笑道:“所以我才好奇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嘛。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都说了不是关禁闭啦!”




“好、好,不是关禁闭,”槙收起调笑的口吻,“说真的,我觉得调到周四下午是可行的,你回头跟爱德华商量一下吧。”




“成,我今晚就跟他谈谈。”侑点点头,余光瞥见朱里从盥洗室里出来,“朱里、槙,一起去吃晚饭么?”




“好啊,去礼堂吃还是?”朱里下意识地捏了捏钱包,侑边走边笑:“去二楼的阳台餐厅吧,今天我请客。”










※ ※ ※










霍格沃茨的学生在用餐时有两种选择,礼堂免费于固定的餐点提供“一条龙”服务,从开胃小菜到餐后甜点一样样定时出现和消失;错过餐点或者希望自己点菜的学生可以前往二楼的阳台餐厅,这里24小时营业,味道往往也比礼堂的食物好些。




侑一行人来到这里时,视野好的座位都已经有人了,他们只好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刚落座,一双白手套就随着轻微的爆裂声出现在半空:“尊敬的客人,欢迎来到昂卜瑞拉餐厅。请问吃点什么呢?”




“今天的例餐是?”槙话音刚落,三份黄铜餐牌就出现在桌面上,白手套殷勤地飞过来,把它们分递到三人手中:“例餐是鸡肉大杂烩、奶油杂鱼汤配卷心菜沙拉。”




白手套满是希望地握在一起,在半空漂浮着。征得槙和朱里同意后,侑开口道:“来三份例餐,再加两份约克郡布丁和一份蔓越莓馅饼。”




“好的,一共三加隆又十五银西可。”




侑掏出钱袋,数出相应数目的钱币来。那白手套愉快地转了个圈:“五分钟上菜,请稍等。”




它捧起那些硬币,在爆裂声中消失了,三杯红茶应声出现在白色圆桌的桌面上。侑取了一杯,嘟囔道:“巫师什么时候也能与时俱进一点,普及一下类似信用卡的东西呢?随身带一堆硬币又沉又容易丢。”




朱里很有兴趣:“信用卡?就是你说过的那种麻瓜用的货币?”




“不,不是货币,是一种支付方式……呃,怎么说呢……”




等侑绞尽脑汁地解释完,菜已经上齐了。昂卜瑞拉的杂鱼汤比礼堂的要鲜美的多,厨房的家养小精灵曾经尖声告诉侑,这是因为“没良心的昂卜瑞拉在汤里放了会成瘾的甘蓝粉”,不过侑对此表示将信将疑,因为那只小精灵在说话时愤怒地挥舞着长指甲,眼里很是嫉妒。




几人吃着饭,话题逐渐转移到下午的魁地奇训练上。虽然侑和七海经历过的回溯都被抹消了,但罗伯特·帕瓦尔仍然在上周与朱里一同前来上课,只是这周爱德华在场了才准他上扫帚试飞,情人节那日的不幸事故因而没有发生。侑不禁暗自检讨起自己的一时心软,若是没有时间转换器,罗伯特肯定会因为这件事留下心理阴影,怕是从此就与魁地奇无缘了。




正胡思乱想着,日向朱里忽然出声:“哎,我说……拉文克劳有几个亚裔女生啊?”




“什么?”槙不明所以。侑顺着朱里的视线扭过头去,只看见几个路过的格兰芬多。




“我刚刚看到一个拉文克劳的黑头发女生走过去,”朱里皱着眉,仍然盯着餐厅的门口,“我记得拉文克劳的亚裔女生只有历和他们的追球手赵啊?”




“……不,”侑否定道,“我想二年级或者三年级应该还有一个。”




“我看她不像是只有二、三年级……”




“也许你看错了吧,黑头发也不一定就是亚裔啊。”槙看起来不是很在意,再次埋头吃起来。




“好吧。”朱里只好打住话头,满腹疑虑地看着已经见底了的杂鱼汤,怎么琢磨怎么觉得不对劲。




刚刚那个拉文克劳女生走在几个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之中,样貌平庸,笑容却很灿烂,看上去格外显眼。朱里并不觉得自己判断错了,但自己毕竟不是拉文克劳的学生,有不认识的人也不足为奇。




这样一想,她又释然了,欢快地开了新的话头:“话说你们最近有看到历么?我觉得已经好久没跟她一起吃过饭了,她都在忙什么啊?”




“可能又在搞鼓她那些魔药了,”槙笑着搅动红茶,“前天我在图书馆见她对着好几个大部头研究配方,写了足有一张半羊皮纸那么长。”




“也有可能是在忙着复习期中考,”侑咽下口里的鸡块,“她这学期选了九门课,每天都忙得跟个陀螺一样。”




朱里咬着勺子,觉得侑的说法比较靠谱,上次见到叶历时对方的脸色的确很差,手里也抱着成堆的草纸和书本。




——可惜这次是槙圣司的猜测更为接近实情。




叶历此时正置身于一间空旷的圆柱形房间内,圆形墙壁被装饰精美的红木玻璃柜围满,一路螺旋通天,望不见顶端。玻璃柜里密密麻麻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玻璃罐,里面漂浮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魔药材料,而叶历就处于玻璃柜围绕的中心,正在聚精会神地摆弄方桌上的两排坩埚。




她挨个把药草投进不同的锅里,有条不紊地在十几个坩埚前左右走动,按照早已熟稔于心的步骤进行搅拌或施法的操作。这幅景象即便是魔药课教授看见也会大吃一惊:同时熬制数量如此之多的魔药——这根本已经不像是练习或研究了——简直像是在量产待贩售的商品一样。




待到一轮忙完,历立刻拾起了丢在圆椅上的古代如尼文课本。她一边数着时间一边背诵单词,丝毫没有注意到最边缘的一个黄铜坩埚没有盖紧罩布。接触到旁边开口青铜坩埚所散发出来的蒸气,那口黄铜坩埚忽明忽暗地闪烁了一阵,几秒后恢复了原样。




等叶历再次掀开罩布时,那锅紫色药水已经在欢快地冒着泡滚动了。她满意地取过一只紫色药瓶,装满魔药后以羊皮纸裹紧,绑到了猫头鹰的脚上,目送着它从窗口飞入夜空。










间章·2月21日·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