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The Endless Valentine's Day(3)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25
点击:8268
章节字数:59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The Endless Valentine's Day(3)








直到跟在七海灯子的身后走入门厅,小糸侑才恍然回想起今天是情人节。耀眼的粉红色挂带环绕装饰着城堡的门厅,艳红花束随处可见,门厅内走动的学生也有好些佩戴着一按就会冒出粉红色泡泡的情人节徽章。正对面走来的一个拉文克劳女生就把徽章别在领口上玩,她按得太过用力,被一串泡泡喷了满脸,不得不狼狈地停下来擦拭。


七海灯子的进入为门厅带来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石阶梯拐角处站着的三个斯莱特林男生立刻停止了交谈,转而以敬畏的目光看着从台阶上走下的七海。两人经过时,为首的黑发男生拘谨地打了个招呼:“七海,情人节快乐。”七海灯子点点头,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谢谢你,杰夫,也祝你节日快乐。”


明明是非常得体的应答,杰夫眼中的疏离和畏惧还是显而易见。侧身经过时,侑撞上他打量的目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侑没话找话地说。七海瞥了她一眼,没做声。


“呃,哈哈,”侑自嘲地笑了两声,“抱歉啊,明明是难得的情人节,前辈却得带着我,不能去约会……”


“我并没有约会的对象,所以你不用为这件事感到内疚。”七海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平静。见侑似乎颇为挫败,她有意无意地又补了一句:“小糸同学如果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内疚,那就请务必跟紧我,我真的已经不想再回到那间盥洗室里了。”


“是……”侑低低地应了一声。


受到“三角理论”的启发,她们成功在无数次实验后确认了触发回溯的条件:她与七海任一人离开时间转换器超过15米的距离。这一发现让两人大大松了口气,总算是可以跟那间盥洗室说再见了——侑觉得她以后大概再也不会使用这间盥洗室了。


根据七海灯子的自述,这个非法获得的时间转换器最大倒回时限只有12个小时,因此理论上来说,她们只要保证接下来12个小时都与转换器保持在15米以内,就可以顺利渡过这“永无止境的一天”了。


如果12小时以后依然无法摆脱这个情况——那么不管七海灯子是否愿意,她们都必须求助于学校的教师。侑自然是希望事情不要走到这一步,私自使用时间转换器是被严令禁止的,这件事如果被揭发,不要说继续学业,七海灯子搞不好都要接到法庭的传唤令。


要是因她莽撞行事而为这位前辈招致灾事,侑觉得自己一定会自责一辈子——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七海也不是完全无辜的。


追随着七海摇动的及腰长发和飘扬的漆黑袍摆,侑再次感到深深的疑虑:究竟为什么要拼到这地步,宁可冒着风险私下使用转换器、也不愿意放自己一马,哪怕只是少上几门课?


七海灯子笔直的脊背丝毫看不出疲态,小糸侑却难以忘记她独自面对镜中自己时流露出的那份倦怠与忍耐。


正想着,七海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侑险些撞上她,奇道:“前辈?怎么了?”


一个尖细的嗓音伴着拙劣的竖琴声响起,解答了她的困惑:“七海灯子小姐,这里有一份你的情人节口信——”


一身艳紫大粉的矮人信使操着浓厚的口音,拨动了琴弦。七海“啧”了一声,迅速抽出魔杖,向他一指:“无声无息。”


“…?!?”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侑连这位前辈从哪里将魔杖抽出来的都没有看见,只看见那矮人信使惊惶地掐着喉咙,空张着口,发不出半点声音。原本在大门一旁幸灾乐祸站着的两个斯莱特林女生收起了笑容,在七海的扫视下理了理袍子,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七海转而面向那位急得捶胸顿足的信使,道:“不用担心,咒语的效果三分钟以后就会自然解除了。”说罢,她回头示意:“别呆站着了,小糸同学,我们只剩十分钟赶到温室了。”





※ ※ ※





她们在上课前最后一分钟堪堪赶到。这节课是斯莱特林六年级学生的高级草药课,在第三温室上,隔着透明的棚子,可以看到学生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棚子里清一色的银绿色领带,让侑止步在门外:“前辈……”


七海灯子回身看她,想了想,说:“嗯,你在这里等我。”


“在这里?”侑四下张望,温室位于湖边,四周除了远处高耸的城堡外看不见任何建筑物——这是要她在棚外面站一节课?七海已经自顾自地走进了温室里,侑杵在外面,收到了不少刺探或好奇的目光。


为了缓解尴尬,她背过了身,瞧见右手边的第二温室下课了。几十个看起来二、三年级大的学生鱼贯而出,分别佩戴着银绿和金红的领带;看来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这两个老对头的合堂课。


侑抱臂看着低年级学生打打闹闹地从眼前走过,内心感叹起时光飞逝来。她初次接到入学通知已是五年前的事情,再过两年就成年、毕业,也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是否已经找到了可以为之努力的目标。


此时正是冬春交替,屋外尚有些寒冷,侑情不自禁地搓了搓手,迎着风打了个喷嚏。她正甩头,两个不过只有她肩高的身影猛地窜到她眼前,兴奋地高喊:“侑!侑!”


侑定睛一看,发现是斯莱特林二年级的双胞胎,克蕾尔和卡拉。两个小家伙一人扯着她的一只手臂,亲热地蹭了上来:“侑,你怎么在这里?”“对啊,魁地奇指导不是再过半小时就要开始了吗?”


“我在等你们的七海级长呢,”侑笑着揉了揉姐姐克蕾尔的金色卷发,矮身搂过了妹妹卡拉的肩,“等下的魁地奇指导我大概不能到场了……不过爱德华和槙会代我主持的,你们尽管去吧。”


“诶!”“怎么这样!”“爱德华凶死了!”“槙又不上扫帚的!”两姐妹此起彼伏地抱怨起来,抱着侑不肯撒手。侑无奈地笑,一抬头就看到七海灯子扶着棚屋的门,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


“前辈……”她直起身,两个小斯莱特林立刻住了口,畏畏缩缩地躲到了赫奇帕奇找球手的身后。斯莱特林的级长垂眸,轻柔地拍了拍塔希特姆姐妹的肩:“要去魁地奇指导就快去吧,你们的小糸老师今天有约了。”


“喂,你——!”侑喊出声,双胞胎却已经露出了然于胸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侑你不早说,祝你约会顺利哦!”“下次带给我们看看嘛~”边说边蹦蹦跳跳地跑远了。侑恼然地看向信口雌黄的前辈,对方却无所谓地笑:“我又没说错,你的确是有约了啊。”


我可不会把这种情况叫做有约……侑嘀咕着,转而问道:“前辈你怎么又出来了?”


七海挑眉:“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把你丢在冷风里站一节课吧?我跟隆巴顿教授说你想旁听一下N.E.W.T.等级的草药课,他很高兴地答应了。进来吧。”


于是,小糸侑顶着一众斯莱特林的目光走进棚子,成为了这间温室里唯一一个赫奇帕奇,还矮了一年级。七海灯子似乎对众人或明或暗投来的视线早已见怪不怪,只顾张罗着给她多拿一副龙皮防护手套;讲台前的隆巴顿教授则朝她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开始了授课。


赫奇帕奇对草药学向来拿手,所以授课内容对侑来说不算太难,勉强还能跟上,但她实在难以对沐浴在旁人的视线中感到愉快,尤其对桌的一个平头男生投来的视线尤其不友好。侑认出他是兰登·诺特,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队长兼击球手,球风狠辣彪悍,上周对阵格兰芬多时一棍子游走球把对方找球手掀下了扫帚,所幸当天麦格校长在场,才没让那个可怜的格兰芬多在病床上度过情人节。


侑控制自己不要去看他,慢吞吞地观察起七海灯子手中的盆栽来。


“刚才那两个孩子,”七海仿佛察觉到她的无聊一样,细如蚊蚋地开口,“是你指导班的常客?”


侑点点头。她成为赫奇帕奇的找球手完全是一个意外。刚入学时她飞得非常一般,并没被学院的魁地奇球队看上,后来阴差阳错地被当时的守门员、现在已经毕业的学姐艾文找去当陪练,才发掘出她惊人的技术学习能力和应变能力来。


受到这经历的影响,侑在四年级担任球队找球手后开设了一个一周两次的魁地奇指导课,与同队的击球手爱德华·卢平一起教导对魁地奇有兴趣、但没被选中校队的低年级学生。最开始只是赫奇帕奇,后来随着日向朱里的加入来了一批格兰芬多,再后来连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也有人慕名而来了。


“完全不在意学院差别、尽心尽力地指导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很厉害呢,小糸同学。”


“没有的事,”侑脸上一热,“我只不过是希望有更多人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小糸同学、很喜欢魁地奇吧?”


侑琢磨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吧……与其说是喜欢魁地奇,不如说是喜欢跟大家一起努力、彼此切磋的感觉……大概。”


七海了然地笑了:“果然跟传闻里一样,是个老好人呢。也难怪你会应付不来堂岛卓那种死皮赖脸的类型了。”


侑再次噎住了:“……对不起,我真的……”


“没事,”七海打断了她,“好了,现在我们来为这株毒触手换盆吧。小心点——虽然这只是个幼株,被咬到也是得躺上好几天的。”


注意到周边人都开始两两一组作业,侑依言戴上龙皮手套。隆巴顿教授背着手一组组查看,离她们还有老远。七海戴上手套后半天没动,盯着透明玻璃罩里张牙舞爪还流着透明脓液的毒触手,脸上流露出微妙的嫌恶。侑咧嘴笑道:“前辈你有洁癖啊?”


七海略显诧异:“你是怎么…?”


“别人上高级魔药课都是罩件防护服了事,你不单套防护服,连里面的衣服都要换——”说到这里,侑住了嘴:这位前辈雪白的后背重新浮现在她眼前。七海显然也想到了一处去,脸色起了变化。侑赶紧咳嗽一声,一把掀开了毒触手的罩子:“嘿!”


获得解放的毒触手摇晃了两下,慢悠悠地朝侑的方向摸过来,腐绿枝条上的尖刺在桌上留下一道道脓痕,看得七海情不自禁向后缩了半步,侑却毫不在意地一把圈住毒触手的枝条,摁着盆边将它整株拔了出来。


“前辈,能帮我把那边的空盆拿过来吗?”


七海有些畏缩地定住空盆边沿,边看着侑将那株不断挣扎的触手按进去,边努力躲避低空飞溅的脓水:“早知道今天的实践内容是毒触手,我真该把我的防护服穿来……小糸同学,你不觉得恶心吗?”


侑边往盆里填土边笑:“我们院的魁地奇队刮风下雨也训练不停的,泥土里打滚都是常有的事,这点脓液不算什么啦。前辈你不习惯,我来就是。”


七海微微偏头,第一次认真地在近距离观察起对方。


和本人一样,侑的发色是非常和煦的暖橙,蓬松的头发在脑后收紧,扎出两只小小的马尾。这是个在她这个年龄段不多见的发型,却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反倒更添了几分少女特有的青春活泼,讨人喜爱。随着主人手上的动作,蓬松有层次的头发也微微抖动着,让七海生出几分想要触碰的欲望。


摸上去应该会很舒服吧。她心想,随即为这个想法感到一惊。


自从姐姐七海澪进入魔法部工作、与她不常见面后,她已经相当久的时间没有产生过想要与谁亲近的念头了。


大概是这女孩亲和力太强了。她淡淡地想,配合侑将最后一抔土整平。


重复着这个过程,她们给九盆毒触手幼苗换了盆、施了生长咒和湿润咒,隆巴顿教授对她们的成果赞不绝口,热情洋溢地邀请侑在六年级选修高等草药学后才放她们离开温室。


并排走在湖边柔软的草地上,七海看着侑不着痕迹地板着指节,有些愧疚地提议:“要去校医院看看么?我接下来也没课了。”


“不了,”侑果断拒绝,“庞弗雷夫人这周又不在,我可不想做见习护士的试验品。何况我也没扭着,活动一下就好了。前辈你即使不上课也有事情要忙的吧?没关系,我陪你。”


七海想了想,正要开口,面前忽然踱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截住了两人,为首的正是先前面色不善的兰登·诺特。


“七海,我有点话想单独跟你说。”诺特人长得不差,高鼻大眼,即使留着小平头也蛮有味道,可惜一开口却是个公鸭嗓,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你想说什么?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如果不是非常要紧,我们之后再约时间谈吧。”


“有事情要处理?”诺特拖长了音节,“我看你跟这个赫奇帕奇有说有笑逛得还挺惬意的嘛?是很重要的事哦,你最好叫这个赫奇帕奇回避一下。”


他瞥了一眼侑,眼神里尽是不屑。侑皱眉想说什么,却被七海牢牢攥住了左手腕,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这孩子是我的朋友,没什么好回避的。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长话短说吧,有必要的话我会再联系你。”


“你的朋友?”诺特气极反笑,“你不会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吧?去年的魁地奇决赛,把斯莱特林到手的奖杯夺走的是谁?今年的循环赛,让斯莱特林吃尽苦头的是谁?七海,我们之所以容忍你胡来是因为理解你想拿下学生会主席的宝座,这对我们来说也是荣耀。是的,没错,什么狗屁‘生而平等’只不过是拉取选票的手段罢了。”


喘了口气,他接着说:“可是你的表现实在太让人失望了。你居然真的跟这些人,”他用手指点着侑,“斯莱特林的敌人、赫奇帕奇的混血杂种,还有那些其他的泥巴种为伍?还带到我们——斯莱特林的课堂上来?七海,你也要向韦斯莱看齐,做纯血统里的败类吗?”


因为对峙的气氛太过诡异,周遭早已稀稀落落聚集起一些下课路上的斯莱特林学生。诺特的指责一字不差地落入他们耳中,一个戴着粉色高帽的女生走上来,试图劝架:“好了,兰登,冷静点,有话回公共休息室说,你这样……”


诺特粗鲁地将她推开:“七海灯子,你给我搞清楚,我们选你做级长不是因为你满口离经叛道的胡言乱语,而是因为佐伯信任你、推举你、甘愿做你的左右手,相信你能为斯莱特林带来荣誉。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今天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再做第二次了!”


侑感觉到七海攥着她手腕的力道越来越大,不由得担心道:“前辈,要不我就先走……”


“你给我留在这。你想去哪里?”七海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来。“兰登·诺特,胡话说完了?我警告你,不要再让我听见‘禁止词汇’从你嘴里吐出来。现在、立刻,向她道歉!”


诺特朝地上呸了一口,径直拔出了魔杖:“我没来个恶咒就算看得起她,你少蹬鼻子上脸!”


“想决斗吗?”七海冷笑,“看来你是忘记去年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滋味了,嗯?还是你以为亲爱的哥哥做了男学生会主席,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诺特额上青筋暴起:“你竟敢——力松劲泄!”


“盔甲护身。”


诺特杖尖射出的白光不偏不倚地沿原路反弹了回去,他往右一扑才堪堪避过,代价是吃了满口泥。周围有人窃笑起来,他狼狈地爬起,恼羞成怒地高喊:“昏昏倒地!障碍重重!统统石化!”


七海灯子这次甚至没有念咒,只是挥舞了三次魔杖,兰登·诺特却不得不施放了一个铁甲咒来挡掉他自己的咒语。


“小糸同学,”她放开了侑的手,“稍微站远一点,但是别超出15米。”


“算了吧,前辈,”侑焦急起来,“他不乐意看见我,你跟他好好解释就是了,不要因为这点小事——”


“快走,”七海注视着诺特的动作,“他要来真的了,你离远点,别被卷进来!”


话音刚落,两人脚边就起了个大坑,像是被某种无声咒破坏的。侑刚把魔杖拔出来就被一把推开,接连不断的爆炸出现在七海身边,急得她大叫:“前辈!”


浓烟被七海挥杖除去,她原先打理整齐的黑发已经乱了,精致的脸上也沾了些烟灰,唯独战意依旧,毫无退让之意。眼见劝说无果,侑向后退开,索性撒腿跑起来。


“小糸同学?小糸侑!你——”


当七海灯子从决斗中分出神来、察觉到她的意图时,一切为时已晚。不过两三秒种时间,侑已经跑到了15米范围的边界。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娇小的背影在眼中变得扭曲、模糊,然后被熟悉得令人作呕的天旋地转感吞没——


睁开眼,她又一次站在了那间最开始的盥洗室内,小糸侑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与她遥相对望,口中微喘着气,仿佛还沉浸在剧烈奔跑的余韵里。


七海灯子的脸色变得从未有过的难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qq40899
qq40899 在 2020/05/05 16:04 发表

果然不愧是小系侑,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自己想法的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