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The Endless Valentine's Day(1)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8-11-09 19:24
点击:16363
章节字数:40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HP x YagaKimi

獾与蛇

======




------


Chapter 1·永无止境的情人节

------







## The Endless Valentine's Day(1)







小糸侑开始认真地觉得,20分钟前答应堂岛卓请求的自己,犯下了自出生15年以来最愚蠢的错误。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


……斯莱特林学院六年级的级长,七海灯子,此刻正在她的眼前……更衣。


长袍从这位黑发丽人圆润的肩头滑落,在地上缩成一团;灰色毛衣被线条紧致的手臂向上带起,离开身体;单薄衬衣随动作后敞,露出大截雪白的肩背;两肩上,黑色细带在发间若隐若现。


侑咽了口唾沫,努力催动僵硬的脑袋,排查脱离眼下窘境的方法。


她现在正位于霍格沃茨城堡二楼西侧走廊的女生盥洗室里,施着幻身咒。她的身后是已经被七海灯子反锁的盥洗室大门,眼前是侧对着盥洗室镜子更衣的前辈。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不被察觉地开锁离开,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弄明白这一点后,侑挪开了眼,不想再继续唐突那位令人尊敬的前辈,四周镜子里的倒影却让她更加无所适从。她下意识地抬起手,然后悲哀地发觉自己的手和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透明,与环境漂亮地融为一体——她见鬼地、太擅长幻身咒了。


眼见七海灯子的衬衣即将褪至腰际,侑尽力不发出声响地原地转了个圈,面朝紧闭的木门,在衣料的摩擦声中不自然地抱紧了手臂。


——其实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我们都是女生。


——不,不对,问题不在这里。我现在做的事情跟偷窥有什么区别!不但一路跟到盥洗室,还撞见这种场面……


她懊恼地抿唇,决心取回那盒巧克力后把它糊到堂岛卓的脸上。到底是什么心态才会拿着加了迷情剂的巧克力到处炫耀?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胡闹也就算了,还非得跑到外边去给斯莱特林的级长撞见。


“小糸,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堂岛卓当时只差抱着她的大腿哭,“那盒巧克力是我大哥要的,我定金都收了!”


“你把钱还给人家不就好了!”


“我……我早就花光啦!小糸啊,你不能这样!我们朋友一场……我上哪再去找会幻身咒的人啊!”


“说实话,我比较希望我们没有认识过,”侑发誓自己肯定翻了个白眼,“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下次闯了祸去找你们格兰芬多管事的,别再跑来赫奇帕奇烦我了!”


那会儿她是这么回答的,但她现在非常想向那个天真的自己来两发昏迷咒。如果不是禁不住堂岛卓的死缠烂打,她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样尴尬的境地!


老旧水龙头转动时特有的“吱呀”声响起,水流的声音由小变大。确定衣料的摩擦声完全消失后,小糸侑将堂岛卓无赖的笑脸逐出脑海,小心地回过头。


七海灯子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防护袍,看起来准备去上高级魔药课。她俯身舀水拍脸,稍显宽大的防护袍随之抖动,衬得她清瘦而疲惫,竟不那么像是侑眼熟的那个气场十足的前辈了。


七海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将换下的衣物塞回拎包。侑眼尖地瞄见包里有一个粉底金边的礼盒——毫无疑问,那就是堂岛卓被没收掉的“违禁品”。


她应该趁七海更衣时绕过去拿的,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位置确定了,她再跟着七海也会好行事一些。


就在侑这么想着的时候,七海灯子拎起包,将它随意地扔进了正后方的厕所隔间里。她自己却没有跟进去,而是反常地从外面掩上门,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最里面挂着“暂停使用”的隔间。抖抖袍子,七海大步流星地朝侑站着的地方——盥洗室大门——走去,竟是准备离开了。


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侑不知道七海为什么要将随身携带的物品放在盥洗室隔间里,但这实在帮了她不小的忙。


确认七海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之后,侑长舒一口气,走向了掩着门的隔间。然而没走两步,她就看见那间挂着“暂停使用”的隔间门由内朝外旋开,然后——另一个穿着防护袍的七海灯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侑拼命捂住嘴才压下到口的惊呼。她向后退了一步,不偏不倚地撞上了洗手池盆,发出了一声闷响。


“谁!”从隔间里出来的七海立刻抽出魔杖,对准了侑的方向。她什么也没有看到,昏暗的盥洗室灯光将幻身咒的痕迹掩藏得极好;侑屏住呼吸,一面在原地等待对方解除警惕,一面飞速思考起来:


七海明明刚刚才从盥洗室唯一的出入口离开,怎么会在下一瞬间又从暂停使用的隔间里出来?霍格沃茨内部不能幻影移形,因此理论上来说,这种瞬间移动是无法做到的。


如果不是瞬移……


七海灯子仍然没有放下魔杖,视线在透明的侑和洗手池之间困惑地游移,侑的额上渗出了几滴冷汗。


……如果不是瞬移,那就说明同时出现了两个七海灯子。要么其中一个是假的,由另一人易容而成,要么……


“急急现形。”


七海轻启嘴唇,吟诵了一句咒语,空气随即漾起波纹。侑内心大呼不好,却来不及补救了,她仰仗幻身咒所得来的伪装已经被显形咒彻底破除。


“……”


看着“凭空出现”的女孩,七海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僵在了原地。


“……哈,哈哈,”侑干笑两声,举起双手,“……七海前辈,你好啊。”


“你是……小糸侑?你怎么会——”七海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似乎经历了十分复杂的心理变化,“不对,你、你在这里多久了?!”


“从、从你进盥洗室起,我就……前辈,你能先把魔杖放下吗!”


“我拒绝!”七海涨红了脸,“你在跟踪我吗!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居然是个尾行别人的变态……!”


“什么!”侑大窘,“不是的,前辈你听我说——”


“——停下,不要过来!”七海使劲抖着魔杖,“你全都看到了对吧!”


“我没有!真的没有!我背过去了!我没想偷看你换衣服——”


“——谁问你那个了!”七海又羞又恼地打断了她,“我是说,你看到‘我’离开了吧!”


她的表情实在难以形容,混杂了惊慌、害怕、恼怒,与侑印象中那个镇定自若的级长判若两人。


“我……”侑张开嘴又合上,注意力被七海胸前晃悠的一个东西吸引了去。


那是一块精致小巧的金色怀表,以链串着,挂在七海的脖子上,似乎是因为她刚刚过于激烈的动作而从长袍里漏了出来。


嗯……?


侑感觉它有点眼熟,一时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发现侑正盯着那怀表看,七海一把将它重新塞回衣领里,顺势在长袍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


“过来,”她捏着那瓶子,看起来冷静了些,“喝了它。”


“这是?”侑盯着七海手中的魔杖,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遗忘药水,”七海回答道,“你喝一滴就可以了,我只需要你忘掉在这里看到的东西。”


“前辈,你为什么会带着这种东西到处乱晃……”


“你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随身带。只是刚刚魔药课——”她突然住了嘴,脸色微变,“行了,没用的话少说。你就这样把手举着,慢慢走过来拿。别耍花招,我的魔咒可比你的动作要快多了。”


侑思考着,没出声。“刚刚魔药课”——眼前这个七海的确这么说了吧?可是方才离开的那个七海不正是要去上魔药课吗?遗忘药水是高级魔药学的内容,这个级别的课每天都只有一堂,她怎么可能……?


“你还站着干什么?”七海催促她,“别逼我用遗忘咒,我不擅长那玩意儿,不想失手把你三岁以来的记忆都删得一干二净。”


侑妥协了。顶着对方不信任的目光,她一步步走过去,得到示意后缓缓降下右手,去取七海左手拿着的药水瓶。


接过瓶子的时候,她不小心碰到了七海的手。指尖相触的瞬间,七海的胸口忽然透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两人都被吓得后退了一步,遗忘药水滑落在地,摔了个粉碎,却没有得到任何关注——刚刚被七海塞进衣服里的金色怀表自个浮了出来,在空中闪了闪,然后——从中间裂开了。


这事发生的突然,两个人都惊呆了。好半天,七海才回过神来,扯下那怀表,急切地念起修复咒来。侑这才注意到那“怀表”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表盘,而是在金属平面上镶着一个小沙漏。


——啊。


她想起来了。


她是在魔法史的课本上见过这小玩意儿,第五十二章,神秘事务司及其历史。


“前辈,”她小声地发问,“这个是……时间转换器吗?”


时间转换器,唯一一种已知的时间旅行的方式,因为一旦滥用就会招致严重后果,其存在被魔法部严格管制,集中保存在神秘事务司内。18年前神秘事务司因故损毁,那批时间转换器也无一幸存。


“……”七海铁青着脸,没有作声。看起来她的修复咒一个都没有起效。


“……前辈,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个东西的?你刚刚是不是用——”


“小糸同学,继续问下去的话,我就真的不得不给你施一个遗忘咒了。”七海没好气地扫了她一眼,放弃了尝试,将时间转换器收回长袍里。“不如你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吧——为什么要跟着我?”


“呃,我只是被堂岛君拜托,想拿回你没收掉的那盒巧克力……我没想到,呃……”


侑迟疑了一下,不知道给自己扣几口锅显得比较诚恳。跟踪是我不对,撞见更衣也是我不对,但是这时间转换器坏的……跟我没关系吧?


她还在犹豫不决,七海灯子已经举起魔杖道:“巧克力飞来。”


堂岛卓那盒惹祸的巧克力跃过掩上的隔间门,准确无误地落入了七海灯子的左手中。


“……你要这个是吧,给你,”七海走上前,干巴巴地将那盒巧克力塞到侑手里,“这事不要跟任何人说。”


侑看着手里的礼盒直发愣。


“你听到了吗,小糸同学?”七海拔高了声音。


“前辈是说……把没收掉的违禁品又还给我的事,还是你使用时间转换器的事?”


七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的身高其实不过平均海拔,面对着侑也已经超了大半个头,这个高度差让投射下来的视线颇有威慑力:“两件都是。你朋友的事情就当我没有撞见过,请转告他下次收敛些,别三天两头给自己学院丢脸。你跟踪我的事我也不会再追究,希望你也忘记你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大家都是聪明人,没有彼此为难的必要,是吧?”


说到最后,七海微微一笑,湛蓝眼中却暗藏寒意。侑与她沉默地对视了片刻,应了声“是”。


“多谢你了,小糸同学。”她用魔杖指了指打碎在地的遗忘药水,念道:“旋风扫净。”


玻璃碎片和洒了一地的药水消失了。七海拎起前一个自己所留下的拎包,绕过侑,大步往外走去。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侑到底还是没忍住,脱口问道:“七海前辈,如果你课业繁重到非用时间转换器不可,为什么不干脆少上几门呢?”


斯莱特林级长的脚步停住了。几秒钟后,她语带嘲讽地回头道:“这么好奇别人的事情,不如试着自己来找答案啊?反正小糸同学你很擅长幻身咒嘛——当然了,我是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两次的。”


说罢,她推门离开,留下小糸侑站在空无一人的盥洗室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空白格无电
空白格无电 在 2021/07/29 23:05 发表

慕名前来,果然有意思

黑琴党
黑琴党 在 2019/03/14 11:19 发表

大概是第五次重温这部作品?之前看的时候还以为灯子把巧克力还给侑是因为她人好。现在想想果然是封口费啊……啧啧啧,有一套啊会长大人

丝石竹
丝石竹 在 2019/03/09 20:32 发表

好看(∩_∩)

ayouko柚
ayouko柚 在 2018/12/01 19:23 发表

双厨表示兴奋!!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