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9话 续·选择题

作者:甜粽子
更新时间:2018-11-09 01:34
点击:102
章节字数:50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侑家里开学习会。灯子没问题么……?】


听完我的话,前辈虽仍是一脸惊讶,但还是点头同意了我的提议。

只是在之后跟随我一起回家的路上,她一直保持着沉默。


不由在意起她的状况,我问道:“前辈从刚才开始就很安静呢?”

“是、是这样吗?”前辈扯着嘴角笑了笑。


——“我回来啦。”

“打、打扰了。”


【假日就是要开启任性模式——。】


第9话 续·选择题


“啊啦,欢迎。”妈妈停下手中工作与前辈打起招呼。

“您好。”前辈也走近她,微笑着鞠了一躬。

“学生会长很辛苦呀。”

“还好啦。”


见那两人还在互相寒暄,我掀开门帘,朝落在后面的前辈喊道:“上来吧。”

前辈很快结束了和妈妈的对话,面颊像铺了一层浅浅的粉,红着脸紧跟着我。


可能还是太紧张了吧。


我默默放慢脚步,也不特意去看她的表情。

她就这么安静地走在我身后。


沿着楼梯上到二楼,一股香甜的气息飘了过来。

“好香啊。”这样呢喃着的前辈阖眸深吸一口气。


循着香味,我和前辈来到厨房门口。

看见门上映出的人影,我上前一把拉开推门,和里面的人说了句“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

“啊啊,小侑回来了啊。”

我这才看清怜身后站着的宏君,也笑着跟他打招呼:“宏君,你来啦。”

怜注意到我边上的前辈,打趣道:“有客人吗?”

前辈忙郑重应道:“打扰了。”


考虑到一会儿要在我房间里复习很久,我拜托怜,“能烧下水吗?”

“明白了。”怜很爽快的应了,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急忙补充道:“我烤了奶酪蛋糕,一会儿拿去吃吧。”

怜居然破天荒地烤了奶酪蛋糕!

情绪不由激动起来,我握紧拳头,高举双手扬声道:“太好了,谢啦!”

考虑到不能让前辈陪我一起等蛋糕出炉,退出厨房,我带着前辈往我的房间走去。


【宏君收回目光,随口问道:“朋友吗?挺漂亮啊。”

怜想起之前听侑和妈妈曾经谈论过的前辈,便猜测道:“学生会的前辈吧?说过很漂亮的。”

“关系真好呢。”

“之前还拿到礼物了呢。”怜说着比划起来“那种…星象仪?”

“诶——作为礼物还挺用心选的呢。”宏君感慨一声,跟着转身朝怜坏笑起来:“不会是女朋友吧?”

怜马上笑着否认:“怎么可能——啦。”】


——“我去倒茶,请在房间里稍等一下。”

说罢,侑放下肩包走出房间。

“不用那么麻烦的。”


灯子见那人已经走远,压下心底的紧张。

缓缓舒出一口气,她顶着薄红的面颊缓缓走进房间。


留在这里的只有她一个人,不用担心自己激动的心情会被那人看到。


灯子目光贪婪且肆意地打量起整个房间的布局。

屋子里很整洁,临窗摆放的床,有阳光洒在浅色的床单,让人不由放松下来。

书桌上摆着几本少女漫画,床脚处的衣柜顶上还安静的卧着一只老虎布偶。


灯子绕过床前的小几,放下包靠坐在床边。

她偏头看了看房门的方向。


现在离小糸同学回来还有段时间——


这样想着,灯子便安心地慢慢仰靠被阳光晒得暖暖的,充满着那人气息的床单上,用脸颊轻蹭着柔软床单,享受般阖上眼睛。

再度睁眼时,又情不自禁地轻轻揪住一截床单嗅了嗅。

是她的气息。


嗒嗒、嗒嗒……

有轻微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灯子蓦的一阵心虚,瞪大了眼睛,吓得连忙坐直身体。

当她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床头小案上,与闹钟并排摆着的星象仪,不由露出会心一笑,继而安静等待那人的到来。


——“久等了。”

我端着盘子走进房间,见前辈仰着脑袋,在我床边的小几前正襟危坐着。


“谢谢。”

把盘子放到小几上,前辈凑近瞧了瞧,欣喜道:“是你姐姐亲手做的吗?”

“对,前辈来的正好。”我将身上的校服脱下,用衣架挂好,“宏君来的时候,姐姐偶尔会做点心呢。Lucky!”

说完,我也跪坐到前辈对面,“在开始学习之前先吃掉吧。”

“嗯!”


前辈叉起一小块蛋糕慢慢品味,惊喜的由衷夸赞道:“真好吃!”

“怜…不,我会转达给姐姐的。”

“宏君…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是啊。”

“喔,关系已经亲密到能带回家里了啊……”

前辈的语气有点奇怪,我回忆那俩人的过去,还是如实回答道:“毕竟高中就开始交往了。”

“没发生那种事情吗?爸爸不愿放手什么的。”

“啊哈哈,完全没有。”见前辈一脸困惑,我向她解释道:“我家都是女性啦,所以宏君来的时候爸爸可高兴了。今天大概也会留在我家吃晚饭吧。”

“诶——……”前辈长叹一声,吃了一口蛋糕,目光默默瞟向我。

“怎么了?”

“没什么,就觉得知道了好多事,挺开心的。”她对我笑笑,“小糸同学不太说这些呢。”

“是这样吗?”注意到前辈身边的闹钟显示的时间不早了,我忙道声糟糕,赶紧收拾好盘子放到厨房水池里。


回到房间开始复习,我和前辈各自拿出习题认真做着。

本该是这样的不错……

但总觉得有件事令我不得不去在意。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前辈,她把嘴唇轻靠在笔帽上,正目光专注地凝视着我的方向。

视线甫一与我的相触,她惊得睁大眼睛,偷看我一眼又匆忙低下头去。

然后就听到脸上涨起一层红晕的前辈深深吞了一口气。


“怎么了?”

在我这句话刚问出口,她便端正姿势,继续伏案书写起来,嘴上否定,“不,没什么。”

“总觉得前辈在走神啊。”

“呜。”她的情绪渐渐紧张。

“有什么很在意的吗?”我抬头四下环顾,试图找出分散前辈注意力的罪魁祸首。

“没有没有,没事的。”她笑着举起双手焦急地摆动。

“那是不舒服吗?”我支起身子,慢慢爬向对面的前辈,在与她有一臂距离的位置停下。

“脸有点红吧。”出于关心,我又凑近了一点,歪头仔细观察她的面庞。

“不……”

随着我的靠近,她不知所措地往后退怯,僵直着背脊紧贴床沿。

这样的僵持不知过了多久,她像是终于撑不住了一样,红着脸撇开视线,紧张地提醒我:“……小糸同学…太近了……”

可以看到前辈面上的绯色愈发明显,额角甚至因紧张过度渗出了薄薄的细汗。


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真是个出乎意料的理由,让我一时不知该作何评价。

皱了皱眉,我无语地望着她,“…前辈你,真是……”

前辈却一直撇过脑袋不敢看我,为澄清自己的行为,她还不忘紧张地向我强调:“这可是到喜欢的女孩子房间里了诶,心里小鹿乱撞也是没办法的吧!”

无力垂下眼角,我简直无法直视这样的她“前辈你个变态。”


气氛一时凝滞,她忍不住偷觑我一眼,在发现我一直盯着她以后,又很快收回余光。

盯——

“呜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她害羞的小声请求,默默缩了缩撑在地板上,与我相距不远的手。

前辈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我收起无奈叹息,转而认真问她“……只要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变成这样吗?”

她小心翼翼地挪回视线,在确认我不是在故意打趣她以后缓缓转过来正视我的眼眸,继而低下头轻叹“是啊…”

“现在紧张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抬手按住心口,她绯红着面颊,认真凝视我的眼眸——

温柔地笑道:“要听听看吗?”


“……”

“啊……”

见我只是盯着她不予回应,她害羞地挪开目光,口中呐呐:“……开玩笑的…”

眼前是前辈尴尬之余又有些落寞的表情,我没办法视而不见,干脆一把抓起她按在心口的左手。

“诶,等等?”前辈震惊地轻呼出声,羞红的面庞根本掩不住。


我将三指搭在她的脉搏上,仔细感受其跳动的速度。

她则紧张的闭上眼睛,艰难地吞咽了一口津液。

被我手掌扣住的温热手腕传来了脉搏强烈且快速的跳动,“真的诶,确实有些快呢。”


“嗯?”

她呆愣地看了我一眼,很快明悟过来,瞬间泄气地垂下脑袋像是放松又像是可惜地叹息着:“手腕…居然是手腕吗——”

“?”我疑惑地望了望她,顺便松开握着她的手。

她紧紧攥住自己的手腕,贴在胸前,犹豫着开口嘱咐我道:“……小糸同学你,还是再多些警戒心比较好。”

“……说的也是,我会对前辈多留个心眼的。”

我一边应答一边远离前辈,慢慢爬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她顿时坐不住了,撑起身子伸长脖颈,强烈要求道:“对我就!不用了啦!”


真的不用吗……前辈的保证太没有可信度了。


大概是注意到我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她忍不住再三强调:“要是在别人面前也这么毫无防备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不禁觉得她有点小题大做,我无奈解释道:“也就前辈而已啦,能这么在意我的人。”

“这可不一定吧!”

“说不准某一天哪里的谁就喜欢上小糸同学你了。”

她说话时的表情很是认真。


未免想的有点多了……


我呼出一口气,垂下眼眸无语地轻叹一声:“前辈就先不说了,能以我为对象的基本就……”

“比如槙君之类的。”她忽然幽幽说道,一副颇为不满的样子。

“诶?”

不明白前辈怎么忽然扯到槙君身上,我惊讶地抬眸看她。

“最近感觉你们两个关系很好…”


这也能误会……


我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没有!”

笑着安抚低沉的前辈“和槙君是不可能的,请放心…”


因为那个人可是以我们俩为乐呢。


一想到还要面对槙君,我顿时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就是放不下心啊。”

余光瞥见前辈攥紧腿上的裙摆,语气也说不出的低落。

“……”我坐直身体,想要说些什么缓和她的心情。

“我是非你不可的,可你并非如此吧。”她却眸光黯然,默默撇开与我对视的目光。

“…确实我并没有什么非七海前辈不可的理由。但是……最需要我的人是七海前辈,这点我明白的。”

我注视着她,认真说道:“所以只要前辈说想要在一起的话,我就会这么做的。”

“……”她勾起唇角,少顷又用双手撑住额头,认命般垂头感慨:“就是这点,让我放心不下啊。”

“嗯?”我困惑地望向她。

再度恢复笑颜的前辈笃定道:

“但是,我也就是喜欢你这点。”

彼时,窗外的夕阳与她明媚的笑容交织在一起,美的相得益彰。

而我则因为她的话,一阵恍惚。


虽然今后也会在学生会或是此外的地方与七海前辈继续相处下去。

但是前辈喜欢我到了这个地步。


夕阳西下,我将前辈送到楼下。

“再见咯。”前辈微笑着与我道别

“嗯,明天见。”我也点头应和。


我却还会一如既往,没有改变吗?


刚走出几步远的前辈又回转身体,笑容满面地向我挥了挥手。

晚风拂动她的黑亮长发,在她身后布满的是灿烂晚霞。

而我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心,渐渐沉了下去。


不要啊。


【灯子沿着绯色的街道缓缓前行。


——最需要我的人是七海前辈,这点我明白的。

——所以只要前辈说想要在一起的话,我就会这么做的。


想起那人信誓旦旦的话语,她不禁开心地笑弯了眉眼。


“要回去了吗?”

怜和宏君一前一后走出了拐角。

“是的,打扰了。”

灯子快步走近两人,朝怜微微欠身“姐姐做的蛋糕我吃过了,非常美味。”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经常做些点心什么的吗?”

“哎呀,最近只是偶尔——才会,以前倒是经常做的。”面对灯子的问题,怜尴尬一笑续道:“毕竟侑很喜欢呢,奶酪蛋糕。”

灯子惊得蓦然瞪大眼睛,“那个”她又凑近了些,忍住羞涩焦急地询问怜道:“可以的话,能告诉我配方吗?”

怜被她的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微微一滞,但还是很快回过神来,从包里掏出手机“那我一会发给你,告诉我联系方式吧。”

“好!”灯子忙不迭举起手机与怜愉快地交换了号码。

注视着联系人一栏新输入的名字,怜轻声念道,“七海灯子,小七海嘛。”复又抬头真挚地扬起笑颜对灯子说道:“侑就拜托你了。”

“诶!”

“好、好的!”短暂惊讶过后,灯子颇为受宠若惊地点头允诺。】


用晚饭的时候。

外婆对着外公的遗照祷告,妈妈给爸爸盛了一碗饭,怜也把装着米饭的碗递给宏君,一边还体贴地问他这么多够吗?

我默默走到灶台前端起已经装好盘的天妇罗……


为什么连食物也是成双成对的?


“怎么了侑?想要虾吗?”怜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脸上带着一贯的戏谑笑容。

“不会多拿的。”我淡淡说道。

她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缩到一旁的宏君身边,用力抱住他的手臂,警惕地声明“宏君我可不会给你的哦?”

忍住扶额的冲动,我没好气地回道:“不会抢的。”

“才不会被抢走哦——”宏君也连忙笑着对怜大表忠心。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不再理会二人的打趣,我收拾好盘子准备端到饭桌上,心里想着的是——


我也不是孤单一人呀。



【夜里,灯子在灯下做着习题。

一声轻响打破了宁静。

停下在纸上勾画的笔尖,灯子抬头看向手边嗡嗡作响的手机。

是怜发来的信息,如她之前允诺的那般,将奶酪蛋糕的配方发来了。


下次练习一下好了。


灯子莞尔一笑,默默下定决心。


“嗡嗡——嗡—”又是一阵急促的提示音响起。


“嗯?”灯子把消息栏往下一拉。


“呃!”呼吸猛地一滞。


怜:在起居室里睡着了 21:41


下附一张侑安然沉眠的照片。


照片上的侑睡颜恬淡。

是灯子从未见过的一面。

不由看得愈发仔细。

“唔!”兴奋的情绪涌上心头,烫热了灯子白皙的面颊。

强忍着不让自己欣喜的笑声惊扰到房外的父母,坐在椅子上的灯子兴奋地手舞足蹈。】


再度打开前辈送的星象仪,我仰躺在床上,凝视着灿烂的星辰。


虽然不是孤单一人。


手掌按在胸前,除了平稳的心跳,什么都感觉不到。


心脏要是能帮我做出选择就好了。


“哈啊。”


阖上眼眸,翻身侧躺。


夕阳下前辈转身离去的背影在我眼前闪过。


帮我做出选择的话……


揽住星象仪,我屈指按下按钮。


“咔嚓”一声轻响,房间霎时陷入一片漆黑。


【那份感情还是没有出现——。】


TBC


偷个懒,学动漫把番外一起提前了。
最近工作有点忙,为了不影响进度只好熬夜肝文了,哈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