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孤儿岩

作者:棧光
更新时间:2018-11-14 19:41
点击:89
章节字数:36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晨的月瓦斯卡中一片澄亮,火光伴着白烟,模模糊糊地融化了大型坑炉上的空气,一长两短的长形木桌依序放置在同样长方的石坑炉周边。


女猎手艾拉坐在其中一张长桌旁享用着丰盛的早餐,大厅中除了她以外,只剩轮值早班的战友团成员,坐在另一头大门旁的接待木桌后方,无聊的翘着脚发呆,其余待在基地休憩的战友团成员不是前一天酒醉后酣睡还没起身,就是在外头附设的训练场中发泄过剩的精力。


“嘿,艾拉。”查雅从外侧推开月瓦斯卡大门,向接待员点了一份餐点后,走到艾拉身边,拉出一把椅子坐下,半侧身看着她说“有兴致一起去场危险的狩猎吗?”


艾拉先是撇了查雅一眼,而后不急不忙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才慢条斯理开口“我亲爱的盾牌姊妹,怎么今天就记起我啦?”


“刚刚接到有个关于乌鸦鬼婆的委托,我需要一个雪漫城中最好的弓箭手,来对付难缠的乌鸦鬼婆。我需要妳,艾拉。”查雅的眼神中流溢出满满的真诚,她低声诚恳的说。


“乌鸦鬼婆...挺有挑战性呢。”艾拉收起眼底的调侃,渐渐转换成对于狩猎的兴奋,她不自觉舔了一下嘴唇说“地点和时间呢?”


“目标在海尔根附近的孤儿岩,据女神官给出的情报,除了乌鸦鬼婆还会有一群女巫聚集在那。”查雅抽出包中的地图摊开放在桌上,手指从溪木镇一路划到海尔根,最后在附近山脉边的地方点了点位置“妳有一上午的时间准备,特殊的抗性药剂交给我处理,中午过后我们在溪木镇的沉睡巨人旅馆集合。”


“看在妳这次带给我特殊猎物的份上,就原谅妳上次屠龙不带上我的事了。”艾拉大笑,拍了拍查雅的肩说。


那拍下的力道可不像嘴上说得不介意,查雅不禁疼得嘶嘶一声,她一脸无奈地看着笑容满面的艾拉,说“只要奥杜因不死,苏醒的龙只会越来多,妳总会遇上的。”


“女士,您的餐点。”在两人谈话间,女侍托着盘将食物从厨房中送到查雅面前的桌上。


当无意义的闲聊谈话被打断后,查雅与艾拉各自安静地用起眼前的餐点。


片刻后,身旁的艾拉早已先行离去准备行囊与武器,而查雅也留下眼前空荡的餐盘,起身离开月瓦斯卡,朝溪木镇走去。


『刚好手里有吸血鬼灰烬配上之前收集到的冰缚灵牙齿,可制作几瓶隐身药剂。』查雅惦了惦袋子里的灰烬分量,想着溪木镇家中储存的炼金材料,还能做出那些派得上用场的药剂。


『鸡蛋加上熏衣草或苔原棉花可以做成抵抗魔法伤害的药剂。记得在回去溪木镇的途中,在路边长了不少熏衣草和苔原棉花,多采一些回去吧,鸡蛋就去沉睡巨人旅馆收购。』查雅边走往城门口边心不在焉地想着。


吉娜站在风宅门口前,准备和莱迪亚逛逛雪漫城,这个她不曾停下来好好看过的美丽城市,而在此时,她见到了查雅,经历昨夜和莱迪亚的谈话,有些想通的吉娜犹豫着伸出手,无声地想开口打招呼时,只见查雅目不斜视的路过她的面前。


被硬生生的忽视了,吉娜想到这点,顿时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痛的呼吸都发疼,心慌慌的胡思乱想,一会儿便眼睁睁望着查雅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口。


“男爵大人,那里发生什么事了吗?”莱迪亚抱着要拿去修复的龙鳞甲走出风宅门口,只见吉娜一个人傻楞楞的望着城门的方向,不禁疑惑地问道。


“不...我们走。”吉娜用手背悄悄擦上眼角,回头向莱迪亚微笑说。


回到溪木镇的家,查雅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一套玻璃轻甲从地下室的箱子中掏出来,这是她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各地矿点收集月长石矿以及孔雀石矿材料,再交由雪漫最好的铁匠大师炼制打造的铠甲,比起吉娜手里顶级的龙鳞甲只差上一些,最重要的是上头请了冬堡学院里的附魔师,附上冰、火、电各元素的抗性附魔,可以防御部分法术威力,用来对付善于毁灭系法术的乌鸦鬼婆是再好不过的装备了。


查雅在打开另一个较大的箱子,一捆捆的弓箭出现在眼前,与她往常使用的钢箭不同是制成箭头的材料,是由孔雀石所制成,锋利的程度能确保穿过结界法术后,威力不会减弱太多,唯一的变数取决于法师身上的护甲法术,新手级树肤术还是大师级龙肤术之间的差异在于是死去或是轻微的箭伤。


将所有装备整齐摆放在桌上,查雅闭眼长舒一口气,这次要对付毁灭系大师的乌鸦鬼婆和它一干女巫手下,在她眼中这次危险程度不下于对付一头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龙。


上次屠龙,前有几个雪漫士兵牺牲,后才能利用牠的轻视顺利拿下,而这次只有自己和艾拉两人,对付的是生活在野外狡诈的法师们,和她知之甚少的乌鸦鬼婆,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也许黎明前写在那张纸的内容少了几行告别。』查雅哧笑一声,摇了摇头,将悲观的情绪甩开,拿起带回来的吸血鬼灰烬到了炼金室,调起隐身药剂准备,并准备将大部分的药剂交给艾拉,至少自己最后不能拖着她下水,毕竟她死后的灵魂回不去松加德。


午后,查雅全副武装,依照约定的时间等在沉睡巨人旅馆的门口,不久便远远见到同样装备齐全的艾拉,从石桥的另一端踏步而来。


查雅与艾拉不多话只互相点了点头,一同走出了溪木镇,走至海尔根邻近孤儿岩的交叉口时,天已近暮色。


查雅和艾拉看着手里的地图,对照身处的环境,大致推估出只要再越过这个小山脉,往深处进入就能达到孤儿岩。


“不走了,我们爬上山脉从高处观察地形吧。”担心贸然进入山谷可能会遭遇女巫伏击,查雅望了望一旁山壁的地势说道。


艾拉点了点头同意查雅的话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拍即合的两人,绕远路循着山坡峭壁地形较平缓的地方蜿蜒而上,越往上越地形越陡峭,到了山脊几乎只剩两脚站立的宽度,不过在濒临掉落山谷的危险同时,查雅她们也取得了一个先机。


从高处眺望,远方被高耸树林遮掩不住的小山崖出现在眼前,石崖的平台上头闪动着火光,肯定是她们的目的地孤儿岩。


“艾拉妳看。”查雅悄声说话,指了指山脉下方闪动的光点,她没认错的话,那是烛光术,两颗用来照亮的法术光球飘在两位穿着黑长袍的女巫身边。


查雅与艾拉对视一笑,双眼闪着同样的兴奋,两张长弓不约而同搭上箭,两线黑影瞬间朝底下的黑袍女巫破风而去。


一箭扎入反应较迟钝的法师咽喉倒地没了气息。


另一位被野外磨砺较长时间的女巫,在那破风的瞬间,挪开细微的距离躲过致命部位,而被箭支深深扎入肩头,她忍着疼痛,躲入树后,手中闪动起火红的光芒,想朝山壁上击发时, 在她探头的瞬间被两支利箭穿过脑袋俯躺在地。


“吁!还好她第一时间是想反击,而不是警告孤儿岩的同伴。”查雅动了动紧握弓身而发白的手指,心中松了一口气。


艾拉用调笑的语气舒缓紧张的事态说“看来乌鸦鬼婆和它的女巫手下相处的不太好啊。”


接着,查雅和艾拉沿着山壁的另一侧缓缓滑落到山谷底,一左一右前去查探两具尸体,期望能获得一些有关孤儿岩的信息。


“高精灵,身上只有一件黑袍和匕首。”


“一样是高精灵,身上一件黑袍和匕首以外,没有其他东西。”


查雅和艾拉互相交换两具遗体上的讯息,身上连一块金币都没有,原本精灵的脸部特征是以瘦削闻名,但这两个高精灵面容消瘦到病态的样子,得到的结果是两位女巫生前都被乌鸦鬼婆控制得死死,也许两者间有裂缝可以趁机而入?


『或许可以利用那些女巫来打击乌鸦鬼婆。』一个疯狂的想法出现在查雅脑中,但随即她就打消了念头,法师对于知识的渴求几近疯狂的程度,能忍受一切待在乌鸦鬼婆身边当助手,只为获得的法术知识作为报酬,她们被通风报信的可能性太高,自己可不想被抓去被做成邀功的食物。


查雅与艾拉潜行在衫树林,树荫遮蔽了她们的仅剩的光源,两人凭着刚刚在制高点所见的记忆,穿行在其中,避过数个摆放在地的捕熊夹后,来到距离石崖三十几公尺外的峭壁旁,借着地形隆起大岩石躲藏在后,她们悄悄观察着远方动静。


缓上坡的顶点上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在走动,在往右边一望,高大的树木遮挡住查雅从山脊上清楚看见的石崖。


查雅和艾拉交流一番后,决定让查雅潜行绕至石崖的另一侧,等待艾拉击杀行走在坡顶上的人,闹出的动静将敌人引至另一方後,接着查雅会饮下隐身药剂,攀爬上石崖边的山壁观察敌人数量,如果数量不多直接行动击杀,反之数量太多则潜行甩开敌人后到约定的地点会合商讨。



不久后,查雅便绕至石崖后方,这里的山壁十分陡峭,很少立足点,只能用钩爪攀爬而上,打量一番环境后,查雅便倾耳以待命,片刻后便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火球爆裂的响声,她立刻灌下药剂,霎时全身变得模糊透明,如一团人形空气,接着她大力一抛,手中的钩爪牢牢嵌入高处的石壁中,两脚一蹬踏在山壁上,手抓绳索攀岩而上。


登至高点,平台上燃烧的篝火终于出现在眼前,查雅借着火光只见得一位驼背老女人的身形出现在石崖上,但她却不敢大意,因为乌鸦鬼婆的外表就是由老女人和鸟类特征结合而成的人型怪物。


胜利决定在瞬息之间,查雅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立刻借着绳索晃到到石台上,刷的一声,匕首从乌鸦鬼婆的背部穿刺而过,腥臭刺鼻的黑红色血液从伤处流淌而下。


当查雅以为成功时,乌鸦鬼婆转头而笑,丑陋不安的面目近在鼻尖前,那目光如冰凉的蛇缠绕在心头,查雅在刹那间被震摄心神,乌鸦鬼婆手上四根锋利且长如鸟爪的手指划破她头甲与胸甲间未防护的脖颈皮肤,在间不容息中查雅挣脱恐惧术的影响,于锋利的指甲即将割破血管前,一剑砍断它的手臂,乌鸦鬼婆的尖叫声顿时贯穿耳膜。


就在查雅想趁势砍落乌鸦鬼婆的脑袋时,双眼对上它仇恨与嘲讽的眼神,倾刻间,急速飞旋的白雪冰棱宛如一场风暴将查雅与乌鸦鬼婆吞噬在其中。


将女巫调至远处并射杀的艾拉,一抬头就见到这令人绝望的场景。


“不!查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