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二周目的不来方小姐(下)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8-11-07 23:40
点击:1115
章节字数:31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

雏咲小姐昏睡了一天,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在意归在意,但是其本人又不允许我去看取一下。

可以说是非常苦恼了。

眼看着到了该去彼岸湖找密花(实为踩点)的时候,我只能放下疑惑出发。

虽然今晚是个陷阱。

但我觉得有必要去问清楚当时到底是谁踹的我。

如果还能把这一脚还回去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结果逢世姐果然是知情的。

大概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从头到尾都不太想搭理我。

可她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举动反而石锤了她就是“凶手”的事实吗?

不明白其中缘由的我被她瞪得也不敢出声质问这穿越了时空的一脚是怎么回事,灰溜溜地下了山。

骨气是个好东西,真希望我有。


大概确实把雏咲小姐的话给听进去了,放生先生在山鸣的时候意外保持了足够的清醒。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累君和我还是被带走了。

因为古董屋里多了两个女孩要保护,放生先生恐怕也是分身乏术。

当然这些都是事后从他人口中听来的。

我只有雏咲小姐拉住我的手臂、阻止我穿过鸟居以后的记忆。

她忘了不准我触碰看取她的规定。

我看见了她最终也没能拉住我的另一个结局——雏咲小姐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岸边,跪在沙滩上开始止不住地反胃干呕,泣不成声。


……诶,我已经死了?


“不来方你个大笨蛋!!!!”

噢噢噢……那个印象中一直少言寡语的女孩子,差点没把我的耳膜给吼穿。

吓得我往后摔进了水里,她大概想帮我稳住结果反而跟我摔到一块去了。

好的好的我承认我比你重那么一丢丢,别再这么看着我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逢世姐轻轻咳了两声。

对我们的无视表示了抗议。

“诶?雏咲小姐……等等,怎么突然急着要走……?”

那一脚果然是姐姐你踹的啊吧喂!

被雏咲小姐用奇迹般的力量拉扯着下山,我没来得及吼出来。


雏咲小姐也是穿越过来的吧。

事实很明显,都没什么必要去问了。

电车里安静得让人难以忍受。

雏咲小姐坐在窗边的位置上沉默地望着窗外,手里却一直攥着我的衣袖。

没有什么理由让她放手,我只能坐到旁边的位置上。

不知所措。

恰好摸到了包里里原本给白菊准备的糖,便将其递了过去。

“……不需要。”

果然被冷言拒绝了。

自讨没趣,然而就这么收回口袋里又太尴尬,只好自己开来吃了。

唔,好甜。

雏咲小姐大概不喜欢这种比较幼稚的口味。

突然白皙的手臂在眼前晃过,下一刻棒棒糖就被从嘴里抽走了。

“唔,甜过头了。”

……诶,抢吃的还理直气壮说不好吃你是哪里来的傲娇孩子王吗?

“那就,给回我吧?”

雏咲小姐一瞬间有些震惊,很快含着糖再度扭头看向窗外。

“流氓。”

莫名其妙被骂了。

但是仔细想想,我果然很有当人贩子的天赋。


6

虽然之前说过不想改变大体流程的话。

我还是陷入是否该阻止雏咲小姐再次上山寻找母亲的犹豫之中。

算算时间,也该到了她来我房里借射影机的时候。

思考再三,我还是将射影机放到了书桌上,顺便还放了几张之前收集了一直没舍得用的零式胶片在旁边,然后躺在了床上。

跟上次睡着了不一样,现在仅仅是闭着眼而已,并独自一人忍受着万贯家产(零式)即将离自己远去的蚀心感。

没过一会房门便被打开。雏咲小姐的气息很轻,光用听的完全感知不到她是否已经拿走射影机。床边突然陷下一块,我终于听见她的叹息,伴随她身上微微清冽的味道,让我产生了些许睡意。

她接下来靠在耳边的话语,却让我突然清醒。

“你自己留着用吧。”

这种财产留住了但又好像被嘲讽了的感觉,应该就是悲喜交加了。

耳廓被那温热的呼吸熏得快要化了。

我或许得找冰见野小姐和百百濑小姐请教一些问题。


上一回很多事情都太匆忙,战战兢兢的我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留意周遭的细节。

所以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雏咲女士和雏咲小姐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身高相仿,样貌也相仿,自雏咲小姐将母亲大人带回来以后,就让人有一种“买一送一”微妙感。

就在我准备上山找寻密花的时候,那位身材娇小的女士叫住了我。

“你是,不来方夕莉对吗?”

“诶……姑且是。”

在她奇妙的气场之下,我居然在承认身份的时候连“姑且”这种词都说出来了,还差点咬到舌头。

没记错的话您上一回这个时候,该还在客房里跟女儿桑一起休息呢吧?

这对母女全都不按剧本演还让不让人活。

你们是不是都认识薛定谔呢?

无奈归无奈,还是得关心一下。

“您身体感觉怎么样呢?”

“我的身体吗?……诶,我以为你应该是知情者。”

雏咲女士有些惊异地眨眨眼。

“知、知情者?”

“关于,我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事实。难道说我弄错了?你不是那边来的?”

这对母女果然都不是凡人。


那位没有救回我的雏咲小姐,似乎是在母亲大人的帮助下完成了二周目的穿越。

怕不是也被一脚踹回来的。

我努力忍着不去想象当时的场面。也忍住了去问。

因为如果不是这种方式的话我大概会心里不平衡。

“啊,关于这个,我是第一次踹我女儿,也不敢太用力。听她说是力道太轻只是把她送回了你救她之前的柩笼里。”

我难堪地捂起脸。

完全忘了雏咲家的人都是灵力爆表的人,看取我那点小心思根本绰绰有余。

难怪当初救出雏咲小姐的时候她的态度如此不耐烦。

但凡下脚重点都能把她踹回上山之前吧,这样大概连进柩笼都能避免了。

……是说逢世姐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7、

雏咲女士向我传达了希望我能陪陪雏咲小姐的愿望。

“言而总之就是希望你能活着回来。”

诶……虽说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也不是说很有把握……

“你会帮帮深羽的对吗?”

唔,好热切的目光……

“我的女儿就拜托你了。”

嗯?不是,这话是不是怪怪的……

“你是女孩子也没关系。”

……等等等等,给我等等。

来不及分析其中诡异的逻辑关系,是说我再不上山密花姐就要溶了啊!!!!!


我发现在雏咲女士的面前根本不需要说话。

据她的说法是,成为灵后灵力更加暴走了,其本人根本控制不住看取的时机。

这意味着我和刚刚回来的密花姐必须时刻控制住自己的思维了。

【不知道有没有哪位英国人能教教我大脑封闭术……】

最近脑子里时不时会蹦出这些自己都不太明白从哪来的外星话,还没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只能归结为穿越的后遗症了。

难为了雏咲女士,得被迫接受我这些荒谬的想法。

“不会不会,我倒是觉得很有趣。”

雏咲小姐对我翻了个白眼,似乎还不能明白也不能接受为什么仅仅在她睡了一夜的功夫里,自家母上会突然跟我关系这么好。

“祸津阳的日子也临近了,雏咲小姐有什么打算?”

这话不好在密花姐面前问出来,毕竟她是不知道现在的不来方夕莉和雏咲深羽是什么来历的人,我只能凑到雏咲小姐的耳边问道。

在此很久之后,我都依然没能理解两位前辈笑眯眯的表情究竟意味着什么。

雏咲小姐哼了一声,“随便她了,我才不要管父母他们的事。”

诶明明还是大费周章将母上带回来了的说?这是不是最近有点火的蹭得累属性啊?我疑惑地看向雏咲女士。

“深羽,让我再陪你一段时间好吗?”

雏咲小姐低头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几不可觉地点点头。

雏咲女士朝我竖了竖拇指,仿佛在说,

“你的预感没有错我家女儿就是这么可爱。”

颇有自卖自夸的气势。

虽然我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打算“卖”给我。

古董屋秉承着专业的服务精神,坚持“送佛送到西”的服务宗旨,决定将冰见野小姐和百百濑小姐护到最后一刻。

豪言壮语的立下是十分简单的事,但是我能想象到祸津阳当天,放生先生会忙到螺旋升天。

仅仅帮他找了一本相册就能得到这种超值回报,实在令人动容。


一路的发展都没有什么意外。

除了逢世姐那近乎可以被认定为M的发言。

“再打我一次。”

诶?

要不是她表情非常严肃,我简直怀疑我是不是跑错了片场。

“可是……”

“打就是了,哪那么多叽叽歪歪的!”

怀着微妙的心情又对着逢世姐拍了一轮。

“再打一次。”

“诶?!”

要不是灵本身是不存在温度的,我都想摸摸看她额头烫不烫。

而且关键是胶片已经用掉好多了,心疼到不能呼吸。

“打就是了,身上这么多胶片还留着当夜宵吃啊?”

……

就这样莫名其妙达成了跟上次不一样的结果。

逢世姐最后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便独自一人下落了。

留下了【她究竟是不是M】这种看起来无关紧要但是却让人很抓狂很在意的问题。

想想以后大概也没机会问她了,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跟接我回家的密花姐一起回到古董屋,雏咲小姐熟悉的白眼迎面而来。

“太慢了。”

“啊、嗯,抱歉。”

也许我才是个M。




END


最近玩了3DS平台上的零系列外传《心灵写真:附体笔记》,被吓得不轻。
我只想说,switch我已经准备好了,老任你各种重制版和新作到底什么时候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