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魔法少女奈叶-坠落事件详写

作者:林星落
更新时间:2018-11-06 16:27
点击:194
章节字数:63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奈叶坠落事件(1)

      一个雷电交加的深夜,滂沱大雨哗哗地落下,急促地打在地面上,寒风拼命地敲打着窗户的玻璃,一声声清晰的敲打声重重地打在每个人的心间。

      医院的急救室外,平日里笑颜常开的莎玛尔反常地低着头默不作声,而她身边平日里傲娇的红色小萝莉把头埋在膝盖上,紧紧地攥着裤子,一双蓝眸紧紧地闭着,身子轻轻地颤抖着,手上,还有着鲜红的血迹。

      在一旁,希格诺和扎菲拉一脸冷静地倚在雪白的墙壁上,然而希格诺眸中的紧张和扎菲拉紧揪起的眉头却暴露了他们的担忧。

      “菲特!疾风!”

      红色骑士禁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迅速站起来,朝着喘着粗气的菲特道:“对不起!菲特!”

      “我…我…”维塔满心的愧疚和无措,泪水逐渐湿润了维塔的眼眶,还想再说些什么。

      然而,菲特却是一点不理会维塔,径直走过维塔。

      维塔瞬间怔住了,就连眼角的泪水也停留着,蓝色的瞳孔瞬间放大。

      下一秒,泪水终于肆无忌惮地落下,呜咽声在喉咙深处无力地回响。

      疾风想安慰维塔,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把维塔抱在怀里,目光紧紧地盯着急救室的大门。

      菲特平静地走到急救室的大门前,抬头望着急救室的牌子,“奈叶她……”

      “就在这里面吗……”

      轻颤的手伸出,放到急救室的门把上,想推门而入。

      “不行哦,菲特。”莎玛尔阻止住菲特的动作,“不可以。”

      菲特低着头,谁也看不清楚她是何神色,但是谁都清楚,菲特现在一定不好受。

      “现在这里面有最好的医生在抢救奈叶…”莎玛尔竭力抑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诶,但是……”菲特抬起头看向莎玛尔,一副平静无比的模样,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我和奈叶约定过…”

      “回来的时候,要见面的……”

      菲特把目光移回急救室大门上,“所以,不遵守约定的话……”

      没等菲特把话说完,莎玛尔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满心的内疚,一把抱住菲特,大声道:“对不起!”

      泪水随之落下,“对不起!菲特!”

      “明明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我的职责……”明明就是她的职业……

      “可…”

      “可我却一再地失责……”

      没有等菲特做反应,急救室的救护灯便灭了下来。

      “!!”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急救室上,所有人都下意识屏息。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维塔看着神色凝重的医生大声吼道:“医生,奈叶她…”

      “没事了吧…呐!?”急切地想确定那人没有事,可是……

      “我已经尽力了…”医生低着头,有些无法直视眼前一大片管理局王牌般存在的人。

      话一出口,维塔瞬间怔住了,所有人都觉得前所未有的绝望。

      “不过…情况并不乐观……”

      “接下来,要看她本人的生命力……”

      “怎么可能!”维塔激动地抓住医生的衣袖,泪水又渐渐湿润了她的眼眶,“开什么玩笑!?”

      “呐!!”

      “你不是说能救她的吗!!??”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

      “维塔!冷静点!”希格诺止住维塔下一步的爆发,但那冷静的声音中夹着明显的颤抖。

      “我记得,高町二尉是,第九十七管理外世界的人吧……”

      医生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未免万一……”

      菲特的瞳孔猛地睁大。

      “哪位可以去联络下其他的家属吗……”

      医生的最后的断言压倒了菲特最后的坚强,只觉眼前猛地一片空白,腿一软便倒了下去。

      眼疾手快的扎菲拉接住菲特倒下的身子,被菲特吓了一大跳的众人担心地看向倒下的菲特。

      奈叶已经倒下了,不能让菲特也倒下……

      疾风连忙上前去,焦急地询问:“没事吧!?”

      然而,对众人的反应,菲特一律不去回应,怔怔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瞳孔失去了光彩,却仍有一丝期翼闪烁。

      奈叶是…很坚强的……

      所以…一定会没问题的……

      半个月后——

      奈叶奇迹般地度过了危险期,真的是奇迹般的……

      又是一天深夜,大雪纷飞的夜里,菲特依旧雷打不动地来到医院。

      哈着暖气温暖冰冷了的手掌,走进已经熄灯熄了灯的住院处,推开重症监护室处的门,灯光明亮地闪烁着。

      和守在外头的护士娴熟地打了声招呼,奈叶的重症监护室隔离已经解除了,可以像现在这样常常来探望……

      轻轻敲了敲奈叶病房的房门,无数次期望能传来自己熟悉的那个甜甜的声音,招呼自己进去,可是…

      没有……依旧,没有……

      “晚上好,奈叶。”菲特温柔地笑着,“今天来晚了,抱歉。”

      但是…奈叶并没有苏醒的迹象……

      “奈叶啊~今天又出了好多的汗呢…”菲特掀开奈叶额上的刘海,果然额上又是布着满满的汗水,拿起湿了水的毛巾给奈叶擦去汗水,“是空调开得太大了吗?”

      “过会儿去和护士小姐说一下吧…”转身把毛巾湿水拧干,再度转身的时候,看见奈叶缠着绷带的手臂。

      三个月下来,奈叶都依靠着输液获得营养,整个人迅速消瘦了下来,以前有点肉肉的手臂也细得如同轻折便会断了一样。

      “手臂,变得好细……”菲特竭力让自己扬起笑容,平稳着自己的声音,“奈叶还是稍微胖一点才是最好看哦。醒过来的话,不好好吃一顿可不行。”

      “醒过来…的话……”

      “……”

      菲特的笑容终于扬不起来了,嘴角的弧度渐渐消失了下来,强忍着的泪水浸湿了眼眶,挺直的脊背也弯了下来。

      多天来积攒的悲伤痛苦和叫嚣着的思念让这位威名响彻时空管理局的执行官彻底崩溃,满心的无力感和愧疚感把她的耐心和期望一点点吞噬了。

      神明啊…求求你…做点什么吧……

      温暖的笑容再度在菲特的眼前浮现,耳畔似乎还能听见她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

      请让我再听到她的声音…

      看到她的笑容……

      拜托了,神明啊……

      求求你……

      门突然打开了。

      “菲特…”克洛诺果然找到了菲特,“今天也过来这里了吗。”

      “希格诺有话和你说。”克洛诺侧身,让身后的希格诺先走进去。

      “这样可以稍微听我说一下吗?”依旧是冷静的声音,只是,希格诺心里却是底气不足。

      “抱歉,泰斯塔罗莎…虽然现在拜托你这样的事情很过分,但是…”

      说到这里,菲特已经确定了希格诺想要说什么,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能见见维塔吗?从那天以来,就一直是很憔悴的样子,整天无精打采的…”

      “该说是,很危险的状态吧…”她从来没有见过维塔那副模样过,“如果你能见见她的话,也许她应该不会钻牛角尖了。”

      “抱歉,希格诺姆,现在还…不行。”沉默了一会儿,菲特终究还是依旧这样的回答,“现在见面的话,我一定会说很多无法挽回的话,所以…现在还不行。”

      “这样吗…”希格诺轻声道,心里难免有些遗憾和无奈,高町二尉变成这样,泰斯塔罗莎想必是最受打击的,可是…维塔……

      “呐,菲特。”克洛诺开口了,“这并不是维塔的错。”

      “嗯,我明白,只是无端的迁怒…”菲特沙哑的嗓音响起,“不能全怪维塔,那孩子什么都没有做。”

      “……都是因为我…”泪水汹涌地落下,滴在菲特的手背上,红色的眸子里满是自责和痛苦,“都是因为我没有陪在奈叶身边,才会变成这样的,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菲特!”克洛诺急忙打断菲特。

      “就是那样的!!”菲特猛地站起身来,满脸泪水地看向克洛诺,大声地反驳道:“就是因为我曾经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保护奈叶!!”

      “可是…我却……”声音渐渐哽咽,“当初要一起住的约定也是!要守护她的誓言也是!”

      菲特已经不顾自己在家人友人面前丢脸了,泪水汹涌地落下,哭得如同一个孩童一样。

      “最后连一件…连一件都没有兑现…成天挂在嘴边的,都只是那些可笑的谎言啊!”

      “菲特!”克洛诺再也看不下去,上前抱住哭得同孩童一样的妹妹,“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菲特…!”

      “你…你们真的已经很努力了…真要责怪的话,明知道你们在逞强却什么都没做的人…是我才对!”

      希格诺也愧疚地低下了她高昂的头,她又何尝不是…

      “要恨就恨我吧…不要责怪自己,菲特!”眼眶里强忍的泪水终于顺着克洛诺的脸颊落下,奈叶的坠落,错的是他啊…明明知道奈叶在逞强,明明知道,却…却不阻止。

      “呜……哇啊啊啊啊啊!!”积攒的悲伤终于还是把菲特的坚强压倒了,在克洛诺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大哭的同时还不住地嘶声力竭地喊着:“奈叶……奈叶……”

      希格诺不忍地歪过头不去看这样狼狈的泰斯塔罗莎,不知不觉中,泪水湿润了她的眼眶。

      “不要哭…菲特酱……”

      熟悉的声音传入菲特的耳畔,让菲特瞬间停止了哭声,愣怔之后猛地转身,看见奈叶睁着眼。

      熟悉的紫瞳望着她,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怔在那里一动不动,害怕这只是她的梦境,也从心底害怕着自己一动,这样的梦境便消散了。

      “真是的…在枕边哭得这么大声,还怎么睡得下去嘛。”奈叶看着满脸泪水的菲特,假装抱怨道。

      “奈……叶……”听见熟悉的声音,菲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奈叶,上前握住奈叶伸来的手,终于相信这是现实。

      “好深…感觉是……在好深好冷的海底。”奈叶握住菲特温暖的手,带着点沙哑的声音传入菲特的耳畔,声音里的无助让菲特顿时有些心疼。

      “但是……”一扫方才声音里的无助,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反握住菲特的手,“听到了哦,菲特酱的声音。”

      “虽然有点晚,但是…我回来了,菲特酱……”

      “嗯…欢迎回来…”菲特欣喜的泪水落下,阔别三个月已久的笑容终于在菲特的脸上出现,“欢迎回来,奈叶!”

      “哈哈…”克洛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头一直揪着的结终于解开,高兴地笑着,有些激动地对希格诺说:“希格诺姆!快去把大家都叫过来!疾风那边也拜托了!”

      “啊!”希格诺回答,声音是难掩的高兴和激动。

      因为激动实在站不住的克洛诺在吩咐了希格诺之后,也忍不住自己去找那些人。

      而在病房里的两人,深情地注视着彼此,经历了一次生死,两人的眼里更是深情和思念。

      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菲特差一点点就要吻上那柔软的唇瓣的时候。

      “啪——”的一声,病房门打开了。

      菲特猛地坐好,恍然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迟来的羞红让菲特迅速通红了脸,病床上的奈叶也红着脸撇过头去。

      “??”冲在前头的尤诺一脸不解地看着她们的动作。

      “!?”上一秒还流着泪水的疾风看到她们这样,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才刚醒,要不要这样。

      而迟来的艾蜜则是错过了这一幕,含着泪水奔向病房,激动地看着睁开眼的奈叶,尤诺和疾风也松了口气,却是默契地不去打扰床上还有些虚弱的奈叶,转向一直守在奈叶身边的菲特急急地询问。

      奈叶缓过一阵眩晕感,稍稍偏头看向友人们,眼尖地看见躲在疾风身后的维塔,硬是撑着身子坐起来,菲特也知道自己拗不过奈叶,只好帮着奈叶坐起来。

      “维塔酱…过来…”奈叶坐好,朝着维塔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伸出自己的手,“来…”

      看见熟悉的笑容,维塔的泪水汹涌地落下,死死地咬紧牙关,却是在奈叶温柔的声音中扑向奈叶温暖的怀里,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铺天盖地的愧疚和自责几乎将维塔淹没,如同深沉的黑暗,把维塔吞噬其中,让她这三个月来几乎快崩溃,如若奈叶真的醒不过来了,她这一生,绝对走不出去…

      奈叶无力把维塔拥在怀里,只是把手放在维塔的红发上轻轻抚着,让维塔靠着她发泄,“这不是维塔的错,不是的…”

      旁观的疾风欣慰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菲特也忍不住感动地湿了眼眶。

      奈叶醒来三天后,奈叶的复健开始了,每日都倾尽自己的全力去进行复健,即使摔倒再多次,即使汗水浸湿了奈叶的病服,奈叶也依旧不言弃,一遍遍站起来,一遍遍的重新来过。

      “无法…返回天空?”

      克洛诺和菲特站在莎玛尔的办公室,莎玛尔勉强地扬着笑容,什么都没能做的愧疚自责和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让她心里很是不好受。

      “嗯,只是有可能啦。”想到奈叶的病情,终究还是无力扬起笑容了,渐渐沉下脸去,“但是,过实话,奈叶身体的损伤实在太严重了,一般的复健能让奈叶恢复到能走路的程度…”

      “当下还不能下结论,之前说的也都只是推测而已,如果她本人有毅力坚持下去的话,就不会有事了…”如同是给自己希望一样,莎玛尔扬起头来说,只是,复健真的很辛苦…

      “菲特?”克洛诺有些惊异于菲特至始至终的冷静。

      “本人的努力吗…”菲特虽然难免被打击到了,但更多却是对奈叶的坚定和信任,“如果是奈叶100%没问题,我…相信她。”

      “那,我先离开了。”

      菲特和克洛诺走出莎玛尔的工作室,看着自己的妹妹,克洛诺忍不住感叹一句:“菲特,已经很坚强了啊。

      “嗯,还不够的。”菲特看向克洛诺,说道,“奈叶她……”

      完成今天的复健任务的奈叶推着轮椅准备回病房,正巧在拐角处听见菲特在叫着她的名字,下意识顿住了身子。

      “才是是最坚强的,这样的她,这次一定会渡过所有难关,一定…不,绝对能重返天空的!”菲特眸子里是满满的对奈叶的信任和坚定,“所以…我也要再坚强点才行。”

      “…是啊”克洛诺点头应道,奈叶的性子他们都看在眼里,所以…没事的吧……

      菲特和克洛诺逐渐远去,菲特的每一句话却被奈叶一字不差地听了下去,暗下眸子低头看着毫无知觉的双腿,眼里满满的不自信和惆怅。

      不知过来多久,菲特再次去到医院,却看见奈叶的病房外一个护士站着,心里很是疑惑,“奈叶的病房?”

      上前去问那个护士:“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哈洛温小姐。”护士看见菲特,很是苦恼地看了眼紧闭着的病房,“其实是…高町小姐不愿意接受今天的复健,待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

      “诶…”听到护士这么说,菲特很是诧异,敲了敲房门,“奈叶,我进来了哦。”

      奈叶眺望着蓝色天空的目光收回来,转身看到来人,勉强地扬起嘴角,“啊,是菲特酱啊。”

      “怎么了嘛?”菲特尽量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护士小姐很为难哦。”

      把目光放回窗外的天空上,轻声道:“我只是…在想疾风的事情。”

      “真的好厉害啊,疾风她…”奈叶抓紧了洁白的被单,依旧的轻轻的声音,如同暴风雨前的平静一般,“无法用双脚站立的痛苦,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复健才只是这种程度,就觉得好辛苦。”奈叶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双腿,满满的无力感和痛苦,“经历过这种事的疾风真的好厉害。”

      抬起头来无力地看着蔚蓝的天空,“换做是我…果然是不行了吧……”

      “这样想想,回不到天空什么的,也无所谓了啊……”

      复健的辛苦,无法飞翔的痛苦,行走时的无力,菲特酱的期待和笃定,让奈叶终究还是承受不住了,每日的煎熬折磨压断了奈叶的坚强。

      “诶诶…”听到奈叶这么说,菲特很是吃惊,也很是心疼,上前去把手放在奈叶的肩上,急忙否定,“没有的事,奈叶的话一定……”

      “菲特酱怎么可能明白!!”

      奈叶凌厉的声音打断了菲特的话,挣扎开菲特的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奈叶否定的声音和挣开的动作让菲特怔在了原地,不敢相信地看向奈叶。

      看见菲特眼里的受伤,奈叶猛地转过头去,低着头道:“…对不起,说这么过分的话。”

      ‘只是…我并不想菲特酱所想的那样坚强,因为很软弱…才会像这样乱发脾气。’

      “奈叶……”反应过来的菲特还想再说些什么。

      “对不起…明天…一定努力再去做复健。”奈叶低着头不去看菲特,害怕自己从菲特的眸子里看到对自己的失望。

      “嗯,我知道了。”见奈叶情绪不稳定,菲特也只好答应,“医生那里我去说一下,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

      “嗯,谢谢。”果然失望了吗…菲特酱…

      “好好休息吧,回见。”菲特深深地看了一眼奈叶,心里暗暗斥责自己这会儿才觉出奈叶心里的痛苦,默默做了个决定,这才转身离开病房。

      关门的声音传入奈叶的耳畔,奈叶再也忍不住倒在病床上,泪水汹涌地落下。

      ‘菲特酱…一定生气了吧,我都做了什么啊……’

      “唔…”呜咽声从喉咙深处传出,落下的泪水浸湿了洁白的枕头,紧紧地抓住床单,“唔诶…”

      无助地嚎啕大哭起来,‘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这样的身体!谁能来救救我!’

      又是一天深夜,奈叶沉沉地睡着。

      “奈叶,醒醒,奈叶。”

      听到呼唤声,奈叶迷糊地睁开眼睛,“唔…”

      看清楚来人之后,却是诧异地睁大眸子,“菲…菲特酱!?”

      是的,在这深夜叫醒奈叶的人便是菲特。此刻菲特手里握着巴鲁迪修,身着着防护服,站在奈叶的床边,红色的眸子温柔地注视着奈叶,“抱歉,这么晚了还…”

      “诶?为什么…穿成这样?”看着菲特一身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衣着,奈叶很是诧异,但是月光照射下这样的菲特惊心动魄的美,让奈叶格外的倾心,菲特温柔的注视让奈叶不由红了脸,“唔,倒是没什么关系啦。”

      “呐,走吧。”菲特温柔地笑着对奈叶说道,然而奈叶确实满心的疑惑和诧异,“诶?去哪里?”

       ‘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让我陪着奈叶…”菲特伸出手,眸子凝视着奈叶,“回到奈叶最喜欢的天空去吧。”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