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12弹 450米之上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11-04 23:25
点击:126
章节字数:49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2弹 450米之上


「哈哈哈,怎么了希尔德?」

理子疯狂地大笑着。

「怎么一直在躲啊?」

说话间,理子并没有停止对希尔德的穷追猛打。

虽然只能腾空2~3米,但有了翅膀的优势,希尔德的移动力大大提高。

即使理子毫不吝啬地使用着仅仅只有6发子弹的霰弹枪也无法彻底封锁她的行动范围。

不过希尔德却并没有打断理子的攻击,反而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大概是想看理子如何垂死挣扎吧。

「你的皮鞭呢?最擅长的电击呢?」

或许是知道希尔德在拖延时间——理子的蛇毒只需要10分钟就能让她丧命——里理子开始用语言刺激她。

「怎么像个长了翅膀的老鼠四处乱窜啊。」

「4世,你只不过是我的宠物……」

理子的话似乎触及到了希尔德的怒点。

「哼,继续乱吠吧。」

「反正你也只有现在才能嘴硬了。」

希尔德很清楚理子最多还有6分钟。

——到时候理子肯定会向自己下跪祈求原谅。

她在心里跟自己打赌,甚至已经想好要怎么惩罚眼前的背叛者。

「呐希尔德,你知道吗?」

轰。

理子朝着希尔德的方向射出了霰弹枪内的12号霰弹。

当然,被躲过了。

——意料之中地。

「从以前开始我就很讨厌你啊。」

啪。

翅膀在空中扇动着,希尔德突然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

「尤其是你那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恶心模样。」

「每当我被维拉德毒打的时候你会用皮鞭狠狠鞭打我,而当我被扔回地下室你又会拿着伤药给我治疗,还假惺惺地向我哭诉不是真心想打我。」

「真是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糖。」

理子冷哼了一声。

「教唆我在背地里说维拉德坏话又把这些话告诉维拉德。」

「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在找乐子,而我却要在那该死的连狗都不待的牢笼里躺上半个月。」

「很有趣是不是!?」

理子的控诉让希尔德立刻板起了脸。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温柔了4世。」

白皙的皮肤上凭空涌现出蓝紫色的电流。

「明明只是父亲捡回来的一只宠物,不懂得感恩,竟然敢对主人这么说话。」

「这种感恩的方式我也很想回报在你身上啊希尔德。」

理子挑衅地看向希尔德。

明明马上就会死,但她还是高傲地仰起了头。

——无论如何都不想被希尔德看到摇尾乞怜的丢人样子。

「我知道的啊,你的弱点。」

理子向旁边移开几步。

「这个,是变压器吧?」

她用霰弹枪指着希尔德为亚里亚准备的棺材。

「你会用电,不过这能力是从尼罗河魔鬼的基因中复制而来的。那种鱼无法长时间释放大量电力,最多每使用一到两次,都需要足够的时间来休整。」

「……」

似乎被说中了弱点,希尔德的脸色发生了变化,手臂上的电流也逐渐消散。

但因为她皮肤原本就偏白,所以单从外表并不能看出她内心的紧张。

「啊哈?被我说中了吗?」

理子兴奋地嘲笑希尔德。

经常有人说「最熟悉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敌人」。

理子为了等逃脱维拉德魔掌的那一天已经等了近10年。

希尔德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讨厌吃什么甜食、睡觉的时候喜不喜欢抱玩偶……

这些理子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希尔德平时都会控制自己不放电,而是从外界偷电来用。

可是外界的电压很低,希尔德的身体只能处理超高压电力,所以才需要大型变压器。

「你还真是简单易懂呢。」

理子对希尔德非常熟悉,熟悉到仅仅只是感受空气就能读出希尔德的心思。

所以,她知道现在希尔德被她戳中了痛点。

「哼,就算被你知道了又怎么样,」

希尔德的嘴角向上扬起,以不输给理子的姿态回敬她。

「你该不会以为光凭嘴上说说就能打败我——」

——砰砰!

轰——!!

随着两声12号霰弹击中什么东西的声音,隐藏在棺材内部的变压器和蓄电池连同棺材本身都被破坏,表面响起嗞嗞的漏电的杂音和闪光。

「……4世!」

「抱歉啊,理子可是行动派呢。」

理子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地把子弹已经全部发射完的霰弹枪扔在地上。

同时从大腿外侧拔出自己的惯用的瓦尔特P99,两条金色的双马尾从裙子背后卷起匕首。

虽然是三剑一枪,但那是连亚里亚都吃过苦头的『双剑双枪』的里理子姿态。

「差不多也到了该跟你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好啊。」

希尔德仿佛胜券在握。

她用力一跺脚,从她漆黑的影子底下浮起一把金色的三叉枪——这把武器前端为「山」字型,比普通的枪命中率更高。

「就当时满足你临死前的心愿好了。」

啪嗒。

希尔德伸手握住三叉枪,

「反正就算没有电你也照样不是我的对手。4世你应该感到光荣,因为你是第一个在一生中能两度与德古拉一族交战的人类。」

她扇动起翅膀让自己停留在半空中。

——如果再加上一条尾巴就更像漫画里出现的恶魔了。

「不过你不要忘了,吸血鬼拥有4颗能够瞬间治愈任何伤痛的魔脏。」

理子知道维拉德的魔脏位置,但她不能对希尔德射击相同的位置。

因为,每个吸血鬼魔脏的位置是不同的。

「你不知道我的魔脏在哪,知道的只有我腿上的两个而已吧?」

「呵,那不是很简单嘛。」

理子完全不把希尔德说的「好意提醒」放在心上。

「只要把你的身体从上到下、从外到里全都砍上一遍不就能找到了?」

「真敢口出狂言啊,4世!」


砰!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理子。

从瓦尔特枪口发射而出的子弹朝着希尔德的膝盖飞去。

哐。

希尔德随手转动三叉枪就把子弹弹开。

砰砰砰。

数发子弹紧跟而上。

「哼,雕虫小技。」

希尔德没有握三叉枪的左手向前一挥。

一道蓝紫色的电流从左至右将子弹全部拦截、失去冲力的子弹悉数落地。

「还没结束呢。」

紧跟在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后面的是理子。

她在看到希尔德手臂上的电流的时候用一种奇怪的步伐压低身体躲了过去。

——砰砰砰!

理子又用几发子弹牵制住希尔德的行动。

她计算过,希尔德的恢复能力比维拉德稍微要慢一点,但对她来说也就是数秒左右。

这样想的理子加快了脚下的移动速度,回旋着逼近了希尔德。

「我说过了,你的弱点我一清二楚。」

哗啦。

希尔德的蜘蛛网格丝袜被理子手中的萨克逊猎刀划破,白皙的小腿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血痕。

「4世你竟敢——」

砰!

子弹迸发而出的声音代替了理子的回答。

希尔德的左眼被击中,大量鲜血染红了半张脸。

「希尔德你的近身格斗术太差了!」

理子趁希尔德的脑袋受到冲击向后仰去的机会绕到她身后。

然后,右手高举萨克逊猎刀用力砍了下去。

「呜……哇啊啊啊!」

「啊哈哈哈哈……」

伴随着希尔德的惨叫,理子发疯似的大笑着。

「……4、4世!」

右侧的翅膀被萨克逊猎刀刺入后背,希尔德从离地数十公分的空中落地。

理子握紧刀柄,像是要把翅膀切断一样用力连同后背的肌肉一起划出很深的伤口。

呲啦——

从强忍疼痛的希尔德身上涌现出肉眼可见的蓝紫色电流。

理子毫不犹豫地舍弃萨克逊猎刀,向后退开一段距离。

但即便如此还是被电流灼伤了小腿。

砰砰砰!

肩头、腰腹、后背。

没有给希尔德休息的机会,理子伸出被电流击中的受伤的右手拔出大腿外侧的另一把瓦尔特。

然后迅速扣下扳机。

尽管手有点麻痹、开枪的时候会有失准头,可是理子没有停止攻击——因为她知道一旦停下攻击就会给希尔德恢复的时间。

「我知道的啊希尔德。」

等到电流消散之后,理子又贴近希尔德。

「你靠魔脏货到了现在,自以为受了伤也无所谓。」

两把匕首一下、两下地划破那件用手工精心制造的哥特风服装。

——她是在找剩下的2个魔脏。

「太自命不凡了!」

理子不断变化攻击的方向和走位,使出了在『伊·U』和武侦高学会的所有技能。

每当子弹击中希尔德让她有一瞬间停顿的时候匕首就会跟上。

顺便一提,希尔德左侧的翅膀已经被理子从根部全部砍掉。

如果就这样持续下去的话理子会赢。

「住、住手……」

希尔德把手伸向背后想拔出背上的萨克逊猎刀,但却够不着。

「那时候!我也这样苦苦哀求!你不是也无动于衷吗!?」

但是。

「——呵,说笑的。」

子弹并不是无穷无尽的。

「什!?」

理子的脚裸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

她低头一看,从影子下面长出了漆黑的手——希尔德抓住了她准备更换弹匣的时机。

「稍微占了点上风就自以为是了啊,4世。」

抓住理子的这些手沿着她的皮肤向上延伸——就像在『安贝利尔号』上亚里亚被佩特拉控制住那样。

同时,从理子手中夺过两把瓦尔特和裙子底下隐藏的弹匣扔出安全围栏外。

「姑且称赞你一下吧,能在我身上留下这么多伤痕。」

仅仅是说这些话的时间,希尔德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不过你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三叉枪的枪尖直直指向理子的胸口。

「刚刚是这只脏手碰到我宝贵的翅膀了吧。」

从影子底下新生出的一只手掌握住理子的右手腕,然后

——呲啦。

「——呜哇!」

伴随着刺耳的电流声,希尔德的身后传来一阵悲鸣。

那是希尔德剩余不多的电力,被击中的话大概会昏迷一段时间吧。

「你以为我会没注意到那股恶心的银臭味吗?」

「——!!」

从柱子后面窜出来的某个身影以贴近地面的姿势像希尔德冲过去,手上的小太刀割伤了她小腿的肌腱。

接着,趁希尔德失去平衡的机会握紧插入她背部的萨克逊猎刀。

在拔出刀的同时以希尔德身体为中心从她背后空翻至她眼前。

唰。

左手的萨克逊猎刀和右手的小太刀互相交叉在希尔德胸前留下了一道X字形的伤痕。

「……亚里亚,你这……」

「你以为我们会没有准备吗?」

亚里亚偷袭得手。

刚想向前继续发动攻击,可在还没踏出第一步就往后退开挡在无法行动的理子面前。

救理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打败希尔德。

这点亚里亚当然明白。

但可惜的是,亚里亚此时有心无力。

曾经被子弹——在3个月前她才知道那是用稀有金属制作出来的子弹『绯弹』——射中的心脏莫名开始发热。

不同于以前心悸的老毛病,不会疼痛难忍,也不会影响到行动,但是却无法忽视。

——大概是药效的副作用吧。

亚里亚这么想着,不动声色地调整着呼吸。

「你以为凭你就能打败我?」

希尔德冷笑了一声,显然把之前已经电晕的华生和毫无抵抗力的理子列入「不是对手」的范围——即使没有亲眼确认。

与此同时,她胸前的伤口正在慢慢复原。

「不试试怎么知道。」

「呵。」

「小心——唔!」

「理子?」

咚。

亚里亚刚转过头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遮住了自己的视线。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击中侧脸,整个人被击飞出去撞到了最外缘的柱子上。

接着,在双脚落地之前被化成大手的影子扼住喉咙。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亚里亚看了理子一眼,发现她脸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

仔细算来从她中毒起已经过了7、8分钟,毒素几乎流遍她的身体各处。

——还来得及吗?

亚里亚不禁感到害怕。

「或者说,有什么遗言吗?」

希尔德漫步走向亚里亚。

「希、希尔德……」

「闭嘴4世,你没有说话的资格。」

希尔德一挥手,黑色的影子就捂住理子的嘴,让她开不了口。

「理、子……呃!」

——扑通。

突然,亚里亚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她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一般「扑通扑通」地要跳出胸口。

(竟然在这种时候……)

亚里亚眯起眼睛,她在寻找机会。

寻找打败希尔德的机会。

(!!)

她隐约从希尔德身上的被划破的仅仅只能遮住部分重要部位的衣服缝隙中看到了「希望」。

那是能够打败吸血鬼的2颗魔脏——

——理子的努力没有白费。

可是该怎么做?

「怎么?都没有遗言吗?」

「那我就……嗯?这是——!」

小型的肥皂泡随着夜风飘到希尔德眼前。

接着——

轰!

「哇啊啊!」

条件反射认出这些泡沫是炸弹的希尔德一边挥动着三叉枪,一边向后倒退着。

但也因此分心放松了对亚里亚和理子的控制。

那些是珂珂在新干线上对付亚里亚的泡沫炸弹。

『伊·U』的同伴都能互相学习对方的技能。

理子学习贞德的战略方法、贞德学习理子的变身伪装、维拉德学习加奈的亢奋状态……

对付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就相当于对于他们所有人的特长,让人防不胜防。

顺便一提,因为理子刚才乱射的原因很多照明灯都被打碎,所以这些小型的泡沫炸弹才容易隐藏。

如果对手不是擅长在黑夜里活动的希尔德,那么偷袭一定会成功。

「哼,这点雕虫小技……」

「就是现在华生!射击她腿上的眼球!」

亚里亚挣脱影子后立刻对「昏迷」中的华生大喊。

她把柱子当成踏板用力踩下去,然后像子弹一样飞向希尔德。

砰砰。

两声枪响从后面穿透希尔德的腿部——那是亚里亚仅剩的2发Government的子弹。

希尔德一直防备四把枪,所以早在没收亚里亚武器的时候就把她身上的子弹全都搜了出来。

但她没想到亚里亚在原本放药的发夹里留了最后2发子弹。

实际上华生早就做了防电的准备,可希尔德的电击还是让他丧失了站起来的能力。

噗呲。

几乎同一时间,亚里亚的两把刀刺中了希尔德右胸部下方和脐下的眼球。

「……」

希尔德的身体突然僵在原地。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在她面前放大的亚里亚的脸。

身上不可抑制的电流向外散开,灼伤了亚里亚的手臂。

「Desteapta-teromane……dinsomnulceldemoarte……」

嘴里说着断断续续的罗马尼亚语。

「Incarete-adancira……barbari……dc……ti……ra……ni……」

然后,两腿一软跪倒在亚里亚面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