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二〉

作者:海馬
更新时间:2018-11-11 18:37
点击:76
章节字数:35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Anddddddd──這裡就是我們住的地方!"帶領Blake回到暫住的大屋,Ruby打開門後率先躍進屋裡,雀躍地張開雙手向剛重逢的隊友展示他們的臨時據點。


"Wow wow kiddo…"一手抓住Oscar的上臂,與其說是在攙扶因不習慣激烈戰鬥而尚未徹底恢復體力的少年,倒更像是為了防止經歷遠超想像的打鬥後隨時可能逃之夭夭的男孩退縮,走在隊伍最後的Qrow來到門前,蹙起眉頭看著絲毫不像剛面對完攸關世界命運的對峙、如平日般充滿活力的外甥女。"我以為那場戰鬥足以讓你安靜一晚。"


他已不是那個年少氣盛、能夠不知疲憊地輔助Ozpin的年輕Huntsman,與Hazel的戰鬥幾乎耗盡他的體力,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精力旺盛的女孩和她那總是會讓他腦袋發疼的喊叫。


"C’mon uncle──"沒理會Qrow的抱怨,Ruby發動她的Semblence移動到Blake身旁,熟稔地用力摟著隊友的肩。


自幼長居於需要提高警覺的環境,並不慣於突然被人觸碰的Faunus緊張地聳立起毛茸茸的黑貓耳朵,隨即又因穿透她的白色外衣傳來的熱度安心地回復自然放鬆的模樣,臉上漾起一抹淺笑。


她從沒想過自己竟是如此想念這份溫暖。


"Blake is back!"說完又拉過站在Blake左側稍遠處的另外兩位隊友,不顧Weiss發出"Hey!"的抗議,按捺不住的喜悅之情盡現於臉上。"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Teammmmm RWBYYYY is back──!!"


"Yay sis。我們都知道。"淡淡扯起嘴角,隔著夾在中間的妹妹看了Blake一眼後很快便移開了視線,Yang拍拍妹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後輕輕把她推開。"但我們最好略過這個小小的導賞團,爭取時間休息。"


側著頭瞥了Qrow手上的relic一眼,Yang邊向上伸展雙手邊說︰"反正我們明天一早便會離開這裡了。記得嗎?我們還要把那盞燈帶到Atlas。"


若有所思地看著似是不經意地把臉轉向誰也看不見的方向的Yang,Weiss抿嘴說道︰"Well…Yang說得有道理。現在並不是聚舊的時候。"


"而且我們在路上會有更多時間的。"走到自己曾說過當她準備好時會在她身邊的隊友跟前,總被友人戲稱為Ice Queen的高傲公主儘管板著臉,清澈的眼眸裡卻透露出不易展現於人前的信賴與溫柔。"我是說,反正你哪裡都不會去,對吧?"


收回停留在金色身影上的目光,Blake微微低下頭,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左腕,不太適應般以飄忽的目光瞄向面前的公主。


她曾以為自己離開這個小隊的時間,又或僅是「離開」這個舉動,已足以使她們對自己的信賴消失得蕩然無存。


她曾以為這個小隊早已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在Menageri度過的無數個無眠的晚上,她總會走到陽台上,站在微涼的晚風中抬頭看著破碎的月亮,想著那是她與隊友們的關係的寫照,想著若是哪天重遇她們,迎接她的將會是來自曾經最親密的隊友們的謾罵。


她們的隊長和她的姊姊有一切恨她的理由,而Weiss……她本以為自己過往與White Fang的關係加上自己在事情發生後一言不發便離開的舉動,會讓那個向來對Faunus有不少意見的隊友對她產生似是合乎情理的懷疑。


儘管自己早已對她說過自己與White Fang再無任何關係。


而即使她沒有對自己產生那種懷疑,Blake以為她至少會怨恨害Yang受傷,繼而又在那種時候拋下同伴的自己。


她知道Weiss有多麼在乎她的隊友,儘管她總是表現出一副討厭跟她們這群人作伴的樣子。


而此刻,她卻站在這裡,眼裡沒半點負面的情緒。


這是第二次,這個Schnee──Remnant最大的Dust製造商的繼承人──使她吃驚。


她與Weiss絕對說不上是關係親近的朋友。她們是同屬一個小隊的隊友、戰友,這是無容置疑的。可是「朋友」嗎?她不確定。


她並不討厭Weiss。


不,她不否認在White Fang裡的時候,甚至是來到Beacon被編入Team RWBY的初期,她不喜歡──也許的確有那麼一點點討厭──這個生長於上流社會、總愛搬出自家企業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毫不關心他們Faunus的疾苦的SDC(Schnee Dust Company)繼承人。


倒也不是針對她。雖然她那自負且目中無人的態度也確實頗惹人反感,但這點性格上的缺點也尚算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她討厭的僅是Schnee這個名字。這個象徵剝削不少Faunus的人類的名字。


而在與她相處、認識到她不單亦不甘願只是一個Schnee、了解到她的態度實際上是家庭壓力逼使她披上的狼皮後,她早已不再討厭這個受Schnee束縛、卻又致力想要以自己的方法使一切回到正軌上的少女。


她知道,雖不如身為Faunus的她需要承受來自人類的欺壓,但這個與她同齡的少女的生活並不如表面看起來般風光。她也有她自己的痛苦。


可是她仍不確定自己與Weiss能不能算是朋友。


她不知道Weiss的想法。不像那對打從一開始便想盡辦法想要與她打好關係的姊妹,也許那個在分隊測驗時只對贏得地區錦標賽的Pyrrha感興趣的「貴族」終究還是不願自貶身價,與像她這樣的「平凡人」當朋友。


在沒有選擇的權利下被安排成為隊友是一回事,但像是要否成為朋友這種可以自由決定的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更重要的是,無法與她們坦誠相處的自己有資格成為她們的朋友嗎?對討厭Faunus的Weiss,也對另外兩位總是對她很友善──甚至可說是過份友善──的隊友隱瞞了她是Faunus、她曾是White Fang的一員這件事的自己,有資格稱呼她們為朋友嗎?


她不知道她的隊友會怎樣看待身為Faunus的她,又會否願意跟一個Faunus當朋友。


這些想法一直盤纏於她心裡。


直至那個從不掩飾她對Faunus的反感的SDC繼承人在找到因為Faunus的身份而從她們身邊逃離的自己後,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掩飾她的真實想法,以一貫的尖銳語氣對她說:"I don’t care!"


直至此刻,那個高傲的Ice Queen站在她面前,藉由堅定的眼神向她傳遞"All I care is that you’re now here, and you’re not going anywhere anymore"(重要的是你現在在這裡,而且你再也不會離開。)”的訊息。


是的,就像她早前對Sun說的那樣,她早該知道她有的朋友遠比她所以為的多。在這裡的是她最重要的、無可取替的摯友,她從不應懷疑這點。


她早該知道,不論發生任何事,她都應該與她們一同面對,而不是自以為是地決定甚麼才是對她們而言是最好的。


她希望一切還不算是太晚。只要她們願意,她願意從今開始一直待在她們身邊,彌補她曾經的錯誤決定。


良久,Blake點點頭,以最真誠的語氣吐出肯定的答覆︰"Yeah"


"Great"


目光在無聲對望的兩人之間遊走,不知是否該介入她們的對話。過了一會,一直跟他的小隊站在旁邊靜靜守望Team RWBY的原Team JNPR隊長鼓起勇氣走上前,戰戰兢兢地舉起手。"So…我知道現在未必是說這件事的時候,但…Blake打算睡在哪…?"


看到誰也沒有反應過來Jaune話裡的意思,Ren替他那大概不敢再多說半句的隊長補充道︰"Well我相信最後兩個房間已經分給Yang和Weiss了。"


"A──nd──意思是Blake可以睡在我們其中一人的房間!我喜歡跟別人一起睡!"


"我知道。"聽到Nora的話,Ren淺笑著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他還記得多年前在他們離開Kuroyuri、在外邊流浪邊前往戰士訓練學校時,Nora總愛捲縮在自願守夜的他身旁睡覺。


儘管她早已不是那個會哭著抓住他的手臂說︰”我很怕。”的女孩。


"但我想Blake今晚應該跟她的小隊在一起。"


"又或者Ruby可以睡在我的房間。…畢竟她是我的妹妹。更何況,我想Blake比較喜歡獨處。"


聽到她的話,髮頂的耳朵緊張地抖動著,琥珀色的雙眼看向明顯不自然地別過臉的Yang。


"Well…"注意到氣氛開始變得怪異,Ruby拍了一下手,拉起Blake的手,刻意以高昂的聲線說︰"來吧Blake!我來帶你去你的房間!我還可以順便把我的東西拿到Yang的房間!"


目送她們的隊長故意急不及待般拉扯著Blake的手,帶領她消失在房子的另一邊,Weiss雙手抱胸,板著臉看著Yang,試圖讀出她的情緒。"那是甚麼意思?"


"甚麼是甚麼意思?"


"你懂我的意思!"沒得到Yang的回答,Weiss嘆了一口氣,放軟態度說︰"我以為你已經原諒她。"


"我的確是!只是…"突然住口,Yang搖搖頭,轉身背向Weiss。"算了,我現在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休息吧。我們明天還有事要做。"


語畢,不等Weiss作出抗議,Yang逃跑般快步沿著Ruby剛走過的路線走去。


"Wait──"


無力地搖搖頭,Weiss朝還留在客廳裡的人擺了擺手,走向另一邊的樓梯回到她的房間。


不必急於一時,她們有的是時間。


這裡是從昨晚開始已看了第三次S6-E01的穆。
因為會劇透所以等等再來講感想,先說這文好了。(雖然大概大家都已經看完E01)

先補充一件上次後記忘了說的事,關於對話裡一些用英文的部分,因為想保留英文的那種對話的特色和人物的性格語氣態度,所以才會像這樣把一些口語用語以英文表達,希望並不會太難理解。
另外這章有一句整句都是英文的,那是因為想要呼應Weiss之前說的"I don’t care"而作的一些無謂堅持,後面有補上中文的翻譯,希望各位可以接受我這點小小的任性。

從S4開始我便覺得Qrow戰鬥時的表現與我原來想像中的專業Huntsman有些差距,雖然在文裡說那是因為Qrow已不再年輕,但其實看過Raven的戰鬥場面後我覺得Qrow的表現差強人意大概在某程度上跟他是一個酒鬼有關ry
關於Blake和Weiss的關係的部分是我自己一點小小的想法。她們四人也許能夠在戰鬥中配合得很好、把彼此視作能夠托付性命的人,可是我覺得戰鬥的相性與是否朋友並沒有必然的關係。或者該說,這兩者並不相等。
在長時間一起並肩作戰後多少能夠建立一些戰鬥的默契,但程度在於成員們付出多少心思去了解彼此,又是否願意為對方調整自己的方式。至於托付性命,只要對方很強,又相信對方不會突然倒戈相向,那便能夠做到了。
但「朋友」是不一樣的。我相信朋友必然會做到上述的事,而更重要的是「朋友」還多了一分會擔心對方、會無條件信任對方的心情。不單是相信對方是一個能夠托付性命的人,而是即使在對方鑽牛角尖的時候也始終相信對方終會想通;在對方獨自糾結苦惱的時候始終在一邊靜靜守候,不會過份介入或是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對方身上,但在對方需要時會馬上出手相助;即使對方偶爾迷失做錯過些甚麼也還是會原諒她,只因為知道真正的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當然不曾懷疑她們四人的關係,但我想站在Blake的立場,她曾有過這份擔心也是合理的。最初她一直想要隱藏Faunus的身份,而即使在她的隊友知道她是Faunus後,她也沒有在她們面前脫掉髮帶。我想在她心裡,始終還是擔心別人,特別是她最親密的隊友,會怎樣看待她Faunus的身份。而在S4,Blake在船上丟掉髮帶,除了是因為她正要回家覺得已經沒有必要隱藏外,也是因為她真的覺得已經「沒有必要」了。她離開了,她們大概已對這樣的她徹底失望了,所以她是不是Faunus已經再也不重要了,反正她們也不可能對她更失望。
特別是Weiss,儘管Blake現在已經不是White Fang的成員,但她曾經搶劫、傷害SDC的人,這是不可磨滅的事實。Weiss也許不怎麼喜歡現在的SDC,不怎麼喜歡她的父親和弟弟,但那始終是她的家,Blake始終是曾經間接破壞她的家的人之一。像Blake這樣的人,也許在心底某處始終在擔心Weiss會不會還有那麼一點介意那些事。
更重要的是,Blake和Weiss都不是擅於表達自己的人。Blake也許從沒想到Weiss有多在乎她們,正如在S5-04裡Yang沒想到Weiss會對她說"miss you",也正如在S5-08裡Yang沒想到那個前來與她談心,想要解開她的心結讓她重新接納Blake的人不是她那總是希望小隊成員好好相處的妹妹,而是Weiss。

雖然還有很多想說,可是廢話講太多了,再說下去會說得比正文還要多,所以最後來簡單說說對S6-E01的感想好了(不想被劇透E01的請不要看下面的部分)。
我想大概有些人很介意Blake親了Sun的事,但在我看來這是可以接受的。在Blake迷失自我的時候,Sun的確幫了她很多,而在那個時候,我覺得親臉頰比擁抱更沒有愛情意味。要是Blake在說完那些話後抱住Sun,感覺更多的是不捨、不想與他分開的心情。但像這樣輕輕親了他的臉頰一下,感覺起來就只是祝福、道別。也許我沒法表達得很好,但這就是我對那邊的解讀。更何況後面Sun也說了,他之前拋下他的小隊去找Blake,從來不是因為對她有愛情方面的意思,不是因為想要追著那個他喜歡的女孩然後讓她也喜歡上自己(至少我對Sun說的"It was never about that"是這樣解讀的)。
一路看下來,我感覺Sun於Blake而言更像是人生導師之類的,她鼓勵Blake不要隱藏自己的身份、鼓勵Blake相信她的朋友、鼓勵Blake不要總是擔心會傷害到她的朋友、教會Blake她需要她的朋友,而她的朋友也需要她。
至於Yang和Blake的相處,一旦開始說大概會沒完沒了,我只簡單說一句好了。
她們都還在摸索。
(要是有人想要聽我多餘的想法或是單純想要一起聊的話我也不介意有誰私訊我慢慢聊喔XDD)

那麼,(大概)一星期後再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