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黑貓與小獅子的小世界

作者:nlpl1235
更新时间:2018-11-16 21:58
点击:161
章节字数:35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貓與小獅子的小世界


小獅子有很多朋友,每次她跟貓朋友們出去玩的時候都會經過一間獨棟房子。她每次昂首仰望時屋簷上總有一隻黑貓默默守候。

小獅子第一眼便注意起她光澤剔透的黑色毛皮,這個小城市甚少有黑色的貓。當她跟黑貓的薰衣色雙目對上了眼,發現黑貓朝向她的眼角寫滿不屑一顧的傲視時,小獅子不知為何有點慚愧地別開了眼。

起初她以為黑貓跟她一樣是隻家貓,是那棟房子戴著眼鏡的男主人養的。直到她有一次目睹了黑貓英姿煥發的狩獵身手才知道原來她不受任何人所飼。

小獅子盯著在黑貓爪子裡垂死掙扎的麻雀,心中有些糾纏卻不成形的東西恍若受到鼓舞蠢蠢欲動。她低頭看看自己修剪整齊的指甲,頓時洩了氣。

身邊總是冷冷清清的黑貓遙不可及,孤身從屋簷俯瞰城市的目光過於透徹純淨。小獅子彷彿是害怕些什麼,不知不覺就繞了路避開了那棟房子。心裡卻不知為何有個想跟黑貓說說話的小念頭。


有一個晚上城市裡舉行了熱鬧沸騰的祭典,小獅子獨自在家裡後院曬月光浴乘涼,黑色的野貓這時主動走了過來,對一隻人類豢養的小獅子說:「妳不是貓,是獅子。」

小獅子自有意識以來便在人類腳邊周旋跺步,為他們獻媚撒嬌的她對黑貓這句說話大感錯愕。

她睜著自己跟黑貓全然不一樣的琥珀色瞳仁,相比起黑貓渾圓精明而盡露鋒芒的明眸,自己的雙眼在水窪的倒影上看起來細小兇悍多了。

黑貓修長靈巧的尾巴在漫天星斗下畫起了流星的軌道,星際灑下的液態白金披在她稀有的油亮黑色毛皮。黑貓坐在石階上,抬起頭的小獅子在萬種風情的黑貓注視下莫名沒有感到自卑。黑貓平時站得又高又遠,她瞠乎其後,此刻黑貓居然離她那麼近。小獅子不能自已地數起了黑貓走下石階嫋嫋婷婷的腳步,為之傾心。

她沿著黑貓小巧玲瓏的爪子朝上看去,在冰藍色的空氣裡,黑貓的毛皮滿載浩瀚宇宙。小獅子知道自己卷曲暗啞的毛髮比身邊的其他貓醜多了,跟她們相異之處多不勝數。可是周遭的人和貓都告訴她,她是一隻貓;她理應是一隻聽話的家貓。所以她也想跟她們一樣婀娜多姿,體態嬌媚柔軟,討人歡心。

可是她辦不到,打鬧時她老是收不起自己比其他貓大上許多、鋒利許多的尖齒。她好煩惱,於是她乾脆留在家裡不跟其他人和貓玩了。


夜裡黑貓帶著小獅子偷偷溜出家門,攀到自己最喜愛的屋頂上眺望漸漸睡去的小城市。黑貓對小獅子說,等小獅子長大了變得威風凜凜之後,她們要沿著火車路軌去冒險,一睹外面的世界。黑貓還對小獅子說,小獅子長得比較大隻,她累了的時候要小獅子揹著她繼續走。小獅子愣愣瞌瞌點了點頭,然後問黑貓:「可是妳那麼小隻,我累了的時候妳揹不起我,怎麼辦?」

黑貓聽後眨了眨圓滾滾的紫色大眼睛,接著不假思索坐下來窩在小獅子厚實寬闊的前腳上,並回答小獅子:「那我只好像現在陪妳一起休息,等妳重拾力氣,我們再一起走接下來的旅程。」

說完之後,黑貓抬頭伸出細小的舌頭舔了舔小獅子的臉頰。小獅子舒服得瞇起了眼,想舔回去的時候又知道自己的舌頭會傷害到黑貓,只好用大大圓圓的鼻子蹭著黑貓的小身軀作為回應。

之後黑貓還警告,若然小獅子長大後忘記了這個約定,她就殺了小獅子。

小獅子聽得一頭霧水,好奇又問了黑貓:「那我長大後到底是什麼樣子?」

「是獵人想剝下妳的皮的樣子。」黑貓紫眸冷峻,煞有介事地說。

「那是什麼……好可怕好扭曲。」小獅子嚇得護住了自己胸口前的毛髮。


這晚不見月亮,卻有兩顆相伴相隨的星星映出黑貓和小獅子小小的影子。


又是一個夜晚,眼前的黃前久美子手裡拿著的不是鮮花,不是戒指,不是歷盡千山萬水得來的兩座獎盃,而是兩人半個月分量的青春18車票。快要不是高坂了的高坂麗奈悠悠憶起這個故事。


──沒了


【後日談】

「喂,我今天要在這裡,妳下去。」

有一個上午,瀧老師的屋簷上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來者是頭奶油色的家貓,頭上綁著一個誇張的黃色蝴蝶結。她用力拍打垂在屋瓦上短尾巴,啪嗒啪嗒地向黑貓宣告這裡將會是她的地盤。

「為什麼?」處變不驚的黑色野貓僅僅是伸直了坐起來的身子,動了動高聳的雙耳,雙眸淡然望向貿然跳上來打擾她睡覺的小家貓。

明明黑貓只是說了三個字,流轉其中的渺視讓奶油貓不由得覺得氣忿。她弓起身子,劍拔弩張地瞪視起不可一世的黑貓。

「妳這傢伙,自大也給我適可而止一點!」蓄勢待發的身體愈漸緊繃,似乎下一秒就要撲上黑貓的臉來。

黑貓見狀瞇細了眼,喉嚨沉吟一聲,悠然地說:「打得過我的話就讓給妳。」她繼而瞧了眼奶油貓擠在下巴下方的頸圈,尖銳的眼角閃過了譏諷的光弧。

「一個月不見了,妳的脖子呢?」


這段話傳到奶油貓的耳朵時她氣得臉都漲紅了,她縮起了絕無僅有的脖子,咬牙切齒卻莫可奈何,只好邊哇哇哇的叫著,惱羞成怒作勢要撲向黑貓。

豈料,在她即將撲到黑貓身上之際,一個來勢洶洶的龐然大物擋在她跟黑貓之間。奶油貓猝不及防臉龐直直撞向那東西的身上,她捂住鼻子翹首定眼一看,只見一隻齜牙咧嘴,咽喉間正發出醞釀吼叫的咕嚕聲的卷毛大貓。奶油色的家貓沒有感到怯懦,僅是泰然退後了一步,看了看後面的黑貓,對她說:「什麼嘛,不就是附近的那隻大貓?妳跟她搭上了?」

黑貓的視線全都集中在那日漸巨大的背影上。她等了好一個上午,笨手笨腳的小獅子終於爬上來了,還以為她被欺負了替她出頭。

她挪開腳步徐徐走上前蹭蹭小獅子的背,正想開口時卻被不遠處街角傳來的人類呼喊聲打斷了:「優子──跑到哪裡去了──午飯時間囉──」


這一喊聲嚇得奶油貓四腳離地跳了起來,嘴裡一直嘀嘀咕咕轉身就跳下了屋頂。黑貓只捕捉到她嘴裡的這一句話:「夏紀那個笨蛋!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男朋友找她了呢。」黑貓甩擺著細長的尾巴,似乎在享受不戰而勝的愉悅感。

「才不是男朋友──!」耳尖的奶油貓還不忘在遠處還擊。

看著奶油色的家貓愈走愈遠,黑貓緩緩回頭對一旁不知所以的小獅子說:「妳遲到了。」

「嗚哇!」小獅子這才慌慌張張想到自己遲來了一整個上午,連忙對黑貓道歉:「對不起,因為我要吃過早飯才出來……而且今天姊姊不用上學,陪我玩了好久。」小獅子一想起了不久前跟麻美子在後院玩逗貓棒的情景便高興得用大大的鼻子磨蹭起黑貓的臉頰。

黑貓望見小獅子呆頭呆腦的側臉,想氣都氣不起來,她舔舔小獅子的額頭,又意識到正午上空的烈日。她想,她們該去乘涼了。


「吶,來我家吃午飯?」小獅子站到她面前為她擋住了艷陽。

「嗯。」黑貓點點頭答應了小獅子的提議,活像一頭果斷颯爽的黑豹般躍下屋頂,跟小獅子一起去吃午飯。


──沒了


【不同場加映】

時已入秋,天氣難免枯燥,手腳出現裂口乃家常便飯。

在秋高氣爽的晚上跟戀人窩在薄毯裡享受肌膚相貼的天然暖意是人生一大樂事。麗奈靠在久美子懷裡翻看最新一期的時裝雜誌,偶爾側著眼睛看看身後抱著她滑手機的久美子有沒有不知不覺睡著,卻無意間發現她搭在自己腰際的手背有幾道絲絲紅痕裂傷。


麗奈沒好氣地瞥了眼不甚在乎的久美子,放下雜誌拉開腰上的手,身子一跨打開了床邊的矮木櫃,翻出了一瓶護手霜。

早已昏昏欲睡的久美子沒來得及清醒過來已被麗奈一把抓起了手,回神的時候麗奈已經把油潤的護手霜擠到她手背上,順著方向由手腕往指尖塗開。

身為公司社員的久美子工作時常常接觸紙張,在秋天本已乾枯易裂的皮膚更容易被鋒利的紙張劃破。雖然稱不上是出血性的傷口,但是也足以痛上一小時了。

久美子看著麗奈的指尖在她的指縫間來回穿梭,因乾旱略顯粗糙的手指在麗奈手裡逐漸溫潤,不禁讓人想入非非,久美子按捺不住心裡的一句說話:「……總覺得麗奈這個動作好色情。」


麗奈眸子一揚便是滿目鄙薄,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因此放輕,又擠了一點護手霜往久美子的手心塗去。

「總是在偷懶,手那麼乾不辛苦嗎?」

「唔嗯──只是覺得工作時雙手油膩膩的很麻煩。」

「這就已經嫌麻煩,這樣放著不管,等以後真的變成敏感性乾燥時久美子就知道什麼叫麻煩了。」

「反正這方面是麗奈在管嘛──」

「也要久美子自己願意塗才行吧……」麗奈輕嘆一聲,對面前不知在得意什麼,笑得不知天高地厚的久美子沒轍。

她瞧瞧久美子的嘴唇,果不其然是一片枯竭。她想起了因工作繁重被久美子打入冷宮的上低音號,也難怪會缺乏滋潤了。

麗奈從櫃子翻出自己的潤唇膏,此時久美子忽然靈機一動,說:「啊、上星期麗奈好像有給我買一支新的。」


麗奈點點頭不吭一聲逕自轉開了蓋子,在久美子唇上塗上一層薄薄的潤澤,隨後才說:「久美子應該連丟到哪裡去都不記得了吧。」

久美子一時無言以對,只是有點慚愧地扯開一個苦笑。

「麗奈果然是麗奈。」有時候她只是翹起了一根小指頭,麗奈已經知道她想做什麼。

麗奈伸手戳了一下久美子嚐到苦澀味的唇角,目光筆直,口吻平和恬淡地說:「以後久美子手太乾不准摸我,嘴唇太乾不准親我,這樣久美子就不敢偷懶嫌麻煩了吧。」

「……欸、麗、麗奈?等等!不要訂這種規矩啦!」

「很遺憾,對久美子就是要用這種方法。」

「麗──奈──!」

「晚安。」


──沒了


黑貓和小獅子的小故事,還有場外(?)秋天的日常小事。
獅子座但不像獅子座的久美子好可愛,展露脾氣時像隻小獅子的久美子好可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