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li2221
更新时间:2018-11-01 17:10
点击:69
章节字数:38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赫尔墨斯权杖离开她的掌控的时候,卡珊德拉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她知道她的生命正在急速的流逝,甚至于马上就要跨过那延期了很久的生命界限。无力地倒在地上,卡珊德拉在弥留之际低声呢喃着:“大地啊,万物之母,我向您致敬…”这是当年给福柏的悼词,今天她也用来悼念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一抹倩影出现在卡珊德拉的脑海中,那是那位胸有大志又尊贵无比的拥有非凡魅力的女士。在她漫长的岁月里,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追随着那位女性的身影,她想她只怕是永远都无法抗拒她的魅力。“不知在另一个世界是否还能再见到你,阿斯帕西娅?”怀着这样的念头,卡珊德拉陷入了永久的沉眠。



又是这个梦,卡珊德拉苦恼地扶着头,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在做着同样的梦了。在梦里她是一个斯巴达出身的雇佣兵,穿梭在战争中的希腊和斯巴达,创下了各式各样的壮举。甚至于得到了赫尔墨斯权杖成为了平衡秩序与混沌的调解者在之后的两千年时间游走于秩序与混沌中让他们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她苦笑了一下,自己怎么会做这么离奇的梦,难道最近玩太多游戏把自己玩魔怔了?不过梦境这种东西还不足以让卡珊德拉烦扰太久,她摇了摇头把那些梦里的离奇抛在脑后之后便起床收拾东西去学校了。


今天是她们历史学院的迎新晚会,作为新生的一员,卡珊德拉必须要参加这种她不擅长的社交性活动。说实话,比起穿着正装去参加一板一眼的晚会,她更宁愿待在家里玩游戏或者画点东西。尤其是最近总是做这些奇怪的梦之后,她的绘画素材又丰富了许多。比如像她现在正在画的就是梦里那位让人魂牵梦绕的女子。可惜梦境里的事物总是迷雾朦胧让人无法记住原本的样子,她现在只能靠自己的臆断来进行简单的绘制,而那些面容却总是无法匹及梦里那张精致美绝的脸。卡珊德拉叹了口气,自己可能对梦里的东西太过较真了。


到了晚会的时间,一身简单的黑西装打扮的卡珊德拉在礼堂外围的小路上等着福柏。她是真的不想再穿礼服了,在半年前她父母强行为她举办的生日宴上她第一次尝试穿礼服,那别扭程度真是令她永生难忘。所以她当时就发誓她这辈子再也不穿礼服了。等了没多久,卡珊德拉就看见小跑着过来的福柏。她穿着一身黄色的小礼裙,脖子上还配了个小领结,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


福柏嫌弃的看了一眼卡珊德拉,说:“你怎么就穿成这样啊,难得的大型晚会,总该打扮得漂亮一点才能吸引到眼球嘛!”

卡珊德拉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那么饥渴啊,搞得像孔雀开屏一样。关键你还是只母孔雀。”

福柏愣了一下,但随即便反应过来,一拳打在卡珊德拉的肩膀上,“你什么意思,你说我丑是不是,你这个肌肉女。”当然她这种玩笑式的打击对卡珊德拉造成不了半点威胁,她们就这样嬉戏着走进了礼堂。


学校的礼堂是一座旧城堡的大厅,一进去就能看见充满宗教色彩的画作与彩色玻璃。在大厅的尾端有个巨大的管风琴,琴师(应该也是某个学生)正在演奏着符合今晚主题的乐曲。因为是迎新晚会,所以到处都拉着“欢迎”的横幅和学院的标语,礼堂内还放着许多的气球和花束,让整体的氛围变得很有大学的风格。大厅的一边有一长条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些常用的食物和饮品。福柏是个管不住嘴的性子,一看见吃的东西连自己来的目的都忘了,一溜烟似的跑了。卡珊德拉看着刚才还和自己站在一起的福柏现在居然出现在了礼堂的另一侧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只好自己发呆了。她看了一下管风琴的旁边是一个小舞台,估摸着一会儿肯定会有讲话和表演,所以想了想为了自己的耳朵还是站得远点好。她刚找了个靠门的好位置站了一会儿,突然从门口涌进大批新生,人流的涌动直接把卡珊德拉带到了礼堂的尾端也就是舞台的不远处。她努力想再往回挤挤,可惜却只是徒劳罢了,最后她站在了离舞台不远处的边缘位置,旁边是相邻的是中庭,现在中庭的门暂时是关着的,可能一会儿还会开放。在卡珊德拉想着今晚中庭会不会开门的时候,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开始说话了。他简单的讲了几句开幕词接着便请了校长过来讲话,校长过了是学院的院长,甚至连学院的主管老师也上台讲了几句。卡珊德拉觉得自己听得想睡觉了,她想差不多快结束了吧,感觉后台好像已经在搬乐器了。然而,主持人却没让她美梦成真,他说:“接下来让我荣幸的介绍我们学校的杰出青、学生会会长,艾利克斯。艾利克斯将会为大家讲一下我们学校的一些基本情况比如你们想泡吧应该去哪儿。”随着学生们的哄堂大笑,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英俊青年走上了小舞台。这大概就是福柏渴望的优质青年吧。卡珊德拉这样想着,他是个典型的英伦绅士打扮,衣着讲究得体,甚至说话也毫无破绽,一看就是上流社会教育出来的精英。可惜这种类型她是完全绝缘的,就感觉习惯了散漫的自己和这种精英应该会比较话不投机。不过呢,这种人反正也和她没有关系,所以她也不会太过在意,依旧自顾自的开着小差不知道在想什么。不一会儿,学生会长就开了个讨喜的玩笑走下了舞台,台下又是一阵掌声。接下来就该代表学院的副会长讲话了吧,不知道历史学院的副会长会是怎样的人,大概率是个文质彬彬的书呆子。卡珊德拉这样想着。这时候,就看见台下缓步走来了一位女性,她穿着淡紫色的礼服长裙,显得十分有气质。卡珊德拉的所有想法在看见她的那一刹那全部终止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她那肯定是呆若木鸡。她完全没有想过现在这种情况,也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见到原本应该只存在梦里的幻像。现在那位女性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而她却仿佛是置身于梦境之中,没有一点实感。


“阿斯帕西娅。“她呢喃着,这原本只属于梦里的那位古希腊的名流的名字。

“你知道阿斯帕西娅?“站在她旁边的应该是比她大一届的女生听到的她无意的话后向她询问,”她是我们学院的名人了,有着优异的成绩又和那个著名的交际花同名,她们都在开玩笑说她是她的转世呢。“

卡珊德拉没有说话,她只是呆呆的望着台上讲话的阿斯帕西娅。

她旁边的女生注意到她的视线后凑近在她耳边说,“她很漂亮对吧,可惜已经名花有主了。她男朋友就是刚才的学生会长。“

卡珊德拉听着,忽然感觉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但是那种感觉消失的很快,以至于她无法确认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在阿斯帕西娅讲完话之后,晚会算是正式开启了。舞台上去了校内很火的学生乐队表演,而中庭也得到了开放,虽然因为学生们都去看表演了,所有去中庭的人并不多。卡珊德拉从人群中解放出来后,往礼堂里看了一眼,在人山人海中看来很难找到福柏那个小个子,于是她放弃的往中庭走。她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比起和别的学生一起看演奏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发呆,而且她需要点空间来让自己冷静的分析在在现实中看到梦中人的事。和热闹的礼堂比起来,中庭就显得冷清了许多,不过也正好随了卡珊德拉的愿,她站在中庭的一个角落望着皎洁的月亮,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接着,她的余光便瞥到了阿斯帕西娅走入了中庭,随着她一起走进来的还有她的男朋友艾利克斯,不过她们是去的中庭的另一边没人的地方,所有并没有注意到卡珊德拉。卡珊德拉看着她们一边走入中庭一边交流着,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她听不到她们在说些什么,礼堂里乐队的声音已经盖过了其他的任何声音,不过从两人的举动来看好像交流的并不愉快。卡珊德拉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偷窥别人吵架的习惯的,但是她却移不开视线,于是就这样看着两人吵架。看着艾利克斯转身离开,看着阿斯帕西娅无奈的坐在石凳上。不知道为什么,卡珊德拉看见阿斯帕西娅一个人的身影会觉得有点心痛。在此之前她觉得自己应该并不是弯的,不过她现在确实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性取向了,当然也有可能这只是梦境的影响。不管是什么原因卡珊德拉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毕竟偷偷摸摸可不是她的作风。


于是她从餐桌上拿了两杯香槟走到阿斯帕西娅面前坐下,把一杯香槟放在她面前,“需要来一杯吗?“

阿斯帕西娅抬头,看见一张陌生却又英气的脸,因为年轻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她想拒绝,毕竟她不是会被轻易搭讪的的性格,而话到了嘴边却突然变成了一句“谢谢“

“看起来,你好像不太开心?“卡珊德拉试着搭讪,”刚才不小心看到你们,像是吵架了?“

阿斯帕西娅抿了一口香槟,想着或许是刚吵完架之后确实心情不太好想找人倾述的原因,让她并没有拒绝卡珊德拉的问题,“大概就是以后出路的问题有点争执罢了。“

“是吗,“卡珊德拉用的不是疑问句,”你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说,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善解人意的。“

阿斯帕西娅没有回答反而笑了,“你平时都是这么搭讪的么。“

“理解一下,我这也是第一次。“卡珊德拉表现得一本正经,”我可是借酒壮胆才感来搭讪雅典城第一美女的。“

阿斯帕西娅又笑了,她伸出手:“历史系三年级,阿斯帕西娅。如你所见,和曾经的雅典城第一美女同名。“

卡珊德拉握住了她的手说:“卡珊德拉,历史系新生。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期大约是个雇佣兵。“

“你一直都是这么幽默吗?“阿斯帕西娅觉得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她对卡珊德拉并不感到排斥,反而还觉得她很有意思。

“要看对什么人了,“卡珊德拉笑着,”对你,我当然是挑最好听的说了。“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阿斯帕西娅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在和卡珊德拉聊天中渐渐变得晴朗了起来。而卡珊德拉也因为阿斯帕西娅的笑容变得十分愉悦。她们一直聊到了晚会结束才犹有不舍的说了再见,并且相互交换了Facebook,说着以后可以发信息聊天。


回到家以后,卡珊德拉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一直都忘了福柏,马上给她打了个电话。当然,免不了被福柏一阵嘲讽,她默默地听完福柏的念叨之后才悠悠地说:“福柏,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接着,她就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任听筒里传来福柏惊讶的叫声。她盯着刚才加了好友还没关的Facebook,上面还显示着阿斯帕西娅的主页面,慢慢的,嘴角勾出了一丝微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