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学妹遇上妹妹(二)——HE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8-12-26 13:33
点击:412
章节字数:45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天有点奇怪啊。’御坂美琴摊在床上想到。她脸正对的方向就是对面空荡荡的床,那床上的被子折得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是主人还没有回来的样子。


她已经洗完澡,在床上滚了好一会了,按往常来说黑子这个时候都回来了,今天却没有。


黑子很少这么晚回来,想必又是风纪委员的工作太过忙碌了吧。


虽然她这个学妹时不时会做出一些很变态的举动,但在大多数的时间里面她对美琴都是很好的。


所以自己就算不由自主的挂念她,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最近总会在想黑子在做什么,是否又遇到了危险。


她知道黑子很厉害,少有能够威胁到黑子的事物,就算有,黑子也会用能力躲。但她同时也知道,如果真的有那种时候,黑子会站在所有人的面前,而不是选择逃避。


因为是黑子呢,所以才会这样。所以她才担心,这种方面她跟黑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比起自己,更多考虑别的会是别人。


所以有的时候会连自己都忘了,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会难过、会伤心。不会因为能力的强大就消失了人类本来就有的情绪。


但黑子总能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并且陪伴自己,一次又一次。


之前自己失魂落魄的时候,是黑子在街上找到她,不顾她身上湿漉漉的,就紧紧地将她抱住。


虽然不是自己期待的‘王子’,但或许这样更好,与其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人报以期待,不如更多的相信身边的人。


话是这么说,但黑子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她已经帮黑子糊弄过舍监了,就算黑子今晚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手机上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的也是黑子对自己说今晚晚回来的信息。


那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这好像是那个雨天后黑子第一次这么晚回来,这段时间她心情不好,黑子一直都陪着她,下午放学后也早早的回来跟自己聊天,生怕自己会觉得难过。


所以今天黑子一定是遇上了什么难关了吧。


好像看到她,想跟她说说话。


御坂美琴忍不住又在床上翻了个身,顺便还叹了口气。


如果她跟黑子一样忙碌的话或许就不会容易想东想西吧,但她感觉自己不适合当一个风纪委员就是了。


之前自己体验过当风纪委员的感觉了,做的事情比自己想象中的琐碎、平常,也比自己想象中的多。没有一天到晚的降服坏人,但也不是在悠闲的混日子。自己那种个性,很难适应的来。


所以在那之后也明白了那是一个多么厉害的工作,顺带着觉得带着袖章说着经典话语——“我是风纪委员!”的黑子都帅气了不少。


风纪委员不能每次都及时赶到现场,但是也是在努力的这座城市做贡献呢。而黑子就是里面的一员。


跟黑子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太闲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黑子每天都可以早回来,不是为了有人陪伴她,而是希望黑子也能好好的休息。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就需要维持秩序。所以黑子,恐怕不会有一天是清闲的。


不知不觉中,她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了床被子,而且按着盖着的样子,一看就是北人盖的,而不是自己因为寒冷随手扯的。


会给自己盖被子的人,在家里有爸爸妈妈,在学园都市却只有一个人了。


她有些茫然地坐起身来,努力地把仿佛被上了胶水的眼睛分开来,但是效果好像不是很好,困意还是不愿意走。


这她倒是不意外,她一向比较难清醒,甚至有一点点起床气,只不过几乎没有人会知道她这一点就是了。除了同宿舍的黑子。以前就算有人跟她同在一个屋檐下,她也会很好的掩饰好自己的情绪,但是对黑子就是不一样。


不仅因为她跟黑子那种可以相互交付背后的关系,还因为黑子那种自来熟的变态表现,总是能准确的让她火大。


就算黑子知道她有一点点起床气,也丝毫没有收敛的样子,依然想纠缠就纠缠她,当然下场也是十分惨烈的就是了。


“哎呀,今天的姐姐大人醒的很早嘛。”一个带有调侃意味的声音响起,御坂美琴听到这种调侃却没有生气,有的只有发自内心的快乐。


她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但记得自己不小心睡着的时候应该也不算很晚,估计不到九点半就是了。


黑子正在系绸带的手没有因为美琴的问题停下,还是继续着动作,不过她的眼睛倒是看了过来。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吧,真的不是我说姐姐大人呢,就算再怎么怕黑,也不要开着灯睡觉呀,还不盖被子,实在是太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了。”黑子说到后面,语气带上了不满。


“我......”美琴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发现与其解释那么羞耻的真实理由,还不如就这样让黑子误会算了,反正在黑子心中自己差不多就是那种不注意自己身体,又小孩子气的家伙。


如果黑子知道自己是在等她回宿舍的途中无聊得睡着了,还不知道这家伙的尾巴会翘得多高呢。


虽然下定决心了,要学会敞开心扉跟他人分担心事,但请原谅她吧,这种级别的心事她实在分享不出去。怕不是分享到一半她就要羞愤至死了。


“姐姐大人这是怎么了呀,脸这么红。”已经整理好的黑子发现美琴还坐在床上,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可是从表情可以看出她现在正在纠结,因为那清丽的脸上眉毛都皱在一起了。


一大清早的,姐姐大人这是在想什么东西呢?


想起了跟面前这位姐姐大人拥有截然不同表情的‘姐姐大人’,黑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虽然那位克隆人想要装作姐姐大人的样子,但装的真的是一点都不像,虽然姐姐大人那完美的公式化笑容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但是对方很明显不懂什么叫做对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态度。谁会对自己的好朋友还用那种对外人的笑容啊。


但是没办法,看起来不管是这位克隆人之一,还是姐姐大人都没有想让自己知道‘Level 5量产计划’相关内容的样子,那么自己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好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配合出演,居然让对方相信了的样子,可见姐姐大人的克隆人对于人情世故了解的并不多,而且在自己随手将套中的玩偶送她时,她居然情绪起伏那么大。


这样仔细想想,这些克隆人还挺可怜的。


自顾自的被人生产下来;自顾自的被人灌输了知识;自顾自的拥有了被人杀死的使命。就算是存活了下来了,留存的寿命也不长。因为没有真正的生活在社会中,所以对于很多事情,都只是片面上的‘知识’,仅仅只是知道而已。


可是这样怎么够呢?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就是要有感情,就是要有感受。


对于‘知道’的事物,如果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想必是不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好的。好比跟她对话的那个克隆人,虽然看上去对于情感有些淡漠,但是如果认真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其实对方只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而已。


只不过这个孩子长了一副初中生的样子,而且还是姐姐大人的样子。


所以自己才会对她多加注意,那么温柔吗?或许不仅仅如此。


那样一个单纯的孩子,她又怎么舍得放着不管呢?希望那个小小的玩偶能够给那孩子带来一点点好的心情。她没有办法拯救所有的克隆人,但是起码目所能及的,她想要给她们带来温暖,即使她觉得,她分不清里面谁是谁。


因为那么多个‘妹妹’都长一个样子,她能分得出来才是有鬼了,姐姐大人都分不出来的吧。


嗯?黑子好像在对自己说什么的样子,她纠结于那种奇妙的别扭的心情,完全没有注意到黑子说了什么。


“嗯?”她茫然地看着黑子,看起来一副什么都不知道样子,好在黑子也没想着在大早上对她说些什么重要的话,刚刚也只问了一句而已,想不到姐姐大人还真的没有听见。


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什么,只是说,姐姐大人该起来了,时间不早了。”黑子无奈地转换了话锋,看起来姐姐大人也不像是有事情的样子,这样她就放心了。


时不时叫姐姐大人起来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所以应对早晨间比起平常更加孩子气的姐姐大人她当然也是得心应手。


“噢!好的!”一点也没有犹豫,御坂美琴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看起来起床气完全消失了的样子。黑子松了口气,看起来今天的姐姐大人比较让人省心。


她喜欢姐姐大人,并且愿意照顾姐姐大人不假,但于情于理来说,在这样一个时间紧凑的早晨,体验姐姐大人的孩子气不是一个好的决定。姐姐大人自己能够照顾自己比什么都要好。


今天她其实醒的也不算早,只是美琴早了点而已,看起来是美琴比较早睡了,按那个架势估计是美琴是在思考什么事情的时候一不小心睡着了,才会有那样子的睡姿,就是不知道姐姐大人是在想什么事情了。


不会又是‘那位先生’的事情吧?不,不一定,万一又是类似那种危险的事情呢?好比量产计划之类的,她又该怎么办才好。


也只能陪伴了吧,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美琴看到黑子今天没有买早餐的样子,时间也不知道还剩多少,所以想着跟黑子去餐厅吃个早餐,对于洗漱采取了速战速决的战略。她仅仅只花了五分钟时间就刷牙洗脸并且将自己的头发梳理完成,至于头发上的发卡之类的,就算出门了也可以戴上去,不着急。


衣服她忘记带到洗手间了,不过在房间里面换也是没有所谓的,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黑子还是直愣愣地朝着一个地方发呆,而那个方向刚好就是自己的床边,她也没打算问黑子是在想什么,总觉得不会得到什么她想听的答案,那不如就当做没有看见吧。


她一下子就把衣服套上了,可惜的就是刚刚整理好的头发有一点点凌乱,不过没关系吧,反正本来她发型也算不上多么的一丝不苟,只能算得上是不乱,也只有黑子那个家伙会每天花时间梳理头发了吧,还给头发束上双马尾,而且还是用绸带那种一看就是很麻烦的东西。


她对于那种东西一向是拒绝的,虽然很好看是啦,但如果是要自己每天弄,她想到觉得头疼了,不过要是有人愿意帮自己绑,她还是很乐意的——说笑的,现在她头发那么短,要怎么弄呢。虽然直接在脑袋后面别一个也是可以的,但总觉得那样上学实在是太夸张了。


不就上个学吗嘛!


奇怪的是,明明就在黑子身边换了衣服,对方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变态地扑过来,难道是终于成长了?


抱着有些复杂的心情,美琴穿上了自己的泡泡袜。


自己难不成是抖M吗?这种事情也要怀念。给人知道了估计那是要颜面扫地了。


黑子其实不是不想抱上美琴纤细的腰部,感受其中的细腻与柔滑,但是又想到姐姐大人才刚从那种阴郁的情绪中走出来,自己还是不要多加打扰了。


她上次将在雨中淋湿的姐姐大人带回宿舍后,姐姐大人就慢慢地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在那之后还请自己吃了顿饭。其实哪里需要这样,能够让姐姐大人开心,她比收到什么样的回礼都要快乐。


但是姐姐大人请她吃饭她也不想拒绝,她很久没有跟姐姐大人好好的吃顿饭了。她就欣然同意了。


约的地方奇妙的不是她们经常去的那家甜品店,而是一家中式餐馆,那家餐馆在学园都市也小有名气,虽然黑子不知道那味道到底正不正宗。反正她既没去过中国,也没有去过那家餐馆吃饭。


跟姐姐大人去尝尝鲜也是好的,只不过姐姐大人好像也没有去过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居然想要去那里吃饭。


去之前她就上网搜了一下关于那家餐馆的风评,评价不错的样子,那里的菜式好像还根据日本人的口味改了一些,变成了更加适合本地人可以入口的味道。


那些看起来精致的菜品,让人一看就有想要品尝的欲望,垂涎欲滴啊。


后来去了那个小餐馆,她点了叉烧包还有春卷,姐姐大人点了黑椒猪大肠以及芋头蒸排骨,好像还点了别的,但她记不清了。就记得一个,北京烤鸭。


她后来只记得那食物咬在口中迸发出来的滋味,名字却不记得几个了。可能要再多吃几次她才能够记住吧。


说到底,光看着那些汉字,她总是要犹豫许久才能下定决心的。比如春卷,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一种软绵绵的带着樱花味的食物,然而在网上看的示意图,确实一种被炸的金黄的面皮包裹着食料的食物。


她抱着浓郁的好奇,在坐下来之后第一时间就给那道菜打上了勾,上了菜之后,那用牙齿咬开的香脆感,以及在里面包着的肉,都恰到好处。只不过吃多了会觉得有些油腻,需要喝一些店家放在桌子上的茶水来解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