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夜:王后之夜

作者:长月幼花
更新时间:2018-11-11 22:16
点击:66
章节字数:51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清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格窗,从两片厚重的墨绿丝绒窗帘间的罅隙射入。一束光打到房间中央的床上。

伊莱沙从酣沉的睡梦中醒来。

她坐起来,整个上半身陷在阴影里,看到阳光照射着她膝上的羽绒被。

她回忆起昨夜。

她与维克托来到这座阴沉的城堡。他们走进庭院,大声呼喊,没有人回应。

但当她打开一扇积灰的小门时,有人从角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欢迎您的到来,尊敬的骑士。”对方是一个瘦小的仆人,有着干枯的皮肤,深陷的眼眶中那双银灰色的眼睛格外令人瞩目。他的声音粗噶难听,像是沙石在地上滚动发出的噪音。

只见他抬起右手覆在左胸前,躬身行了一礼,起身时看向伊莱沙的目光意味深长。

很奇怪的,他在室内披着一身黑色的斗篷。他将斗篷的帽子揭下,伊莱沙看见了他那一头沧桑散乱的银发。

“我没有正式的名字,您可以称呼我为杰克。今夜我的主人不便露面,要到明日正午以后她才能接见您。您的马匹我会替您仔细照料,现在请您跟我来。”

伊莱沙颔首示意,杰克便转身向里走去。

伊莱沙跟上去,发现杰克的背是佝偻的。

城堡里的走道总有一侧悬挂着油灯,不知已经燃了多久。两人的影子在另一面墙上被拖得很长。

杰克带着伊莱沙走上一段长长的楼梯,从一个小门进入了城堡内部的大厅,想来是举办小型舞会的地方。而后又上了大厅前方中央宽阔的阶梯,在分叉处右拐到了一条宽而长的走廊。

走廊的两侧有许多扇门,这里应该都是闲置的客房。

伊莱沙被领到其中一扇门前。杰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大串黄铜的钥匙,微微摇晃就哗啦作响。

门是油漆过的橡木,雕刻着简朴复古的花纹,很新,像才换上去的一样。如果忽略那积灰的暗沉墙壁的话。

伊莱沙朝周遭望了望,发现其余的门上都覆着薄薄的灰尘。

杰克低头仔细地看了看,从中挑出一把镶着暗绿宝石的平平无奇的钥匙。

他用那把钥匙打开了门,对伊莱沙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伊莱沙走了进去,惊奇地发现里面燃着的灯烛。

“这就是您的房间,您可以好好在此休息一晚。等会会有仆人为您送来晚餐。”

伊莱沙转过头,杰克站在门边没有进来。门外走廊上与室内烛火的光芒在他的脸上交织出光影,将他面无表情的脸孔映衬得有些诡异。

“您可以在城堡中随随意走动,那是我们的荣幸。但是——”他粗噶的声音突然间拖长了调子,变成一种类似于黑夜中某种鸟类的嘶叫的声音。

“请您在晚七点钟前回到房间,并且太阳升起以前不要走出门外。”

伊莱沙一愣。

说完,杰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关上门。

等等……

伊莱沙上前几步,门“啪”地一声被合上。等伊莱沙走到门前将它打开时,外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伊莱沙站在那里,凝神谛听了一会,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到处,到处都是无比地安静。就仿佛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真是奇怪。

伊莱沙退回房间,关上房门。

等会会有人送来晚饭,或许她可以趁此打探一下情况。

伊莱沙坐到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房间里有座钟,秒针走动时发出卡塔卡塔的声响,上面显示六点四十九分。

突然,她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快步走到窗前,掀开那两片厚重的窗帘。

外面已是一片漆黑。

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站在房间里的样子。

伊莱沙回过头,看到烛台上的几簇火焰缓缓地跳动着。

而她等的晚餐始终没有人送来。


清晨的阳光静默着。

伊莱沙看到平时肉眼看不见的灰尘样的东西在那束明亮的光线中飘浮着,像是小精灵在跳舞。

伊莱沙从床上下来,穿上鹿皮的靴子。

这还是她离开奥瑞金后第一次睡床。她将盔甲都卸了下来,身上只穿着衬裙。

现在任谁也不能将这位美丽的少女与之前那位俊美的骑士联系起来了。

伊莱沙站到窗前,掀开墨绿色的帘幕,光线一下子涌入,把房间照得透亮。

不出意外,窗外底下是那片灰色的树林。

伊莱沙俯视下方,身后传来敲门的声音。

“稍等!”伊莱沙撑着窗台扬声答道。

门外没有动静了。

伊莱沙走回床边,将盔甲有条不紊地穿戴好,拿上头盔,背上重剑,走到门边。

打开门,门外空荡荡的,没有人。

奇怪。

伊莱沙索性走出房门,准备到这个城堡内部的各个地方考察一遍。

伊莱沙循着来时的路走出走廊,下了楼梯,来到那处空阔的大厅。

高耸的天花板上,一盏盏黄铜的吊灯上插满了白色油脂的蜡烛,燃烧发出的光芒将整个大厅照亮。石板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猩红的毡毯,上面用彩色的丝线绣出繁复华丽的古朴图案。伊莱沙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是一时又说不上来。

大厅的四角分别摆四具手持长矛的士兵的盔甲。

阶梯平台前的那面石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人物画,上面画着一对男女。一个英伟的男人拥着一个美丽的女人。昨天经过的时候伊莱沙就瞧见了,只不过现在才有时间细看。

伊莱沙想,这两位大概就是城堡的主人了。但这里的王国又在哪里呢?

一个念头在伊莱沙的脑中一闪而过,但伊莱沙并未深想。

油画中的两位主角微笑着,不知是不是画师的技巧不够的原因,那笑容有些僵硬,看久了会让人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伊莱沙看了一会,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

其余三面墙壁上或多或少都挂着一些华美的绣品或镶满宝石的武器。

伊莱沙稍微走到了旁边一点,从她昨夜进来的那扇隐蔽的小门原路返回。

她独自穿过长长的盘旋的楼道,从昨夜那扇小木门出去,到了露天的庭院中。

不远处就有一个马厩,维克托正站在里面休憩。

它前面的食槽中填满了金黄的麦秆,但维克托却仿佛并没有食欲。

没有给我送晚餐,倒是将我的马照顾得很好。伊莱沙心中哭笑不得。

但她仍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伊莱沙在空阔的庭院里转了一会,这里仍旧如昨日那般荒芜,连一个打理的花匠也没有。

伊莱沙牵着维克托走到城堡大门处,果然,大门自觉地滑开了一条缝隙。

伊莱沙上马,跑进昨日那片灰色的树林中,竟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城堡中的那种压抑感减轻了不少。

伊莱沙突然想起来了。

伊莱沙绕过城堡继续向西跑去,离城堡越来越远。

之前她在大厅观察地毯的时候,没有在上面看到一滴蜡油的痕迹。明明在那正上方就是十几盏点满了蜡烛的吊灯。

而且,在那座城堡中,伊莱沙没有见到除她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如果不算昨天晚上那位领路的杰克的话。

即便是那个仆人,在将伊莱沙送到房间后也消失了。

就仿佛整个城堡只剩下了伊莱沙一个人。

但现在伊莱沙确认了,至少维克托还是一直在等她的。

伊莱沙在树林中跑了一会,调头向城堡跑回去。她记得,昨天那个仆人说,今天正午以后,他的主人会接待她。

或许见到了这座城堡的主人,她所有的疑惑便都能解开了。


回到城堡后,天色还早,伊莱沙沿着城堡的庭院散步,发现这里还有许多其他的类似于她昨夜进入的那种小门,但是却没有正门。

伊莱沙走到其中一扇门前,伸出手试探性地推了推,推不开,大约是从里面上了锁。

伊莱沙摊开手,指尖上都是灰尘。

伊莱沙在城堡外面走了走,没有什么收获,便从之前那扇小门进去了。

维克托被她带回了那个有着装满金黄色秸秆食槽的马厩。

依旧是穿过长长的楼梯,伊莱沙这次走得很慢。她注意到这楼梯走道的石墙上有一些深色的痕迹,像是拱门的形状,不知是什么缘故导致的。可能与雨水渗透有关吧。

之后就来到大厅,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伊莱沙走上阶梯,在分叉处停住想了想,从另一头上去了。

这边没有点灯,黑漆漆的。

伊莱沙折身回来从墙壁上随便取了一支蜡烛用来照明。

虽然这边没有点灯,但墙壁上还是嵌着黄铜的壁灯,里面盛满了凝结的蜡油。烧焦的黑色灯芯软软地趴在灯沿。

伊莱沙边走边把这些铜灯点亮。

这边的构造与她所住的那侧不同。

这边并没有客房和走廊,出乎伊莱沙的意料,这边是楼梯。

伊莱沙往上走了一段,停住了脚步。

前面没有路了。

一堵深色的墙壁封死了去路。

伊莱沙手执蜡烛,伫立在那里默默地望着那堵墙。

真是奇怪。

伊莱沙站了一会,转过身回去了。

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参观了。

伊莱沙这样想着,打算回房间看看。

但当她走到房间门口时,有些不对劲。

伊莱沙半蹲下,弯腰拾起门口的一个小纸团。不知是谁扔在这儿的。

鬼使神差地,伊莱沙捻开纸团,一行文字跃然纸上。

是很漂亮的手写体。

离开这儿!

句末有一个夸张的感叹号。

好像是……特意留给她的。

伊莱沙盯住那行文字,感到句末那个符号仿佛有魔力般地跳动着,在她的视野中跳动着,渐渐与她心跳的频率保持一致。

……


天色渐渐暗了。

正午早已过了。

房间内的座钟不紧不慢地走着,滴答滴答。

叮咚!

五点钟了。傍晚。

伊莱沙几乎已经做好打算了,如果今晚七点过后仍没有人出现的话,她就要出去查探了。

“笃笃。”

所幸,有人来敲门了。

伊莱沙拨了拨额发,小跑过去开门,生怕门外的人又跑掉了。

这次门外是有人的。

杰克阴沉地站在那里,面上是不苟言笑的表情。

伊莱沙不禁放缓了动作,她想到今天上午那张纸条,会是他给的吗?

不像。伊莱沙在心里将这个想法否决了。

总之,一切都很诡异就是了。为什么会有人让她离开?是恶作剧吗?

伊莱沙对见到这里的主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的主人让我带您去见她。”

伊莱沙颔首,手上抱着头盔,跟在他身后。

他带着她走到那处大厅的一面墙边,掀开一幅精美的刺绣,后面露出一扇木门。

杰克掏出钥匙打开门,带着伊莱沙走进去。

这是一处还算宽阔的楼梯间,两人从这里上楼,尽头是一扇虚掩的门。

深沉的交响乐声以及女子的矜持的娇笑声从里面隐隐约约传来。

杰克对着门缝低哑地说了一句什么。

门内传来几声击掌的声音。接着,交响乐消散去了,娇笑声也褪去了。里面变得十分肃静。

这时,杰克拉开门,对着伊莱沙做出一个恭请的手势。

伊莱沙迈步走进去。

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了。

这里是一处宽阔的殿堂,有着深黑色的石砖地面与墙壁,看得出来被人精心装饰过,竭力显得华丽。

而在殿堂正中间高位的王座上,坐着一名美丽的女子。

一名很成熟的年轻的夫人。

这是画像上的那个人。

这个念头在伊莱沙的心中快速地闪过。

而她旁边的王位是空的。

伊莱沙走到正对王座铺展的猩红金丝绒地毯上,屈膝对王座上的女人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很高兴你的到来,骑士。”

“拜见您是我的荣幸。”

伊莱沙抬眼偷偷打量起座上那道洁白的身影。

她身姿端庄优美,笑容轻柔曼妙,神态温柔安详。

她的声音悦耳且富有磁性,比震颤的琴弦动听。

而此时,她那纤细秀美的双眉好似为难般微微皱起,双颊迟疑地染上薄薄的一层潮红,白色丝绸礼服紧密包裹的身体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只见王后美丽的面容上流露出一种近似忧愁的神情,眼底暗光浮动。

“阁下从何而来?”语调温柔好似叹息。

“我从极东处来。”伊莱沙谦卑地回答道。十七年的公主身份使得她的礼仪的优雅不会比任何优秀的前辈逊色。

“阁下将要去往何处?”依旧是那样温柔的语调,温柔的神情,温柔的……注视。

仿佛有什么在暗中展开了。

魔女微笑着,目睹着一切。

她清楚地懂得那眼中潜藏的意味,但她并未打算开口点醒她的骑士。

“我将去往无尽的西方。”

王后略微沉默。

“蔽妾已经设下了微薄的宴飨,希望能够免去阁下一些路途的劳苦……”仿佛有什么话还未说完。

“您的脸色为何看上去如此苍白?”虽然有些不礼貌,但伊莱沙还是忍不住问道。

王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转过脸去,用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拖住下颚。

她就像一朵单薄的白蔷薇,在寒风中瑟缩着。尽管高高在上,却是如此的脆弱,让人升起保护的欲望。

“不,没什么……”尽管她这样拒绝着,眼神却向伊莱沙透露出祈求,仿佛在催促她,继续问下去吧,请继续问下去。

“您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吗?”伊莱沙不禁将王后的表现与这城堡的怪异之处联系了起来。

在伊莱沙看不见的角度,一抹倦怠的嘲讽从那位美丽夫人的面上一掠而过。

王后侧过头来,深深地凝视了伊莱沙好一会。

她那一贯柔和的嗓音中透露出一丝丝别的意味。像是暗沉下来的夜色,危险又充满蛊惑。

“你能帮助我吗?”伊莱沙看出来这位王后几乎快要啜泣。她必定是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而她天性中的正直与善良不允许她对此视而不见。这也正是与骑士的准则相重合的地方。

“如果我帮得上忙的话。”她这样答道。

魔女的嘴角微微翘了翘。还真是……稚嫩呢。

王后的神色悲喜交集,但并不夸张,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平缓。

“万分感谢你的好意,骑士,”王后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她深深呼出一口长气,即便是这难受的表现,在她做来也仿佛贵女的典范般娴淑优雅。

“不过今天天色已经很晚了,还请阁下用过餐后早些休息,关于我的苦难,也还请容我明日你详谈。”王后的神情中透露出一丝疲惫与轻松,她感激地对伊莱沙说到。

“谢谢您的好意。”伊莱沙礼貌地答谢。

“那么,蔽妾就先回去休息了,之后会由我的仆人代替我侍奉您。”

“杰克!”王后轻轻喊了一声,摇了摇放在王座扶手上的一直精巧的银铃铛。

大殿另一侧的门被打开了,杰克阴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尊敬的客人,请您现在跟我来。”杰克的面色不知为何此时显得异常沉郁。

伊莱沙跟着他离开了大殿。

等到大殿又恢复了空旷,交响乐的曲声再次响起,王后端坐在石砌阶梯上的王座中。

她的口中传出放肆的娇笑声,就仿佛有近臣凑到她耳边给她讲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她的脸上是迷醉的神情,就仿佛刚刚啜饮了一口上好的佳酿。

她仿佛正享受着什么。仿佛在享受着一个奢华的美梦。


这一章撸了好久……啊哈哈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