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

作者:詩人Darwin
更新时间:2018-10-16 08:49
点击:162
章节字数:31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子时已过,帝王寝宫灯火依旧如故。

春风酿的酒劲迟迟不见消退,独孤靖瑶和伏寿便躺在榻上说话。两人懒懒散散,说起儿时趣事,嬉笑几声,继而相视而望。独孤靖瑶喜欢这样与伏寿待在一起,伏寿还是储君的时候,两人就这般无猜亲昵。后来伏寿做了天子,身边至亲都要独孤靖瑶忌惮,今日的光景也许久未曾尝到。她知如今是假象,太后明日逼宫,独孤靖瑶已经做好准备赴死相搏。

“阿伏。”独孤靖瑶停下笑意,神态肃然,伸手触到伏寿眉宇间。“倘若往后都像今日该多好。”她稍有感叹。

伏寿一愣,巧笑倩兮。“过了明日,都会像今日的。”她似乎并没有过多担心,可这副模样在独孤靖瑶眼中却有另外的意思。

独孤靖瑶指尖摩挲着伏寿额头,“信我。”她笃定道,眼神透彻,威风凛凛。


就在此时,寝宫外有了声响,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肃杀声。独孤靖瑶顷刻回神,从床榻上爬起。伏寿也跟着起来,还未动,已被独孤靖瑶护在身后。只见一小黄门神色慌张,破门跌入。

“陛下!陛下!不好啦,宫中有人起兵!”小黄门吓得不轻,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独孤靖瑶没想到太后的动作这么快,刚才还未消退的酒劲倏然而醒。起身拿刚扔在地上的佩剑时,又有几个黑影闪入寝宫,是满罖。

满罖身后跟着六位执剑侍卫,各个身着暗色戎装。七人向伏寿垂首作揖后便拿剑转身,正对寝宫大门。

“退下吧。”伏寿起身,双手相握,让来报信的小黄门退下,脸上神色似乎早就对这一切了如指掌。

小黄门颤抖着不敢抬头,“臣誓死保卫陛下安危。”他叩首跪地。

伏寿瞥了他一眼,望向独孤靖瑶,她也正看着她,双目中充满疑惑。伏寿顾不得解释,从独孤靖瑶身边经过,来到寝宫内的帝王榻,拂袖而坐。“满罖听旨,凡进朕寝宫者格杀勿论!”

“臣遵旨!”


转而,伏寿望着独孤靖瑶。“靖瑶,过来。”她的声音有了缓和。

独孤靖瑶依旧拿着剑,盯着伏寿,还没从刚才一幕中回过神,转身望着刚进来的几个侍卫,没想到伏寿知道太后会在丑时举兵逼宫。独孤靖瑶顾不得细想下去,提剑快步走到伏寿跟前。“臣誓死护陛下安危!”话毕,独孤靖瑶面向寝宫门口,提剑挡在伏寿面前。

看着独孤靖瑶背影,伏寿在心中叹息一声。她不顾寝宫中还有外人,从榻上下来生拽独孤靖瑶衣袂。

独孤靖瑶回过头,眼神中甚是不解。

伏寿拽着她回到榻上,压低声音。“你给朕坐好!”她呵责。

“你想做什么!”独孤靖瑶低沉回她,双目炯炯,充满疑惑。她瞥了堂下,小黄门与满罖的人视线皆不在此。


寝宫外的声音又大了一些,叫喊声,砍杀声,金戈碰撞声,络绎不绝。

又一个宫中侍卫跌跌撞撞摔入寝宫,幸而满罖眼疾,止住手下杀意。

侍卫有些被寝宫内的阵势唬住,看到伏寿,连忙抬手正了正顶戴。“陛下,是二皇子的兵,他们……他们举了……汉旗。”

“还有呢?”伏寿面不改色。

“独孤小将军已率赤焰铁骑救驾,城外也有大军举汉旗来犯,还未攻破城门。”


独孤小将军?

独孤靖瑶心中一颤,她人尚在此,外面率领红衣卫的独孤小将军是谁。独孤靖瑶猛然转头,定定望向伏寿,她猜到了,是独孤止。早些时候伏寿说独孤止给她带了信,现在想来,独孤止要和伏寿交易的事,是自己留在伏寿寝宫,独孤止亲自带兵。独孤靖瑶的喉咙仿佛被人扼住,使得她呼吸不得。

“知道了,退下吧,有事再报。”伏寿淡淡道,脸上还是一副胜券在握模样,私下却握住独孤靖瑶的手。独孤靖瑶拳头握得紧实,伏寿触碰也没有松开之意。伏寿心中有些慌乱,想要松开独孤靖瑶的手握住,却敌不过独孤靖瑶的力气。

伏寿盯着门口,眉头微蹙,手上下了力气,一个一个掰开独孤靖瑶握成拳头的手指。她环顾四周,轻轻侧头。“靖瑶,信我。过了明日,我都说给你听。”

还是伏寿这句话起了作用,独孤靖瑶松开紧握的拳头,手被伏寿握住。纵然如此,独孤靖瑶还是被抽走魂魄一般,脸上了无生气。哥哥为了护她竟然带病上阵,若有闪失,独孤靖瑶不敢想。


先前来报的侍卫又跑入寝宫,这次带的消息一好一坏。宫中战事,赤焰铁骑与伏朗的兵势均力敌,但楚都外怕要城门失守。

听到这消息,伏寿只是闭上眼睛思忖片刻。“下去吧。”她语气淡淡,退下侍卫。“有事再报。”她说。


喊杀声似乎更近了一些,独孤靖瑶心中动摇,她要出去。为将,为妹,独孤靖瑶认为自己不该在伏寿天下危亡之际躲在这天子寝宫中。她刚想起身,奈何手被伏寿握住又被拽了回去。

“放开我!”独孤靖瑶低吼,迎上伏寿的怒目而视。

伏寿冷眼相视,“不许!”说的两字甚是威严。

独孤靖瑶咬牙,心中已做决断,挣脱掉伏寿的手,提了剑冲出寝宫。满罖想拦,迟了一步。

“独孤靖瑶!”伏寿喝道,刚想起身去追,还是大局为重,伸手重重砸在案上。


独孤靖瑶扔掉剑鞘,一路跑到太和殿门口。她提剑望向台阶之下,一眼瞥到独孤止面带金甲,正握着红缨枪骑在马上,周身被一圈反兵围住。独孤靖瑶来不及细想,快步冲下去,一路杀到独孤止马前。

独孤止擦掉脸上血污,看到独孤靖瑶,先是一愣。“你来干什么!”他怒声呵斥。

“身为将军,做应做之事!”独孤靖瑶厉声回答,反手一剑刺向身后冲过来的反兵。

独孤止挥舞红缨枪,从马上一跃而下,刺向周围反兵。稍一挥枪,来到独孤靖瑶身边,兄妹二人背脊相靠,一人提剑,一人提枪。反兵上前,立即斩杀。

身旁的红衣卫看到两个独孤小将军,顾不得发愣,只奋力杀敌。

“你教的兵不错。”此时,独孤止还有心调侃。

独孤靖瑶笑了,“当然。”她又把剑刺入一反兵心口,拔出剑的时候,对方的血溅到她脸上。独孤靖瑶举起长剑,中气十足。“众将士听令!杀!”

“杀!”红衣卫的声音浩浩荡荡。


不知过了多久,手起刀落,独孤靖瑶已经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誓死守住伏寿的天下。独孤靖瑶又从一人身上拔出剑,刚想挥手斩杀下一个,破箭声划破长空。独孤靖瑶抬头,只见一队弓弩手骑马踏入四方战场,各个手中弓弩蓄势待发。罪魁祸首伏朗正居于他们之中,被层层保护。

“取伏朗项上人头者封万户侯!”独孤靖瑶提剑相指。

气势吓得马上的伏朗心中一颤,眨眼之际,已有红衣卫向他冲来。“放箭!放箭!”他对身边的将士喊。

反兵看红衣卫都冲向伏朗,独孤靖瑶与独孤止周边尚有空虚,十几人把二人团团围住。独孤靖瑶与独孤止已然杀红眼,两人奋力合作,逼退几人。反兵们并未气馁,又上前一波,要用攻坚战。这样下去并不是良计,独孤靖瑶与独孤止相视一眼,都已猜出对方所想。独孤止对独孤靖瑶点了点头,望向伏朗,擒贼先擒王。

独孤靖瑶孤身一人咬牙相抵,一时疏忽,一支箭向她飞来,深深扎进她腰腹。独孤靖瑶喷了一口血,她捂住腰腹上的伤口,另一只手还在杀敌。又是一支冷箭,刺入独孤靖瑶背部,她还在殊死相搏。弓弩手以为独孤靖瑶已是瓮中之鳖,三箭齐发,全部射入独孤靖瑶背上。

冷箭的力道让独孤靖瑶体力不支,险些站不稳,却依旧没有给上来的反兵任何余地。她的双目已被鲜血染红,耳中听不到任何声音。有人上前,她必定提剑杀之。

一声闷响,又是一记冷箭,正中独孤靖瑶胸口。她扔掉手中长剑,拔起身边一个死去士兵身上插着的红缨枪,倚枪而立。视线模糊间,她好像看到伏寿站在太和殿前,神色淡淡,独孤靖瑶跪了下去。

独孤靖瑶听到有人在喊她,是几个红衣卫护到她周边,围成圈与反兵厮杀。趁着空荡,独孤靖瑶吃力地站起来。“杀!”气势破竹,拿着红缨枪又刺倒一个反兵。她回头看到独孤止,身边也正被几个红衣卫护着,步步逼近伏朗。

伏寿天下未定,内乱未除,独孤靖瑶不能死。握着还在滴血的红缨枪,独孤靖瑶一鼓作气站起来,再次加入厮杀。


有火把出现在这四方战场,伏朗身后又涌入一群将士。独孤靖瑶看不清是谁的兵,一辆富丽马车步入宫门,独孤靖瑶依稀看到纱幔中榻上一个女子的身影。她摇晃脑袋,看到来者军旗上的字——“楚”。

见到这个字,独孤靖瑶舒了口气,双膝一软又跪了下去。双目被血笼罩,她的视线鲜红一片,模糊,重影。独孤靖瑶无力地阖上眼,刚想倒去,一股力量把她提了起来扔到马车上。

独孤靖瑶恍惚中感受到有人向她靠近,洒了药粉在她身上。独孤靖瑶努力睁开眼,一个身着红衣华服的女子正看着她。

女子妆容妖冶,嘴角笑意盈盈。“好一个狼狈的小将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