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1-05 11:07
点击:251
章节字数:46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等白石处理好孕妇患者的手术,低声嘱咐冴岛,只要孕妇一清醒过来就立刻通知她。匆忙跑出手术室,走廊上早已空无一人。

但窗外迷彩直升机还在,白石连忙跑回办公室。

看到橘医生正在沙发上和人谈笑,看见白石,站起来连连朝她招手。

原本被沙发淹没的两名女性也一同站起身来。

浅蓝色的军衬包裹着单薄的脊背如白杨一般秀挺,自然卷的深棕长发绑成清爽的高马尾,转身抬眸间,原本娇媚可爱的五官,在这身肃穆军服的衬托下,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令人陌生,却充满了英挺帅气的吸引力。

对自己和别人的脸从来无心评价的白石愣愣的走近了,看着那人似笑非笑的挑起眉,只有眉梢的小痣还有着她熟悉的性感与轻佻。

“既然白石医生来了,就由你接待吧。”

橘医生清爽的笑着,拍了拍白石的肩膀。

“那个…我值heli啊…!”

白石连忙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橘医生。

白井施施然朝两人规整的浅浅鞠了一躬。

“贵院的水准,我们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不会耽误白石医生很长时间。”

白石想起之前要白井过去帮忙才解决出血点问题,此时白井神情全然不像开玩笑,嘴唇顿时紧紧抿了起来。

橘医生见状,顺手一推,将最后一根稻草压垮。

“刚刚白井医生可是帮了我们大忙,绯山队长又是老朋友,这个人情要还哦。”

白石咬了咬嘴唇,瞥了一眼始终安静无言的绯山,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到橘医生之前坐的主位。

“不知道两位想参观什么,上次自卫队的各位参观不够满意吗?”

绯山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他们很满意。所以我这次来,带了专业人士进行进一步的评估,刚刚已经介绍过了,这是航空自卫队病院总院的白井三尉,是心脏外科的专家。”

白井主动伸出手来和白石握手。

“刚刚的手术很精彩,白石医生技术精湛,不愧是专家。”

白石抿了抿嘴唇,握上了那只同样修长的外科医生的手。

“急救中心今天人手不足,让你见笑了。”

白井勾起唇角。

“看来得怪我们在半路上捡了两个溺水患者,早知道应该直接运到我们病院的。”

这话,说的就极不客气了。

绯山偏头看了白井一眼,不太懂平时温文尔雅的白井今天怎么了,像是对翔北很不满意一样。

白石却像听不懂白井的讽刺一样,坦然的回答着。

“急救原则看距离,离翔北近的话,送到翔北来是正确的选择,患者会感谢你的明智。”

白井碰了个软钉子,话语间也露了浅浅的火气。

“那么刚刚的患者,报警了吗?那个很明显是DV(家庭暴力)吧。”

DV(家庭暴力),医院收治时应该立刻报警,白石当然很清楚这一点。

但孕妇在直升机上的表现让她很是疑惑,在孕妇没有清醒和她确认之前,白石不会贸然报警。

“抱歉,这涉及到患者个人隐私,不过,请相信我,如果真的是DV,我们会立刻报警。”

白井不肯放松,步步紧逼。

“我也是医生,病人受伤害我不能不管,请给我一个解释。”

白石抿了抿嘴唇,固执的摇了摇头。

“抱歉。”

明白两名医生都是同等的傲慢,论固执白石可能还胜一筹。

看着优美的唇形紧抿成直线,即使生气也一如既往过分漂亮的女医生。

绯山在心里默默叹息着。

终究自己还是偏心的。

拉了拉白井的袖口,轻声叫着医生的名字。

“怜,别忘了我们来做什么的。”

瞬间收敛了气势的白井,心情复杂的看了眼绯山。

“抱歉,这件事就留给你们自己解决吧,刚刚已经得到橘医生的允许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上直升机,白石医生。”

白石这才反应过来,转头想去找橘医生,懊恼的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早已溜得不见踪影。

白石无奈的指了指墙上直升机当值的排班表。

“今天当值是我和横峰医生,加上冴岛护士,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小直升机坐不下了。”

白井顺着白石的手指看过去,露出了兴味的笑容。

接下来一句话轻易击碎了白石身为指导医的信心。

“这不是那个吸引也不会的fellow吗,我想我应该比她能派上用场?”

“抱歉…”

这次的抱歉则是应允的抱歉..

既然应允了白井上直升机,接下来的时间白石只好带着两人一边巡房,一边讲解直升机急救的各种注意事项。

但似乎很幸运,时至十二点,消防求救也没响起。

白石松了口气,朝两人说道。

“午饭时间,我们去食堂就餐吧。”

为了应付随时到来的状况,白石一如既往的选择了速战速决的奶油炖菜。

正值深秋,医院的饭后点心特供了当旬的栗甘露煮,这正对了绯山的胃口。

光是看到都能感到甜腻的热量在嚎叫,两名医生都不约而同的放弃了自己的那份,眼巴巴的看绯山捧着三份栗子还没开始吃饭就一个接一个往嘴里戳。

白井指了指绯山放在餐盘里的冰水。

“美帆子,吃之前至少要先吃药吧。”

美帆子?

绯山心虚的嘿嘿笑了一声的掏出药盒,眼眸不经意的瞥过对面脸色煞然灰白的白石。

“虽然在外面不用互相称呼军衔,但叫名字有些不妥…”

白井满不在乎的拿过绯山的水,用纸巾抹干瓶壁凝结的水分,替她拧开瓶盖。

“抱歉啊,我不但不是美帆子你的下属,我还是你的主治。”

这样的天气,喝冰水无疑是不合理的。

主治?

白石突然想起来,白井说过是心外科的医生。

绯山胸口那道不到两年的开胸术痕…

所有的线索突然串联到到一起,白石轻声说了句“失礼”从绯山手里飞快拿过药盒,大概的检查了一遍,脸色越发难看。

“胺碘酮…心房细动?不整脉?”

绯山头痛一般揉了揉额角,苦笑着从白石手中拿回自己的药盒,一颗颗把药混合冰水吞咽下去。

“不愧是医生呢…”

白石拿起扣在裤袋里的听筒,站起身绕过餐桌想要为绯山听诊。

白井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白石想要靠近绯山心脏的手。

“白石医生,你做什么?”

白石抿住嘴唇,如鹰的眉峰紧蹙着,任自己的手被白井抓住,严肃的看着绯山。

“引发血栓塞栓的话 ,可是会死的。”

绯山看着两个医生在自己面前来回的戏码,有些好笑的放下叉子,低头看着手中的药盒。

“这些事情,白井三尉已经告诉过我了,但我暂时还不想接受手术。”

这话听在白石耳中,又是另一番滋味,无名的怒火随着眉头皱起,伤人也从口而出。

“我说,耍帅也要适可而止吧。明明比谁都更懂得生命的珍贵,自己却不珍惜吗?”

白井忍无可忍站起身来,身后的椅子拖出刺耳的声响,像是宣泄着同样来自医生的怒气。

“够了,你在对我的患者做什么,”

白石冰冷的看着白井。

“你是医生,难道不懂突发心房细动和频拍会造成什么后果?”

白井冷笑一声。

“美帆子,这就是你想让我学的?所谓的民间医疗,表面上为患者着想,不倾听患者想法,只要有手术的可能就千方百计引导患者做手术,不顺从自己意愿就无法忍耐的傲慢医生?”

白石低头看着绯山毛茸茸的发顶,轻声却毫不留情的逼问。

“现场患者需要你救助的时候,你却自己先倒下吗?”

绯山坐在原位,低着头,低低的说着。

“够了。两位都冷静一点。”

身穿军服的娇小女自卫官挺直着背脊,咽下甘甜的栗子,抬头看了一眼白井。

轻声,却含着军队特有的命令口吻。

“白井三尉,坐下。”

白井不甘愿的坐下,如同在基地受训那般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待命。

绯山又转头看着白石。

“白石医生,身为人,我很珍惜生命。身为自卫官,生命是分等级的。被救助者的性命,部下的性命,自己的性命,除此之外,还有任务,责任感,荣誉,我们的性命从来都不是自己的,而是为了拯救他人(他を生かために)。我和白井三尉在这里是为了引进直升机医生的配属,进一步保障被救助者和队员的生命安全,这是任务,不是为了检讨我的身体问题,希望白石医生能配合我们工作,现在,让我们和平的吃完这顿饭,好吗?”

尽管女自卫官神情严肃,白石却从那紧蹙的眉间读出了丝丝忧郁,浅棕色的眼眸如初生小鹿般楚楚可怜。

让她如何不能不从命。

妥协一般就近坐到绯山身边,轻声说着。

“至少这段时间,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先不要上直升机如何…?”

绯山没有回答。

静得可怕的餐桌间,只听到骨节咯吱咯吱的碎响。

绯山低头看了一眼白井放在大腿上的拳头正握得死紧。

“白井三尉,解除姿势。”

“是。”

三人闷声吃饭的时候,冴岛也捧着餐盘过来就餐,全然无视三人剑拔弩张的气氛,冷静的朝白石医生报告。

“观察室的及川桑清醒过来了。”

及川就是那位孕妇患者的姓氏。早先在手术室,几人就已经听过了她的名字。

白石飞快应了一声,朝几人点了点头,捧起餐盘往回收处走去。

“失礼,我得去确认一下。”

绯山和白井对视一眼,也飞快拿起餐盘跟上。

路上白石打电话请了精神科的山田医生过来进行介入谈话。

在精神科医生的帮助下,连同及川的丈夫的共同描述,白石等人终于了解孕妇受伤的原因。

白石在病历表上写下了后腹膜出血和APD两种病症,在转妇产科建议后,加上了一条“建议介入支持性心理治疗”。

正当白石填写病历表的时候,消防求救电话和白石的手机同时响起。

白石接起电话,一把抓住横峰,抽出她胸前的对讲机,将手中的病历交给她,转身跑出相谈室。

“拜托了。”

不出意料在相谈室门口找到了绯山和白井。

将对讲机交给白井。

“白井医生,heli出动,请跟我来。”

绯山飞快按了按白井的肩膀。

“拜托了。”

白井点了点头,握住对讲机,利落的跟上白石的脚步,随她一同登上直升机。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Doctor Heli engine start.”

目送红白涂装的无翼直升机起飞,绯山转过身来,正好碰上从相谈室里出来的横峰医生。

轻松的搭上横峰的肩膀,绯山歪头笑眯眯的看着年轻的实习医。

“呐,横峰医生…”

实习医张大嘴看着自来熟的帅气女自卫官露出比自己还灿烂的笑容,无端的背上升起了一阵战栗。

直升机回来的飞快,但手术一直持续到了日暮时分。

这次白井得以全程跟进现场医疗,对直升机医疗制度也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一直坐在手术室外等候的绯山看着两位医生并肩走出手术室,横亘在两人之间针尖对麦芒般的硝烟气也不知不觉消弭了去。

看来消除两个医生之间的偏见只需要一台手术。

笑眯眯的站起身来。

“成功了?”

两人皆是无言却轻松的点了点头。

“那再好不过了,那么,白井三尉,我们也该告辞了。”

白井顺从的走到绯山身旁。

白石看着两名同样挺拔帅气的军服女性并肩站在一起,转头看向窗外,已然暮色四合,天空也化作深蓝的幕布。

“已经日落了..飞机不能飞了吧?”

绯山挑起眉头笑了笑。

“不,我们的飞机全天候待命。如果能在救援队飞机上实施doctor heli体系,我们能救更多的人,白石医生,请相信我们,帮助我们。”

“…我们?”

白石迟钝的重复着,明澈的黑眸中空荡荡的全然看不出喜悲。

绯山往前走了两步,朝白石伸出手。

“那么,下次再见,白石医生。”

白石伸出手,握住绯山的手指,嘴角刻意微微勾起。

“那天…和我说一声的话,我也能笑着送你上飞机的。”

绯山抿住嘴唇,松手转身离去。

倒是白井回头看了一眼白石,身材颀长的女医生此刻驼着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失魂落魄的样子活像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

明明是穿着深蓝制服,却让白井联想到了那漂亮过分的纯白犬种。

轻声和绯山说道。

“我还有事想问白石医生。”

“孕妇的事情?”

白井点了点头。

“是自残。”

绯山轻声说着。

“孕妇手上有割腕的痕迹和入院史,精神科诊断有产前抑郁症,病历上写着请求精神科介入治疗。”

白井恍然大悟,慨然长叹口气。

“APD(产前抑郁症)…怪不得白石医生死活不肯说…”

惊讶之后,白井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APD(产前抑郁症)通常会引发PPD(产后抑郁症),及川桑之后的路还很艰难。”

绯山也轻叹了口气。

“横峰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有这样口无遮拦的下属,白石医生真够辛苦的。”

白井苦笑一下。

“美帆子还是嘴上不停的白石医生白石医生呢。”

绯山伸手扶了一下白井,帮她登上直升机,对她大声说道。

“白井三尉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明明气得要命,光看着那张脸,就算天大的怨恨也会消失?”

白井回头俯视着娇小的女自卫官糅合着娇柔与帅气的可爱面容。

轻声说着。

“有。”

螺旋桨的巨大声响淹没了白井的喃喃自语,绯山疑惑的歪了歪头。

白井加大音量大声说着。

“我会全力帮你通过审核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