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人在家中坐,车神天上来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0-28 15:15
点击:204
章节字数:51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P15 人在家中坐,车神天上来

楠田是被空调冷醒的。

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好主机提着行李箱慢慢蹭下楼。

正好碰到福原抱着一袋牛皮纸袋烤面包进门,连忙上来帮忙。

“早上好,楠田さま要出门吗?”

楠田点了点头。

“嗯,有点事要回去处理,南条さん应该还在睡呢,等她起来了,麻烦福原さん和她说一声,车子我先开回去,等稍微晚一点我再过来接她。”

福原管家细细倾听完毕,微笑着躬身答道。

“我明白了,眼下时间还早,正好买了刚出炉的面包,还有牧场送来的牛奶和果酱,请用过早餐再走吧。”

敌不过老者殷勤的邀请,楠田乖乖坐回桌边用过三明治才告辞,临走又想起来吩咐福原一句。

“如果有花的话,请放一束到桌上吧,玫瑰或者百合都可以。”

福原躬身笑吟吟地送楠田上车。

“我明白了,请走好。”

车内的导航仪上记录了南条家到别馆的路线,楠田毫不费力地回到了南条的别墅,如入龙窟般,小心翼翼地推开南条卧室隔壁的房门。

没有想象中轰鸣的风扇声,也没有成排的主机。楠田的眼前只有两组两平方米不到的金属箱。

成列水冷式散热铜管精密地覆盖着箱体表面,维持中心芯片组的温度。只有旁边企业级的变压器无声宣告着这组芯片的真实功耗。

楠田凑近细看着那精密的芯片,难以置信眼前这块和自己主机箱差不多大的芯片组却有着准超级计算机级别的运算能力,不要说楠田,就是世界顶级硬件厂商的工程师恐怕都没有这种优化能力。

简直是神作。

素来对艺术品毫无欣赏力的楠田,着迷于眼前领先世界的科技与工艺相结合的精致作品,第一次有了“看到美丽的事物”被震撼的感受。

她近乎神圣地盘膝就地坐下,虔诚地活动开手指,郑重地往服务器接口插上数据线连接自己的主机,用“key”登录到服务器后台,手指飞快输入一连串代码破解管理员权限,开始排查后台数据。

这几个月对方毫无疑问在使用南条的服务器后台,但昨天的对决证实了和自己对决的黑客绝不是南条。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对方和自己一样把南条的服务器当成大肉鸡。

不管是为了报一箭之仇,还是出于完美主义者的自持,既然自己发现了漏洞,就不能坐视不管。

才不是要帮南条的忙呢。

这个时间段,对面的黑客并没有在线,少了对手的阻拦,楠田轻易地找出对方留下的后门,突破看门犬般的自动防御程式,细致地编写好程序为后台打上补丁,重新升级后台系统之后,这才完成一段落放松下来。

但更大的困惑也浮上楠田心头。

南条的硬件系统无疑是凌驾于世界水平,但后台却搭建得极为简陋,楠田甚至发现了好几组人入侵的痕迹,最可笑的是,楠田发现帮忙把这些入侵的黑客留下的后门封死打好补丁的,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对决了几个月的黑客Я...

望着夹在代码间的毫无意义的Я字签名,这算是在维护主权吗...

总觉得没法吐槽...

楠田揉了揉额头,虽然Я在利用南条,但同为黑客,自己所做的和Я又有什么区别。

收拾好机房和主机,楠田这才起身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疲劳的手指,才发觉已经时过正午,应该去接南条回家了。

昨夜的情形再次浮上心头,楠田烦恼地叹了口气。

“还怎么有脸面对啊...”

烦恼归烦恼,既然不能把南条丢在别人家里一走了之,也唯有重新鼓起勇气,调整好心态,起身去接人。

客厅的落地窗拉开了遮光的那层窗帘,炽热的阳光透过淡雅的薄纱柔和地洒进客厅,给长桌边摆弄花枝的端丽侧影镀上一层秀丽的瑰色,一袭淡雅的抚子色缀着庄重的银朱金鱼纹和衣更是将女性秀美典雅的面容衬托得风雅无匹。

和衣女性听到响动,优雅地放下手中的花枝站起身来,嘴角含着华族大小姐的骄矜与修养,微笑着轻轻朝她颔首。

“初次见面,我是三森すずこ。”

楠田下意识看了眼大门,门锁好好地锁着。

“你好...你是?”

“昨日你们留宿在鄙所,我作为主人本应相陪,无奈俗务缠身,没能及时到达,招待不周,还请包涵。”

原来她就是别墅的主人,那她就是南条的朋友了。

楠田连忙躬身重新行礼。

“是我们突然冒昧造访,承蒙招待不胜感激。我是楠田亚衣奈。”

楠田...

大小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楠田,衬衫和西装裤虽然皱得一塌糊涂,仍然看得出衣料和裁剪的精贵之处,看似落魄,言谈举止间,却仍然带着大家子弟的优雅和熟悉。

那是同一个阶级的人之间才有的默契。

三森笑眯眯地寒暄着。

“哪里的话,南ちゃん与我亲如家人,既然是南ちゃん的朋友我自然是要好好招待。楠田さん是从东京过来度假的吗?”

这话乍听起来没什么不对,可南条都三十岁的人了,还被说成ちゃん,稍微有点...楠田有点肉麻地轻咳了一声。

“咳,我刚从美国过来。”

“是吗,那更要好好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了,楠田さん还没用餐吧。南ちゃん这边向来没食物可招待的,随我回别馆用餐吧?”

楠田本来也要去接人,便点了点头。

“那走吧。”

三森走到玄关拿过玻璃碗里的车钥匙,钥匙圈淘气地在指尖转了个圈。

楠田歪了歪头,看着满脸笑意的大小姐。

“哦...”

院子里停着一辆LEXUS豪车,一身正装的司机看到三森出来便下车帮两人开车门。

“你先回去吧,我们自己开车过去。”

司机为难地问道。

“大小姐要自己开车吗?”

三森晃了晃手指上的钥匙,言笑晏晏。

“轻井泽人少,你也放松一下,放个假。让我自己开吧,可不要回去告诉父亲。”

司机无奈地笑了笑。

“请大小姐一定小心驾驶。”

“楠田さん请系好安全带。”

三森熟练地启动车子,微笑嘱咐着楠田,极其顺手地开启音乐,任昭和系的秋日般的轻风盈满车厢,油门一踩,娇小的车子顿时褪去优雅的外表发出一阵野性的轰鸣,发挥出原本属于跑车的极速在人烟稀少的山道上一路狂飙。

楠田握紧车门的把手抵抗着高速的惯性,恍然回到了旧日的纽约街头,姐姐也是这么带自己一路狂飙摆脱敌人的枪林弹雨围追堵截,此刻回忆起来,顿时觉得胃部有些抽搐。

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大小姐居然是这种风格!

所幸路程并不远,大小姐驾驶虽然狂野,车技倒也一流,车尾轻车熟路地漂移上别馆的台阶时,楠田已经嘴唇都抿得发白了。

“みもりん,刚刚是甩尾吗?!明明叮嘱过你不要自己开车的啊!”

南条从房中跑出来,作为三森副驾驶的常客,南条实在太熟悉三森的作风了。

三森倒是一脸优雅惬意,连颊边的姬发都丝毫不乱,笑眯眯地向楠田道歉。

“抱歉啊,一回轻井泽我就放松下来了。”

眼前是待过一天的熟悉别馆,楠田长舒了一口气,头脑迅速冷静下来,整了整衣服,朝跑来的南条露出安抚的微笑。

“倒是让我想起了纽约的旧时光。”

南条一脸震惊地看着楠田。

“纽约这么水深火热吗?”

楠田微笑着逗她。

“是啊,就像《Gangs of New York》。”

三森探视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南条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不过看楠田神色恢复如常,便将这些抛在了脑后,摸了摸空虚的肚皮。

“みもりん去了好久。”

三森收敛了目光,笑呵呵地说道。

“抱歉,等饿了吧,一起去用餐吧。”

楠田知道三森其实是在等自己,又是一番道歉。

“抱歉啊,你们可以先吃不需要等我的。”

南条走过来牵起她的手。

“不用总是道歉啦,我也只是想等而已。”

位于轻井泽的别墅原本就是避暑别馆,如今主人一年一度回归,气氛之隆重自然不同以往,不仅从山下的酒店请来主厨烹饪轻井泽风日西合璧的丰盛宴席,还与之相配地,奉上了三森中意的纯米大吟酿。

冰镇过后的清酒口感极为甘甜,原本就极低的酒精度也被低温驯服地温柔无比,就算是不擅喝酒的女性也可以极易入口,水果一般清爽的芳香和优雅的酸味,让清酒喝起来更像是清爽的果汁。就连几乎滴酒不沾的楠田,也被这清甜的蜜瓜和凤梨的香气哄着喝了一杯。

“总觉得...在哪里喝过呢...”

扑通!

桌子对面南条突然手一抖,手中的酒杯掉在桌上,脸颊也鲜红欲滴,幸好杯中残酒不多,南条连忙拿过毛巾在桌面上胡乱擦拭。

“抱歉...!不小心就...”

楠田这才想起昨夜意外的碰触似乎也是差不多的酒气,连忙摆手解释。

“不..不是那个意思!是更早一点,在两年前!”

三森在旁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脸红害羞的模样,信手拿过酒瓶,将酒瓶上的酒标展示给两人看。

“这瓶酒名字叫做白云去来,的确是两年前产的限量酒,楠田さん的舌头很敏锐呢。”

楠田端起酒杯又尝了一杯,她饮酒次数不多,每一次都有纪念意义,如今看到这个特别的名字的日本酒,记忆更是分明,肯定地点了点头。

“嗯,就是前年...我姐姐生日的时候。”

三森笑了笑。

“楠田さん知道这酒为什么叫白云去来吗?”

“不知道...”

“禅语‘青山元不动,白云自去来’,世间万物,就像白云一般变幻无常,而我如白云间的青山,白云常自在,青山岿然不动。”

“喔~日本人就算是一瓶酒都会起个好名字呢。”

楠田佩服地拍了拍手。

三森意味深长地看着楠田。

“楠田さん觉得,是作青山好,还是作白云好呢?”

楠田捧着微醺的热烫脸颊想了想,咧嘴自然地露出清甜的笑容。

“我倒是很想做自由自在的云呢...”

三森转头看向南条,却发现她正目不转睛望着楠田。

那眼神着实痴迷了些,或许换一个人,三森都会毫不犹豫将它归类在感情的范畴,但对方是南条,几乎无欲无求的隐者,长达十数年的交往里,三森甚至几乎从未在这个素来淡泊的朋友身上看到多余的情绪。

更遑论,她目光倾注的对象,是这位楠田家的小姐。

她端起酒瓶给南条倒酒,轻声叫她。

“南ちゃん...”

南条转回目光,看三森倒酒,连忙双手郑重地端起酒杯接了她的酒,又熟稔地接过酒瓶给三森倒满杯,朱红的酒杯亲昵地碰了碰。

“这一杯是晚到的生日祝福,生日快乐。”

“谢谢,生日礼物我已经收到啦。”

两人喝罢,三森又替她满了一杯。

“这一杯,是罚你不来参加我的生日会。”

南条无奈地笑了笑,又饮尽了这杯。

“饶了我吧,大小姐的生日宴又不缺我一个。”

三森眼角瞥了一眼楠田,握住她的手。

“你是我的挚友,比谁都有资格出现在那里。”

南条如想象中一般倏地缩回了手,露出柔软的笑容。

“太夸张啦,みもりん明明知道我只是不喜欢去那种场合罢了。”

说罢,南条转过身看到脸颊已经红透了的楠田,关心地凑过去轻轻拍了拍楠田的脸颊。

“楠田さん?喝醉了吗...”

娇小的佳人乖巧地交叠手臂下巴搁在上面歇息,迷蒙的眼眸慵懒地抬起,献给她一个透着红晕的傻笑,看来是真的醉了。

三森抿了口清酒。

“才喝了两杯哦?”

南条顺手拿过桌上的热毛巾给楠田擦脸,轻轻拍抚着她的背部。

“毕竟有些人不喝酒的嘛。”

三森自斟自饮地仰头饮尽了酒。

“这点一点也不像她姐姐呢。”

南条猛地转头看向三森。

“你...说什么?”

三森拿过那瓶清酒,转过白色的瓶标,露出标签右上角一弯细小的彩虹。

“白云去来,庆祝高木酒造四百周年酿造的限量酒,其中有一缸定制的特造酒,因为风味丰富,加上了“彩”这个后缀,高木十四代将它们送给了我。两年前我将这批酒作为礼物送给楠田家的少主。南ちゃん,你知道她的身份吗?”

南条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

“我不止认识她,还认识她姐姐,你看这世上的事情,总是这么巧。”

三森深深地看着她。

“那你应该明白和楠田家的人在一起会碰到什么样的麻烦。”

“是很麻烦呢...不过...”

南条小心扶起眼神已然迷离的楠田,那沉在眼底深深的怜惜在此时才悄悄翻上水面。

“那不重要。”

“南ちゃん...”

三森担忧地看着南条,看似云淡风轻的友人,内里却有着比谁都固执的心性,否则如何在这个寂寞的地方独自活下去。

“...南ちゃん?”

娇小佳人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女性柔软俊秀的侧颜,嘟囔着,敌不过酒精上脑的昏沉,重新闭上眼睛。

南条小心扶着她的脑袋靠到自己肩上,双手抱紧楠田的身子。

“嗯,我在唷。”

三森目送两人进了南条房间,独自自斟自饮地喝着冰凉的酒液,心情却静不下来。

“楠田家的女人啊...”

想到那位楠田家的大小姐,三森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她的生日不就是后天吗...”


===================

肉鸡:是指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的机器。比如用"灰鸽子"等诱导客户点击或者电脑被黑客攻破或用户电脑有漏洞被种植了木马,黑客可以随意操纵它并利用它做任何事情。

《Gangs of New York》:《纽约黑帮》,这是部具有史诗感的优秀电影,讲述了美国十九世纪初移民黑帮混战的历史,小李主演,值得一看。

白云去来:是由山形县的高木酒造酿造的四百周年限量款。比起白云去来,它的品牌非常有名,叫做十四代,被誉为日本第一清酒。它的兄弟产品龙泉更有名,是十四代中品质最优秀的酒,ACE of ACE!

顶级纯米大吟酿并不是像顶级葡萄酒那样年份越久越贵,这种酒存不住,顶多过一两年风味就会流失,最好半年内就喝掉,几乎没什么收藏空间,因此价格并不贵,就算是最贵的龙泉的价格也差不多在五十万日币左右(3万RMB),比起拉菲拉图那些顶级葡萄酒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普通的只要一两千日币,但因为度数低,果香味浓郁,尤其在冰镇过后非常非常的清爽甘甜,容易入口,很受女性的欢迎。(作者个人就不喜欢葡萄酒而偏爱大吟酿XD

三森两年前把这批酒送给了楠田家少主--彩,如今过了两年,已经是这支酒的极限储存年份了,再存下去风味就流失得差不多了。虽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但大家还是知道这支是三森最中意的酒,可见三森对这支酒的偏爱和长情。

至于...三森和楠田家少主的恩怨情仇...emmm,也许会写吧


我白魔满级啦啦啦啦!这几天疯狂沉迷游戏,忘记码字(揍
另外马上要出去旅行一段时间,不会随身带码字工具(指笔记本,所以..这个月单方面宣布停更一个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